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9章:讲和好不好?
    《燕少宠妻无度》第029章:讲和好不好?(求月票)她的冷,勾起了他的征服欲,那如果她任意妄为一点,比如像刚才那样当着他朋友的面做出一些野蛮的行为,丢他的脸,让他尴尬难堪,长久下去他一定会踹了她的吧?

    毕竟像他这样的贵公子,身边有个低俗野蛮的女人终究不会是什么光彩的事。

    嗯,她就该粗野一点。

    面对向她挑衅的人,该骂就骂,该打就打,一点儿都别客气!

    她不主动去挑事儿,已经算是对得起自身涵养了!

    陶陶以为自己刚才的行为一定丢足了燕灵均面子,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不止不生气,好想还很高兴……

    瞧他那笑得有些歼诈又有些痞气的模样,似乎与她心里以为的想法……完全相反。

    “陶陶,你今天真棒!”

    果然,她听到了他的赞扬。

    陶陶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她狠狠蹙眉,微微偏着头错愕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刚说什么?

    棒?

    他竟然觉得她做得对?!

    他不觉得她的行为很野蛮吗?

    不觉得她没素质没教养吗?

    不觉得她丢了他的脸吗?!

    陶陶觉得眼前的男人脑子一定被驴踢过。

    思维居然如此与众不同。

    怎么办?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他了。

    冷漠不对,野蛮也不对,到底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厌恶?

    “不过我觉得你只是把酒倒她们头上太便宜她们了,下次再有人惹你,你就直接酒瓶子伺候!”

    燕灵均微微偏着头,亲昵地靠着陶陶的肩,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脸颊,极力怂恿。

    他态度嚣张,一副“有事儿我兜着”的表情。

    “……”陶陶无语。

    直接酒瓶子伺候?

    得!他可比她野蛮了不知多少倍!

    拜托,她才没那么暴力好么,对她来说,往人头上倒酒已经是很过分的行为了。

    “陶陶,你今天真美!”

    他痴痴地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燕灵均很开心,唇角的笑怎么也止不住。

    她不会知道,当他看到她把红酒倒在那两个丑女人的头上时,心里有多么的高兴。

    他们在一起一年多了,据他所知,这一年里经常会有一些不自量力的女人到她面前挑衅,对她各种冷嘲热讽加指桑骂槐。

    可她从来没有理会过!

    她就像是事不关己一般,对那些女人的挑衅充而未闻。

    他知道,她不屑跟那些女人起冲突,就好像她不屑做他的心爱之人……

    但今天,她反击了!

    她的反击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只要她不再像以前那样无动于衷,那他就一定有机会攻破她的心房……

    所以,这应该是一种进步对吧?

    燕灵均越想越激动。

    郁闷了一个星期,此刻心情终于好多了。

    “陶陶,陶陶……”

    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嘟起嘴去吻她,宠溺又深情地在她唇上声声呢喃。

    陶陶蹙眉,下意识地想躲,可他像是知道她下一步动作一般,大手抢先扣住她的后脑,不给她躲闪的机会。

    他霸道得不留余地,有些难以自制地狠狠碾压着她的唇,吻得肆意妄为……

    对于他狂猛的亲吻,陶陶内心是拒绝的,可她挣不开也逃不掉,只能在他的进攻下渐渐沉沦……

    许久许久之后,当感觉到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时,他才依依不舍地从她的唇上离开。

    陶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到他怀里去的,反正当她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他困在了方向盘与他的胸膛之间。

    鼻端,全是他荷尔蒙旺盛的气息。

    在他猛烈的攻势下,饶是她冷如冰山,也已融化了大半……

    “讲和好不好?”

    大脑还在迷糊中,突然听到他低哑磁性的声音饱含着一丝讨好地意味,轻轻响在了她的耳畔。

    陶陶微微一怔,心,蓦地一酸,有点疼……

    骄傲如他,又一次向她低头了……

    在一起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他们有过很多次不愉快的争吵,可每次都是他先低头。

    气头之上,他比谁都凶,但气消之后,他又会不顾形象地对她又哄又求……

    在她面前,他将“能屈能伸”四个字发挥得淋漓尽致。

    陶陶抿唇沉默。

    讲和?

    凭什么讲和?

    他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还用那么难听的话骂她,甚至把她关在家里不准外出,如此过分的行为根本不值得原谅!

    “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陶陶心里正忿忿腹诽,突闻他饱含乞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知道她在气什么,他搂着她的腰肢,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头,近距离地盯着她的脸颊,幽怨叹息,“陶陶,你都不知道,每次跟你吵架我都可难受了,吃不下睡不着,像快死了一样。”

    “醉生梦死吧?!”一时不察,陶陶冲口而出,语气阴阳怪气的。

    吃不下睡不着?

    骗鬼呢?!呵呵他一脸!

    这一周他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一天一个多新鲜啊,花天酒地乐不思蜀还有脸说快死了一样?

    哼!

