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2章:快带她走
    ♂!

    待确定了燕灵均和周灵北身上没有藏任何武器之后,矮子和胖子才领着燕灵均和周灵北往仓库内部走去……

    仓库很大,四周堆满了大木箱,燕灵均和周灵北跟着一胖一矮两个绑匪七拐八拐之后,才终于看到另外两个绑匪……

    以及手脚被绑着的陶陶。

    看到她除了脸上有个巴掌印之外,其他地方并没有明显的伤痕,而她情绪也还算稳定,说明没有被绑匪欺辱……

    燕灵均和周灵北都默默松了口气。

    待到放下心来,燕灵均心里腾升而起的便是一股锥心刺骨的寒意……

    骇人的戾气从骨子里渗透出来,透着残暴和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从醒来之后,陶陶的心就一直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从未有过的恐惧将她笼罩着,甚至有了绝望的感觉……

    直到此刻,看到燕灵均到来的那瞬……她突然什么都不怕了!

    即便她现在还在绑匪的手上,即便他们还并未脱险,可只要看到她,她就有了满满的安全感。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相遇。

    深深对视,彼此都有种一眼万年的感觉……

    见他的眼底盛满心疼,她的心倏地一酸,委屈得立马红了双眼。

    燕灵均看到心爱的小女人泫然若滴,知道她肯定被吓得不轻,心疼得心都快碎了。

    杀气更重!

    而周灵北的出现让陶陶感到意外……

    也仅仅只是意外!

    在与燕灵均深深对视之后,陶陶看了眼周灵北,然后又立马把目光转回燕灵均的脸上。

    这一刻,陶陶突然明白,自己可能已经“移情别恋”了……

    人或许只有处于危急之中,才能面对以及认清自己的心。

    比如她!

    爱了周灵北十年,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一直爱着他,可是当危险来临,她却满脑子都是燕灵均……

    从事发到现在,她连都想都没有想起过周灵北。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在不知不觉中,燕灵均已经悄悄攻进了她的心房……

    嗯,她喜欢上他了!

    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他的,也不知道对他的喜欢到了哪种程度,反正,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他攻下了心房。

    燕灵均和陶陶的眼里只有彼此,深深看着对方,那情不自禁流淌出来的情意,就算是傻子也能感觉得出来。

    见陶陶对自己只是“匆匆一瞥”,周灵北的目光变得黯淡无光。

    唇角泛起一抹苦笑,至此,他知道自己算是彻底输了。

    他和燕灵均同时出现,可陶陶的眼里,只有燕灵均一人!

    看到燕灵均,她内心的恐惧和脆弱都流露了出来,那是一种依赖,与爱有关!

    “钱在这里!放人!”

    燕灵均将两袋钱往地上一丢,目光冷厉地看着绑匪头子,冷冷喝道。

    周灵北一言未发,也将拎着的两个旅行袋丢在地上。

    四袋钱堆在一起。

    “胖子!”绑匪头头对胖子使了个眼色,让他去看看钱有没有问题。

    对燕灵均强大的气场有些畏惧,可又经不住金钱的诱、惑,胖子一边戒备地看着燕灵均和周灵北,一边谨慎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拉开旅行袋。

    四个袋子全拉开,四个绑匪均被袋子里红彤彤的钞票闪瞎了眼。

    不约而同地露出了贪婪的丑陋嘴脸。

    胖子激动得手抖,拿起一沓钱拨弄了一下,听着钞票发出的哗哗声,感觉像是听见了天籁之音。

    “哥,没问题!”

    认真检查了一遍,胖子喜笑颜开地对着绑匪头头兴奋地说道。

    绑匪头头满意,点了点头。

    胖子弯腰想去拎袋子——

    可更快的,一只脚抢先一步踩在了旅行袋上。

    “钱你们已经验过了,可以放人了吧?!”燕灵均脚踩旅行袋,不让拎。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人都没放就想拿钱?

