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5章:离开他
    《燕少宠妻无度》第025章:离开他(求月票)杨德昌气不过,阴沉着脸就作势要起——

    “爸!”

    杨亦冉连忙伸手抓住父亲的袖子,楚楚可怜地喊了一声。

    她不想走。

    就算燕灵均不喜欢她也不重视她,她也不想走。

    好不容易成了他的未婚妻,她怎能就这样放弃?

    人心就是这么奇怪,若一件东西从来没有得到过,倒还不觉得有什么,可一旦得到了,再要放手却变得难上加难。

    杨海娜也不想走。

    她跟周灵北还没说上几句话呢,这样白白浪费机会太可惜了。

    杨德昌自然也是不想撕破脸的,试想一下,如果两个女儿都嫁进燕家的话,那燕氏这个珠宝王国不就等于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么……

    做人嘛,愿望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嗯,这个you惑太大,让他觉得暂时的忍辱负重也是值得的。

    所以杨德昌作势要走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现在女儿拉着他的衣摆对他面露乞求,他正好可以顺着这个台阶下。

    如此一来,他既明确表达了自己的不悦,也不至于把关系闹僵,恰到好处。

    燕宏海见自己儿子对一个长辈如此无礼,亦是觉得尴尬,于是连忙出声打圆场,“老杨老杨!坐坐坐,年轻人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计较!”

    燕宏海虽觉有些理亏,但该有的架子依旧还是稳稳端着的,毕竟不管财力还是背景,燕家都远远胜过杨家。

    所以见杨德昌站起来了,也仅仅只是对其招了招手,示意他有话坐下说,并没有纡尊降贵的配笑谄媚。

    对于燕宏海来说,只是觉得杨亦冉的身世比陶陶更胜一筹,更有资格做燕家的媳妇儿罢了。

    给脸要脸自然好,若给脸不要脸……

    那他也是不伺候的!

    杨德昌不傻,各种厉害早在心里算计得清清楚楚,所以这会儿见燕宏海开口挽留,也算是挽回了一点颜面,当然是见好就收。

    “燕兄,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也不想闹得不愉快,可是……”杨德昌佯装无奈地重重叹了口气,愤慨地看了眼老神在在的燕灵均。

    “我明白我明白,回头我教训他!”燕宏海点头微笑,笑容略显生疏客套,无形中透着一丝警告。

    若杨德昌再不依不饶,那他也就要甩手不管了。

    彼此也算是多年好友,杨德昌自然是了解燕宏海的脾性。

    “行,那我看在燕兄的面子上,不跟他计较了。”杨德昌故作大度地说,然后坐回沙发里。

    不愉快的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燕宏海话题一转,就和杨德昌聊起了别的事。

    本是尴尬的气氛,稍有缓解。

    杨亦冉俏脸微白,神色幽怨,苦大仇深地看着对面沙发里紧紧挨在一起的燕灵均和陶陶……

    心在滴血。

    陶陶面无表情,正襟危坐,在杨家姐妹和周灵北的注视下,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相较于她的拘谨,燕灵均则显得过分散漫,只见他微微侧着身,翘着二郎腿,一手搭着沙发靠背上,一手搁在翘起的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像弹钢琴一般有节奏地轻轻弹动着。

    他的手臂搭在沙发上,像是把她揽在了怀里,姿态无比亲昵……

    简直让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以及恨在心里!

    燕灵均唇角轻勾,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好整以暇地看着身边脸色冷凝的小女人。

    接收到杨亦冉和杨海娜充满敌意的瞪视,陶陶深感无辜,其实她真不想跟燕灵均靠得那么近的,是燕灵均非要紧紧粘着她啊!

    而且更过分的是,他明知她此刻已经非常不自在了,偏偏还要火上浇油……

    他的腿,若有似无地摩擦着她的腿……

    磨得她浑身汗毛倒竖,整个人都不好了。

    杨家姐妹怨毒的目光她可以忽略不计,但周灵北传递过来的幽怨和痛苦……

    她无法视若无睹。

    所以当燕灵均对她做出如此暧、昧的举动时,她一边想躲,一边下意识地朝着周灵北看去……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相撞。

    周灵北死死看着她,眼底流淌着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

    陶陶还来不及难受,就感觉到了杨海娜正怨毒地瞪着自己。

    默默翻了个白眼,陶陶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

    她真是不懂自己招谁惹谁了,干吗都盯着她看?她好欺负是不是?!

    啊!她招惹燕灵均了……

    对!她招惹了燕大少,所以得罪了全世界,所以才会这样厄运连连。

    所以啊,他就是个祸害!是她的灾星!是她的劫数!!

