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7章: 一百种方法
    《燕少宠妻无度》第027章:一百种方法(月票100加更)“不欠?”他冷笑,“陶陶,你欠的我多着呢!”

    欠他的多着呢?

    陶陶拧眉看他,一脸不解,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倏地,他长臂一伸,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俯首在她唇畔阴森森地吐字,“你偷走了我的心,现在却想一走了之,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嗯?”

    你偷走了我的心……

    陶陶微微一怔,酸涩难当。

    “燕灵均,强扭的瓜不甜!”她狠着心,坚决不让自己心软。

    她虽然没有显赫的身世,但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所以她无法接受自己一辈子无名无分地跟着他。

    强扭的瓜不甜……

    嗯,不甜!

    她看起来像个甜瓜,可实际上她却也是个苦瓜。

    让他苦不堪言!

    他笑了,满不在乎地耸肩,“不甜就不甜吧,无所谓!”

    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他要求不高。

    既然得不到她的心,那他就一辈子霸占她的人吧!

    “陶陶啊陶陶,我想对你好,可你偏不要……”他扣住她后脑的手,往前移,拇指用力摁住她的唇瓣,一边缓缓擦过,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般轻轻念叨。

    陶陶心里咯噔一跳。

    她太了解他了,每当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就表示他要放大招了……

    果然——

    “如果我说……”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唇角勾起一抹笑,缓缓道:“陶博肇事逃逸的证据在我手上,你还要离开吗?”

    “你——”陶陶狠狠一窒。

    他又开始威胁她了。

    他总是用她的亲人威胁她,也总是屡试不爽。

    在知道这件事后,她曾打电话给弟弟,在狠狠骂了他一顿之后,也把事情了解了一个大概。

    简单说来,弟弟肇事逃逸这件事挺严重的,若处理不好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所以,燕灵均又赢了。

    弟弟就算再不争气,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坐牢。

    陶陶心里的那点愧疚,荡然无存。

    没错,之前她心里对他还有点内疚和心疼的,这会儿全没了!

    试问他如此恶劣和卑鄙,叫她怎能不恨他?

    看她的脸色燕灵均就知道自己成功了,默默松了口气。

    他淡淡一笑,嚣张又狂妄地睨着她,“陶陶你信吗?只要我不放手,我能有一百种办法让你乖乖留在我身边,哪儿也去、不、了!!”

    最后三个字,一字一顿,充分表示了他的决心。

    陶陶僵住了。

    她苦大仇深地瞪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燕灵均说完,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她正坐在牀边气愤不已,突然听见门锁在咔嚓转动……

    “燕灵均你想干什么?”

    她蓦地跳起来朝着房门奔去。

    扭动门锁,门却已经打不开了。

    他竟然用钥匙在外面把门反锁了!

    “燕灵均你开门!燕灵均!”陶陶错愕,简直不敢相信,一边用力拍门,一边愤怒大叫:“开门!你没资格关着我!燕灵均你这是非法、拘、禁,你这是犯法的!!”

    “你需要冷静冷静,想好了告诉我,没想好的话……”他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不急不缓冰冷无情,“就一直待在里面吧!”

    就一直待在里面……

    他的意思是要把她关在这间屋子里一辈子?

    陶陶正惊得回不来神,突然听到他离去的脚步声。

    “燕灵均!燕灵均!”她急得用力拍门。

    可他走得头也不回,脚步很快就听不见了。

    “燕灵均你混蛋!!”陶陶气红了眼。

    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响彻整个别墅,可任凭她喊破了嗓子,门也依旧紧紧关闭着……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陶陶足足被关在卧室里一周。

    而燕灵均则足足在外花天酒地了一周。

    在他们冷战的这一周里,他多了七个新、欢,模特、明星、名媛……没一个重样的。

    花边新闻铺天盖地。

    娱乐新闻里,vb上,到处可见他亲昵地搂着美女的图片……

    陶陶告诉自己别在意,反正又不爱他,他跟谁在一起都跟他没关系。

    嗯,没关系!!

