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4章: 你又不要我
    ♂!

    “燕灵均,我——”

    “滚!”

    “你就不能好好听完说句话么?”

    “不能!”

    被他气到无力,陶陶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直接双手捧住他的脸,对着他的嘴就狠狠吻上去……

    燕灵均本是满腹怨气,突然被小女人吻住,顿时呆若木鸡。爱玩爱看就来网。。

    他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心跳在瞬间飙到了顶点……

    她这是在干什么?

    吻他?

    嗯,是在吻他!

    当这个意识传达进脑海,燕灵均老激动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啊!!

    她在他的唇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退开。

    唇瓣被她咬得微微泛疼,燕灵均的心里却酥成了一片……

    “干……干吗?”

    他呆呆望着她,狠狠咽了口唾沫,激动得磕巴了下。

    “让你闭嘴。”陶陶神色自若,娇媚动人的小脸上丝毫看不到难为情的迹象。

    仿佛非礼他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看到平日里那么精明狡猾的男人这会儿竟像个傻子一样痴痴地盯着自己,陶陶忍俊不禁。

    她说,让你闭嘴……

    如果不想听他说话就吻他的话……

    那他愿意一辈子不说话!!

    燕灵均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一“觉”醒来,一直对他冷冰冰的小女人,好像有点变了……

    她主动的一个吻,让他的心死灰复燃,顿时又燃起了满满的希望。

    当她没有任何表示的时候,他就什么都往坏处想。

    觉得这几天自己昏迷的时候她肯定跟周灵北旧情复燃了,觉得她一定把周灵北当成她的盖世英雄了,觉得她对自己的和颜悦色只不过是出于内心的一点点感激罢了……

    而现在她仅仅只是给了他一个吻,就完全扭转了他之前的那些想法。

    嗯,被她咬了一口之后,他有了新的感想。

    他想,她这几天都守在医院里,肯定是担心他的。

    既然担心他,那肯定对他还是有点感情的。

    刚才他醒来的时候,听到她在焦急地呼唤他……

    以及在仓库里他叫周灵北带她走,可她死活不肯走……

    还有在他受伤之后,她抱着他哭得稀里哗啦,那伤心的样子,仿佛老公快死了一样……

    燕灵均越想越兴奋。

    他隐隐有种自己可能已经苦尽甘来的预感……

    可是又不敢想得太美,就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因为失望过太多次,他都怕了。

    “你什么意思?”燕灵均一瞬不瞬地盯着陶陶,紧张得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问。

    “没什么意思。”陶陶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

    说完她转身想去拿什么东西,他却以为她要走,急得连忙坐起身来去拉她。

    嘶……

    心太急,动作太大,一不小心就扯动了伤口。

    燕灵均疼得暗暗吸气,本就苍白的脸顿时变得毫无血色。

    陶陶见状,忙不迭地伸手去扶他,蹙眉轻斥,“你慢点——”

    “你想跟我说什么?”他顾不得疼,趁机紧紧一把抓住她的手,深深望着她的眼睛,问。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刚才想要告诉他的事,可能很重要……

    陶陶看着一脸焦急的男人,眼底划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

    “突然不想说了。”她淡淡吐字。

    “我想听!”他急了,轻轻扯了她一把。

    她猝不及防,一p股坐在了牀边。

    “燕灵均你有毛病啊?我想说的时候你死活不愿意听,我现在不想说了你又要听了?”陶陶冷脸斥骂,语气却带着娇嗔。

    “明明是你在跟我作对,我刚刚说不行听吧你非要告诉我,现在我肯听了吧你又不说了,你到底想怎样?”他反驳,倒打一耙。

    “……”陶陶无语地看着强词夺理的男人,简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陶陶整了整脸色,然后表情严肃地看向燕大少,“燕灵均!”

    她喊他,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

    “……嗯?”他小心翼翼地瞅着她,有种惊弓之鸟地感觉。

    她这样一本正经的喊他,他就怕。

    怕她会说一些他不爱听的话。

    “你喜欢杨亦冉吗?”陶陶直截了当地问,没有拐弯抹角。

    “不喜欢!”他也很干脆,毫不犹豫地摇头。

    闻言,她蹙眉不解,像看神经病一般看着他,“那你干吗跟她订婚?”

    他顿时像蔫了气的皮球,耷拉着双肩急不可闻地小声嘀咕,“反正你又不要我……”

    那语气,幽怨又可怜。

    你又不要我……

    不要我……

    陶陶心里一酸,有点疼。

    剜他一眼,她娇嗔道:“我不要你你就随随便便找个人结婚啊?!”

    “不然咧?”他看着她的眼神更幽怨了。

    仿佛他要随便找个人结婚都是她害的。

    “你——”她气结。

    很想骂他一顿,可话到嘴边,她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算了,看在他刚刚醒来的份儿上,饶他这一回。

    陶陶用力抿了抿唇,在心里默默斟酌了下,然后迟疑地开口,“那如果……”

    见她欲言又止,直觉告诉他她接下来的话对自己很重要……

    “嗯?”他等不及,心跳开始加速,眼巴巴地望着她。

    陶陶暗暗吸了口气,然后神色严肃地与他对视,说:“如果我现在要你了呢?”

    如果我现在要你了呢……

    要你了……呢……

    燕灵均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他不敢相信会有这种好事降临在自己头上……

    他突然指了指右边。

    “干吗?”陶陶不解,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眼右侧的小桌子。

    “水……我……我要喝水。”他狠狠咽了口唾沫,已然激动得声音嘶哑喉咙干涩。

    陶陶转身去倒水。

    很快,她端着一杯水回到牀边,将杯子递给他。

    燕灵均接过水就狠狠灌了两口。

    待心跳不再那么快了之后,他死死看着她,“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她挑眉。

    “刚才那句!”他提醒。

    她没有故意逗他,说:“如果我现在愿意要你了呢?”

    他没听错!

    天,他居然没听错!

    她说她愿意要他了……

    燕灵均被凭空掉下的大馅饼给砸晕了。

    他本应该欢天喜地的立马答应下来才对,可人心都是不足的,得到一点,就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

    “为……为什么?”他问,心跳噗通噗通的。

    “什么为什么?”她被他问懵了,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你为什么突然……肯要我了?”他瞅着他,眼底泛着一抹期待。

    见他那么不自信,陶陶想笑,却笑不出。

    在外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在她面前,竟如此没底气……

    “因为……”

    “我救了你?”他抢道。

    “嗯!”她点头。

    救了她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因为他的相救,让她认清了自己的心。

    如果没有这起绑架,或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

    “所以你是因为感激才要我?”燕灵均本是闪闪发亮的双眼瞬时一黯,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他想要她是因为“爱”而要他,而不是因为什么感激之类的!

    他不需要她的感激——

    好吧,他需要!!

    如果她注定不会爱他,那她的感激他也要!

    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不是么……

    当然,最好是她能爱上他,那样他这辈子就算是圆满了!

    他问她是不是因为感激才说要他,陶陶说:“倒也——”不全是。

    可她话未说完,他就已经等不及了,“除了感激呢?还有别的吗?”

    他心急的模样让她忍不住想逗他了,黛眉微挑,似笑非笑,“比如?”

    “你……可有一点点的……喜欢我?”他眼含希冀,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儿像只正在寻求疼爱的小狗。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她睨着他,表情有点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