    陶陶在心里默默腹诽。

    倏然,腰侧一疼……

    身边的男人狠狠揪了她一把。

    嗤……

    陶陶疼得狠狠蹙眉,咬紧牙根暗暗吸了口凉气。

    她怒,寒着脸转眸瞪他。

    他回瞪她,目光阴冷,眼里布满了妒忌和不悦。

    他的脸上就差写着“你再敢当着我的面与他目光痴缠我就弄死你”……

    呃,好吧,在她默默吐槽他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周灵北的……

    所以,他以为她和周灵北在“眉目传情”……

    陶陶冤枉,却还是习惯性的不想解释。

    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可能跟他解释。

    偌大的客厅,气氛诡异,看似温馨平和,实则暗潮涌动。

    除了燕宏海和杨德昌,其他几个小辈都没说话,只是用眼神在不停厮杀……

    刀光剑影,鲜血四溅。

    陶陶如坐针毡,头皮发麻,这会儿心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只求能快点开饭,吃完早点离开。

    熬啊熬,熬啊熬……

    陶陶也不知道到底熬了多久,终于,周滟的声音从餐厅里响起——

    “开饭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燕氏,总裁办公室。

    叩叩叩……

    “进来!”

    得到指令,陶陶推门而进。

    “boss!”看着正埋头办公的燕宏海,她不卑不亢地吐字。

    “关门!”燕宏海头也不抬地命令道。

    看出燕宏海是有话要说,陶陶听命行事,转身将门关上。

    然后朝着办公桌走去。

    陶陶走到办公桌前,燕宏海抬头淡淡瞥了她一眼,然后二话不说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支票,以一种轻蔑的姿态将支票丢在她的面前。

    陶陶垂眸,看着支票上那一长串的零……

    有点恍惚。

    “怎么?嫌少?”

    燕宏海见陶陶盯着支票不说话,脸上泛起冷笑,立马又抽出一张支票丢过去。

    两张叠在一起,是陶陶从未见过的巨额。

    “只要你不乱折腾,这两张支票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拿上这些钱,滚!”燕宏海开门见山地冷冷道。

    陶陶默默伫立在办公桌前,没说话。

    燕宏海说:“从今天开始,我不希望你再跟我两个儿子有任何的瓜葛,他们会娶比你好千百倍的名门淑女,而你,配不上他们!”

    面对燕宏海的嫌弃,陶陶还是沉默不语。

    “阿均已经跟冉冉订婚了,阿北跟海娜很快也会在一起,我的两个儿子都不会娶你,所以识趣的就自己离开c市,永远都别再回来了!”燕宏海冷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

    燕宏海早就知道自己儿子对眼前的女孩特别宠爱,以前不当回事,觉得自己儿子只是一时新鲜,可这一年多过去了,儿子竟然还没踹了她……

    不踹她便也罢了,竟然还在他生日的时候公然带回家。

    这他就不能忍了!

    男人逢场作戏没关系,但不能对外面的女人认真,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随便娶个女人那是万万行不通的。

    儿子已经对这个女孩好得出乎他的预料,还有更让他觉得震惊的是,两个儿子居然都喜欢她……

    所以,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出手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

    虽然现在他们关系也不咋地,但至少暂时还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

    燕宏海有一股很强烈的预感,若不尽快把陶陶弄走,自己的两个儿子很可能会为了她自相残杀……

    不!

    他不能让这种可能发生!

    坚决不能!!

    阿均已经跟冉冉订婚了……

    阿北跟海娜很快也会在一起……

    陶陶微微蹙眉,困惑又心惊。

    惊的不是燕宏海的这两句话,而是自己对这两句的不同感受。

    她愕然发现,第一句话竟比第二句话更让她痛心……

    盯着桌面上的支票看了几秒,陶陶伸手拿起,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见她收下了钱,燕宏海满意。

    终于把心腹大患搞定了,他总算可以安心了。

    陶陶拿着支票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然后径直去了燕灵均的办公室。

    她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进,在燕灵均抬眸看向她还来不及露出喜悦的笑容时,她将数额大的那张支票放在了他的面前。

    燕灵均下意识地垂眸一眼,顿时狠狠拧眉。

    “干什么?”他疑惑不解,问。

    “还你钱!”陶陶面无表情,淡漠吐字。

    “还我?”燕灵均这下不止是困惑了,更多的是震惊。

    “陶博欠你的。”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你哪来的钱?”

    陶博还是学生,而且还是一个不太争气的学生,让他还这笔巨款是万万不可能的。

    所以,这钱只可能是她的。

    可她哪来这么多钱呢?

    还有,她为什么要帮陶博还钱?为了跟他撇清关系?

    燕灵均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种可能性。

    很多时候,燕灵均恨死自己的第六感了,总是一猜一个准。

    问的同时,他拿起支票一看,一眼就看到支票上印着自己父亲的印章……

    “我爸给你的?”燕灵均腾地站起来,脸若寒冰,整个胸腔瞬时被怒火填满。

    “嗯。”陶陶没有否认。

    燕灵均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不能更阴沉了,狠狠咬着牙根,明知故问,“他为什么给你钱?”

    是的,明知故问,因为他已经猜到了父亲的用意……

    “让我离开你!”陶陶如实以答。

    没必要隐瞒,反正也隐瞒不住。

    因为把钱还给他之后,她就要离开。

    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平等,而她非常厌恶这样的不平等。

    这种不平等让她在他面前永远都挺不直腰杆,也永远都没办法理直气壮……

    所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结束这段畸形的关系!