    还有,他有了新目标是好事,那表示他已经开始厌倦她,等他腻了她,她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在家关了一星期,实在闷得慌,所以当燕灵均要带她去高尔夫会馆时,她没有拒绝。

    陶博的把柄在他手上,她也不敢拒绝。

    但从始至终,她都冷冰冰的。

    燕灵均和两个朋友在远处打球,陶陶一个人坐在电动车里。

    她偏爱红色,所以今天穿的运动装也是一套艳丽的大红,以及同色无顶球帽。

    红色衣服衬托得她的肌肤更是水润雪白,吹弹可破。

    明明美艳不可方物,又穿着象征热情的红衣,却偏生骨子里透出一股冷,让人有种靠近她就会被冻结成冰的感觉。

    “嗨!陶小姐!”

    突然,一道欢快的声音在身边乍然响起。

    正冷冷盯着远处的陶陶转眸瞟了来人一眼……

    嗯,就是一眼,看完就又移开了视线,妖冶妩媚的狐狸眼继续看着远处打球的三个男人。

    见陶陶对自己爱答不理,云裳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有点尴尬。

    云裳也是挺拽的一个人,若换做别的什么人这样给她冷脸,她一定掉头就走。

    可面对冷得恍若没有七情六欲的陶陶,她却一点都不在意。

    “我没见过的,我叫云裳,你还记得吗?”云裳笑着提醒,目光落在陶陶的左肩,关切地问:“你的手臂没事了吧?还疼吗?”

    陶陶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云裳一眼,更别说应答了。

    见陶陶如此漠视郁太太,跟在郁太太身后的郁大爷不高兴了。

    但看在燕灵均的面子上,又不好发作,加上郁太太对陶陶青眼相待,他只能把不满生生憋在肚子里。

    云裳喜笑颜开,陶陶冷若冰霜,两个女人同意美貌动人,脸上的表情却形成了强烈反差。

    因为陶陶一直不理人,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这时,在远处跟穆劭枫和池阡陌打球的燕灵均把球杆随手递给球童,然后朝着他们走来。

    燕灵均径直走到陶陶身边,修长的手指不知何时竟捏着一朵不知道名字的花儿。

    仿若郁凌恒和云裳不存在一般,他旁若无人地把花儿插在陶陶的帽子上,夹在耳朵旁……

    纯白的花儿,婴儿的拳头般大小,花瓣厚实娇嫩,芬芳扑鼻。

    在一片艳红之中,洁白的花儿显得尤为醒目,有画龙点睛之妙。

    陶陶想拒绝,可是被男人凉飕飕的眼神一看,顿时就妥协了。

    燕灵均满意。

    他唇角弧度微扬,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眼底泛着一抹宠溺的微笑,眼底的浓烈情意毫不掩饰。

    冷战一周,前所未有的煎熬。

    在这段感情里,燕灵均觉得自己真是窝囊得够可以的。

    那天被她打了一巴掌,还被她联合周灵北将他的心狠狠刺伤……

    他怒到极致,想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可到了第二天,他本是充满怒气的心,就演变成了想念。

    即便只是隔着一张门,可他却觉得跟她隔着一个银河系,怎么也靠近不了她的心……

    对她的怒,终究是抵不过对她的爱……

    他很没出息地想,只要她乖乖留在他的身边,以前的事,他可以既往不咎。

    他爱的她啊,一星期没跟他说过话了。

    燕灵均盯着陶陶,目光贪婪而炙热,有种想要把她拆骨入腹的感觉……

    他旁若无人地用充满欲、念的眼神盯着陶陶,让一旁的郁太太都忍不住微微脸红了,有些窘迫地悄悄咽了口唾沫。

    经过一周前的争吵,陶陶差不多又恢复到最初的冷漠。

    所以就算燕灵均目光火热,她也依旧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燕灵均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有点病态。

    心爱的小女人越冷,他就越是心痒难耐,大手掌住陶陶的右脸颊,低头就在她的左耳上重重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