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1章:别动她!
    ♂!

    如果没有到这地下停车场来,应该就能避开这场危险了。

    踏、踏、踏……

    男人在向她逼近。

    “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喊——唔……”

    陶陶的威胁还没说完,她的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狠狠捂住了她的口鼻。

    惊吓中,感觉到呼吸受阻,她本能地用力呼吸,当闻到一股略显刺鼻的味道之后……

    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

    当陶陶醒来时,第一感觉便是头痛欲裂。

    意识慢慢回笼,昏迷前的最后画面重返脑海……

    喝!

    她猛地睁开双眼,下意识地转头四下张望,狠狠喘着气惊魂未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里堆满了重叠成两层的大木箱,一眼望去怕是有几百个之多,应该是一个仓库。

    紧接着,陶陶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垂眸一看,只见自己手脚被缚,张口想喊,却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声音。

    她的嘴也已被胶布封住了。

    绑/架!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但为什么要绑她呢?

    她既不是富商也不是明星,只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得小老百姓,绑她有什么用?又交不出赎金!

    难道是绑错人了?

    陶陶想,自己应该不至于这么倒霉吧?!

    一个女人,突然遇上这样的事,难免会吓得魂不附体。

    陶陶也不例外。

    她害怕得心脏不停地狂跳,冷汗淋漓。

    醒来时发出了轻微的响动,惊扰了隔着一个大木箱正在喝酒吃东西的绑匪们。

    “哟!小美人儿醒啦!”

    一个绑匪从木箱另一边绕过来,看到陶陶醒了,发出一声猥琐的霪笑。

    紧接着,另外三个绑匪也绕了过来。

    陶陶惊恐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四个绑匪,心里的恐惧瞬间飙到了顶点,拼尽全力往后蹭动。

    想要与他们拉开距离,想要尽可能的离危险更远一点……

    陶陶看到四人中最为高大的一个男子对另一个男子使了个眼神。

    然后接收到眼神示意的男子二话不说就朝着陶陶走去。

    “唔唔唔唔唔「你不要过来」……”

    陶陶吓得花容失色,连忙继续往后蹭动。

    直到她的背抵上一个大木箱,再无路可退。

    眼看着走上前来的男人对她伸出了手……

    陶陶脸如白纸,吓得使劲儿偏着头,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哗!

    嘴上的胶布倏地被用力撕开。

    “嗤……”

    胶布被猛地一把撕掉,疼得陶陶眉头紧蹙,不由自主地狠狠抽了口凉气。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嘴一得自由,她本能地放声尖叫。

    一个绑匪搬来一把椅子,最为高大的绑匪头子大刺刺地一p股坐下,面对着陶陶。

    “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啊?!”陶陶狠狠喘息着,恐慌地看着几个绑匪,同时在心里默默奢望着,奢望能有奇迹出现。

    如果这几个绑匪突然发现绑错了人然后把她放了就好了。

    “抓错人?”绑匪头子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呵呵!整个c市,谁不知道陶陶小姐是燕少最心爱的女人啊,我们怎么可能会抓错人呢?再说了,陶陶小姐长这么好看,美得让人过目难忘,我们哥几个把谁认错也不可能会认错你啊不是?!”

    此话一出,陶陶的心凉了大半。

    陶陶小姐是燕少最心爱的女人……

    既知道她的名字,又提起了燕灵均,说明这起绑/架就是冲她来的!

    可是……

    细想了下,自己最近好像并未得罪过什么人啊,更没有欠谁的钱啊……

    所以这些人抓她是因为燕灵均?

    如果是的话,那又是为了什么呢?钱吗?

    可c市有钱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找上燕灵均?

    找上燕灵均便也罢了,但她何其无辜,为什么非要绑架她呢?

    倒霉!!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抓我干什么?”陶陶强忍恐慌,冲着几个绑匪大叫道。

    绑匪头子阴森一笑,“你跟我们是无冤无仇没错,可你男人跟我们的仇可就大了!”

    仇……

    什么仇?

    果然是燕灵均惹出来的祸啊!

    陶陶疑惑又气愤。

    跟他在一起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不说,现在居然还要被绑架,这可真是……

    哔了狗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跟他有仇那就找他去啊,找我有什么用?”陶陶整个人缩在角落里,忿忿叫道。

    “整个c市的人都知道,你是他的软肋啊,不找你找谁?”绑匪头子笑得更加阴险了几分。

    绑架这种事,当然是找弱小的对象,谁会傻了吧唧去对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下手?

    “你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不是燕灵均的软肋!”陶陶努力压制着心底的恐慌,故作冷静地说道。

    “哦?”绑匪头子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站在他身后的三个男子也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冷笑。

    很显然是不信她的话。

    陶陶,“拜托你们好好想想,像他那种有钱有势的富家公子,身边女人一大把,会在乎我的死活?我既不是他的太太也不是他的未婚妻,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我前来冒险?你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是不是异想天开……”绑匪头子阴笑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

    陶陶心里咯噔一跳。

    一股不安腾然而升,从心脏往外,疯狂蔓延。

    几个绑匪如此淡定,看来是早就把她和燕灵均的底细摸清楚了。

    陶陶急了,对着几个绑匪愤怒地喊道:“用一个女人来威胁他,你们就这点本事儿?”