    而爷爷的病……

    虽说有复发的可能,但只是“可能”,并非一定会复发,只要她把爷爷照顾好一点,爷爷应该会没事的。

    于是她想,也许现在正是她离开他的好时机。

    在燕宏海的眼里,她就是一个恬不知耻的拜金女,因此这钱,她必须拿。

    拿了,既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又可以让燕宏海放心,何乐而不为?

    “你……”燕灵均捏着支票,眼底风云密布,目光狠厉地盯着陶陶,阴测测地切齿“收了?!”

    收了,就代表她同意了父亲的提议。

    同意了,就表示她要离开他……

    “……嗯。”陶陶顿了一下,硬着头皮淡淡应了一声。

    见她承认,一股寒气立马从他高大的身躯里溢出来。

    他眼底戾气深重,一步步朝她逼近,“我再问你一遍,你收了我爸给你的钱?”

    “收了——”

    啪嚓!

    她话音未落,他扬手就是一挥。

    电脑直接被他挥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感觉到他的怒气,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燕灵均是前所未有的愤怒和伤心,情绪已然崩溃。

    他看着她冷冷地笑,笑容里渗透出一抹嗜血的寒光,“所以你把钱还给我之后呢?”

    “离开c市……”离开你。

    他长臂一伸,倏地扼住她的脖子。

    呼吸受阻,后面的话,陶陶再也说不出口。

    “陶陶,我最近对你太好了是吗?所以你又开始犯贱了是吗?”

    他气得口不择言,羞辱性的字眼冲口而出。

    犯贱……

    陶陶的心脏狠狠抽搐,疼。

    她看着他,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隐隐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犯贱吗?

    想要离开他就是犯贱吗?

    他永远都不会明白,她这样不明不白的在他身边来说是多么的耻辱和难堪。

    尤其是在他和杨亦冉订婚之后,她感觉自己都已经没脸见人了,她又不是铜墙铁壁,又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在面对流言蜚语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完全无动于衷呢?

    听着别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那种感觉有多痛苦他根本不懂!!

    脖子被他扼住,难受得她双眼泛起泪花,但她死命隐忍,就是不愿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神情。

    在他面前,她极其反骨,他越是对她狠,她就越是不肯向他认输。

    燕灵均真真是恨到了极致。

    他本以为这几天他们之间已经缓和,正朝着美好的方向前进。

    他甚至还天真地以为,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完全接纳他,然后他们就会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哪成想……

    一切都是他在痴人做梦!

    她果然是铁石心肠,果然怎么也捂不热她的心,他竭尽全力地对她好,可换来的却是她无情的“背叛”……

    嘭!

    他倏地将她狠狠一推。

    她不可抑止地往后退,最后腰部撞在办公桌的边缘上,发出一声闷响。

    陶陶狠狠蹙眉,疼得冷汗淋漓龇牙裂齿。

    而燕灵均看都没看她一眼,拿着支票就如同一股飓风般朝着总裁办公室气势汹汹地冲去。

    连门都没敲,燕灵均狠狠推开办公室的门,下一秒,总裁办公室里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大响……

    燕灵均不由分手,进了办公室就开始砸。

    燕宏海见此情形,气得差点中风。

    当燕灵均在总裁办公室里打砸的时候,陶陶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径直下楼。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了包又往地下停车场而去。

    钱已还他,现在他们两清了,她终于自由了……

    嗯,她终于自由了!

    明明是一件值得放鞭炮庆祝的事儿,可她的心里为什么却那么的酸涩难当呢?

    陶陶不解,也不敢深究。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急促而熟悉。

    “陶陶!”

    紧接着,她的手臂被人抓住。

    被迫停下脚步,陶陶面无表情,神色淡漠地看向来人。

    周灵北匆匆追来,当看到陶陶转过脸来时,心顿时狠狠一惊,失声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啊。”陶陶大脑空白,表情有点茫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那你……”周灵北狠狠皱着眉头,看着她苍白且透着悲伤的容颜,“为什么哭?”

    哭?

    陶陶抬手揩脸。

    一手泪……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

    她看着自己的手,像傻了一般回不来神。

    当终于从深渊里挣脱,她不是应该开心的吗?为什么要哭啊?

    陶陶自己也想不明白了。

    “发生什么事了?”周灵北急问,眼底盛满担忧和心疼。

    刚才燕灵均的办公室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引得大家在外窃窃私语,他正好路过,听到少许。

    得知她跟燕灵均在吵架,很担心,却又不能去添乱。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出现不止不会平息燕灵均的怒火,甚至会是火上浇油……

    于是他强忍着担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可坐了没一会,还是放心不下……

    当他回去,却看到陶陶进了电梯。

    他毫不犹豫便跟了下来。

    “没事!”陶陶摇头,像是在说服他,也像是在说服自己。

    嗯,她没事,她很好!

    “陶陶!”周灵北自然不信,双手抓住她的肩,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燕灵均他欺负你了?”

    “不是——”

    突然,一个黑影快速朝他们冲过来。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