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8章:与正文链接,不喜勿订
    《燕少宠妻无度》第028章:与正文链接,不喜勿订(求月票)所以就算燕灵均目光火热,她也依旧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无动于衷。

    燕灵均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病态了。

    嗯,爱她爱得着了魔!

    心爱的小女人越冷,他就越是心痒难耐,怎么也看不够,怎么也爱不够……

    像他这种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尤其喜欢征服的感觉,不管是事业,还是女人。

    他爱她,可她不爱他,这便成了一种魔咒。

    魔咒多可怕啊,束缚着他的心,禁锢着他的灵魂,让他除了她就再也看不上任何女人!

    燕灵均觉得,陶陶是上天派来收拾他的,是他的克星,是他的劫数,是他永远也实现不了的美梦……

    一周前被她伤透了心,他负气地想,她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天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她拽什么呀?还真以为他就非她不可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非她不可,于是这一周他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

    他就想啊,她不理他是不是?呵!外面可多的是女人理他呢!

    那些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明星模特富家千金应有尽有,外在条件丝毫不比她差。

    他只要勾勾手指,她们就会前仆后继地来到他的面前,然后使出浑身解数讨他欢心。

    连续七天,他每天带一个女人招摇过市,任由媒体曝光。

    在外面找足了存在感,他以为自己会开心,然而并没有。

    嗯,即便那些女人温柔体贴且对他千依百顺,他对她们还是丝毫喜欢不起来……

    不!确切地说,应该说是从毫无感觉到厌烦不耐。

    没错,除了他的陶陶,其他女人他全都看不顺眼!!

    所以七天之后,他认命了!

    这辈子,他算是栽在她的手上了。

    燕灵均看着陶陶,目光炙热一瞬不瞬。实在忍不住心里的躁动,他用大手掌的住她的右脸颊,低头就在她的左耳上重重吻了一下。

    他爱她,真的好爱好爱她!

    爱到了骨子里,爱到无法自拔!

    所以就算她心有所属,就算她恨他入骨,就算她时刻想着要离开他……

    他还是爱她!

    陶陶没躲,亦无反应。

    若在家,她可能会反抗,可在面外当着他朋友的面,是违抗不得的。

    因为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如果她不听话,他会变着法子惩罚她。

    惩罚她便也罢了,她担心的是他若恼羞成怒会对弟弟陶博下手。

    “来了。”

    亲完陶陶,燕灵均这才转眸看向郁凌恒。

    “嗯。”郁凌恒淡淡点了下头。

    “打两局?”燕灵均微挑眉尾,好心情地下挑战书。

    “好啊!”郁凌恒大方应战。

    然后,燕灵均和郁凌恒回到球场上,云裳和陶陶则一前一后地坐在电动车里,远远地看着他们打球。

    陶陶太冷漠了,云裳碰了钉子,没有再厚着脸皮跟她说话。

    而陶陶也很干脆地将云裳无视到底。

    她知道云裳时不时地偷瞟她,似是对她充满了好奇。

    云裳对陶陶的确非常好奇。

    好奇她跟燕灵均之间的故事,也好奇她为什么会如此冷漠……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四个男人打完球后,一行人回到会馆主楼。

    休息、沐浴,然后换回自己的衣服。

    半个小时后,会馆餐厅。

    餐厅内的装潢温馨舒适又典雅别致,柔和的音乐充溢着整个餐厅,如一股清泉流入心间,沁人心脾。

    美味佳肴置于桌面,食物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让人顿觉饥肠辘辘。

    陶陶垂着眸,沉默用餐。

    今天是燕灵均点的菜,点的全是她爱吃的。

    他不停地给她钳菜,甚至还亲自给她剥虾……

    他就是这样,即便是在他的朋友面前,也毫不掩饰对她的讨好。

    陶陶觉得燕灵均虚伪又阴险。

    人前对她各种殷勤,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有多么多么的疼她爱她。

    可人后呢?

