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7章: 好吧,我爱你
    《燕少宠妻无度》第037章:好吧,我爱你“陶小姐,我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你说你既没身份也没背景,凭什么做燕家的少奶奶?”

    “凭我!”

    杨亦冉话音刚落,一道熟悉的男性声音突然破空而来。

    是燕灵均。

    陶陶和杨亦冉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目光触及燕灵均那张冷漠的俊脸,杨亦冉顿时面如白纸,恐慌局促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燕灵均来到洗手间门口的那瞬,杨海娜一脸惊慌地出现在燕灵均的身后,手里正捏着手机……

    杨海娜本来是听从姐姐的命令守在洗手间门口的,可是突然自己的手机响了,然后她一边跟电话里的朋友聊天,一边慢悠悠地到处踱步,不知不觉就走开了。

    正聊着天,随意转眸,却赫然看到燕灵均正站在女洗手间的门口,吓得她忙不迭地奔过来……

    可终究是为时已晚。

    被燕灵均撞了个正着,杨亦冉的内心惶恐又不安,气得狠狠瞪了妹妹一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杨海娜被姐姐瞪得心虚不已,狠狠咽了口唾沫,低着头不敢与姐姐对视。

    燕灵均的突然出现,让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更是僵到谷底。

    “阿均,你别误会,我只是跟陶小姐随便聊聊……”

    在瞪完妹妹之后,杨亦冉立马看向燕灵均,焦急地小声解释。

    “随便聊聊?”燕灵均双手揣袋,唇角噙着一抹阴测测的冷笑,从容不迫地进入女洗手间里。

    那随意的姿态,跟进自家卫生间一般。

    杨海娜局促地站在门口,不敢进入,因为上次被燕灵均推得飞出三米开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腰伤才刚好不久,她不敢再挑衅燕灵均的权威。

    “嗯嗯嗯!”看着正一步步走上前来的燕灵均,杨亦冉点头如捣蒜,像是生怕他不信一般。

    燕灵均当然不信!

    唇角一勾,冷笑更甚,燕灵均一边走到陶陶身边,一边睥睨着神色慌张的杨亦冉,“你跟她的交情有好到可以'随便聊聊'的地步吗?”

    俗话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加上她们之前就曾闹得不愉快过,而在他单方面宣布退婚的现在,杨亦冉还会有心情跟陶陶“随便聊聊”?

    呵!真当他傻啊?!

    “我……”杨亦冉无言以对。

    她焦急又难堪,看了眼陶陶,眼神隐隐带着乞求……

    乞求陶陶高抬贵手,不要将刚才她说的那些话告诉燕灵均……

    陶陶老神在在,目光淡漠地回视着杨亦冉。从燕灵均出现之后,她就一言没发,让燕灵均自己收拾自己的烂摊子。

    谁让他那么随便就跟别人订婚?所以他不收拾谁收拾?!

    燕灵均目光犀利地盯着杨亦冉,唇角的笑,越发阴冷,“还有,你所谓的随便聊聊我听着怎么那么像人身攻击呢?”

    “阿均你误会了,我不是……”杨亦冉慌忙摇头,急得红了眼眶。

    她现在正想方设法的极力挽回他,可该死的竟被他撞见了她在为难陶陶,看他此刻的脸色,她已经有了不祥的预兆,只怕自己想要成为燕太太的美梦,这辈子是不可能实现了……

    “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燕灵均懒得听杨亦冉说话,直接转头看着陶陶,问。

    他只听到最后一句,前面她们说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陶小姐……”杨亦冉吓得面无人色,眼含乞求地望着陶陶。

    怕她告状。

    万一陶陶把刚才她和娜娜骂她的那些话告诉了燕灵均,她们姐妹俩怕是又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燕灵均和杨亦冉,包括站在门口不敢进来的杨海娜,目光齐刷刷地射在陶陶的脸上。

    等待她的答案。

    陶陶淡淡一笑,看了燕灵均一眼,然后又看着杨亦冉,似讥似讽地说道:“杨小姐说得没错,你真的误会她了。”

