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5章: 老婆
    《燕少宠妻无度》第035章:老婆“你……可有一点点的……喜欢我?”  他眼含希冀,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儿像只正在寻求疼爱的小狗。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她睨着他,表情有点拽。

    这……

    “假话。”燕灵均觉得还是先稳稳,保守点比较好。

    若一上来就说听真话,万一她的真话是他不想听到的可咋整?

    到时候面子里子都没了!

    “喜欢!”陶陶答。

    假话是喜欢,那真话岂不是……

    得!

    真话肯定就是不喜欢了呗!!

    燕灵均一脸沮丧加受伤。

    前一刻的欢欣雀跃,顿时荡然无存。

    他撇着嘴垮着脸,垂眸盯着自己的手,默不啃声。

    见他闷闷不乐,陶陶忍俊不禁,俏皮地挑眉问他,“你不想听听真话吗?”

    “不想听!”他没好气地歪了歪嘴角,愤愤道。

    “听一下吧,赠送的!”她浅笑嫣然,前所未有的娇俏开朗。

    以前在他面前,她都是冷冰冰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跟他开过玩笑。

    “不听!”他气愤地剜她一眼。

    玩笑开够了,陶陶用力抿了抿唇,正色地对燕灵均说:“跟杨亦冉解除婚约,行不行?”

    解除婚约……

    燕灵均惊讶地看着脸色严肃的陶陶。

    她……说什么?

    让他跟杨亦冉解除婚约?她居然会开口这样要求他?

    燕灵均感到不可思议。

    以前的她,连有人上门挑衅她都置之不理,现在竟然会要求他和杨亦冉撇清关系?

    “你又不爱我!”  燕灵均冲口说道。

    他的话,其实是一种试探……

    “能一码归一码吗?”  陶陶聪明,自然听得懂他话里的意思,但她没有让他如愿,故意绕弯子让他着急。

    嗯,他着急的样子挺可爱的。

    “我觉得就是'一码的'!”燕灵均说,刻意咬重字音强调道。

    如果她爱他,他二话不说就可以发声明跟杨亦冉解除婚约,可她都没表态……

    他心里在想什么陶陶明白,逗够了,她神色认真地看着他,“燕灵均,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跟杨亦冉解除婚约,我们再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燕灵均的心,噗通噗通,激烈得像是恨不能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

    他死死看着她,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动得声音发颤,“陶陶,你……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嗯。”她没有否认,大方点头,但后面又补了两个字,“不多。”

    不能让他太骄傲,也不能让他太激动,万一乐极生悲可就不好了。

    “你……你真的愿意跟我重新开始?”燕灵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她的意思是,要跟他正式交往?

    她原谅他了?愿意跟他好好在一起了?

    面对他求疼爱的眼神,陶陶高冷地瞥了他一眼——

    “看你表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在医院住了十来天,燕灵均终于出院了。

    回到家,大伤初愈的燕灵均就迫不及待地拉着陶陶要回房……

    “你干吗呀?”陶陶蹙眉,明知故问。

    在医院里他就不安分来着,但均被她严词拒绝了。

    前面几天伤口未结痂,一动就会疼,所以最初的前面几天他倒是蛮安静的。

    到后来上伤口渐渐好了,能下牀走动了,然后他就开始各种不安分了……

    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在病房里把她给办了!

    还好她定力不错,总是在紧要关头阻止了他。

    他憋了这么久,会这样急躁早在她意料之中,毕竟他没受伤之前,有事没事就爱缠着她……

    仗着年轻索求无度,没受伤的时候便也罢了,可现在伤才刚好他又这样……

    他不腻吗?

    “宝贝儿我想你……”燕灵均抱着陶陶的腰肢,俊脸在她颈窝里蹭动,像是撒娇一般。

    自从她说要跟他重新开始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就好到爆,每天都像是中了大奖一般,开心得真是睡着了都能笑醒。

    两情相悦的感觉……太棒了!

    他的大手在她腰上轻揉慢捏,捏得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连忙抓住他的手腕,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她歪着头瞪他,表情略凶,“出院的时候博医生怎么叮嘱你的都忘了?”