    动不动就威胁她,还动不动就对她吼,甚至还对她动过手……

    全c市的女人都妒恨她,觉得她能得到燕灵均的疼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可只有她自己知道,他这样阴晴不定的疼爱她一点都不稀罕。

    所以,这就是现实,外人看到的永远都只是表面。

    有句话说得好,不管是感情还是其他,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男人们一直在聊金融方面的话题,陶陶插不上嘴也不屑插嘴。

    终于女人这边嘛……

    名叫云裳的女子漂亮随和,虽然有点太过热情,但还不至于讨厌,就是明显对她好像有所图谋。

    餐桌上还有两个女子,是穆劭枫和池阡陌的女伴。

    一个是二线明星,一个是新晋超模,两人倒是相谈盛欢。

    餐桌上,与她一同沉默的,还有云裳。

    云裳时不时地偷瞄她,她装作没看到,垂着眼睑自顾自地吃着。

    午餐快结束的时候,陶陶起身去了洗手间。

    走到公共卫生间的门口,她抬手推门——

    呯地一声轻响,她推开的门撞到了正准备出来的人。

    “喂!你眼瞎了?!”

    被撞之人往后踉跄了两步,站稳脚后抬眸怒瞪着陶陶,张口就骂。

    是穆劭枫带来的二线明星——carina!

    陶陶并非不懂礼貌的人,本想说对不起来着,可carina二话不说就出口伤人……

    她决定不道歉了!

    她撞了她,可她也骂了她,扯平!

    面对carina极不友善的瞪视,陶陶自然也是没有好脸色给她的。

    她冷着脸,淡淡地睥睨着carina,一言不发。

    女人善妒,又喜欢勾心斗角,所以carina早就看陶陶不顺眼了,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忒讨厌了!

    不合群便也罢了,偏偏还生得那么美,怎么不叫人羡慕妒忌恨啊!

    尤其最让人不服气的是,就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态度,燕少那样尊贵骄傲的男人居然还要讨好她,简直不能忍!

    不就是一个过气的小小设计师么?狂傲什么啊?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给谁看啊?

    carina在心里愤愤地想。

    陶陶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发飙的carina,然后进入卫生间里,走向洗手池。

    卫生间里还有池阡陌的模特女伴,欢欢。

    而陶陶连看都没看欢欢一眼,完全无视。

    “呵!撞了人不道歉,我看你不止是眼瞎,还是哑巴!”见陶陶如此傲慢,carina气不打一处来,语气越发尖酸刻薄了。

    陶陶打开水头,正准备洗手,闻言动作微微一滞,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寒光……

    但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算了carina,人家可是燕少的心头肉,有嚣张的本钱,咱们惹不起的!”欢欢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一声不吭的陶陶,装模作样地劝着,懒洋洋的语调却充满了讥讽意味。

    听了欢欢的话,carina更是妒恨不已,只见她扯动唇角露出一抹冷笑,双臂环胸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极尽轻蔑地上下打量着陶陶,阴阳怪气地嗤笑道:“燕少再宠又如何?还不是小三儿的命!心头肉?呵呵!我看未必吧!一个男人若真把你当成心头肉,又怎么会跟别的女人订婚?说到底,也不过是玩玩儿罢了!”

    对于carina的挑衅,陶陶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洗着手,仿佛她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无关紧要的人,她从来都不搭理。

    别说她们只是燕灵均朋友的女伴,就算她们今天是燕灵均的女伴,她也同样会把她们无视到底。

    carina和欢欢极力挑衅,怎奈陶陶置之不理,让两人有种没有攻击到敌人反倒被自己快被气死了的憋屈感。

    “所以,你再怎么装清高,也不过是个不要脸的践人而已!”

    陶陶一直不说话,给了carina一种她好欺负的错觉,所以言辞间越发不客气了。

    践人……

    陶陶眸色一凌。

    呯!