    “哦?”燕灵均挑眉。

    “人家杨小姐为了你啊,那可真是操碎了心,你还这样误会她,得多伤人家的心啊!”陶陶转眸,媚眼如丝地瞥着燕灵均,妩媚妖娆地娇嗲道。

    杨亦冉和杨海娜都不是白痴,又怎会听不懂陶陶如此明显的讥讽呢。

    姐妹俩的脸色难看得如同一张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换。

    对陶陶的恨,愈发浓烈。

    “为我/操心?”燕灵均嗤笑一声,满满的不屑。

    “是啊,杨小姐觉得我配不上你呢!”陶陶浅笑嫣然,美如仙女下凡。

    “那你自己觉得呢?”  燕灵均微微歪着头,好整以暇地看着越来越可爱,越来越娇俏的小女人,心情大好。

    他喜欢她牙尖嘴利地怼那些想要欺负她的人,他更喜欢她能与他站在一条线上。

    “我啊?”陶陶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分,然后下巴微支,一脸傲慢地轻哼,“我觉得你配不上我!”

    燕灵均笑了。

    他点头,深深看着有卖萌嫌疑的小女人,目光深情而宠溺,“嗯,我跟你的意见一致!”

    这话不是奉承,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不够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都说爱得多的那个人更卑微,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

    在外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燕大少,在他的小女人面前啊,卑微如尘埃。

    陶陶在燕氏曾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儿,可自打跟眼前的男人表明心迹之后,就被他暖得再也冷不起来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完全不顾杨家姐妹的心情。

    如果目光能杀人,陶陶早已血溅当场了。

    杨亦冉的眼眶越发的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有决堤的危险。

    杨海娜不伤心,就是恨。

    恨得在心里恶毒地诅咒——

    秀恩爱,死得快!

    “阿均……”杨亦冉悲伤难过地看着燕灵均,狠狠哽咽。

    她不懂自己到底哪里不够好,为什么这么多年他都从来不拿正眼看自己。

    不管是她的家世,还是她的学历,还是她自身的条件,哪一样不比陶陶更优秀?

    为什么他的眼里就只有陶陶?

    为什么他就看不见她的好?

    为什么啊?!

    杨亦冉不服气,不甘心,不肯善罢甘休……

    “感情这种事,两情相悦就好,没有什么配不配的!若非要说'配'的话……”燕灵均抬起手来,动作温柔地帮陶陶吧散落在耳际的发丝夹在耳背后,在微微停顿之后,他转眸,似笑非笑地睥睨着杨亦冉,说:“她若没资格,你觉得你就有资格了吗?”

    这话……

    赤倮倮的羞辱!

    被喜欢的男人毫不客气地狠狠嫌弃了,杨亦冉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难看到了极点。

    死死攥紧双手,指甲嵌入掌心,疼……

    可心更痛!!

    燕灵均说完,懒得再看杨家姐妹,转眸看向陶陶,“好了没有?我们可以回家了么?这里无聊人士太多了,一点都不好玩!”

    面对杨家姐妹时一脸冷酷,可在面对陶陶时,却是一脸的柔情蜜意……

    如此明显的反差,让杨亦冉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只能生生憋在肚子里。

    无聊人士……

    听着燕灵均含沙射影的话,杨亦冉心如死灰。

    这个男人,她终究还是失去了!

    “可以了,走吧!”陶陶点头,一手拿起搁在洗手台上的包,一手主动挽住燕灵均的臂弯。

    对于小女人的主动,燕灵均满意极了。

    自从对他说了要“重新开始”,她就把自己的位置摆得蛮正的,算得上是一个合格又称职的女朋友。

    两人手挽着手,优雅从容地朝着门外走去。

    “燕灵均!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这样羞辱我?!”

    当他们从杨亦冉身边越过的那瞬,杨亦冉终于忍无可忍,情绪崩溃地怒喊道。

    燕灵均停步,回头看着杨亦冉,冷冷一笑,“谁羞辱你了?”

