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3章: 有件事想告诉你
    ♂!

    燕灵均将怀里的小女人狠狠推出去,让她远离危险。

    同时自己往边上快速一闪,避开正朝自己刺过来的刀……

    见燕灵均和李强打起来了,矮胖瘦三个绑匪自然是要帮忙的。

    于是每人从身上摸出一把刀,同时朝着燕灵均扑过去,对着燕灵均进攻。

    周灵北见状,二话不说连忙加入战斗。

    绑匪四个人,且手里都有武器,燕灵均和周灵北赤手空拳,还得处处保护陶陶的安危……

    二对四,再加一个“累赘”,真是危险无处不在。

    但陶陶还算聪明,见混战开始了,急忙往边上躲,就怕拖累了燕灵均。

    然而看着绑匪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朝着燕灵均身上招呼,陶陶的心啊,狠狠揪着,紧张得提到了嗓子眼。

    真恨自己在这危急时刻一点忙都帮不了他。

    其实周灵北也同样危险,可这会儿在陶陶的眼里,根本就无暇去注意别的,只有燕灵均……

    因为担心陶陶的安危,燕灵均时不时的要分心,一不留神,李强的刀子就逼到了眼前……

    “燕灵均小心啊!”

    陶陶简直,吓得惊慌大叫,大脑根本来不及思考就扑了上去。

    她想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的面前,可燕灵均看到她扑上来,吓得魂不附体。

    眼看李强的刀子就要刺在陶陶的身上,千钧一发间,燕灵均抱住陶陶转了个身……

    陶陶被燕灵均牢牢护在怀里,下一秒,她清晰地感觉到燕灵均高大的身躯蓦地狠狠一僵。

    刀子没入燕灵均的后腰,剧痛袭来,他的脸色瞬时变得惨白如纸……

    李强见刺中了燕灵均,微微一怔,连忙把刀拔出,对着另三个同伙大喝一声,“走!!”

    周灵北身手不错,他们一时半会儿估计也无法取胜,恐再生变故,还是先逃为妙。

    反正钱已经到手,也刺了燕灵均一刀,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逃离s市,然后用这些钱逍遥快活地享受接下来的生活。

    在李强的一声令下,四个绑匪一人拎了一袋钱就跑了。

    绑匪跑了,周灵北没有追,并非怕,而是不能丢下受伤的燕灵均和手无缚鸡之力的陶陶。绑匪的逃跑让燕灵均和周灵北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同时燕灵均的力气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

    高大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慢慢地往下滑……

    “燕灵均!燕灵均你怎么了?”

    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儿,陶陶本能地伸手搀扶他,狠狠皱着眉头疑惑又担忧地问。

    “……没事儿!”燕灵均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极尽艰难地吐出字来。

    “那我们——”陶陶想说那我们快离开这里,可才刚开口,突然感觉扶在他后腰上的手一片黏糊。

    她拿出来一看……

    顿时被满手的鲜血吓得面无人色,失声尖叫,“燕灵均你受伤了!”

    “嗯!”他点头,眉头紧蹙强忍痛苦。

    见他承认了,她忙不迭地歪头往他受伤的部位看去,顿时看到他的衣服已经被鲜血侵染了一大片。

    “你你……你流血了,天哪……燕灵均你流了好多血……”她吓得语不成声,眼泪毫无预兆就滚落了下来。

    燕灵均身体的重量大半都靠在陶陶的身上,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拥着他,在她耳畔几不可闻地苦笑道:“你可真是会添乱……”

    “对……对不起,我……”陶陶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已然方寸大乱,“怎么办怎么办,你流了好多血!”

    “嘘,我知道,你别叫。”燕灵均扯动嘴角笑了笑,有些欣慰地看着她泪如雨下的小模样。

    她在为他掉眼泪,为他担心……真好!