    当他傻?

    胖子转头去看绑匪头头,等待指示。

    绑匪头头却噙着阴笑盯着燕灵均,问:“燕大少爷,你还认得我吗?”

    燕灵均没说话。

    “我就是两年前被你亲手送进监狱的李强!”绑匪头头说,眼底泛着怨毒的寒光。

    本来燕灵均早就忘了这号人物了,但在李强打电话给他说陶陶在他手上时……

    他就听出他的声音了。

    这个李强是f市人,燕氏在f市有几个金矿,李强是矿产的运输队长。

    为什么要把李强送入监狱呢?

    因为他监守自盗!

    李强被抓的时候,曾对燕灵均苦苦哀求,求他不要追究,求他高抬贵手饶他一次。

    可燕灵均直接拒绝了!

    自那以后,李强就对燕灵均怀恨在心。

    “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跟女人无关,你先把她放了!”燕灵均用下巴点了下被瘦子控制住的陶陶,说。

    李强冷笑,一副“你当我傻啊”的不屑表情,“我若把她放了,你还会乖乖听我的话吗?

    乖乖听话……

    “说吧,还有什么条件!”听出李强不肯善罢甘休,燕灵均直接问道。

    李强倏地一把抓住陶陶的头发,将她狠狠一拽……

    将她拽到自己前面。

    “啊……”陶陶猝不及防,痛得惨叫出声。

    “住手!”燕灵均暴喝,脸色在瞬间冷到了极点,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迸出字来,“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看到陶陶布满痛苦的脸,燕灵均这会儿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

    拳头攥得死紧,指关节严重泛白,像是恨不得攥出水来。

    “哟哟哟,燕少爷,你别这么大声,你这么大声会吓到我们的。”看到燕灵均失控,李强笑得越发猖狂,同时手往上一抬,矮子就将一把刀放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他将刀锋抵在陶陶的脸颊上,“我这人一害怕吧就手抖,所以你说话小声点知道吗?不然割伤了陶陶小姐的脸可就不好了。”

    燕灵均和周灵北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当冰冷的刀锋触碰到脸颊上的那瞬,陶陶狠狠一震,整个背脊发凉,吓出了一声冷汗。

    她一动也不敢动,看着几步之遥的燕灵均,眼眶更红了,眼泪随时有决堤的危险。

    看到心爱的小女人委屈又害怕,燕灵均恨死自己了。

    恨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她,更恨自己连累了她。

    “放了她,有什么条件你开!”燕灵均面罩寒霜,强忍着心里的慌张,对着李强说道。

    此时此刻,燕灵均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陶陶平安无恙!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李强噙着冷笑盯着燕灵均看了几秒,倏然喝道:“跪下!”

    周灵北和陶陶狠狠一震,不约而同地看着燕灵均。

    跪下?

    要他高高在上的燕大少爷给一个绑匪下跪……

    怎么可能?!

    而且他是一个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他的尊严是不容许他做出这种事的。

    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但也仅此而已!

    相较于陶陶的气愤,燕灵均却显得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冷冷看着李强。

    见他不动,李强拿着刀的那只手微微用力……

    刀锋轻微挤压着陶陶的脸颊,只要轻轻一划,就能破相。

    “我叫你跪下!!”李强加重了音量。

    双腿一曲,燕灵均二话没说就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陶陶瞠大双眼看着昔日里骄傲自负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周灵北也被狠狠震撼了。

    本是心中不甘,可这会儿不得不甘拜下风。

    周灵北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陶陶的人,可现在他不敢再这样觉得了。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燕灵均比他更爱陶陶。

    若绑匪要他跪下,他可能都做不到像燕灵均这样干脆!

    看到燕灵均跪下了,李强得意地笑了。

    但他还不够满意。

    “叫爸爸!”李强又道,羞辱升级。

    陶陶忍无可忍,眼泪滚落的同时,冲着燕灵均失声喊道:“燕灵均不要——”

    “爸爸!”