    被鄙视了,绑匪头子却并未生气,反倒笑得愈发的云淡风轻,“呵呵,我们啊不在乎什么本事不本事的,只要能让你男人乖乖投降就行!”

    乖乖投降……

    那投降之后呢?

    绑匪头子说燕灵均跟他们有仇,如果燕灵均投降了,他们是不是要趁机对付他啊?

    要钱都还好说,可万一……

    要命呢?

    陶陶突然意识到,燕灵均如果来了,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不!不能让他来!

    这一瞬,她忘了自身安危,竟担忧起那个她口口声声说讨厌的男人……

    犹记得那天云裳说她口是心非,直到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云裳说得很对……

    嗯,她竟然会担心他!

    突然,陶陶浑身毛孔倒竖,背脊发凉。

    因为她突然感觉到有一道不怀好意的眼神正盯着她……

    “哥,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玩玩儿呗!”

    绑匪中最矮的一个男人色米米地盯着陶陶,对坐在椅子上的头头说,一脸猥琐。

    “唔,这主意不错,我赞成!”另一个瘦的立马附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陶陶脖子以下的部位。

    最胖的也跟着点头,看着陶陶的眼神就像狼见到了肉,“是啊哥,这妞儿长得可真水灵,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的皮肤可以这么嫩滑的……”

    “你们都有家人吧?”

    不等头头发话,陶陶先发制人。

    怕到极致,她反倒冷静了下来。

    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四个绑匪不约而同地盯着她,不懂她的意思。

    “就算没有家人心里也应该有什么在乎的人吧?”陶陶强装镇定,冷冷说道:“如果你们敢碰我,我就死,到时候你们不止会前功尽弃,甚至还会被狙击!就算你们侥幸逃脱,可你们信不信,燕灵均会让你们所有人的家人给我陪葬!”

    危急关头,陶陶知道不冷静不行,怀着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态,索性豁出去了。

    让你们所有人的家人给我陪葬……

    胖子和矮子悄悄咽了口唾沫。

    “呵!吓唬我?以为哥几个是吓大的?”短暂的怔愣之后,头头轻蔑冷笑。

    陶陶却自顾自地看着另外三个绑匪,“你应该有老婆孩子吧?你的父母应该还健在吧?你家里就没有什么兄弟姐妹的?你们不动我,他们就不会有事,你们若逞一时之快,就会给他们带来灭门杀机,你们自己衡量一下,合算吗?”

    她字字铿锵,每一个字都说到了点儿上。

    色(谷欠)熏心的几个绑匪一听,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家人的模样……

    不敢了。

    “你不是说他不在乎你吗?”头头睥睨着狼狈的陶陶,冷嗤道。

    “可他在乎他的面子!!”陶陶说,回以冷笑,“我是他的女人,整个c市都知道,你们若动了我,他的脸往哪儿搁?像他那种男人,钱是小事儿,脸面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懂吧?”

    几个绑匪面面相觑,默了。

    的确!越有钱的男人,越在乎面子。

    “算了哥,我们只是求财。”胖子最先认怂。

    因为他家里不止有老母,还有两个妹妹。

    “对呀,等你们拿到钱,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瘦子倒是父母过世了,可他几年前离了婚,还有一个女儿寄养在妹妹家里。

    矮子也只能放弃,点头,“对对对,等我们有钱了,不愁没女人。”

    女人嘛,关了灯都一样,等他们拿到钱后,想找几个女人伺候自己就找几个,逍遥又快活!

    所以犯不着没事儿找事儿!

    毕竟,万一真如她所说,他们碰了她,却连累了家人就不好了。

    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总会有自己在乎的人或物。

    一旦在乎,便是弱点。

    绑匪头头没说话,似是不想就这样放弃。

    因为陶陶太美,看得到却不能吃实在可惜。

    “而且时间不多,也不够咱们哥几个玩儿的,算了算了,拿钱要紧!”胖子说。

    经过胖子这样一提醒,绑匪头头这才打消了念头。

    嗯,他们时间不多。

    必须赶在燕灵均找到对策之前逼他前来赎人,否则他们很可能会失败。

    见四个绑匪不再打自己的注意,陶陶默默松了口气。

    天知道,刚才她有多么的害怕。

    头头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一边冷冷盯着陶陶,一边顺势拨出一个电话,开了免提。

    嘟……

    电话只响了一声,立马被人接起。

    “燕少……”

    “我要跟她说话!”

    绑匪头头刚开口,就被电话彼端的燕灵均冷冷阻断。

    听到燕灵均的声音,陶陶莫名就觉得委屈,眼泪不受控制地吧嗒吧嗒往下掉。

    在一起这么久了,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了解他的,比如此刻他紧绷的声音里透着恐惧,她就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陶陶昏迷的时候,绑匪头头已经给燕灵均打过电话,这会儿燕灵均正焦急地等待着绑匪来电话,所以电话才响一声他就接了起来。

    “陶陶小姐,燕少想听听你的声音,来说两句吧!”绑匪头头站起身来,支着手机向陶陶走进。

    陶陶使劲儿往角落里缩,歪着头避开伸到面前来的手机,死死咬着牙根一声不吭。

    不!