    燕灵均想,哪怕用自己这条命,换她一丝怜悯,也挺不错。

    “对不起燕灵均,我……”陶陶害怕又后悔,声音颤抖如风中落叶,狠狠哽咽。

    血不停地往外冒,燕灵均渐渐没了力气,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下滑。

    陶陶抱着他的腰,双手死死捂住他的伤口,随着他一同滑坐在地上。

    周灵北眼睁睁看着陶陶为燕灵均伤心落泪,心如刀绞,却又什么都做不了。

    见平日里那么冷静淡漠的小女人此刻哭得像个泪人一般,燕灵均觉得自己此刻的心情真是名副其实的“痛并快乐着”。

    “如果不想我死,就先叫救护车好吗?”他半开玩笑地提醒她。

    “对对!救……救救……救护车,对,我先叫救护车……”方寸大乱的陶陶顿时反应过来,急忙转头冲着周灵北大喊:“灵北,快叫救护车!快!!”

    根本不用提醒,周灵北早就通知了等候在一公里外的救援队前来救援。

    “坚持一下!救护车很快就到!”周灵北看着脸白如纸的燕灵均,沉声说道。

    燕灵均没理他,只是狠狠皱着眉头靠在陶陶的怀里。血在不停地往外流,意识也在慢慢散涣……

    看到一向强壮的男人就这样突然倒下了,脆弱得仿佛随时会在她怀里消失,陶陶害怕得不行。

    他的血,不停地从她的指缝里溢出来,怎么都捂不住。

    陶陶哭着哭着,突然觉得怀里的男人特别安静也特别柔软,连忙低头一看。

    这一看,吓得心魂俱裂。

    他竟闭上了眼,变得奄奄一息。

    “燕灵均,燕灵均你别睡……你别吓我,醒醒,别睡……”陶陶崩溃了,吓得放声大哭起来。

    燕灵均听到了,很心疼,想安慰她说“傻丫头别哭,我没事”……

    可他张不了口。

    “燕灵均……燕灵均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别睡啊……救护车马上就来了,你别睡啊……”

    在陶陶一声声带着哭泣的呼唤声中,燕灵均很想坚持,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住,很快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燕灵均失血过多,在重症监护室里昏睡了几天,然后在第五天终于醒了。

    待情况稳定后,转入了vip病房。

    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模糊的意识才总算彻底清醒过来。

    他的睫毛轻轻扇动,似醒非醒。

    “燕灵均……”

    几乎是立刻的,他听到耳边传来焦急的呼唤声。

    是陶陶的声音,那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小女人。

    他想立马睁开眼,可是眼皮仿若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燕灵均你醒了吗?燕灵均……”她的声音更着急了,甚至还带着一丝哭意。

    听到她快哭了,他心疼极了,一着急,眼睛就睁开了。

    “燕灵均,你真的醒了!”

    看到他完全睁开了双眼,陶陶惊喜交加地失声喊道,立马红了眼眶。

    见小女人泫然若滴,燕灵均不是该哭还是该笑,“我醒了……你这是高兴……还是伤心啊?”

    他的声音嘶哑,如同喉咙里灌满了砂砾,说话很辛苦。

    “当然是高兴啊!”陶陶大喊,语气坚定得就像是在发誓一般。

    这起绑架事件,真真是吓死她了!

    当看到他受伤的那瞬,简直比那几个绑匪想要对她不轨时更加恐惧……

    那一瞬,没人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的害怕!

    怕他出事,怕他会……死。

    看着他的血从自己的指缝间不停地往外冒,她多怕他撑不下去啊!

    如果他有个好歹,她可怎么办啊?!