    燕灵均依旧没有丝毫的犹豫。

    陶陶和周灵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诶,我的儿子,真乖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乖儿子……”

    “哈哈哈哈……”

    四个绑匪一阵哄笑。

    陶陶心疼得要命。

    然而燕灵均的脸上却毫无难堪的迹象,从容冷静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即便是跪着,也丝毫无损燕灵均的尊贵气场,“是男人就别为难一个女人,放了她,我做你们的人、质!”

    “不要!”

    听到他说要绑匪用他做人、质,陶陶吓得大叫。

    这些人明显跟他有仇,若换他做人、质,这几个绑匪会放过他才怪。

    四个绑匪闻言,面面相觑,没人表态。

    燕灵均见状,轻蔑地冷冷一笑,“你们四个人,我一个人,你们还怕我不成?而且我比她可值钱多了,有我在你们手上,你们逃脱的几率才会更大!”

    胖子心动了,“哥,他说得蛮有道理——”

    “闭嘴!”李强勃然喝道,狠狠瞪了胖子一眼。

    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燕灵均虽然价值更高,但不好控制,危险系数更大。

    见其他三个绑匪动容了,燕灵均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只要他们同意换人,只要她脱离危险,那就好办多了……

    就算他以一敌四,就算敌人手里有武器,就算他可能凶多吉少……

    只要她安全就好!!

    燕灵均,“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们的目标是我,现在我就在你们的面前,钱也在这儿,你们再不放人可就说不过去了!”

    “可是我觉得陶陶小姐更能给我们安全感!”李强皮笑肉不笑地说。

    “是吗?”燕灵均回以冷笑,“你们就这么自信用她威胁了我一次还能威胁我第二次?”

    李强默了。

    “对!我现在很喜欢——不!不是喜欢,是爱!我很爱她!”燕灵均说:“但这份爱能维持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或许今天我还爱得她死去活来,明天就移情别恋了。大家都是男人,应该明白见异思迁这种事有多么的平常。

    “我现在爱她,愿意用一切换取她的安全,但如果我明天不爱她了,你们就用她威胁不了我了,到时候她对你们而言还有什么用呢?

    “而我就不一样了!我的身价摆在这儿,你们若觉得这点钱不够,还可以向我爸要一笔。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只要你们一个电话打过去,他可以分分钟给你们几个亿!”

    几个亿……

    除了李强,另外三个绑匪顿时双眼发亮。

    “你们不是恨我吗?把我换过去,要杀要剐你们可以随意!”燕灵均为了you惑绑匪换人,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陶陶听不下去了,又气又恨地冲着想要自寻死路的男人大喊,“燕灵均你别说了……啊……”

    话音未落,就被李强狠狠拽了一把头发,疼得惨叫出声。

    燕灵均急得不行,冲着陶陶怒斥,“男人说话,女人闭嘴!!”

    她是傻瓜吗?

    明知道这种时刻说这样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苦头,就不能乖一点保持沉默吗?

    “把她交给他,让他们走,我做你们的人质,绝对可以保你们安全又富贵!”燕灵均用下巴点了点陶陶和周灵北,对李强说道。

    让她跟周灵北走……

    他不是最恨周灵北的吗?

    他不是最见不得她和周灵北站在一起的吗?

    现在居然让她跟周灵北走?

    陶陶心里五味陈杂,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酸的甜的苦的涩的……全都有!

    “呵呵,燕少爷可真是个痴情种啊!”李强冷笑讥讽。

    燕灵均大方承认,“嗯,所以趁我现在还头脑发热,你们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万一等我清醒了,你们可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强眼底划过一丝犹豫。

    这里的钱够他们四个人用很久了,所以当务之急是安全离开c市。

    将李强的犹豫尽收眼底,燕灵均适当的给了点压力,“是男人就干脆点,换?还是不换?”

