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4章:
    《燕少宠妻无度》第024章:(求月票)“嗤……”

    周滟的提醒还未落音,心慌意乱的陶陶就割破了手指,疼得不由自主地抽了口凉气。

    看着自己流血的指尖,她黛眉紧蹙,心里泛起深深的挫败。

    周滟一见陶陶受了伤,急得下意识地高声喊:“阿北——”

    许是习惯了,遇点事儿就喊自己儿子来处理。

    可周滟话音未落,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像股飓风一般冲进了厨房里。

    燕灵均大步而至,一把将蹲着的陶陶拽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把她流着血的手指放进嘴里……

    陶陶惊慌抬眸,即撞进他燃着熊熊怒火的黑眸里……

    心,狠狠一颤。

    得!他又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呢?

    陶陶困惑地看着一脸怒容的男人。

    都说相爱之人,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管她爱不爱他,反正他爱她,所以她的心理活动,他通过她的眼睛基本都能读懂。

    所以看到她一脸无辜加不解的模样,他更是火冒三丈。

    为什么?

    呵呵!她还有脸问为什么?

    听到周灵北有可能会和杨海娜交往,她竟失魂落魄得打破了杯子划破了手,如此明显的悲伤,叫他怎能不怒?

    燕灵均气得很。

    被他恶狠狠的目光瞪着,陶陶心里发悚,慌忙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我没……事……”

    手指刚要从他的嘴里脱离,只见他剑眉一拧,抓紧她的手腕又拖了回来。

    当着周滟的面,他这样对她终究是太过暧、昧了些,陶陶觉得难为情。

    可他那么霸道,像是故意的一般,就是不许她把手收回去。

    他的舌扫着她指尖上的伤口,有点痛,又有点痒,让她的脸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

    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燕灵均一边忿忿地瞪着小女人,一边帮她“清洗”着伤口。

    “怎么了?”

    玻璃破碎以及周滟的呼喊引来了周灵北,可周灵北刚走到厨房门口,就被所见的画面震得僵在了原地。

    听到周灵北的声音,陶陶下意识地又要收回手……

    燕灵均更怒了。

    黑眸危险地半眯起来,他抓紧她的小手,极冷极冷地盯着她,就是不许她撤离。

    她对周灵北还余情未了是不是?

    周灵北对她还是不死心是不是?

    那他就非要在周灵北面前宣示对她的主权不可!

    她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谁都别想来抢!谁抢他跟谁急!!

    周灵北僵在厨房门口,怔怔地看着燕灵均含、着陶陶手指的画面,半天回不来神……

    心如刀绞。

    即便已经决定了要放手,即便已经说好了要大方祝福她,可亲眼看到他们秀恩爱,还是心痛得受不了。

    知子莫若母,周滟看到儿子一脸哀伤的模样,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呃,没事没事,你……你出去吧。”连忙走向门口将儿子往外推,然后边走边回头对陶陶和燕灵均说,“那个我……我去拿创可贴。”

    识趣地回避。

    周灵北被母亲推得往后退,充满哀怨和悲伤的目光却始终锁住陶陶的脸……

    在听到周灵北声音的那瞬,陶陶就下意识地垂下眼睛避开他的视线,因为她知道,他的目光会让她难受……

    这会儿他被周滟推着走,她终于是忍不住抬眸朝他看去。

    而周灵北已经被迫转身。

    下一秒——

    “嗤……”

    手指传来剧痛,陶陶倏地狠狠抽了口冷气。

    燕灵均在咬她。

    其实他没有很用力,可是手指全是骨头,即便只是轻轻一咬,也能让人痛得头皮发麻。

    直到周滟把厨房的推开门关上,燕灵均才恨恨地松开了陶陶的手指。

    她连忙收回自己的手,疼得蹙眉。

    紧接着他的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俊脸凑近她的面前,他面罩寒霜目光冷厉,在她唇边咬牙切齿,“小王八蛋我真想咬死你!!”

