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6章:有种掐死我!
    《燕少宠妻无度》第026章:有种掐死我!(求月票)“陶陶!”周灵北自然不信,双手抓住她的肩,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燕灵均他欺负你了?”

    如若不然,她为什么泪流满面?

    在她和燕灵均刚刚才吵完架的当下,她会流泪,自然是受了委屈……

    周灵北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种可能。

    可是他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吵架啊?

    昨天在燕家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吗?

    怎么今天突然又吵上了呢?

    陷入爱情里的人都是自私的,周灵北自然也是,所以他巴不得燕灵均和陶陶分手,可是……

    他又舍不得看她难过伤心。

    只是跟燕灵均吵个架就能让她伤心成这样,可见燕灵均在她的心里,已重要到何种地步了。

    她说她爱上了燕灵均,这一刻,周灵北是真的相信了。

    是不是燕灵均欺负你了……

    不,不是他欺负了她,严格说来,是她“欺负”他了……

    陶陶咽下满嘴的苦涩,垂着眸掩饰着难过,“不是——”

    她的话音未落,眼角余光突见一个黑影快速朝他们冲过来……

    呯!

    陶陶还来不及尖叫提醒,一记狠厉的拳头就袭上周灵北的脸……

    周灵北猝不及防,被击中脸颊,松开陶陶倒退数步,嘴里顿时弥漫着血腥味,血丝从嘴角缓缓溢出。

    甚至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紧接着燕灵均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嘭地一声,周灵北被踹倒在地。

    莫名其妙挨了揍,看到揍自己的还是燕灵均,这一下周灵北也火大了。

    情敌之间本就水火不容,又因为身世的关系,彼此对对方都有着很深的怨气。

    此刻燕灵均二话不说就动了手,周灵北反应过来之后自然也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单手撑地,周灵北一跃而起,对着扑上来的燕灵均就狠狠一记左勾拳……

    呯!

    呯!

    正面交锋,两人各吃对方一拳。

    基本上陶陶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两个同样高大的男人已经打作了一团。

    两人如同拼命,拳拳到肉,俱都像是恨不得将置对方于死命一般。

    陶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忘了害怕也来不及细想,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朝着混战的两个男人扑去。

    “别打了!!”

    她怒吼,想要劝架。

    她的突然加入,让周灵北一惊,慌忙收手,怕误伤了她。

    可周灵北这一撤,燕灵均就乘胜追击,一拳击中他的胸口。

    周灵北痛得脸色一白,不可抑止地往后退了两步。

    紧接着,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又打在了一起。

    陶陶看得心惊胆颤,急得跳脚,两人对她来说都极其重要,谁伤了她都心疼……

    心疼?

    心疼周灵北还说得过去,可心疼燕灵均……

    为什么要心疼他?

    他那么混蛋,那么卑鄙无耻,她恨他的不是吗?怎么会心疼呢?

    陶陶心脏收紧,悚然一惊。

    一晃神,两个男人打得更疯狂了,俱都全力以赴,谁也讨不到便宜。

    眼看着两人都怀着玉石俱焚的心态攻击对方,陶陶急得不行,他们再这样打下去,真会出事的……

    “我叫你们不要打了!!”

    陶陶怒吼着,又扑上去。

    顾不得自己会不会被误伤,她冲上去挤在他们中间,强行将他们分开。

    她的突然冲入把两个男人都吓了一跳,慌忙收手。

    燕灵均这会儿怒火高涨,虽然收了手,可下一秒就扯住她的手臂一甩,将她甩出战场之外。

    周灵北趁机一拳挥过来。

    燕灵均甩开陶陶分了神,当周灵北的拳头挥过来时,连忙身子一歪,堪堪躲过。

    陶陶怒了。

    她再次冲上去——

    呯!

    啪!