    还好,老天爷没有瞎眼,终于让他逢凶化吉了。

    “你先别说话,我叫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陶陶连忙直起身来,摁了牀头上的呼叫铃。

    燕灵均本想拒绝,可终究是晚了一步。

    很快,主治医师和博嫣然都来到了病房。

    半个小时后。

    在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医生宣布他的情况良好,接下来只要好好养伤,很快就能痊愈。

    博嫣然也在叮嘱和关心了一番后离开了病房。

    待所有人都离开了病房,陶陶端着一碗粥走向病牀,

    “博小姐说你现在只能吃点流食,你将就一下。”在牀边坐下,陶陶用汤匙舀了一勺粥,喂到他的嘴边。

    燕灵均半躺着,背靠着床靠背,没张嘴。

    他深深看着她,一瞬不瞬,仿若不认识她了一般。

    “吃啊,你不饿吗?”她蹙起黛眉,轻声催促。

    他都睡了一星期了,这星期什么都没吃,连口水都没喝,他真不觉得饿得慌吗?

    燕灵均目不转睛地看着陶陶,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受伤时的画面……

    自己受伤之后,他看到她泪如雨下,也听到她恐慌大哭,以至于他昏迷前的那一瞬,竟觉得她是喜欢自己的……

    “怎么了?你看什么?”陶陶疑惑不解地看着只顾盯着自己看的男人,狐疑地问。

    “你一直在这儿?”燕灵均问。

    她神色憔悴,黑眼圈明显,他知道这是她没有休息好才会有的样子。

    “嗯!”陶陶点头,大方承认。

    “为什么?”他瞅着她,一抹希冀从眼底快速划过。

    同时却又在心里默默地劝自己别抱太大希望……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害怕失望,所以干脆不要“希望”。

    可是人啊,有时候什么道理都明白,却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自己受伤时她哭得那么伤心,叫他怎能不心存奢望?

    面对燕灵均透着压迫性的目光,陶陶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不答反问:“什么为什么?”

    燕灵均,“为什么要守在这儿?”

    “你没醒啊!”陶陶理所当然地答道。

    从他住进医院的那刻起,她就一直没离开过医院,这几天不眠不休地守在他的身旁,连换洗衣服都是让云裳帮她送过来的。

    没亲眼看到他醒过来,她是不会离开的。

    “担心我?”燕灵均双眼发光,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

    她点头,毫不扭捏,“当然啊!毕竟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你是为了救我……

    “……”燕灵均本是闪闪发亮的双眼瞬时一黯,眼底尽是失望,“所以你一直守在这儿只是因为感激?”

    “不然咧?”她眨巴了下双眼,一脸天真加无辜。

    燕灵均的心,瞬时凉了大半。

    本以为这次醒来她会对自己不一样,可现在看来……没什么不一样。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他面无表情,不咸不淡地说道。

    伤口疼,加上心里有怨气,他索性将眼一闭,下了逐客令。

    “啊?”陶陶微愕,“可是你——”

    “我不用你照顾!”像是算准了她下面要说什么,他直接抢先说道。

    “……”陶陶微微蹙眉,有些啼笑皆非。

    他这是咋了?

    刚刚醒来就耍脾气?好好的怎么还矫情上了?

    “你真让我回去啊?”陶陶将粥随手搁在牀头柜上,一本正经地问。

    “嗯!”燕灵均点头。

    她站起来,“那我走喽!”

    “嗯!”他还是点头,垂着眸,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丝毫没有想要挽留的迹象。

    陶陶本来以为自己站起来他就会认怂,毕竟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都是先妥协的那一个。

    可今天,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陶陶想了想,转身真的朝着门外走去。

    而他……也真的没有挽留。

    眼角余光瞟到她消失在门外的身影,燕灵均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

    她还真走啊?!

    没良心的小白眼儿狼!!

    为了救她,他连命都差点没了,现在他不过说了两句负气话,她居然还真狠得下心不管他了?

    燕灵均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造了很多孽,所以这辈子才会被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狠狠收拾。

    很快,陶陶离开了病房,燕灵均则小心翼翼地移动身子,拿起牀头柜上的手机。

    拨出一个号码,等待接通——

    “燕少。”

    “怎么样?”

    “全抓到了!”

    “留口气就成!”

    “好的!”

