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40章: 滚回家
    《燕少宠妻无度》第040章:滚回家他燕灵均再不济,也不会要她养他的。

    “唔……”

    陶陶羞涩地轻呤一声,唇瓣被他碾压得微微泛疼。

    “放心吧傻丫头,你男人没你想的那么不中用。”

    一吻完毕,他在她耳畔轻声说道,低醇磁性的声音格外好听。

    陶陶想说我没有认为你不中用,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再次被他吻了个正着。

    狭小封闭的空间里,浓情蜜意肆意流淌,这样的时刻,无声胜有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天后。

    燕灵均去帝都出差了,需要一周时间。

    临走时他千叮呤万嘱咐,让她一个人在家要注意安全,每天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家里,不许再加班了。

    她送他去的机场,一路上他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

    他那担心的样子,仿佛她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一般。

    她哭笑不得,却又不能跟他抬杠,只能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这是他们感情明朗后的第一次分别,彼此心里都非常的不舍,每天都会通无数个电话。

    这也是陶陶第一次感受到相思蚀骨的滋味……

    嗯,想他!

    即便他不过是离开几天而已,她却觉得少了他的日子,已是索然无味。

    在燕灵均出差的第四天,陶陶下班之后去了就近的一个超市,然后巧遇周滟。

    “姑姑?”陶陶略惊讶,上前跟周滟打招呼。

    “呀,是陶陶啊,你也来买东西啊?”周滟推着购物车,购物车里堆满了各种食材,看到陶陶也是一脸惊喜。

    “嗯呢,我来买点日用品。”陶陶点头,续而蹙眉看着购物车里的鸡鸭鱼肉,“姑姑,怎么是你来买菜啊?燕家的佣人呢?”

    现在周滟住在燕家,燕家应有尽有,佣人也不少,这样的粗活按理说不该是周滟来做才对。

    周滟微微一笑,“我这不是买回燕家去的。”

    “那你这是……哦,你是给灵北买去的吧?”陶陶说到一半就猛然反应了过来。

    周滟神色一黯,脸上泛起一抹忧愁,点头道:“嗯,他的身体都快拖垮了,我得炖点汤给他补补。”

    身体都快拖垮了?

    陶陶一怔,下意识地问,“他怎么了?”

    “受伤了啊!”周滟答。

    “受伤?他怎么会受伤?出什么事了吗?”陶陶大惊,连忙追问。

    周滟默了,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陶陶。

    看得陶陶莫名其妙又心生不安,“怎么了姑姑?”

    “你不知道啊?”周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知道什么?”陶陶更是一头雾水了。

    周滟说:“救你啊!”

    “……”陶陶一脸茫然。

    救她?

    什么意思?

    “灵北和燕少爷去救你,不止是燕少爷受了伤,灵北也受了伤。”周滟说。

    灵北也受了伤……

    周灵北也受了伤?!

    陶陶愣住了。

    “他伤哪儿了?!”好半晌后,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急问。

    陶陶非常内疚。

    不止是因为自己害得周灵北受了伤,更多的是自己完全忽略了他……

    她竟然连他受伤了都不知道!!

    那天她的眼里只有燕灵均,在看到他受伤之后更是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根本就没空去注意其他,包括周灵北。

    而且当时周灵北看起来一点事儿都没有的样子啊,怎么会……

    受伤的呢?

    “腰上被划了一刀。”周滟叹了口气,心疼得微微红了眼眶,“本来都快好了,可前几天不知怎么的又感染了,引发高烧,变得比之前还更严重了。”

    “去住院了吗?”陶陶问,脸色凝重。

    伤口发炎引发高烧,这可不是小问题,得重视才行。

    而且,燕灵均比他伤得更重,现在都痊愈了,他却到现在都还没好……

    难道他伤得比燕灵均还重?

    可……不应该啊!

    他当时看起来并无异样啊!

    “你还不知道他啊?最不喜欢去的就是医院,让他去住院跟要他命似的,怎么说都不去!”周滟苦笑一声,无奈地说道。

    “伤口都感染了怎么可以不住院呢?他不要命了啊?!”陶陶闻言,气得冷喝道。

    “我说过他了,可他不听我的呀……”周滟苦恼地叹气道,说完双眼倏地一亮,“陶陶,要不你去劝劝他吧,他呀就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不忍拒绝一位为子担忧的老母亲,加上心中实在有愧,陶陶点头答应,“好!”

    然后,陶陶跟着周滟去了周灵北的住所。

    来开门的是周灵北,看到陶陶的那瞬,他的大脑有点懵。

    “陶陶?”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他惊喜交加地轻叫道:“你怎么……?”来这儿了。

    周灵北以为自己在做梦,可当他看到陶陶身后的母亲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的伤怎么样了?”陶陶不答反问,拎着买来的食材径直往屋里走。

    “呃,那个……没、没事儿了。”周灵北看了母亲一眼,然后忙不迭地跟在陶陶身后,一边避重就轻地说道,一边伸手要去帮她拎手里的袋子。

    她避开他的手,拎着袋子径直去了厨房。

    将袋子放在流理台上,她转身走出去,拧眉对站在厨房门口的周灵北说道:“给我看看!”

