<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1章: 不许再单独见他!
    《燕少宠妻无度》第041章:不许再单独见他!她挂了电话。

    他怒,正要回拨,她的视频电话就来了。

    他毫不犹豫地接通,屏幕里首先出现的是她的(月匈)……

    然后她的身体往后退,他很快就看到了她的脸。

    陶陶进入卧室,将手机靠在牀头柜上的台灯柱子上,随意调整了一下位置,让他可以看到她就行。

    “你给交代清楚,你去他哪儿都干什么了?”燕灵均叫嚣着,脸如寒冰怒不可遏。

    她淡淡地瞥了眼屏幕上近乎气急败坏的他,什么也没说,摆好手机就直起腰来,一副不屑搭理他的模样。

    然后她开始脱外套。

    在他可以看到的范围内,她一边脱着身上的衣服,一边径直朝着卫生间走去。

    虽已入秋,可天气依旧燥热,陶陶每天回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陶陶!我在跟你说话!”电话彼端的燕灵均怒吼着,气愤又委屈,“你不理我是不是?你犯了错还敢跟我发脾气是不是?”

    陶陶置若罔闻,头也不回地进入了卫生间。

    呯!

    顺手关门。

    “陶陶!陶陶!!”燕灵均看着已经关上门的卫生间,气得跳脚,“小王八蛋你信不信我马上飞回来弄死你?!”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哗哗水声。

    燕灵均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等到陶陶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

    她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you惑的气息……

    看得燕灵均口干舌燥。

    “陶陶!”他喊她。

    她不理,坐在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上的水渍。

    “老婆!”他又喊,换了称呼。

    陶陶依旧充耳未闻,仿若突然失聪了一般。

    燕灵均没辙,只能转换态度,“老婆我错了还不行么?”

    他说老婆我错了……

    那可怜兮兮的语气,带着讨好和妥协。

    陶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本是充满气恼的心,泛起一抹深深的无奈。

    刚才被他吼得的确是一肚子气,可这会儿他态度变好了,她就忍不住心软了。

    其实她的冷都是表面的,只要他不存心找茬,她都尽量包容他的善妒和小气。

    可他有时候真的太过分了,让她忍无可忍!

    好比今天!

    他真是太过自私,怎么就不能站在她的角度想想呢?

    周灵北为了救她而受了伤,她不知道便也罢了,可既然知道了,前去探望一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归根结底,他根本就不信任她!

    如果他对她有足够的信任,就不会这样大惊小怪,她不过是去探望一下周灵北,他就愤怒激动得她好似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一般。

    他反应这么大,是不是以后她连跟别的男人说话都不行了?

    陶陶冷着小脸,默不啃声。

    见软硬兼施都不行,燕灵均怒了,“行!我订机票!”

    说完就作势要挂电话。

    “你想干吗?”陶陶狠狠蹙眉,一把将靠在台灯柱上的手机拿过来,对着屏幕上的男人喝问。

    “我马上回来!”他说。

    “生意谈好了?”她眉尾轻挑,又问。

    “没有!”他没好气地吐出两个字。

    “那你回来干吗?”她不悦地喝道,不赞同地瞪着他。

    他此行帝都,是去签一个很重要的合约,岂能任意妄为地说走就走?

    “你不理我!”他幽怨地看着她。

    她剜他一眼,“谁叫你无理取闹!”

    “明明是你气我在先!”

    “燕灵均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不会因为你不高兴就刻意疏远灵北,他是我的亲人,我不能六亲不认!”

    不能六亲不认?

    闻言,燕灵均冷笑连连,“呵!屁个亲人!他跟你既无血缘也不是亲戚,算哪门子亲人?!”

    “谁规定亲人就必须得有血缘关系?燕灵均你的思想也太狭隘了吧!”陶陶气得冲他骂道。

    燕灵均又生气了。

    续“卑鄙无耻”之后,她又开始嫌他狭隘了。

    他负气点头,狠狠切齿,“对!我狭隘!在你眼里只有周灵北最高尚——”

    说得好好的又扯到周灵北身上去了。

    陶陶脸若寒冰,“燕灵均,你真的需要冷静——”

    “你敢挂电话试试!!”

