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30章:换就换!
    ♂!

    “我明天上班!”陶陶对云裳说值得您收藏

    她才不要在家陪他呢,已经陪了很多天了好伐,再陪下去得出人命了。

    “好啊好啊!”云裳求之不得,点头如捣蒜。

    燕灵均俊脸一沉。

    不满地瞪着专门跟他唱反调的小女人,小女人却只是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一副不屑搭理他的模样。

    快结束的时候,陶陶和云裳一起去了个卫生间。

    “燕大少爷对你不错!”洗手池前,云裳一边轻轻搓洗着双手,一边看着镜子里的陶陶,有些羡慕地说。

    不像郁凌恒那傲慢幼稚的混蛋,不止摔她的手机,还狠心把她推进水池里,差点没把她给淹死。

    哎!这是不是就叫“男人都是别人家的好”啊?

    云裳默默感慨。

    陶陶闻言,歪头看着云裳,一脸不以为然,“何以见得?”

    对她好?

    有吗?

    好吧,就算有,那也得是在他心情好的前提下吧!

    燕灵均这人最狡猾了,在外人面前,对她一副宠爱有加的样子,可回家之后就完全不是那样的了好么!

    心情好的时候压榨她,不好的时候就折腾她,反正就是不会让她太好过就对了。

    燕灵均在家和在外面,就跟两个人似的。他就像是有人格分裂,在外一个人格,回家又是另一个人格,所以他总是那么的阴晴不定。

    “桌上点的菜大半都是你爱吃的吧?而且他还不停的给你夹菜呢。”云裳说。

    郁凌恒那厮可就从来不会这么体贴!

    所以啊,男人还真是别人家的好!!

    给她夹菜就是好啊?

    陶陶失笑,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我不觉得。”

    云裳挑眉。

    这还不觉得呢?她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点吧?这让她这种天天被郁凌恒大呼小叫的人还活不活了?

    “嗯,或许旁观者清吧。”云裳似笑非笑地点头。

    隐隐有调侃陶陶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意味……

    陶陶清浅一笑,从容反击,“我倒觉得郁大少很在乎你。”

    “在乎我?”云裳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续而冷笑摇头,“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你这么漂亮!”对云裳坚定的语气感到疑惑,陶陶蹙眉不解。

    “他身边漂亮女人多了去了!”云裳对着镜子翻了个白眼,语气略酸。

    “这倒是。”陶陶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紧接着唇角的弧度越加深刻了一分,说:“所以这更能说明他在乎你了。”

    “嗯?”

    “既然他身边比你漂亮的大有人在,可他为了讨你欢心还如此大费周章,不是在乎是什么?”

    郁凌恒为了云裳,不止“见色忘义”的让燕灵均以最低价格还少一个百分点的价格成为了云氏的供应商,而且还说服了燕灵均让她去做云氏的设计总监。

    在燕灵均面前,云裳是没有这么大面子的,所以一切都是郁凌恒的功劳。

    郁凌恒和燕灵均都是商人,就算彼此是非常铁的兄弟,可燕灵均这个忙也不可能白帮的。

    待以后燕灵均若有什么事情求到郁凌恒的头上,郁凌恒就算肝脑涂地也得还。

    所以钱债不可怕,最可怕的人情债,因为人情债是最难还的!

    为了云裳,郁凌恒甘愿欠燕灵均两个人情债,如果这都不算在乎的话……

    那还要怎么做才算在乎?

    陶陶说得头头是道,云裳却一言不发只顾看着她笑。

    微微一怔,陶陶被云裳笑得一脸莫名。

    转头看了眼镜子,发现自己妆容正常脸上没有任何东西,她放下心来转眸又看向云裳,“笑什么?”

    “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对自己说说?”云裳双臂环胸,靠着洗手台,噙着笑好整以暇地看着陶陶。

    “……”陶陶无言以对。

    迎着云裳极具穿透力的目光,陶陶抽了两张纸擦拭着手上的水渍,垂着眼睑淡淡说道:“我们情况不同。”

    云裳,“哪儿不同?”