    她盯着他的腰,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

    “不用看,已经好——”

    “给我看!”她勃然喝道。

    周灵北唇角的讪笑敛去,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知道犟不过她,他只能轻轻撩起衬衣的下摆,露出自己受伤的部位。

    腰部左侧,包着纱布,很明显就能看出伤口周围一片红肿……

    的确蛮严重的。

    “干吗不住院?”陶陶拧眉喝问。

    “医生说不用住院。”周灵北云淡风轻地微微一笑。

    周滟闻言,忍不住插嘴,“胡说八道!医生就是让你住——”

    “妈!”周灵北倏地冷喝一声。

    周滟被儿子喝得一怔,噤声了。

    看到母亲眼眶微红,周灵北意识到自己语气太重了,顿时有些懊恼和愧疚。

    “时间不早了,妈你先走吧。”周灵北语气放柔,对母亲轻声说道。

    “可是我买了排骨,要给你炖汤的。”周滟抬手指了下厨房。

    “你回去吧,我自己会炖。”

    “你这样子咋炖啊……”

    “你别这样大惊小怪的,我已经没事了!”

    “可是……”

    母子俩僵持不下。

    “没事儿的姑姑,你回去吧,一会儿我去炖。”陶陶出声打圆场,对周滟微笑道。

    想了想,周滟点头,“那好吧。”

    周滟离开之后,陶陶目光锐利地盯着周灵北,不悦地质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做什么?”周灵北没有装傻,苦涩一笑。

    “我可以——”

    “把炖给燕灵均的汤分一小碗给我?”他抢断,淡淡讥诮,眼底流淌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周灵北觉得陶陶被绑架的那天是他活到迄今为止最难过的一天。

    因为,他就是在那一天,彻底失去了她!

    他和燕灵均同样处于危险的境地,可她的眼里却只有燕灵均,没有他!

    她为燕灵均担忧哭泣,甚至在看到燕灵均有危险的时候奋不顾身地扑过去保护他……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注意到他也同样危险,完全忘了他的存在。

    更甚至在危机解除之后,她天天守在燕灵均的病房里,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他过。

    说不伤心那是骗人的!

    陶陶喉间干涩,被周灵北呛得无言以对。

    狠狠抿了抿唇,她诚恳道歉:“对不起!”

    “又不是你刺伤我的,你说什么对不起?”周灵北失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可你是为了救我……”

    “我是你哥,救你是我的责任!”

    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陶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再说,就显得生疏和矫情了。

    罢了罢了,不说了。

    “我去炖汤。”陶陶起身,朝着厨房走去。

    周灵北住的也是两层小别墅,比不上燕家也比不上她和燕灵均的家,但四周环境很好,整体来说也还算挺不错的。

    本来家里配有保姆,但这两天保姆有事,请假了。

    陶陶进入厨房,先是有条不紊地把袋子里的食材分类放入冰箱,然后再清洗排骨,准备炖汤。

    周灵北双手揣在裤袋里,倚在厨房的门框上一瞬不瞬地看着低头忙碌的陶陶。

    目光黯然,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

    多想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不动,多想就这样看她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多想她能给他炖一辈子的汤……

    可他知道,他的“多想”,只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他是真心诚意的想要成全她和燕灵均,可是一看到她,他的心就控制不住地为她疯狂跳动……

    即便决定放手,可说不爱就不爱……

    谁又能做得到这般洒脱?

    爱了她那么多年,彻底放手也需要时间。

    嗯,他还需要点时间……

    陶陶刚把汤炖上,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拿起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掏出手机,垂眸一看。

    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二字,她眉头微蹙。

    嗯,是燕灵均打来的。

    这个来电称呼,是他偷偷给她设置的,然后就死活不许她改。

    陶陶正要接,突然看到周灵北站在厨房门口……

    两两对视。

    陶陶眼底划过一丝纠结,不想当着周灵北的面接这个电话。

    毕竟在他那充满悲伤的目光中,她真是没办法跟燕灵均“谈情说爱”。

    可此刻远在帝都的男人又是个难缠的主儿,若她不说点甜言蜜语给他听,他能把她缠疯了。

    周灵北知道陶陶在纠结什么。

    什么也没说,他识趣地转身离开。

    直到周灵北坐在了客厅的沙发里,陶陶才接起坚持不懈唱个不停的手机。

    “喂……”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她刚一开口,电话彼端就传来燕灵均不悦的质问。

    语气虽饱含质问,但更多的却是担忧和焦急。

    “关了静音,没听到。”陶陶撒了个善意的小谎。

    其实燕灵均最关心的是,“到家了吗?”

    陶陶默了两秒,才答:“……还没。”

    “这个点儿你该到家了,现在走到哪儿了?”燕灵均闻言,刚要放下的心立马又提了起来。

    经过上次的绑架,燕灵均犹如惊弓之鸟,本要给她配保镖,可她坚定不要。

    因为她不想每天身后都跟着两条尾巴,那样她会觉得自己一点儿自由的空间都没有。

    她不喜欢!