    简单的对话之后,通话结束。

    那四个绑匪是在三天前抓到的,被燕灵均安排的人控制了起来。

    他不会杀了他们,但他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会挑断他们的手筋脚筋,让他们下半辈子再也不能走路,只能躺在牀上苟延残喘。

    他还要割掉他们的舌,让他们今后再也说不了话。

    至于打了陶陶一巴掌的那个李强……

    他有一百种办法让他生不如死,所以没关系,慢慢玩儿。

    打了他的人,那必须得付出产惨痛的代价!

    当然,这些他都不会告诉她。

    打完电话之后,病房里陷入一片寂静,燕灵均看着手机,死命忍着想要把陶陶叫回来的冲动。

    算了燕灵均,为了她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可做到这个份儿上都还是打动不了她的心,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燕灵均很沮丧,觉得自己真是太失败了。

    生气地冷着脸,他将手机往牀头柜上一丢,然后整个人艰难地往下蹭……

    可就在这时,吱呀一声,病房的门突然又被推开了。

    见是去而复返的陶陶。

    燕灵均本是黯淡无光的双眼顿时一亮,刚死去的心顿时又活了过来。

    “你不是走了吗?”他拧眉,对她回来佯装不悦。

    “忘了拿包。”陶陶用下巴点了点沙发里的包。

    呃……

    燕灵均默了。

    心里酸涩又委屈,忍不住胡乱猜测……

    他昏迷的这几天,她是不是偷偷跟周灵北打得火热?

    会不会趁她昏迷然后跟周灵北旧情复燃了?

    如若不然,她怎会用这样冷淡的态度来感谢他这个救命恩人。

    陶陶拿了包,却没有往门口走,而是径直走向牀边。

    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牀上基本动弹不得的男人,表情严肃地说:“燕灵均,其实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我不想听!”

    可她话音未落,就被他冷冷阻断。

    她说有件事……

    什么事?

    是跟周灵北有关吗?

    她是不是时刻都想重回周灵北的怀抱?

    他跟周灵北一起去救她,在她心里,是不是觉得周灵北才是她的盖世英雄?

    燕灵均生气又委屈,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折磨得心脏不停抽搐。

    “可是我想告诉你啊!”陶陶眨巴着一双勾魂的狐狸眼,天真又无邪地说道,似笑非笑的模样透着一丝狡黠。

    “你听不懂人话?我说了我不想听!”他勃然喝道。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当她这样一本正经地跟他说有事要告诉他时……

    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拒绝,坚决不听!

    “可是我想说!”她坚持,像是故意跟他杠上了一般。

    “我、不、想、听!!”他脸色阴沉,咬着牙根一字一顿,就觉得她越是这样坚持,就越说明不是好事儿。

    他害怕,不想面对。

    他现在受了伤,已经够可怜的了,若她这会儿再说点什么狠心的话来伤他的心,那岂不真得要他的命啊!

    陶陶,“但是——”

    见她不依不饶,他勃然大怒,“你就见不得我好是不是?巴不得我死掉是不是?嗤……”

    吼得太大声,牵动了伤处,痛得他龇牙裂齿地狠狠抽了口凉气。

    陶陶啼笑皆非。

    巴不得他死?

    她若巴不得他死,会在绑匪的刀刺向他时奋不顾身地扑过去帮他挡吗?

    虽然最后受伤的还是他!

    但她想要救他的心,他就真的看不出来吗?

    腹诽完了之后,紧接着又心疼不已。

    她忍不住反省了下,以前的自己到底都对他做了些什么,竟让他变得犹如惊弓之鸟一般。

    将包往牀尾随手一丢,她深深看着他,“燕灵均,我——”

    “滚!”燕灵均强忍着后腰的痛和心里的慌,狠狠瞪她。

    陶陶简直无语了,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说句话吗?”

    “不能!”

    燕灵均话音刚落,陶陶直接双手捧住他的脸,对着他的嘴就狠狠吻上去……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