    不都是男跟女么?不都是情爱这破玩意儿么?能有什么不同的!

    “你们名正言顺!”陶陶将擦完手的纸丢进一旁的垃圾篓里,说。

    “可我跟他的关系没几个人知道。”云裳撇嘴不屑。

    没错,她跟郁凌恒是隐婚,知道他们是夫妻关系的没几人。

    “至少心安理得!”

    “……”云裳默了。

    燕灵均和杨亦冉订婚的事满城皆知,对陶陶来说,的确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难堪和伤害。

    而她这个“郁太太”的头衔是经过法律认可的,相比之下,在精神上她的确比陶陶更轻松许多。

    至少若有什么郁凌恒的小粉红们敢到她的面前来叫嚣,她可以毫不客气地怼回去。

    不过听郁凌恒说,陶陶跟在燕灵均身边已经一年多了,而杨亦冉上个月才跟燕灵均订婚,这谁先谁后,一目了然。

    毫无悬念,陶陶成了“门当户对”下的牺牲品。

    陶陶跟燕灵均交往在先,现在燕灵均却要娶别的女人……

    所以,陶陶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

    本来云裳很是看不上燕灵均一脚踏两船的无耻行为,可在看到燕灵均为了陶陶不惜出手推得未来小姨子杨海娜摔伤了腰,还对陶陶百般讨好之后,她突然觉得燕灵均会跟杨亦冉订婚或许是迫于无奈。

    一个人的身上标志着“豪门”二字,看似光鲜亮丽耀眼夺目,可其中的无奈和身不由己又有几人能懂?

    许多事,自己没有经历过,永远都不会明白个中痛苦。

    若说燕灵均对陶陶只是情(谷欠)而非爱情,她是不信的!

    一个男人,若不是真心爱一个女人,绝对做不到如此关怀备至。

    而且,燕灵均看陶陶的眼神,闪闪发光,就差往外冒心了。

    听陶陶的话里透着消极,云裳忍不住说:“其实有些东西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订婚还可以努力看看,如果结婚可就真的晚了。

    “但争取的前提是……”陶陶却垂着眼睑扯了扯嘴角,微微停顿了下,不屑地淡淡一笑,“那东西得是我想要的。”

    换言之,她不想要,所以懒得争取!

    云裳霍地瞠大双眼,惊讶的声音透着不可置信,“你不想要他?”

    陶陶沉默。

    见陶陶默认,云裳感到不可思议。

    堂堂c市乃至全国的珠宝王子啊!

    大名鼎鼎的燕大少爷啊!

    多少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王老五啊!

    最重要的是,对她无微不至宠爱有加,这样有钱有颜又对人好的男人……

    给她来一打都不嫌多好吗!

    她居然不想要?

    既然不想要,那他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啊?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云裳是真的觉得陶陶有点不惜福了。

    她想,如果郁大爷也能像燕灵均对待陶陶这样对待她的话,说不定她就会爱上他了。

    一般来说,女人都是感性多过理性,而且嘴硬心软,当你身边出现一个爱你如命的男人时,就算你的心里藏着别人,只怕很快也会被感动的。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么,你爱的人,终究会输给对你好的人!

    “燕少爷看起来挺好的呀……”猜不透陶陶的心理,云裳疑惑地小声嘀咕。

    “我倒觉得郁少爷挺好的。”陶陶淡淡扯了扯嘴角,有点反击的意味。

    云裳顿时双眼一亮,说:“那咱俩换吧!”一副期待又欢喜的口吻。

    “……”陶陶无语,对于云裳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感到啼笑皆非。

    换?

    这还能换?

    真亏她想得出来!她想过那两个男人的感受吗?

    “你瞧你瞧!口是心非了吧!”见陶陶不说话,云裳立马露出得意的笑,一脸“看你还怎么狡辩”的表情。

    陶陶中了云裳的激将法,大脑一热便冲口说道:“换就换!”