    “我……”陶陶蹙眉,欲言又止。

    她犹豫不决,既不想对他撒谎,又担心说实话会惹他生气……

    他那么小气,若知道她此刻在周灵北家里百分百会生气!

    “怎么了?”燕灵均听出端倪,以为她是遇上什么困难了,急问。

    “我今天可能要晚一点回家。”不忍他为自己担忧,她轻声说道。

    他的语气立马尖锐起来,“为什么?你又要加班?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得准时回家,不许——”

    “不是。”她轻声抢断。

    他愣了愣,“什么?”

    “不是加班。”

    “那是干吗?”

    “是……”她还是不太敢跟他坦白。

    “郁凌恒他老婆约你去玩儿?”燕灵均猜测,然后不待她回答,就半是命令半是轻哄地对她说:“别去!乖,别跟她玩儿,她蔫坏儿了,会把你教坏的!听话,快回家!”

    陶陶,“也……不是。”

    “你在哪儿?”燕灵均终于发现不对劲儿了,声音变得低沉严肃。

    用力抿了抿唇,陶陶深吁口气,“燕灵均,我不想骗你……”

    “我问你现在在哪儿?!”他勃然喝道。

    “灵北家里。”她如实回答。

    电话彼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前一刻还温馨和谐的气氛,瞬间僵到谷底。

    陶陶甚至都能感觉到电话里传来的阴森之气,不难想象他此刻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她试图解释,“他受伤了——”

    “回家!”他怒斥,冷冷阻断道。

    “就是上次为了救我——”

    “马上给我回家!”

    “燕灵均——”

    “我叫你马上给我滚回家!!”他勃然大吼,怒不可遏。

    他声音太大,差点震破她的耳膜。

    本能地把手机拿开一点,她被他吼得也有了怒气。

    “他受伤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语气也冷了下来,质问道。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燕灵均怒发冲冠,吼得地动山摇。

    此话一出,陶陶的脸顿时冷若寒冰,“你果然知道!”

    “对!我知道!怎样?!”燕灵均叫嚣着,满腹妒恨。

    他此刻真是恨不得插双翅膀立马飞回c市,把她揪回家狠狠揍一顿p股。

    趁他不在就去旧情、人家里算几个意思?

    明知道他会吃醋,就不能避避嫌吗?

    真是……

    气死他了!!

    听他还敢理直气壮地问她“怎样”,她也怒了,“他是为了救我——”

    “没他我一样能救你!谁稀罕他死乞白赖的跟着我?!”他吼得更凶了。

    陶陶狠狠咬了咬牙,真是想揍人的心都有了。

    他怎么就这么不讲理呢?

    她也有她的难处,就不能为她想想吗?

    都跟他说明了要好好过,就不能对她完全信任吗?

    “你小声点行吗?”耳朵被他震得嗡嗡响,她咬牙隐忍,努力压着心里的火气,冷冷道。

    “不行!”他嚣张至极。

    她对天翻了个白眼,说:“燕灵均,你需要冷静。”

    “你敢挂我电话试试!!”他大吼,既愤怒又焦急。

    陶陶头疼。

    遇上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男人,也真是醉了。

    默默叹了口气,她放软语气,试图跟他好好说话,“我只是来看看他……”

    “少废话!给我滚回家!马上!!”他除了吼还是吼。

    这时,周灵北又来到了厨房门口,手里还拿着她的包。

    意思已非常明显。

    “好,我回家!”她妥协。

    “二十分钟,到家给我发视频!”他冷冷命令,霸道的语气不容抗拒。

    “知道了知道了!”她没好气地叫道,然后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

    实在是受不了他了!

    结束通话,陶陶走向周灵北,接过他递过来的包,略显抱歉地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注意休息。”

    周灵北说:“我送你——”

    陶陶这才发现他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

    她眉头一拧,严厉阻止,“不用!叫你好好休息,听不懂?”

    “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现在才刚刚天黑,我自己会注意安全的。”

    “可是……”

    “没有可是!”

    他说一句,她就堵一句,态度坚定。

    周灵北默了默,轻叹一声,“开车慢点。”

    相识十几年,她认定了的事,他从来都没有拗过她,所以这一次也一样,还是他妥协。

    “嗯,我知道!”陶陶点头。

    然后在周灵北依依不舍的目光中,陶陶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外。

    在燕灵均规定的时间内,陶陶回到了家里。

    刚把车停入车库,燕灵均的电话就打来了。

    “喂……”

    “在哪儿?!”

    电话接起,他凶巴巴的声音就从彼端穿了过来。

    “燕灵均我不是犯人好吗!”她讨厌他这副态度。

    远在帝都的男人这会儿都已经喝了一缸醋了,“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我问你在哪儿?”

    “在家在家!”

    “我不信!给我发视频!”

    “你等着!”

    燕灵均耐心地等着。

    他听到她开门,听到她进屋,然后听到她上楼,再然后……

    她挂了电话。

    他怒,正要回拨,她的视频电话就来了……

    他毫不犹豫地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