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6章: 谁说我不爱他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36章:谁说我不爱他了?(7000字)“燕灵均啊……”

    “叫老公!”他凶巴巴地冲她喝道,霸道至极。

    陶陶妥协,“好吧,老公……”反正叫了也不会少块肉。

    “诶!”他甜甜地答应,笑得像是中了大奖。

    陶陶啼笑皆非。

    以前对他心存怨恨,不愿意了解他,所以在她的印象中,他一直是个嚣张霸道又野蛮无理的公子哥。

    虽能力无限,但生活态度糟糕混乱。

    反正怎么看他的身上都标签着“坏男人”三个字!

    可自从喜欢上他之后,她对他有了改观,他处处都在刷新她对他的感觉。

    现在的他啊,幼稚起来跟三岁小孩没区别。

    与在外时的冷静沉稳大相径庭,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严肃点!”陶陶俏脸一冷,蹙眉沉喝。

    “我很严肃啊!”燕灵均扒了一口饭,用力点头,口齿不清地对她说。

    陶陶默默翻了个白眼,对他玩世不恭的态度没辙。

    他这种谈话态度只怕到天黑都谈不完,她脸色一正,索性直奔主题,“燕灵均,咱先说好,我不会因为你不高兴就跟灵北撇清关系!”

    闻言,拿着筷子的手一僵,本在大快朵颐的燕灵均顿时就胃口全无了。

    俊脸一沉,他斜睨着她,皮笑肉不笑地冷嗤道:“呵呵!撇清关系?你们什么关系?!”

    瞧她对周灵北就“灵北灵北”的叫得可亲热了,而到他这里却是连名带姓,这真是他小气的问题吗?

    哼!!

    “他妈妈是我爷爷的干女儿,我喊姑姑,算起来他是我半个哥哥吧!”陶陶说。

    “呵呵!”燕灵均筷子一罢,对天翻了个白眼。

    哥哥个屁!

    既无血缘也不是远方亲戚,算哪门子哥哥?

    “而且他以前对我很好,就算不是哥哥也是朋友,所以我不能见色忘友!”

    “呵呵!”

    陶陶眸光一冷,“你再给我阴阳怪气的笑一声试试!”

    燕灵均的嘴唇蠕动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敢挑衅她的权威,乖乖噤声。

    见他老实了,陶陶满意。

    她也放下筷子,正色地看着他,坦荡又坚定地说道:“燕灵均,我说话算话的!我既然说了要跟你好好在一起,我就会好好的跟你在一起,只要你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也绝对不会辜负你!”

    “可我就是不喜欢你跟他走太近!!”他没好气地喝道。

    “我会拿捏尺度,绝不超出让你误会的范围,如何?”她向他保证。

    他默了,但还是一脸的不乐意。

    陶陶挑眉,脸色也冷了下来,“燕灵均,如果你对我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那我们真没必要在一起!”

    “你!!”他气结,狠狠瞪她。

    什么叫没必要在一起?

    才刚在一起就想要跟他分手了?

    在她心里,到底是他更重要还是周灵北更重要?

    燕灵均更气了。

    眼看气氛要僵,陶陶后退一步,口气尽量变软,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地看着他,“你干吗那么介意他?你到底是对我没信心呢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对她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

    都没信心!

    不介意?

    怎么可能不介意?

    毕竟她爱了周灵北十年!

    十年啊!!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她把最美好的十年用来爱周灵北了,叫他怎能不妒忌?

    她曾是那么的爱周灵北,现在真能说放就放?说不爱就不爱了?

    反正他是不敢太乐观。

    有些事情啊,防范于未然嘛!

    未免她对周灵北余情未了,杜绝他们见面是最好的办法,不是么?

    只要不给他们相处的机会,就算有旧情也燃不了不是?

    燕灵均不觉得自己有错。

    对自己没信心……

    是啊!

    他就是对自己没信心!

    当然,他并非是觉得自己比不上周灵北,而是觉得自己输在了起跑线上。

    周灵北十几年前就认识她了,可他呢?

    他才认识她两年好伐!

    十几年跟两年……怎么比?

    而且先入为主,她喜欢周灵北在先,加上她性格又那么固执,他想要攻进她的心房取代周灵北的位置,何其难?

    一向骄傲自负的他在她面前为什么会如此不自信呢?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太在乎!

    他抿唇不语,一脸不悦。

    陶陶才不管他高兴不高兴,既然决定了要在一起,有些话自然得开门见山地说清楚。

    “还有啊,你对他能少点偏见吗?他不是坏人!而且上一辈的事跟他无关,你迁怒他——”

    “没完了?!”他瞪她一眼,脸色更不好看了。

    她总帮周灵北说好话是几个意思?到底现在他是她男人还是周灵北是她男人?