    燕灵均真是恨到了极致也怒到了极致,却又偏偏对眼前的小女人莫可奈何。

    可能每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心里都会有一种不甘吧……

    燕灵均也有!!

    他不懂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周灵北,更不懂她的心怎么就能如此冷硬。

    他对她还不够好吗?还是长得没周灵北好看?还是他没周灵北有钱?

    为什么她就是对周灵北念念不忘呢?!

    她到底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审美观有问题?

    他明明比周灵北帅那么多好吗!为什么她不爱更帅的他呢?燕灵均觉得,陶陶不爱他简直不科学!

    他说他想咬死她……

    陶陶脸若寒冰,冷冷斜睨着满脸妒恨的男人,“有病?”

    “对!我就是有病!被你气疯的!!”他气得胸腔起伏,粗重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面上,凉飕飕的有些骇人。

    可陶陶毫不畏惧,像是吃准了他不会对她怎样似的。

    “是你非要我来的。”她说,淡淡睨着他。

    说他阴险狡猾,一点都没冤枉他。

    至此,陶陶终于明白眼前的男人为什么非要带她来燕家了。

    想必他早就知道今天杨家父女会来,也早就知道燕宏海和杨德昌有意撮合周灵北和杨海娜……

    所以他故意带她来,就是想要她“亲眼所见”。

    燕灵均气急败坏,“我是让你来陪我,不是让你来为他失魂落魄的!”

    陶陶只猜对了其一,还有其二……

    其二就是,燕灵均是真的需要她作陪。

    因为他不想一个人回来。

    这个家,从母亲去世的那一天,于他而言就已经变得冰冷而陌生了。

    当父亲燕宏海把周灵北的母亲接进燕家时……

    他就已经不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所以他今天非要把她带来,一是想让她对周灵北死心,二是不想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到了今时今日,燕灵均觉得,周滟母子跟自己的父亲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没有了母亲的他,则像一个外人……

    虽然他已经不是三岁孩子,可有时候也难免脆弱……

    心灵上的脆弱别人或许看不见,可又怎么骗得了自己?

    所以他需要她的陪伴……

    对!就是需要!

    他需要她,需要她站在他的身边,需要她给他力量,需要她陪他面对一切好或不好的事情。

    为他失魂落魄……

    陶陶矢口否认,“我没有——”

    “那杯子怎么碎了?你手又怎么破了?”他气愤填膺地抢断,狠狠瞪了眼她受伤的手指,妒恨交加。

    “不小心——”

    “你敢说你的不小心不是因为他?”他咬着牙根,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字来。

    陶陶默了。

    其实她有些无辜。

    乍然听到周滟说周灵北可能会和杨海娜在一起时,她是惊讶多过伤心。

    她没想到会是杨海娜!

    杯子会掉,是震惊所致,手会划破,是怕误会,哪知越掩饰越慌乱。

    而该死的一切竟然又好死不死的被燕灵均看见。

    陶陶觉得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燕灵均对自己的误解了。

    至于伤心……

    陶陶发现,很少。

    比自己预期的少了很多很多。

    曾经她也想过,有一天周灵北会跟别的女孩在一起,他会结婚生子,然后与她再无交集……

    那时她想到这些,心如刀割,觉得当那天来临的时候自己肯定会痛不欲生。

    可今天真的面对了,她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痛苦。

    难过自然是有的,但那也仅仅是因为要与他在一起的对象是杨海娜。

    如果周灵北今天是跟一个好女孩交往,她会大方祝福。

    既然自己跟他今生无缘,那么她就希望上天能派一个好女孩来代替她陪他到老。

    可杨海娜……

    配不上他!!

    看到燕灵均怒发冲冠,陶陶想过解释,可她深知他的脾气,正在起头上的他,怕是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没必要解释。

    嗯,她又不爱他,何必跟他解释?

    对!陶陶,你不爱他,无需解释,随他怎么想吧!