    眼看两个男人打红了眼,陶陶气急也怕极,对着正面扑来的周灵北就是一脚,狠狠踹在他的小腿上。

    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身后的燕灵均也扑了过来,脚已刚用,于是她本能地反手一甩……

    一耳光狠狠扇在了燕灵均的脸上。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地下停车场,空气僵凝。

    三人都愣住了。

    燕灵均双目猩红,不可置信地看着陶陶,心,汩汩滴血。

    听到巴掌声,陶陶的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周灵北挨了陶陶一脚,正觉得伤心,可紧接着就看到燕灵均挨了一耳光,心里顿时舒坦多了。

    一脚跟一巴掌,自然是一巴掌更难以接受……

    因为耳光对于男人来说,总有那么点羞辱的意味……

    周灵北都如此觉得,挨了耳光的燕灵均自然更是觉得愤怒难堪了。

    尤其这个耳光还是当着情敌的面被打的!

    一贯骄傲自负的燕大少,怎能受得了这样的羞辱和委屈?

    所以几乎是反射性的,他对着她狠狠扬起手——

    “燕灵均你敢!!”

    周灵北大骇,冲上来对着燕灵均的脸就是一拳。同时一把将陶陶拽到自己身后,牢牢保护起来。

    呯!

    燕灵均被打得身子一歪,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

    不可抑止地后退了一步,心痛如绞。

    你敢……

    嗯,他不敢!

    他若是敢,巴掌早落在她脸上了,周灵北这一拳也休想偷袭到他。

    他是太伤心了,才会扬起手作势要打她,可他又哪里真的舍得再对她动手呢?

    是啊,他舍不得,可她却很舍得!

    燕灵均觉得,他的小女人这是在联合别的男人一起对付他……

    她打了他一巴掌,周灵北再趁他失神的时候给了他一拳,瞧!他们配合得多么的完美啊!

    伤心加愤怒,燕灵均觉得自己遭到了深深的背叛,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女干)夫(婬)妇!!

    心在狠狠抽搐,剧痛无比,这一瞬,他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弃了……

    不管是至亲之人还是最爱之人,都被别人抢走了……

    他一无所有,孤独而悲哀……

    陶陶整个人都是懵的。

    当看到燕灵均对她扬起手,她吓得心脏一缩,逃不掉也动不了,只能等着他的巴掌落下来……

    可是没有!

    他燃着熊熊怒火的眼底,似是泛着一丝犹豫……

    而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周灵北狠狠揍了他一拳。

    她被周灵北拽到了身后,可她的目光,却紧紧锁在燕灵均的脸上……

    她看到有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来,也看到他了一脸的悲伤绝望……

    心狠狠一抽,突然觉得他好可怜……

    此刻燕灵均怒到极致也痛到了极致,手握成拳,将唇角的血丝狠狠一揩。

    他脸若寒冰目露凶光,极缓极缓地抬眸,极冷极冷地看向与自己对立而站的周灵北和陶陶。

    虽说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拼命实在不值,可她给他的这份耻辱……

    他拒绝!

    所以今天,他跟周灵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到燕灵均眼底的杀气,陶陶怂了。

    不是怕自己受到什么伤害,而是担心他……

    陶陶从周灵北的身后走出来——

    “陶陶!”

    见她要去燕灵均那边,周灵北连忙抓住她的手臂,不让她过去。

    然而陶陶却倏地将他狠狠一推,勃然大吼,“周灵北你走!!”

    只要其中一人走了,这场架就可以结束了。

    “我不走!他会打你!”周灵北脸若寒冰,狠狠瞪着燕灵均。

    “不要你管!你滚!”陶陶急得不行,奋力将他往后推。

    “陶陶——”

    “我叫你滚!你听不懂吗?”她怒吼,又气又急,忍不住红了眼眶。

    两人的互动,燕灵均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他觉得陶陶让周灵北走,完全是为了保护周灵北……

    一个让走,一个不走,那副“难分难舍”的模样深深刺激了燕灵均。

    拳头一紧,他不由分说又朝着周灵北逼近……

    陶陶见状,连忙反身就飞扑进他的怀里。

    燕灵均被小女人抱了个满怀,却没有丝毫的欢喜,只有满腔的愤怒。

    她紧紧抱着他的腰,不让他再前进。

    燕灵均面罩寒霜,二话不说就狠狠去扯陶陶的手,想要把她甩开。

    可这会儿她就像根树藤,紧紧缠绕着他,让他怎么扯也扯不开……

    如果他使用蛮力自然也是扯得开的,只是那样的话,她刚好的肩膀,怕是得又脱臼了不可。

    燕灵均想,自己真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她都这样对他了,他居然还舍不得伤她……

    真是悲哀!