    既然说了好跟他好好过,那就该以他的感受为前提不是吗?

    见他每次一说到周灵北就是这幅死样子,陶陶也恼了,“燕灵均,你如果是这个态度的话那我们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好好的气氛,顿时僵到谷底。

    燕灵均气鼓鼓地低着头,闷闷不乐。

    他敢怒不敢言的模样让她不忍,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她的语气软和下来,“我在跟你好好沟通,你就不能平心静气一点吗?”

    “在你心里他什么都好,我却就是无理取闹,你这样偏袒他我能平心静气么?”燕灵均蓦地抬起头来,委屈幽怨地冲陶陶叫道。

    陶陶快速反省了下,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的确不太合适,容易让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产生误会……

    “我不是偏袒他——”

    “你就是!”

    她欲解释,可话未说完就被他没好气地抢断了。

    “我没有……”

    “你就有!”

    “你听我说……”

    “我不听!”

    她说一句他就堵一句,让她根本没办法好好说话。

    陶陶一恼,倏地凑过去就堵住他的嘴……

    用自己的唇。

    突然被吻住,燕灵均愣了一下。

    但立马他就反应过来,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反客为主……

    陶陶是气不过才主动送上去的,本是想咬他一口,哪知竟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吻……

    燕灵均心里本就怨气很重,小女人这会儿自投罗网,他当然不会客气。

    将她拖进怀里,迫使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再把她紧紧扣着吻得肆意妄为……

    他在她的嘴里一通胡搅蛮缠,霸道得连呼吸都要跟她抢……

    她了解他的性格,知道越反抗他就会越凶狠,所以这种时候唯有顺从……

    许久许久之后,久到陶陶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亡时,他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

    一吻完毕,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而混乱,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

    陶陶双颊绯红,被吻得媚眼迷离,妩媚中透着娇憨的小模样格外迷人。

    燕灵均根本忍不住。

    在她面前,他从来就没有定力可言,随便一个吻,就能让他立马沸腾起来……

    当感觉到他正气势汹汹地抵着自己时,陶陶的脸更红了。

    她羞恼地瞪他,正要说什么,他却抢先一步凑上来,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唔……”陶陶下意识地抬手掩嘴,疼得微微蹙眉。

    混蛋!

    她没舍得咬他,他反倒狠心咬起她来了是不是?

    “咬死你!”他与她额头相抵,在她唇畔恨恨地切齿。

    爱恨不能!

    从最初到现在,他对她的感觉一直都是既爱又恨。

    “属狗的?”陶陶娇嗔,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就咬你!”他凶巴巴地说着,牙一张,作势又要咬她。

    她吓得“啊”地轻叫一声,连忙偏头躲开,双手撑住他的下巴不让他再靠近,蹙眉轻斥,“别闹!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他目光幽怨地看着她,突然像是蔫了气的皮球,把脑袋埋在她的颈窝里,几不可闻地小声咕哝,“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他……”

    如果周灵北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那他完全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他怕的不是周灵北这个人,而是他们十几年的感情……

    陶陶聪明,知道他心里的忧愁和不安。

    “要跟你好好过的人是我,所以你只需相信我就可以了!”用双手捧起他的脸,她深深看着他的双眼,像是保证一般柔声说道。

    她说,你只需相信我就可以了……

    “好!我信你!”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时值周末,燕灵均带着陶陶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

    所谓冤家路窄,在聚会上,陶陶看到了杨亦冉和杨海娜姐妹俩。

    然后,她就被杨亦冉和杨海娜堵在了洗手间里。

    “践人!”

    杨海娜开口就骂,恶狠狠地瞪着陶陶,仿若面对杀父仇人一般。

    陶陶眉头微蹙,目光淡漠地睥睨着口出恶言的杨海娜,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顿时就不太美妙了。

    “自己贱,看谁都贱。”她淡淡说道,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杨海娜没料到陶陶会还嘴,不由更是怒火中烧,骂得更凶了,“连别人的未婚夫也抢,不要脸!!”

    “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不是你的,想留也留不住!”陶陶一边慢条斯理地搓洗着双手,一边慢悠悠地吐字,“还有,请二位搞清楚,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

    是她先跟燕灵均在一起的,严格说来,是杨亦冉抢了她的男人才对!

    虽然之前她并不承认燕灵均是她的男人。

    “呵呵!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跟我姐‘先来后到’?”杨海娜怒不可遏,冲着陶陶愤怒叫嚣。

    “那你们又算什么东西呢?”陶陶抬眸,似笑非笑地睨着杨海娜和杨亦冉。

    “你——”杨海娜气结。

    杨海娜有点懵。

    因为今天的陶陶与之前很不一样了!!