    “我们订婚才一个月你又对外宣布跟我解除婚约,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杨亦冉愤怒极了,一副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的架势。

    “你们杨家死气白赖的非要凑到我面前来自取其辱,怪我咯?!”燕灵均冷笑更甚,字字残忍。

    燕灵均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小气的男人,所以最好别得罪他。

    若得罪他了,那就请做好随时会被他阴的心理准备。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威胁,杨德昌竟敢用股权威胁他,让他非常不爽。

    杨德昌在他眼里就是个跳梁小丑,根本不足为惧。

    之前会宣布跟杨亦冉订婚,一是跟陶陶赌气,二是想趁机教训教训杨德昌。

    没错!

    他就是故意羞辱杨家的!

    非要凑到我面前来自取其辱……

    “你——”杨亦冉气哭了。

    泪如泉涌,绝望之下,杨亦冉再也难以保持温柔娴淑的形象,冲着燕灵均愤怒喊道:“燕灵均,你这样对我,早晚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燕灵均眸光一凌。

    黑眸危险地半眯起来,他怒极反笑,“如果再发生今天这种事,我会让你们杨家先尝尝报应的滋味儿!”

    杨亦冉狠狠一震,被燕灵均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

    “你若没听懂我的意思,我可以再明确一点点告诉你——”燕灵均面罩寒霜,目光似剑地射在杨亦冉的脸上,阴冷吐字,“别惹她,你惹不起!!”

    别惹她……

    你惹不起……

    杨亦冉面如死灰。

    燕灵均说完,与陶陶走出了洗手间。

    杨亦冉僵在原地,泪如雨下。

    “姐……”直到燕灵均和陶陶走出来洗手间,杨海娜才敢跑到姐姐身边,红着眼看着悲伤难过的姐姐。

    “姐,你别哭了,我们再想想办法,一定可以把她们分开的!”

    杨海娜恨恨地瞪着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里的燕灵均和陶陶,咬着牙根对泪流不止的姐姐说道。

    杨亦冉却没有那么客观。

    把他们分开?

    呵!燕灵均爱陶陶,全城皆知,现在陶陶也喜欢上了燕灵均,得偿所愿的燕灵均怎么可能会舍得放开陶陶的手?

    没希望了,没希望了……

    燕太太这个宝座,她已彻底失去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跟生日的哥们儿打了声招呼,燕灵均牵着陶陶的手离开了聚会现场。

    上车之后,燕灵均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看向副座里正抿着唇角轻笑的小女人。

    “偷笑什么?捡到钱了?”他疑惑不解,问。

    陶陶连忙正了正脸色,一本正经地摇头,“没笑什么。”

    她怎么好意思说是因为她觉得他刚才太帅了,所以情不自禁地想笑……

    嗯,不能让他知道,他会骄傲的!

    但他刚才真的好帅!!

    尤其是他对杨亦冉说“是你们杨家非要凑到我面前来自取其辱”时……

    帅到爆!

    还有他说——别惹她,你惹不起!

    以前看他嚣张的样子觉得好讨厌,可今天她却觉得好喜欢……

    不!确切地说,是超级喜欢!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啊,看他哪哪儿都讨厌,可喜欢他的时候吧,又觉得他哪哪都可爱。

    陶陶胡思乱想着,心里溢满了甜蜜。

    随意转眸,却对上男人充满狐疑的目光。

    “看我干啥?看路!你在开车知不知道!!”她瞪他,很严肃地批评道。

    “因为你比路好看!”他扯动唇角,玩世不恭地戏谑道。

    陶陶脸一红,羞恼轻啐,“去你的!”

    安全第一,燕灵均没有再逗她,转眸看着前路,专心开车。

    过了一会儿,陶陶咬了咬唇,微微歪着脑袋瞅着男人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问:“为了我得罪杨家,值得吗?”

    燕灵均闻言,眉头一拧,“你这话我怎么就这么不爱听呢!说得我好像怕她们杨家似的!”

    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

    杨家算个屁啊!

    陶陶黛眉微蹙,有些担心,“他可手持燕氏百分之十的股权呢!”