    她不能说话,只要她不说话,燕灵均就不会相信她在这群人手上,只要他不相信,就不会来自投罗网,只要不来自投罗网,他就不会有危险……

    陶陶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觉得他的安危比自己的安危还更重要……

    “说话啊,陶陶小姐,你不说话燕少不相信你在我们手上啊!”

    见陶陶拒绝说话,绑匪头头脸色一冷,有发怒的迹象。

    陶陶紧紧抿着唇,一副宁死不肯开口的模样。

    绑匪头头怒了,倏地一把揪住陶陶的头发,狠狠一拽……

    “啊……”

    陶陶疼得不可抑止地惨叫一声。

    “别动她!你们有什么条件我全答应!”

    听到陶陶惨叫,燕灵均立马在电话彼端吼了起来。

    听出他的恐慌和担忧,她倏然嘶声大喊,“燕灵均你别来——”

    啪!

    话音未落,一记狠厉的耳光就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

    陶陶的脸颊顿时火烧火燎地刺痛,感觉半个脸都麻了,耳朵里还嗡嗡作响……

    可见绑匪头头的力道有多么的重。

    “我叫你们别!动!她!!”听到陶陶挨了打,燕灵均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从齿缝里迸出字,一字一顿。

    “燕少,我们也不想这样,可是你的女人不听话啊!”绑匪头头故作无辜地说道,态度嚣张至极。

    “陶陶!”燕灵均连忙喊。

    陶陶还是没说话。

    她不敢开口,怕自己一开口会害怕得哭出来……

    “乖,别怕,我马上就来接你,别反抗,按照他们说的做,听到了吗?”燕灵均强忍着心里的慌乱,微颤着声音柔声哄道。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求她能平安回来!

    陶陶非常害怕自身受到伤害,可她更害怕把他“引”来……

    绑匪都是没人性的,万一他来救她而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冒着被再扇耳光的危险,她狠狠哽咽,“燕灵均你别——”

    “陶陶乖,别说话了!”他连忙阻断她,就怕她又挨打,他心急如焚却不得不故作镇定,用一种特别认真特别严肃的语气对她说:“等我!”

    一声“等我”,像是对她做出的某种承诺,狠狠戳中了陶陶的心窝,让她本是坚硬的心,在这一刻软得一塌糊涂。

    接着,燕灵均又对绑匪说:“我警告你们,别再动她!你们要的钱我已经筹齐了,我马上来!”本是温柔的语气在顷刻间冷如冰雕,杀气四溢,让人不寒而栗。

    “好啊,我们等着燕少大驾光临!最后说一句,燕少你可别报警,但凡我们发现一丁点的不对劲儿……”绑匪头头冷笑着说,“你就等着给你的女人收尸吧!”

    咔!

    通话结束。

    打完电话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其实时间并不长,可对于度秒如年的陶陶来说,却显得格外的煎熬。

    她满脑子都是,一会儿燕灵均来了万一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仓库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胖子和矮子蒙着面,守在仓库门口,待确定只来了一辆车后,才打开了仓库的门。

    燕灵均把车开进仓库里。

    胖子和矮子立马又把仓库的门紧紧关上。

    “他是谁?”

    当看到燕灵均的车上还有一个男人时,胖子用刀指着燕灵均,怒声质问。

    明明说好一个人来的,居然还多带一个人了来。

    “我助理。”燕灵均推开车门,淡淡吐字,对伸到面前来的刀子视若无睹。

    “不是说好一个人——”矮子不满。

    “你们要那么多钱,足足四个袋子,我一个人怎么拎?”燕灵均下车,冷冷瞥了胖子和矮子一眼,然后走向车尾,打开后备箱。

    周灵北也从容下车,对两个持刀的绑匪毫无畏惧。

    胖子,“我们可以拎——”

    “你当我傻?人都没看到我会把钱给你们?”燕灵均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轻蔑冷嗤。

    好像也对哦……

    胖子和矮子想了想,觉得燕灵均说得蛮有道理,无言以对。

    打开后备箱,燕灵均和周灵北将里面的四个旅行袋拎出来,一人两袋。

    “我的人呢?”拿了钱,燕灵均转头看向矮子和胖子,目光犀利似剑。

    他的气场太过强大,让矮子和胖子心里微微发悚,但转念一想,他们手上有他最爱的女人,怕啥?

    “等等!”矮子比较精明,倏然喊道,然后对胖子命令道:“胖子,去搜身!”

    “为什么要我——”胖子皱眉,一脸不服。

    矮子腰杆一挺,摆出一副二当家的架势,冲着胖子怒喝,“少废话,快去!”

    胖子没辙,只能小心翼翼地走向燕灵均和周灵北,将他们全身上下搜了一遍。

    待确定了燕灵均和周灵北身上没有藏任何武器之后,矮子和胖子才领着燕灵均和周灵北往仓库内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