    上次在燕氏的庆功宴上,陶陶在面对她的谩骂和攻击时,完全是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

    可今天却牙尖嘴利处处反击,竟呛得她哑口无言。

    “姓陶的!你就是个践人!”杨海娜恼羞成怒,冲着陶陶破口大骂,那野蛮跋扈的样子犹如泼妇骂街。

    “杨二小姐,有病得治!”陶陶唇角轻勾,冷笑更甚。

    敢骂她有病?

    杨海娜一听,不得了了,扬起手就要往陶陶脸上打。

    好了伤疤忘了疼,杨海娜在愤怒之下,早忘了之前被燕灵均推得摔伤腰椎的事儿了。

    “娜娜!”

    一直没说话的杨亦冉见状,连忙拉住急欲逞凶的妹妹,吓得大喝。

    燕灵均已经不待见她以及整个杨家了,若妹妹这会儿再对陶陶动手,那么事情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被姐姐阻止,杨海娜无法动手,只能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瞪着淡定自若的陶陶。

    恨不得能用眼神将她千刀万剐!

    相比杨海娜的娇蛮,杨亦冉则完全相反,柔柔弱弱像个林黛玉似的,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

    “对不起陶小姐,舍妹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请别跟她一般计较……”杨亦冉将妹妹往后拉,不让她再靠近陶陶,近乎卑微地乞求道。

    “姐啊!”杨海娜气得跺脚。

    杨海娜觉得陶陶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觉得自己姐姐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你闭嘴!”杨亦冉勃然喝道。

    妹妹太年轻也太刁蛮,她这样吵吵嚷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事情弄得越发不可收拾……

    杨亦冉转头看向妹妹,用下巴点了点门外,“娜娜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想跟陶小姐谈谈。”

    杨海娜明白姐姐的意思,姐姐这是让她出去守门,不让别的人进来。

    狠狠瞪了陶陶一眼,杨海娜才不甘不愿地朝着门外走去。

    “陶小姐,我再次代舍妹向你道歉,对于她的出言不逊望你多多包涵。”

    杨海娜离开洗手间后,杨亦冉特别诚恳地向陶陶道歉。

    可情敌之间,哪会有什么好感啊,陶陶一样就看出了杨亦冉的虚伪。

    “杨小姐请有话请直说,无需拐弯抹角。”陶陶关掉水龙头,扯了两张纸,不紧不慢地擦拭着手上的水渍。

    杨亦冉倏地红了眼眶,悲伤难过地狠狠哽咽,“阿均要跟我解除婚约……”

    严格说来不是“要”,而是已经解除了。

    几天前,燕灵均对外发了申明,单方面地跟杨亦冉解除了婚约。

    此举无疑是狠狠给了整个杨家一记狠狠的耳光!

    杨德昌暴怒。

    杨亦冉伤心欲绝。

    可燕灵均就是这样嚣张又无情,说订婚就订婚,说解除婚约就解除婚约,完全像是在耍着杨家玩儿似的,甚至毫不在乎自己此举会得罪杨德昌。

    “杨小姐你找错人了,这事儿你该去找燕灵均!”陶陶淡淡吐字。

    她本不是心硬之人,可面对杨亦冉,她真的同情不起来。

    先不论彼此是情敌,就杨亦冉看似温柔实则毒辣的性格,就够让她对其避而远之了。

    “陶小姐,我真的很爱他!”杨亦冉狠狠哽咽,眼眶越来越红,眼泪随时有决堤的危险。

    陶陶,“不好意思,那是你的事。”

    “你不是心有所属吗?你既然不喜欢他又何必霸着他呢?算我求求你好不好?你把他还给我吧!”杨亦冉哭了,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哭得绝望又无助。

    你不是心有所属吗……

    杨亦冉怎么知道?

    “我霸着他?呵!杨小姐,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从来没有霸占过他,第一我没那本事!第二他也不是谁想霸占就能霸占得了的那种男人!”陶陶冷冷一笑,睨着哭成泪人的杨亦冉,说。

    “可他是因为你才想要跟我解除婚约的啊!”杨亦冉小声哭喊,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恨意。

    “他是这样跟你说的?”陶陶挑眉。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杨亦冉伤心欲绝,对着陶陶苦苦哀求,“陶小姐,我真的很爱他,我不能失去他的……”

    当接到燕灵均说要退婚的电话时,杨亦冉犹如五雷轰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下子从云端坠落谷底的滋味非常难受,得到又失去的感觉苦不堪言。

    如果不曾得到,或许还不会如此痛苦,可明明幸福已触手可及,却突然就这样飞走了……

    谁能受得了?