    “那又怎样?又没我多!”燕灵均翻了个白眼,特别嚣张地冷哼道。

    “万一他把其他小股东的……”

    “就算他把小股东的股权全收了,也翻不起浪!”他轻蔑冷笑,完了又自言自语地咕哝了声,“我巴不得他跳出来搅和……”

    “你说什么?”陶陶没听清,好奇一问。

    “我说他翻不浪。”

    “不是,后面一句。”

    “后面我说话了吗?”燕灵均挑眉,一脸茫然加无辜。

    “我听见你嘀咕了。”

    “你听错了。”

    “不可能!”陶陶坚决相信自己的听力。

    他忙里偷闲地看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那我嘀咕什么了?”

    “我若听清楚了还用问你啊?”她没好气地娇嗔。

    “可我真的什么都没说,老婆大人你到底要我承认什么呢?”燕灵均抵死不认。

    他一喊她老婆,她的脸就忍不住发烫。

    “不说拉倒!”她佯怒喝道,把脸转向窗外,掩饰自己的羞涩。

    没过多久,他们回到了家里。

    门一关上燕灵均就去抱心爱的小女人。

    “喂……唔……”

    她一开口就被他压下来的唇吻了个正着。

    他一边狠狠吻着她,一边将她扣在沙发里,吻得肆意妄为……

    陶陶无力反抗,很快就败下阵来。

    许久之后,正陷入意乱情迷中的她突然听到男人低哑磁性的声音轻轻响在自己的耳畔。

    “宝贝儿——说你爱我!”

    一声“宝贝儿”,他刻意拉长尾音,带着撒娇的意味儿。

    “我才不爱你呢!”她娇嗔,恼怒他刚才的凶狠。

    她的嘴又被他啃肿了好么!

    “说不说?”他黑眸微眯,手在她腰下作乱。

    “不说!”她不受威胁,习惯性地与他对抗。

    “爱不爱?”

    “不爱!”

    被她一再拒绝,他默了默,不怒反笑。

    他微挑眉尾,笑得有些高深莫测,“真不爱?”

    “怎样?”陶陶知道,每当他笑得这样贱兮兮的时候,就说明他还有杀手锏。

    而这个杀手锏,一定能让她妥协。

    “陶博马上就毕业了,昨天跟我打电话,求我帮他找工作来着。”燕灵均没有卖关子,不紧不慢地说道,然后冲她笑得不怀好意,“你说,你弟这个忙,我帮不帮呢?”

    “你爱帮不帮。”她瞥他一眼,佯装满不在乎地说。

    他老神在在地压在她身上,一只手肘撑在她的脑侧,手掌则托着自己的下巴,说:“我倒是真心想帮他找份‘好工作’的,可他那狠心的姐姐连声爱我都不肯说……我不开心!”

    刻意咬重“好工作”三个字,赤倮倮的利诱。

    狠心的姐姐连声爱我都不肯说……

    陶陶啼笑皆非。

    其实倒也不是不愿意说,只是……

    一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到很爱很爱他的那种程度,所以说“我爱你”三个字会有些别扭。

    二是她不喜欢他总用威逼利诱那一套对付她。

    “燕灵均,你除了用陶博和爷爷来威胁我,还有别的招吗?”她冷着小脸,皮笑肉不笑地说盯着他。

    “我没威胁你啊,你是我老婆,我哪敢威胁你啊,我只是……”他低下头,在她唇上轻轻摩挲,“我只是想你爱我……”

    嗯,对她,他没有别的要求,只求她能爱他!

    仅此而已!!

    “你怎么跟个女人似的,竟喜欢听甜言蜜语。”陶陶给了他一个白眼。

    燕灵均突然就沉了脸。

    她竟然说他像个女人似的?

    男人也是人好吧,只要是人,谁不想听好听的话啊?

    反正他喜欢听!

    尤其是她说的情话,他最爱。

    见他像是被惹毛了,她只能退吧,“好吧,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他终于满意。

    然后,他满心欢喜地低下头,再次吻上她的唇……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打从燕灵均跟杨亦冉解除婚约后,找陶陶麻烦的人就接二连三的来了。

    云氏,设计总监办公室。

    叩叩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