    周灵北一动不动,目光哀伤地看着死死抱着燕灵均的陶陶,心如刀割。

    他不傻,也没有迟钝到不会察言观色。

    陶陶爱燕灵均,他看出来了!

    她虽然打了燕灵均一巴掌,可当时从她眼底流露出来的后悔和心疼却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反之,她踹了他一脚,然后就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了。

    呵!燕灵均居然还有脸生气,这情商也是低得让人心疼。

    如果可以,他宁愿跟他调换,宁愿自己挨一巴掌,然后陶陶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

    若能得到她的爱,别说一巴掌,就算让他缺胳膊断腿,他也甘愿!

    见周灵北不动,陶陶心急如焚。

    “走啊!”她气急败坏,歪着头对他一声声地怒吼着。

    不忍让她着急担忧,周灵北狠狠咽下嘴里的苦涩,转身——

    “走什么走?!周灵北,来!继续!你俩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我肯定不是你们这对(女干)夫(婬)妇的对手,再来!!”

    燕灵均冷冷地笑,一边狠狠扯着陶陶的手,一边冲着周灵北的背影扬声喊道。

    “燕灵均你嘴巴放干净点!!”周灵北猛地转回身来,怒不可遏。

    当听到从他嘴里吐出的那不堪入耳的四个字时,陶陶狠狠一僵,脸如白纸。

    “干净不了!来来来!有种你上来让我闭嘴!”

    被陶陶拦着,燕灵均每前进一步都变得非常困难,可他依旧坚持不懈地朝着周灵北靠近,嚣张至极地肆意挑衅。

    周灵北狠狠咬着牙根,拼尽全力在隐忍。

    陶陶死命抱住燕灵均的腰,奋力拖住他的脚步,同时冲着周灵北近乎歇斯底里地怒喊,“周灵北你走不走?!我拜托你别再介入我们之间了好吗?你别再来破坏我们的关系了行不行?!”

    别再介入我们之间……

    别再来破坏我们……

    周灵北心如刀割。

    罢了罢了,燕灵均对她也是有感情的,应该不至于把她怎么样……

    这样想着,周灵北忍着心痛,落寞地转身离开。

    燕灵均恨不得把“保护”周灵北的陶陶狠狠掐死。

    “周灵北,别走啊,别怂——”

    “燕灵均你够了!”陶陶大吼。

    “老子不够!!”他吼得更凶。

    他双目圆瞪,恶狠狠地瞪着她,像是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她。

    吼完她,他又转头冲着越走越远的周灵北高声挑衅,“周灵北!是男人就别走,来!再来!”

    周灵北置若罔闻,大步而去,很快进入了电梯。

    见周灵北进了电梯,燕灵均更怒了,几乎是“拖”着陶陶朝着电梯追去。

    眼看着自己就快要拉不住他了,陶陶气急败坏,“燕灵均——”

    “滚开!!”

    看到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代表周灵北已经成功“逃脱”,他终于忍无可忍,将她狠狠一掀。

    盛怒之下,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道。

    陶陶被掀得直接从他的身边飞了出去,撞在两米之外一辆轿车的车身上,发出呯地一声大响。

    甩开她后他本想追,可在听到她撞在汽车上的声音时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回头一看,便看到她已经狼狈地跌坐在地上。

    她脸色苍白,紧蹙黛眉,一手撑着地,一手摁住腰,像是被撞到了什么地方……

    燕灵均站在原地,目光阴狠地瞪着咬唇忍痛楚楚可怜的小女人。

    他的指关节严重泛白,拳头紧得几乎要捏出水来。

    足见,此刻他的心里有多恨、多怒、多悲……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前,陶陶被燕灵均近乎粗鲁地从地上拎起来,塞进了他的车里。