    博嫣然说了,让他多休息,不能做剧烈运动……

    “我没事,已经好了……”他抱着她轻轻地蹭,像只小泰迪。

    陶陶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到家,只有彼此,他可真是完全释放了自己的天性,对她各种蹭……

    “真没事儿了?”她挑着眉尾,皮笑肉不笑地哼问。

    “嗯,真没事儿了!”

    “既然你没事……”她微微停顿,然后双手捧住他的脸,将他的脑袋从自己的颈窝里掏出来,说:“那我销假上班了!”

    说着扯开他的手,作势要走。

    “我有事!”他急得大叫。

    销假上班?

    那怎么行啊?

    他急着回家就是希望能跟她好好腻歪腻歪啊……

    陶陶冷飕飕地看了眼泰迪上身的男人,一脸“你一会儿有事一会儿没事到底想怎样”的表情。

    “疼……”燕灵均装可怜,抓起陶陶的手就放在自己后腰上,提醒她自己是个可怜的病人。

    “你不说你已经没事儿了么?”她不上当,淡淡讥诮。

    “刚才是没事儿,可这会儿又有点疼了……”他冲她讨好讪笑,

    她抿唇不语,只是不咸不淡地看着他。

    见她似是不信,他举手发誓,“真的!”

    在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忙了半天,这会儿到家,已经差不多快中午了。

    陶陶走向厨房,“我昨天买了很多菜放冰箱里,你想吃什么?”

    “你!”他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她回头狠狠瞪他一眼,“正经点!”

    被凶了,他稍微老实了点,蔫蔫地撇嘴咕哝,“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陶陶没再说什么,直打开冰箱里拿出食材,准备做饭。

    正洗菜,他突然又从后面贴了上来……

    “别再蹭我了,走远点!”陶陶无语,蹙着黛眉对他喝道。

    他耍赖撒娇,无所不用其极,“可是我就想抱着你……”

    “燕灵均你属狗的么?”这么粘人!!她哭笑不得,对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陶陶我想你……”

    “你再这样我真上班去了!”见他不依不饶,她冷了脸,不悦地喝道。

    燕灵均不敢再蹭了。

    从她颈窝里抬起头来,他目光幽怨地看着她。

    她回视着他,冷冷的眼神透着一丝警告……

    见她一点不心软,他只能作罢。

    “哼!”傲娇地哼了一声,他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厨房。

    幼稚!!

    陶陶对着燕灵均高大的背影默默腹诽。

    一个小时后——

    “燕灵均,摆碗筷吃饭了!”陶陶打开厨房的推拉门,一边将最后一盘菜摆在餐桌上,一边冲着客厅里扬声喊道。

    正在看电视的燕灵均立马放下遥控器,起身朝着餐厅走去,边走边问:“老婆你都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探头探脑地朝着餐桌上瞅。

    老婆……

    陶陶一怔。

    脸颊微烫,她羞恼地瞪他一眼,轻啐道:“乱叫啥?”

    “嗯?”他直接用手捻了一块红烧排骨丢嘴里,发出一声鼻音表示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你叫我什么?”她拿起一双筷子往他又向可乐鸡翅伸去的手用力敲了一下。

    筷子打在他的手背上,吓得他连忙缩手,脆生生地喊了声,“老婆!”

    “所以我叫你别乱叫!”将筷子递给他,她佯怒喝道。

    “我没有乱叫啊!”他接过筷子,顺势钳了一块茄子吃,理直气壮地説。

    陶陶无语。

    见她没有激烈反对,他暗自欣喜,像是叫上瘾了一般,一边将英俊帅气的脸庞朝她凑过去,一边冲她喊:“老婆老婆老婆老婆老——”

    “闭嘴!”她忍无可忍,手掌撑在他的嘴上用力一推,把他推回自己的座位上。

    燕灵均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抬眸一看,就见他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

    “看什么你?!”她疑惑不解,下意识地以为是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你脸红了。”燕灵均笑了,得意又开怀。

    脸红……

    陶陶反射性地捧住自己发烫的脸颊,说:“热的!”

    “是吗?”他笑得又贼又坏。

    被他别具深意的目光看得越发的不自在了,她恼羞成怒,伸手就作势要去夺走他的筷子,“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到底吃不吃饭?”