    打从被悔婚之后,杨亦冉这几天难过得如同在地狱里煎熬,每日以泪洗面,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

    “这话你应该去跟燕灵均说,而不是跟我说!”陶陶抬腕看表,头也不抬地淡淡说道,再次提醒杨亦冉应该冤有头债有主。

    杨亦冉情绪有点失控,“你喜欢的是周先生不是吗?你根本就不喜欢阿均的,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把他还给我吧!好不好陶小姐……”

    喜欢的是周先生……

    陶陶微微蹙眉。

    看来杨亦冉知道的事情还挺多的啊,居然连她以前喜欢谁都知道。

    难道……调查过她?

    杨亦冉哭得卑微又可怜,然而陶陶却无动于衷,一丝怜悯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因为她认为,杨亦冉并不是真的可怜!

    杨亦冉今天这样在她面前哭泣哀求,不过是苦肉计罢了,她岂会看不出?

    她始终觉得,就算再爱一个人,也不该为爱失去骄傲和尊严。

    一个女人,自己都不爱自己的话,还能奢望谁来爱你?

    爱人之前,先爱自己,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杨亦冉见陶陶始终无动于衷,不由病急乱投医,“我给你钱啊!陶小姐,你开个价,只要你肯离开他,多少钱我都给!”

    在杨家的思想教育中,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使劲儿砸钱!

    “多少都给?”陶陶闻言,眸光微闪。

    见陶陶双眼发光,似是被you惑了,杨亦冉大喜过望。

    “嗯嗯嗯,你开个价!”杨亦冉点头如捣蒜,眼底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如果能用钱把陶陶打发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杨亦冉以为陶陶愿意接受金钱,欢喜得在心里默默盘算自己有多少私房钱……

    哪知——

    “一千亿!”陶陶狮子大开口,且理直气壮。

    “……”杨亦冉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给我一千亿,我马上离开他!”陶陶动作优雅地拍了拍衣摆,然后噙着笑看着一脸懵逼的杨亦冉。

    杨亦冉完全说不出话了。

    一千亿?

    呵呵!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再说了,她若有一千亿,还用死乞白赖的肖想燕少奶奶这个宝座吗?

    很明显,陶陶这根本就是在戏弄她。

    杨亦冉狠狠咬着牙根,心里恨得要死。

    可心里的恨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忍气吞声地继续装可怜,“陶小姐,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杨小姐你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找、错、人、了!!”陶陶失了耐心,一字一顿地冷冷说道。

    杨亦冉死命摇头,“不!我没找错,你就是关键人物,只要你离开他——”

    “我为什么要离开他啊?”陶陶轻蔑嗤笑。

    “……”杨亦冉的心,咯噔一跳,一股不祥的预兆在心里疯狂蔓延。

    “因为……因为你不爱他啊!”杨亦冉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失声叫道。

    “谁说我不爱他了?”陶陶冷笑更甚。

    “你……”杨亦冉闻言,脸色顿时苍白如纸,不可置信地看着清冷淡漠的陶陶。

    她这话什么意思?

    谁说我不爱他了……

    潜台词是她爱上燕灵均了吗?

    如果陶陶也爱上了燕灵均,那她这辈子可就真的没希望了啊……

    杨亦冉彻底慌了,满心的愤怒和绝望。

    她不能接受,死命摇头,“不!不可能!你不可能爱阿均的,你喜欢的人明明是周灵北!”

    “真是不好意思,得让杨小姐失望了,我爱的人啊,就是——”她微微停顿了下,然后在杨亦冉充满妒恨的目光中,不紧不慢地吐出三个字,“燕灵均!”

    她承认了……

    她居然承认了!

    燕灵均深爱陶陶,现在陶陶也爱上他了……

    而她,彻底绝望了。

    “呵呵!就算你爱他又能怎样?你们一样不会有好结果的!”杨亦冉垂死挣扎,带着诅咒的意味冷冷说道。

    事到如今,继续伪装良善已经毫无意义,所以杨亦冉的真面目渐渐流露了出来。

    “我们有没有好结果与杨小姐无关,更不劳杨大小姐你操心。”陶陶笑得妩媚动人,胜利者的姿态显露无疑。

    本不想这么高调,可杨亦冉既然都能恶毒的诅咒他们,她又为什么不能还击呢?

    云裳曾对她说过——要懂得爱护自己,不能随意被人欺负!

    “陶陶,你别痴心妄想了,你说你既没身份也没背景,凭什么做燕家的少奶奶?”

    “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