    回家的路上,彼此都没有说话,死寂般的沉默一直维持到进入卧室之前。

    陶陶全程被燕灵均拖着走。

    他腿长步子大,她根本跟不上他的步伐,所以踉踉跄跄几度差点跌倒。

    回到卧室,在他将门呯地一声关上之后,再将她狠狠一甩——

    “啊……”

    她被甩得摔倒在牀面上,摔得七晕八素眼冒金星。

    “呃……”紧接着她还来不及爬起来,他的大手就狠狠扼住了她的脖颈。

    他手指用力,不至于让她窒息而亡,但也绝不好受。

    很快,她的脸由白转红,气息因难受而变得急促。

    燕灵均顶着一个巴掌印,目光阴鸷地狠狠盯着身下的小女人,恨不得在她美丽的小脸上瞪出两个洞来。

    男女的力量悬殊太大,她挣不开也逃不了,除了用眼神与他对抗之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用力!燕灵均,有种你掐死我!”实在太过难受,她豁出去了,嘶哑着声音极尽艰难地冲他怒吼。

    有种掐死我……

    掐死她?

    这个,他还真没种!!

    别说掐死她,刚才她把他伤到那个份儿上他都没舍得对她动手,现在又怎么舍得让她死?

    可是就这样让她吃得死死的,他不甘心啊!

    若她爱他,被她吃得死死的倒也罢了,可她都不爱他啊!

    “你以为我不敢?!”他目露凶光,阴森切齿。

    到了今时今日,在她面前他也就只剩下说狠话的本事了。

    “你当然敢!你谁啊?你可是c市鼎鼎有名的燕少,只有你不想,没有你不敢的!”她红着双眼,冷笑讽刺。

    “陶陶,别激我!惹怒我对你没好处!”他危险地半眯着眸子,极冷极冷地看着她的眼睛,阴测测地说着,身体里渗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她满不在乎地冷冷一笑,“无所谓,反正不惹怒你我也没好过过!”

    没好过过……

    燕灵均嘴里发苦。

    他们在一起一年多了,难道她就从来没有快乐过?

    哪怕只是一天,或者一个小时,或者一分钟,都没有过吗?

    “跟我在一起,你就真的这么痛苦?”他的眼底泛起一抹绝望,唇角的笑,悲凉又凄苦。

    “对!”

    他话音刚落,她立马就接口道,语气里带着点负气的意味。

    “所以,你现在是铁了心要离开我?”他笑容更甚,目光更加阴冷了一分。

    这次她顿了一秒,“……对!”

    但仅仅也只是一秒。

    她说对……

    呵,对……她居然说“对”……

    燕灵均缓缓松开手,直起身,站在牀边居高临下地狼狈不堪的小女人,唇角泛着阴森的冷笑。

    然而阴冷淡漠的背后,却是深深的绝望和痛苦……

    终究是他太高估自己了啊!

    他以为只要自己多爱她一点,多疼她一点,再耐心一点,就一定可以等到她爱上他……

    可原来不行!

    现在他终于明白,不管他多用心,也不管等多久,都不可能焐得热她的心……

    因为她根本就没心!!

    “可是怎么办呢陶陶,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他神色平静地盯着她的眼睛,不紧不慢地淡淡吐字,与刚才的愤怒大相径庭。

    嗯,他不会放手的!

    他没那么伟大,做不到为了让她幸福快乐就把她拱手让人,所以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也不会成全她和周灵北的!

    他向来自私,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所以要痛苦就一起痛苦吧!

    他已经够孤独了,若连痛苦和悲伤都只是他一个人承受的话,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嗯,他痛的话,她也得陪着他!

    陶陶闻言,霍地瞠大双眼,猛地坐起来冲他怒喝,“我已经把钱还给你了,我不欠你了!”

    “不欠?”他冷笑,“陶陶,你欠的我多着呢!”

    欠他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