    陶陶正要发飙,突然卫生间其中一间隔间门被猛地推开,发出一声大响。

    carina和欢欢吓得一跳。

    三人不约而同腾地循声望去。

    陶陶看到是脸色阴沉的云裳时,心里微微惊讶。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一个月前帮过自己的云裳,陶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喜欢她了。

    可能是寂寞太久了吧,对“朋友”或者“闺蜜”有了渴求……

    云裳脸若寒冰,一边从隔间走出来,一边把袖子往上推了推,一脸生人勿进地走向洗手池。

    她很生气!

    明明被欺负的是陶陶,她却觉得比自己被骂还更气愤。

    当然,她气得不止是这两个虚伪做作的女人,还有不反击的陶陶。

    她就纳闷了,陶陶怎么总是被人欺负啊?

    上次是燕灵均的小姨子,这次居然连个小明星都能这样随意羞辱她!

    简直……气死她了!

    若换成是她,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她能把人揍到生活不能自理!

    不过今天她不帮她了!

    上次她被杨海娜欺负,她奋不顾身拔刀相助,然而她却并不领情。

    反正帮得了一时也帮不了一世,她自己都不保护自己的话,说什么都白搭。

    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有何用?

    云裳推开门所发出的那声大响,夹杂着怒气,很不友好。

    carina和欢欢自然也感觉到了,双双蹙眉,不悦地看着云裳。

    云裳冷冷一眼瞪过去。

    那眼神明确显示着“识相的最后别来惹我”的讯息……

    carina和欢欢都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一见云裳态度冷傲,顿时就不敢在继续挑衅了。

    “我们走!”carina一边对欢欢说,一边狠狠剜了陶陶一眼,“哼!”

    云裳不敢惹,carina就把心里的怨气统统发泄在陶陶的身上。

    于是她轻蔑冷哼的同时,趾高气扬地从陶陶身边走过,错身的那瞬,故意用肩去撞陶陶。

    嘭地一声。

    陶陶微微一歪,一时不察,小手臂重重磕在洗手池的边缘……

    她皮肤白希,立马就红了一块,过一会儿必定得淤青不可。

    陶陶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

    她在想要不要出手……

    她脑补了一下跟这两个女人扭打成一团的画面……

    噫,还是算了吧,那样太难看了。

    见陶陶被撞了也没反应,carina和欢欢更嚣张了,噙着媚笑走出洗手间,一得意地扬长而去。

    直到carina和欢欢离开了洗手间,云裳才忍无可忍地开口——

    “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去报复别人是最愚蠢的行为!全世界都可以遗弃你,你却不能不爱你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又能奢望谁来爱你?”

    她甩着手上的水渍,从镜子里看着陶陶,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陶陶微微一怔。

    “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让别人随便欺负?”云裳狠狠皱着眉头,以一种不赞同的目光看着陶陶,一脸愤慨。

    云裳说完,绕过陶陶走出卫生间。

    陶陶缓缓转眸,看着云裳离去的背影,微蹙黛眉陷入沉思。

    突然觉得……云裳说得蛮对的!

    对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凭什么随便让人欺负呢?

    几分钟后,陶陶回到餐厅。

    她走上前,不由分说就端起两杯红酒分别倒在carina和欢欢的头上……

    本是相谈盛欢的场面,顿时僵到谷底。

    除了云裳,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陶陶。

    “啊……”

    “啊!你神经病啊!!”

    欢欢和carina同时跳起来,一边愤怒尖叫,一边手忙脚乱地那餐巾擦拭着沁入发丝后又顺着脸颊往下淌的红酒。

    “下次对我再有什么不满,记得别当着我的面说出来!”