    “这可是你说的哦!”云裳嘴角一裂,笑得又贼又坏。

    说完就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率先走出了洗手间。

    陶陶不以为意,只当云裳是在开玩笑。

    哪知回到餐厅之后,云裳竟直接一p股坐在了燕灵均的身边……

    本欲在燕灵均身边坐下的陶陶慢了一步,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餐桌旁,有些错愕地看着云裳,脸上是大写加粗的尴尬。

    云裳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所有人都有点懵。

    “你干吗?”郁凌恒剑眉一拧,不悦地瞪着“坐错位置”的云裳。

    她眼瞎啊!

    自己老公在哪边看不到吗?

    不坐自己老公身边竟然坐到别的男人身边去,她是不是想死了?!

    郁凌恒冷冷瞪着郁太太,眼神充满了妒忌和恼怒,脸色变得不善。

    燕灵均的肩膀往一边倾斜,也一脸戒备地盯着云裳,仿佛她是多么可怕的女色/魔一般。

    “没干吗啊。”云裳笑靥如花,冲郁大爷笑得甜甜的,一脸天真加无辜。

    “那你坐那边干吗?”郁凌恒狠狠剜她一眼。

    “因为我俩把你俩换啦!”云裳用下巴点了点陶陶,然后看着郁大爷,嗓音甜腻地娇嗲道。

    郁凌恒和燕灵均同时一愣。

    “什么?”郁大爷一张俊脸顿时阴沉可怖。

    燕灵均也抬眸凉飕飕地看着陶陶。

    陶陶被看得心里发虚。

    云裳笑得越发妩媚妖娆,“就是我不满意你陶陶不满意燕少所以我们——”

    陶陶忍无可忍地出手捂住云裳的嘴。

    不行了不行了,再让她说下去的话,小鸡肚肠的燕灵均又该生气了。

    一旦他生气了,她就别想好过。

    在家的这几天,他缠着她各种腻歪,她真是再也经不起他刻意的折磨了……

    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暂时别招惹他比较好。

    云裳的话虽然还没来得及说完,但意思郁凌恒和燕灵均已经完全明白了。

    两个男人的脸色同样难看。

    两人都是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活了三十年何曾被人以这种廉价的方式换来换去?

    真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

    燕灵均双眸危险地半眯起来,盯着脸色不太自然的陶陶,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问:“不满意我?”

    “我……”陶陶被他盯得头皮发麻。

    真是恨死唯恐天下不乱的云裳了。

    “哪点不满意?”燕灵均语调听似慵懒,实则压迫性十足。

    她蹙眉呐呐,都不敢与他对视了,窘迫地小声呐呐,“没有啦……”

    “既然没有为什么要换掉我?”燕灵均不悦,咄咄逼问。

    他是可以随便换的吗?

    她对他就一丁点的在乎都没有吗?

    哼!

    “我……”陶陶无语,没好气地说道:“她开玩笑的!”

    神经病啊!

    这明显是开玩笑的嘛,居然还这样一本正经地质问她,他是吃撑了么?

    燕灵均看着还敢冲他嚷嚷的小女人,给了她一个凉飕飕的眼神,让她自己去体会。

    当然知道她们是在开玩笑,但就算是开玩笑要把他们对换,也是不可饶恕的好吗!

    “过来!”郁凌恒冲着云裳怒喝道。

    云裳撇嘴嫌弃,“你这么凶!没人家燕少一半温柔——啊……”

    话音未落,就被忍无可忍的郁大爷一把拽了过去。

    差点碰翻了餐桌上的酒杯。

    郁大爷很生气,咬着牙根在郁太太的耳畔狠狠切齿,“喜欢温柔是不是?回家我‘温柔’死你!!”

    话里有话。

    “……”云裳秒懂,忍不住脸颊发烫。

    云裳被郁凌恒拽走,燕灵均身边的位置便空了出来,陶陶乖乖坐下。

    知道身边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她佯装不知,自顾自地端起水杯轻轻喝了一口。

    水喝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咽,突觉腿侧一痒……

    陶陶差点把嘴里的水给喷了出去。

    他竟然用指尖在她大腿外侧轻轻地刮……

    如此赤倮倮的调、戏行为,比郁凌恒的“温柔死你”还更加过分好么?