    “你看到了?”燕灵均双眼一亮,下巴离开她的肩,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他的目光极具穿透力,直直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恨不得以此看进她的心里去。

    突然觉察到自己不该用那样的语气,陶陶懊悔,慌忙避开他的视线,不敢与他直视。

    而她越是目光闪烁,燕灵均越是满心欢喜。

    “看到多少?”他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低垂的小脸往上抬起,好心情地问道。

    陶陶还是不说话。

    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这些天有关他的新闻,她全都看了……

    “我故意的!”燕灵均说,眼底眉梢流淌着笑意。

    “……”陶陶一愣,错愕地看着一脸骄傲的男人,有些无语。

    他抓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吻,深深地看着她,说:“陶陶,我故意做给你看的,我想告诉你我并不是非你不可,我想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有很多的选择,我想告诉你你再拽我真的会踹了你。”

    再拽我真的会踹了你……

    陶陶怒。

    俏脸一冷,她顿时变脸,“我谢谢——”你!

    “可是不行!”

    “……”

    然而她话音未落,就听他一脸严肃地叹气道。

    他表情忧伤,一半无奈,一半委屈。

    “陶陶,我不喜欢她们,我只喜欢你!”他用双手捧住她的脸颊,深深看着她的眼睛,“所以你别跟我吵架了好不好?也别再东想西想的了,就乖乖在我身边,跟我好好过,行不行?”

    他低声下气地对她说,近乎哀求。

    陶陶有些扛不住了。

    在被他关在家里的时候,她恨他恨得咬牙切齿,甚至发誓永远都不要原谅他。

    可这会儿听着他可怜兮兮的乞求,她的心,竟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她黛眉一蹙,抬手将他的手一挥,把自己的脸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冷冷哼道:“我不是婬、妇吗?我在你眼里这么不堪,你还把我留在身边干吗呢?”

    那天他骂她的话,犹在耳边,让她没办法就这样忘记。

    “我骂你是因为你先打我的!”他拧眉辩解,说起那天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

    陶陶反驳,“那你怎么不说是你先动手打人的呢?”

    “谁叫他对你拉拉扯扯的?他活该!!”燕灵均怒,勃然大喝。

    当时他本就在气头上,看到她和周灵北在一起便更如火上浇油,不发飙才怪呢!

    对于打了周灵北这事儿,燕灵均理直气壮,不认为自己有错!

    因为他早就想揍他了!

    若不是她叫周灵北走,他能把周灵北打死!

    说起那天的事,燕灵均心情又不好了。

    想起她当时维护周灵北的样子,又想起她当着周灵北的面打了他一耳光……

    “你打我!”他控诉,狠狠瞪她,一脸怨愤加委屈。

    陶陶下意识地叫道:“谁叫你站我后面,我只是顺手——”

    猛然惊觉自己竟然在向他解释,连忙把嘴一闭,戛然而止。

    但为时已晚。

    燕灵均双眼一亮,星光闪闪,眼底的喜悦显而易见,“所以你并不是故意打我的对不对?”

    “……”她抿唇不语,不知该承认还是该否认。

    实话实说,她的确不是故意打他,当时他俩都打红了眼,一副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模样,那种情况她根本来不及思考,一切反应都是凭着本能。

    怪只怪他运气不好,站错了方位。

    也就是说,如果当时站在她后面的是周灵北,她照样会一耳刮子呼过去。

    小女人不说话,明显是默认了。

    燕灵均本是被伤得快死了的心,顿时满血复活。

    “我就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就知道……”他开心得不行,捧住她的小脸又开始吻。

    陶陶想躲,却无处可躲。

    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又被他三言两语就哄得没了原则。

    不是说好不原谅他的吗?

    不是说好要恨他一辈子的吗?

    为什么她的心现在如此抵抗不了他的甜言蜜语了呢?

    陶陶,你变了!!

    嗯,骗天骗地却骗不了自己,她对他,真的不似以前心狠了……

    若换成以前,他用那样难听的字眼骂她,她能让他冰冻三尺。

    可现在,他不止骂了她,还关了她一星期,却只是对她撒娇求饶了一番,她就动摇了……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竟让她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哎……

    难道在他们之间,真的有“日久生情”的可能吗?

    “陶陶,我好想你……”

    正胡思乱想着,他的唇突然又落在了她的唇上,还伴随着他深情款款的呢喃。

    而且他的手开始作乱……

    “燕灵均你住手!这是车里!”她大惊,羞红了脸,手忙脚乱地抵御。

    可他那么霸道,她根本抗拒不了。

    他驾轻就熟地将她的弱点一一攻破,在她唇上坏坏低喃,“车里就车里,又不是没在车里做过……”

    趁着她现在有所动摇,他得把握机会将她拿下,不然等她回过神来,怕是又会变成小冰人儿了。

    “你……”陶陶狠狠蹙眉,呼吸渐渐变得急促。

    “宝贝儿我想死你了!”

    “燕……唔……”

    她的抗议,尽数消失在他的嘴里。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天后。

    一家口碑不错的中餐厅里。

    靠窗的位置,燕灵均和陶陶面对面地坐着。

    服务生拿了菜单给陶陶,陶陶低头看菜单,准备点菜。

    “想换个环境吗?”燕灵均看着正认真看菜单的小女人,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陶陶抬眸,不解地回视着他,“什么?”