    李强没说话,另外三个绑匪沉不住气了。

    见钱眼开的矮子,“哥,换吧!”

    胆小怕事的胖子,“我也赞成换。”

    毫无主见的瘦子,“嗯嗯嗯。”

    李强想了想,少数服从多数,“换!”

    得到指令,瘦子押着陶陶慢慢往前。

    燕灵均站起来,随手拎起两个旅行袋,也慢慢往前。

    周灵北想跟上。

    “你不许动!”李强冲着周灵北大喝。

    燕灵均回头看了周灵北一眼,示意他原地待命。

    关键时刻,未免前功尽弃,周灵北只能听命行事。

    当彼此越来越近,陶陶的眼泪终于决堤……

    看到心爱的小女人落泪,燕灵均的心,酸涩难当。

    “跟他走!”当彼此只有一步之遥的那瞬,他深深看着她,沉声命令。

    嗯,是命令!

    “不……我不……”她颤声哽咽,语不成声。

    “听话!”

    “燕灵均……”

    瘦子倏地将陶陶一推,陶陶往前踉跄一步……

    两人擦肩而过。

    当燕灵均拎着钱走到李强的面前时,陶陶也到了周灵北的面前。

    周灵北连忙帮她撕开手上的胶带。

    嘭……

    陶陶的手刚得自由,就倏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是李强狠狠给了燕灵均一拳。

    “燕灵均——”陶陶大惊。

    当看到燕灵均嘴角渗血,她想也没想就要冲过去。

    “陶陶,别过去!”周灵北连忙一把抓住她。

    才刚把她换过来,她又扑上去岂不等于自投罗网?

    嘭……

    李强又朝着燕灵均的胸口给了一拳。

    燕灵均没还手,因为陶陶还在场,如果发生混战,他怕自己保护不了她……

    所以他希望周灵北能尽快带她离开。

    只要她安全了,他就可以豁出去了……

    “周灵北你放手!”见燕灵均一连挨了两拳,陶陶急得要死也心疼得要死,气急败坏地冲着周灵北吼道。

    “带她走!”

    周灵北还没来得及说话,燕灵均已经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走!”周灵北拉着陶陶就走。

    陶陶使劲儿甩手,试图挣脱周灵北,“不!我不走!”

    见陶陶不肯走,正挨打的燕灵均忧喜参半。

    喜的是她好像在担心他,忧的是她再不走会很危险……

    坐了两年牢,李强心里怨气深重,对燕灵均的恨意极深,知道燕灵均这会儿不敢还手,下手毫不留情。

    眼看燕灵均又挨了几拳,陶陶急得完全顾不得自己的安危。

    倏地将周灵北狠狠一推。

    周灵北猝不及防,怕扯伤她的手,只能松开她。

    陶陶想也没想就朝着燕灵均扑过去……

    因为她看到李强正抬起脚正朝着燕灵均的肚子踹去……

    燕灵均眼角余光瞟到陶陶飞扑过来的小身影,吓得魂不附体。

    “滚开!!”他转头冲她怒吼。

    可她置若罔闻,就像是一只扑火的飞蛾,奋不顾身地朝他扑去……

    明知现在不是还手的最好时机,可为了小女人的安全,燕灵均只能反击。

    陶陶扑进燕灵均的怀里,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他的面前,承受李强那一脚……

    但千钧一发间,燕灵均搂住陶陶的腰肢一转,顺势再踢出一脚……

    “嗤……”

    正好踢在李强踹过来的小腿上,痛得立马缩回了腿,狠狠抽了口冷气。

    李强顿怒。

    本想好好教训一顿燕灵均,所以刚才李强把刀递给了瘦子,现在见燕灵均敢还手,立马从瘦子手里把刀夺了回来。

    然后对着燕灵均就刺了过来……

    燕灵均将怀里的小女人狠狠推了出去。

    让她远离危险。

    同时快速一闪,躲开了李强这一刀。

    “燕灵均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