    “吃吃吃!当然吃!这可是老婆给我做的第一顿饭!”燕灵均连连点头,拿起筷子一个劲儿往自己碗里钳菜。

    陶陶一不留神就跳进燕灵均给她挖的坑里面了……

    “胡说八道!我以前没做饭给你吃?”她不服气地反驳道。

    以前她也有给他做过饭的,虽然次数少得可怜。

    燕灵均又笑了。

    像是发现了宝藏,笑得心满意足。

    “笑什么?”陶陶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以前你可没承认是我老婆!”所以以前做的饭都不算。

    “我现在也没承认好伐!”陶陶瞥他一眼,冷笑道。

    燕灵均,“你刚才已经承认了!”

    “哪有?”

    “我刚说‘这可是我老婆做的第一顿饭’,你没否认!”

    “那我也没承认啊!”陶陶叫道。

    “你没否认就是默认了啊!”他反驳。

    “……”陶陶气结,“燕灵均你这是强词夺理!”

    “反正你就是我老婆!”他耍无赖,小声而坚定地嘀咕道。

    跟固执的男人说不通,她索性换了话题。

    坐下,给他盛了碗饭,然后把碗递给他,“对了,有件事……”

    “老婆大人请说!”

    老婆大人……

    陶陶悄悄咽了口唾沫。

    算了算了,他爱叫就叫吧,

    陶陶,“那几个绑匪……抓到没?”

    “抓到了。”

    “抓到了?”陶陶惊讶,霍地瞠大双眼,“什么时候啊?怎么你堂弟没叫我去认人呢?”

    这种刑事案件,不是应该按照司法程序走么?绑匪抓到后燕诏应该叫她去警局录口供才对啊!

    燕灵均摇头,说:“阿诏会处理的,你专心照顾我就好,那些破事儿不用你、操心。”

    不用她、操心啊?那敢情好,正合她意。

    他被绑匪刺伤了,依照她对他的了解,他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那几个绑匪的!

    所以,她的确可以不用操心,而且说实话她也操心不来。

    “哦。”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沉默几秒,她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还有……”

    “嗯?”他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鼻音。

    陶陶黛眉微蹙,百思不得其解,“灵北怎么会跟你一起来交赎金?你之前不是很讨厌他吗?”

    “现在也讨厌好吗!”  她话音刚落,他就没好气地冷哼道,同时丢了个大白眼给她。

    若不是那天他太慌张,被周灵北瞧出了端倪,他才不会带着周灵北一起去呢!

    周灵北听说她出事儿了,也急得不行,但相对而言比他更冷静几分。

    自己已经方寸大乱,若有一个帮手对于救她自然更有胜算,所以在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他同意让周灵北一同前往。

    其他时候可以意气用事,但攸关她的生命安全,他不敢任性。

    “那你为什么还带他一起来?”陶陶不解。

    “我以为你想见他呗!”他瞥她一眼,酸溜溜地哼道。其实心里并非这样想的,可是妒忌在作祟,让他来不及思考就冲口而出了。

    “……”

    这小气的男人可真是……

    “燕灵均——”

    “你能不能别连名带姓的叫我?听着一点都不亲切!”他不悦地瞪她,不满轻叫。

    不叫姓名吗?那……

    “那我该叫你什么?”她微微蹙眉,犯难了。

    “老公!”他直截了当。

    “做梦!”她也干脆果断。

    他的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他们又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叫什么老公老婆啊?

    做梦?

    被拒绝了,燕灵均有点伤心,一气之下,他傲娇地哼哼,“不叫我就不告诉你!”

    陶陶闻言,唇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轻松应对,“那我问灵北——”

    “你敢!”他勃然大喝。

    每当从她嘴里吐出“灵北”二字,他的心里流特别特别的不痛快。

    妒忌成狂!

    不敢?

    陶陶嗤笑,“我为什么不敢啊?是你不肯——”

    “我不肯你就要去找别人?”他气得狠狠瞪她。

    明知他不待见周灵北,还总是在他面前提起来,还让不让他好好养伤了。

    “不然咧?”她不咸不淡地瞥他一眼,拽拽地问。

    换言之,他以后若不能对她好,还不许她另外找?

    那怎么可能?!

    对她不好的人,她分分钟可以将其踹去外太空的好伐!

    知道这男人在感情方面很小气,她想劝劝他,“燕灵均啊……”

    “叫老公!”他凶巴巴地朝她喝道,强硬的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

    “好吧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