    她话音未落,他就看出了她的下一步意图,急得冲她大叫。

    “你再不好好说话试试!”她反威胁,模样认真而严肃。

    有话不能好好说吗?阴阳怪气的想膈应谁呢?

    燕灵均闭嘴不言了,只是目光幽怨地看着她。

    他气鼓鼓的,明显是在跟她赌气。

    鉴于他之前态度不好,她也懒得给他好脸色,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是不说话,她默默翻了个白眼,冷冷道:“没话说我挂电话了——”

    “你敢!!”他勃然大吼。

    陶陶恼怒,俏脸一沉,“你到底要怎样?”

    “我生气!”他像个孩子般,一脸“你快哄我”的表情。

    偏偏她也在气头上,说:“那你慢慢气,我睡了!”

    “你——”敢!

    “我就敢!”

    他后面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她凶巴巴地厉声抢断。

    燕灵均被小女人喝得心脏一颤。

    她硬,他就软。

    “好好好,不气了不气了,我不气了还不行么?”他没好气地嚷道,然后目光幽怨地看着她,可怜兮兮地哀求,“你别挂电话。”

    他太了解她了,若他再不见好就收,她真会不理他了。

    陶陶默默叹了口气,爱恨不能。

    他不讲理的时候吧,她真是烦死他了,可他一旦对她露出这种可怜的表情吧,她又狠不下心……

    算了算了,你别跟他一般计较,两人相处嘛争吵是在所难免的,彼此要相互包容才能走到老。

    陶陶在心里劝着自己,脸色稍缓。

    “你怎么知道他受伤了?他给你打电话了?”燕灵均问,尽量让语气变得平静。

    “不是。是我在超市遇到姑姑了,她告诉我的。”陶陶如实回答。

    其实只要他态度别那么蛮横,她自然也是不会跟他吵的。

    “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去看他干吗?”他醋意横飞,冷哼道。

    “他伤口发炎了。”

    “呵呵!故意的吧!”他冷笑更甚,心里咕噜咕噜地冒着酸气。

    “你说什么呢?”陶陶轻斥。

    “我伤得比他重都已经痊愈了,他的伤口居然还在发炎,不是故意是什么?”燕灵均轻蔑冷嗤。

    没错!燕灵均觉得周灵北这是在对他的小女人使苦肉计!

    陶陶下意识地为周灵北辩驳,“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觉得他是怎样的人!!”燕灵均勃然喝道。

    她袒护周灵北的样子又将他激怒了。

    陶陶,“他光明磊落,才不会耍这种小心眼呢!”

    “你这是在骂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燕灵均霍地瞠大双眼,怒不可遏地瞪着陶陶,气愤得唾沫星子都飞到手机屏幕上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能别这么敏感吗?”陶陶狠狠蹙眉。

    “你处处护着他,我能不敏感么?”他叫得像是被窦娥附身。

    “我没有护着谁,我说的实事求是。”

    “你明明就是偏心!”

    “……”陶陶头疼。

    得!这可真是……

    话不投机半句多!

    再争下去又得崩了,陶陶面无表情地淡淡道:“我睡了——”

    “不许睡!”他气急败坏,“我还没说完呢!”

    “燕灵均你再这样无理取闹我真的要发火了!”陶陶脸若寒冰,蹙眉冷道,严厉的模样极具威慑性。

    “你明知道我有多厌恶他!”他妒恨交加,狠狠切齿。

    上一辈的恩怨,加上又是情敌,让他如何对周灵北不恨之入骨?

    “对!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但最起码你得相信我!”

    “我不是不信你……”

    “那就别闹了!”她极有威严地沉喝一声。

    燕灵均默了。

    几秒之后,他也非常认真地对她要求道:“以后不许再单独去见他!”

    “你……”

    “这是我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