    换个环境?

    他是不喜欢这家餐厅吗?

    “郁凌恒的太太……就是那个叫云裳的,她想请你去她的公司做设计总监。”燕灵均说,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云裳?

    设计总监?

    陶陶突然想起,在燕氏庆功宴上第一次见到云裳时,云裳的确追着她说要请她做什么设计总监的……

    当时她正难受,根本没空搭理云裳,更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不想去?”见她久不作答,燕灵均剑眉微挑,有些不悦地瞅着她。

    “你希望我去?”她反问。

    其实她早就不想在燕氏……不!确切地说,从一开始她就不想进入燕氏工作。

    是他给逼着她去的,说什么不想跟她分隔太远,一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跟她腻歪在一起的模样。

    “嗯!”燕灵均点头,完了还冷着脸酸溜溜地补了一句,“我不想你跟他天天见面。”

    这个“他”,除了周灵北不作第二人想。

    陶陶无语。

    “干什么?舍不得?!”

    见她不答,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狮子,突然又炸了毛,凶巴巴地瞪着她,醋意横飞。

    陶陶默默翻了个白眼。

    她正要说什么,突然一道欢快且透着熟悉感的声音横空而来——

    “不好意思,我们没迟到吧?”

    是云裳和郁凌恒。说话的是云裳。

    燕灵均,“没有,我们也刚到。”

    云裳自来熟,一p股坐在陶陶身边,对她露出友善的微笑,“陶小姐——”

    “叫我陶陶吧。”

    看着云裳热情洋溢的脸,陶陶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但她说出来的这句话,却让彼此的友情立马建立了起来。

    “好啊好啊,陶陶!”云裳大喜过望,忙不迭地点头说好。

    “急着叫我们过来就为吃饭?”郁凌恒脱下外套随手搭在椅背上,一边在燕灵均身边坐下,一边拧眉问道。

    他本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要开,却被燕灵均一通十万火急的电话给召到了这里来。

    “嗯!你请!”燕灵均理直气壮地点头。

    郁凌恒霍地睁大双眼,“凭毛?”

    害得他重要会议没开成便也罢了,竟然还要他请客?

    燕灵均没有理会郁凌恒,而是转头看向云裳,“你之前说要聘请我家陶陶去云氏做设计总监是吗?”

    我家陶陶……

    陶陶闻言,脸颊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

    这男人真是的,总是这样蓦地吐出一句话,让她猝不及防地红了脸……

    听了燕灵均的话,云裳愣了一秒,但紧接着她就反应了过来,点头如捣蒜,“是啊是啊——”

    “准了!”

    “……”云裳目瞪口呆,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

    “我喜欢有落地窗的办公室。”

    正当云裳回不来神时,陶陶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没问题!”云裳立马抬头挺胸,“全公司的办公室随你挑,你看中哪间要哪间!”

    “若我看中你的办公室呢?”陶陶挑眉道,难得表现出俏皮的一面。

    “给你!!”云裳毫不犹豫。

    云裳求才若渴啊!

    所以她“肖想”陶陶很久了。

    她喜欢她独特新颖的设计,也喜欢她清冷淡漠的性格。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打从见到陶陶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对她很有好感。

    因为觉得眼缘不错,便想在c市多交几个朋友,陶陶是第一个让她有这种念头的人。

    云裳开心极了,能请到陶陶这尊大佛,云氏下半年的业绩完全不用愁了啊!

    太棒了!

    郁大爷挑眉睨着喜笑颜开的郁太太,对她的反应感到哭笑不得。

    陶陶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珠宝设计师么?她有必要开心成这样么?

    郁大爷不以为然。

    “她工作时间有时候可能会不稳定。”燕灵均又说,有些别具深意。

    陶陶秒懂,转眸狠狠得瞪了燕灵均一眼。

    臭不要脸!!

    “没事儿!你享有特权,上班时间可以自由安排!”云裳转眸看着陶陶,一路绿灯,不管陶陶有什么要求都点头答应。

    燕灵均满意。

    其实他不太愿意让他的小女人去别处工作的,虽然她是成年人了,可她不在身边他总是觉得不踏实。

    “陶陶,你什么时候能上班呢?我好给你准备办公室。”云裳双眼放光,已经迫不及待了。

    郁大爷看着郁太太那副谄媚的样子就觉得好丢脸呀……

    陶陶,“随时——”

    “下周一吧!”燕灵均抢断,在陶陶不明所以地看向他时,他深深看着她,极尽温柔地说:“在家多陪我几天。”

    同时,桌下,他的脚在她小腿边轻轻摩挲……

    “……”陶陶脸颊微红,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羞愤瞪他,用眼神警告他安分点。

    多陪他几天……

    这个陪可不单纯,是个要人命的体力活。

    “我明天上班!”陶陶说。

    她才不要在家陪他呢,已经陪了很多天了好伐,再陪下去得出人命了。

    燕灵均闻言,俊脸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