    可大庭广众之下,她又不能骂他,只能默默承受他各种小动作……

    本是一顿还算美好的午餐,陶陶却吃得极其煎熬。

    简直分分钟想暴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到云氏珠宝公司上班的第五天。

    陶陶加了个班。

    一是要赶一批设计稿,二是新来乍到想多熟悉一下新的工作岗位。

    华灯初上,夜幕已然降临。

    半小时前陶陶跟燕灵均通过电话,跟他报告自己要加班。

    本以为他会不高兴,哪知他说他在应酬,晚一点应酬结束了就去云氏接她。

    陶陶没有拒绝。

    反正他决定了的事,她拒绝也没用。

    快九点的时候,加班完毕,陶陶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打了个哈欠。

    许久没有这样卖命的工作了,有点疲惫。

    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她拿起手机给燕灵均打了个电话,可他的电话却不在服务区。

    陶陶又累又饿,想着打不通他的电话总不能在公司里干等着吧,最后决定自己先回家再说。

    进入电梯,摁了负二楼的地下停车场。

    当电梯下降到六楼的时候,停了,进来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

    男人体型清瘦,穿得一身黑,帽檐压得很低,且戴着黑色口罩,让人无法看到他的容貌……

    男人进入电梯就站在陶陶的身后。

    陶陶背脊一凉。

    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慌在心里肆意蔓延,她全身汗毛瞬间倒竖,本能地攥紧了手里的包。

    心跳变得急促,她紧张得手心冒汗。

    终于,电梯到了负二楼。

    电梯的门一开,陶陶就冲了出来。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紧随而至……

    心里的不安更浓烈了。

    极力隐忍着慌乱的情绪,她本能地加快脚步。

    可她快,身后的脚步声也在加快。

    她甚至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紧绷着神经一直快步往前走,只求能快点走到她停车的位置。

    可就在与她的车只有差不多二十米距离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突然快了起来……

    陶陶反身就将手里的包朝着身后追上来的男人狠狠砸过去。

    男人猝不及防,正中头部,差点被陶陶的包砸出了鼻血。

    陶陶把包砸出就后悔了。

    因为包里不只有她的手机,还有车钥匙。

    所以现在她既没有手机求救,也不能开车离开……

    感觉到了危险,陶陶砸了包就开始往前跑。

    身后的脚步声消停了不过两秒,立马又响了起来,且比之前更快更急……

    陶陶慌了。

    她的第六感果然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冲着她来的!

    死寂般宁静的地下车库里,追逐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的刺耳,让人的情绪紧绷到极致。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陶陶穿着高跟鞋根本跑不快,情急之下,她慌忙绕到一辆车的左侧,冲着追上来的男人大喝。

    她不跑了,男人也停了下来。

    两人都有些喘气。

    男人没说话,只是在昏暗的光线中紧紧盯着她。

    就像是一头凶恶的财狼正盯着猎物……

    陶陶感觉到了害怕……

    嗯,特别特别的害怕。

    女人与男人在力量上天生就有着很大的悬殊,就算她豁出命去,只怕也打不过眼前的男人。

    这一瞬,她想到了燕灵均……

    她想,如果燕灵均在的话就好了,有他在,这样的危险肯定不会发生。

    就算会发生,她相信他一定可以保护好她,不会让她有丝毫的损伤。

    平时觉得他讨厌,可当危险来领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需要他……

    同时,陶陶也觉得后悔。

    她后悔自己没有等燕灵均来接她,后悔自己傲娇没有再多打两遍他的电话,更后悔刚才没有选择在一楼下电梯。

    如果没有到这地下停车场来,应该就能避开这场危险了。

    踏、踏、踏……

    男人在向她逼近。

    “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喊——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