    在男人们不明所以的目光中,陶陶对着狼狈至极的两个女人,不紧不慢地淡淡说道。

    一句话,让四个男人瞬间明白了一切。

    陶陶说完,走回燕灵均的身边,坐回自己的位置,端起自己那杯红酒优雅浅啜。

    “你——”carina愤怒又委屈,立马红着双眼看向穆劭枫,嘟着嘴不依地娇嗲,声音带着一丝哭意,“枫少……”

    自然是希望他为自己做主。

    穆劭枫眉尾轻挑,冷冷看着carina。

    看到陶陶突然这样,本来他挺不高兴的,觉得陶陶太不给他和阡陌面子,可陶陶紧接着的一句话直接说明了是自己的女伴先挑事儿,他顿觉脸上挂不住了。

    被穆劭枫冷眼一看,carina心里咯噔一跳,连忙闭嘴不言了。

    “池少……”欢欢也一脸委屈地看着池阡陌。

    池阡陌面色如常,没有冷脸也没有动怒,只是不咸不淡地看了看一声狼藉的两个女人,说:“一起走吧。”

    欢欢和carina脸色大变。

    还没来得及认错撒娇,就见池阡陌已经转头对候在一旁的餐厅经理说:“安排一下!”

    “好的!池少!”经理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欢欢和carina微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小姐请跟我来!”

    carina和欢欢面面相觑,知道留下来已经无望,恨恨一跺脚,只能含恨离开。

    两人甚至都不敢去瞪一眼陶陶以解心头之恨,因为燕灵均的脸色已经冷得不能再冷了。

    她们心里已经隐隐有了大祸临头的预感,只怕她们本来光明一片的大好前程,就要断送在自己这张逞一时之快的嘴上了……

    陶陶慢悠悠地抿着酒,突然发觉云裳正盯着自己……

    她缓缓转眸,状似漫不经心地看向她。

    云裳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交握抵在唇边,当陶陶看过来的那瞬,她的左手拇指往上一翘,偷偷给了她一个赞。

    陶陶淡淡地看着云裳竖起的拇指,然后收回视线。

    淡漠的态度,仿若没有看到她友好的赞扬一般。

    云裳的小动作没有跳过燕灵均和燕灵均的眼睛,两个男人对视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离开高尔夫会馆的时候,郁凌恒敲诈了燕灵均一笔,然后载着郁太太满意而归。

    所有人都走了,燕灵均却还不开车。

    他盯着她看,微眯着双眸,目光炙热狂野又讳莫如深。

    感觉到他的注视,陶陶心脏微微一紧。

    暗暗攥紧双手,她强装镇定,不让他看出她内心的慌乱……

    可他一直看着她,唇角轻勾,似笑非笑。

    陶陶很怕燕灵均这种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被他这样盯着,她觉得自己所有的伪装都无处遁形……

    “你看什么?!”她终于忍无可忍,恼羞成怒地转眸瞪他。

    被小女人凶了,燕灵均却一点都不生气,倾身过去,手撑着车门将她困在座椅和他的胸膛之间,深深凝睇着她,“你好看啊!”

    嗯,好看!

    只要不再是没有表情的冷脸,哪怕生气也是好看的。

    生气让她看起来才像个鲜活的人,而不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他真是被她冷怕了,常常有种自己早晚会被她冻死的感觉。

    他说,你好看啊……

    饱含着无尽深情的四个字,如大锤般狠狠敲在陶陶的心上。

    一下,一下,又一下……

    并不疼。

    是一种她无法形容的感觉。

    “……”她倏然就说不出话了。

    冷战一周,从最初的愤怒到最后的无力,她已经有了妥协的念头……

    诚如他所说,只要他不肯放手,他便有一百种办法将她禁锢在身边,哪儿也去不了!

    刚刚云裳在卫生间里说的那些话,突然给了她一个启发,她想自己如果不再冷冰冰的,干脆胡搅蛮缠一点,或许就能摆脱他了……

    她的冷,勾起了他的征服欲,那如果她任意妄为一点,比如像刚才那样当着他朋友的面做出一些野蛮的行为,丢他的脸,让他尴尬难堪,长久下去他一定会踹了她的吧?

    然而,陶陶万万没想到燕灵均居然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