    为了证明自己对他没有任何感情,陶陶将想要解释的念头硬生生压了下去。

    她的沉默像把刀子,一刀一刀狠狠割着他的心……

    难忍心中妒恨,男人的脸色乌云密布如风暴逼近,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

    陶陶心里微微发悚。

    一愣神,他的脸突然放大——

    “燕灵均你别靠我这么近……”她拧眉轻喝,忙不迭地想后退。

    可话音未落,腰就被他扣住,接着就被他抵在了冰箱上。

    他脸如玄铁,将她困在冰箱与他的胸膛之间,“小白眼儿狼!你一天不气我就不舒坦是不是?”

    陶陶一脸冤枉,好想说明明是你自己小肚鸡肠,非要给我欲加之罪你还有理了?

    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保持沉默不肯搭理他。

    可她越是这样冷冰冰的,他就越是认为她心虚。

    气不过,他低头就去咬她的唇……

    若是在家,她会由着他胡闹,只要能让他消气就好。

    可这里是燕家……

    此刻外面大厅不止有杨家父女,还有他的父亲,还有周滟和周灵北……

    任何一个人闯进来看到他们现在这副样子,都会令她无地自容好吗!

    陶陶着急又不悦,使劲儿推他。

    嘴被他堵住,他霸道蛮横得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人又被他抵在冰箱上,亦是丝毫无法动弹。

    所以,她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她一边恼怒地狠狠瞪他,一边攥紧拳头在他肩背上用力捶打。

    可她越打,他吻得越狠……

    直到——

    叩叩叩。

    门上突然响起三声轻叩。

    陶陶吓得一激灵,连忙卯足了劲儿推打恣意妄为的男人。

    她肩膀刚好,这样乱动怕会复发,燕灵均终于停了下来。

    他的唇刚离开,门就被轻轻推开了。

    是拿着创可贴回来的周滟。

    许是心虚,陶陶面红耳赤,连忙低着头抿着唇,不让周滟看出她的异样……

    他那么狠,她的唇肯定被他啃肿了,若被周滟看出端倪多不好啊!

    周滟,“陶陶,来,我给你贴——”

    “我来!”

    燕灵均一把将周滟手里的创可贴抢过来,冷冷道。

    “哦,好……”周滟唯唯诺诺地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在燕灵均面前,周滟像是一个卑微的佣人,连叫他都是叫“燕少爷”,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然而燕灵均并不领情。

    周滟或许老实本分,可对燕灵均来说,害得自己母亲郁郁而终的父亲和周滟,是永远不值得原谅的!

    陶陶见燕灵均对周滟甩脸色,颇为不满。

    人都是有私心的,周滟对陶陶来说算得上是亲人,她从小父母离异,没有享受过母爱的温暖,而周滟给过她很多关怀……

    接收到陶陶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正把创可贴撕开的燕灵均忙里偷闲地看了她一眼。

    见她满眼不赞同地看着自己,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

    同时心里溢满了苦涩。

    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啊,永远不会理解他心里的苦闷和委屈……

    因为她不爱他!

    贴好创可贴,燕灵均一言不发拉着陶陶就走。

    陶陶一边跟着他的步伐,一边回头对周滟抱歉地笑了笑。

    周滟轻笑摇头,表示自己没关系。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人的一生也不可能所有选择都正确。

    尤其是感情,往往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周滟知道自己在燕宏海有家庭的情况下与他复合是错误的,是不道德的,可她是真的很爱他!

    为他未婚生子,为他终身不嫁,从年轻貌美等到人老珠黄,她知道是自己死心眼,可这辈子她就栽在这段感情里了,能怎么办呢?

    明白自己愧对燕灵均的妈妈,所以当燕宏海前两个月提出要跟她结婚时,她拒绝了。

    即便成为他的妻子是她一生的梦想和夙愿!

    没想争什么,她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哪怕是以一个佣人的身份陪在他身边,直到死去就好。

    燕灵均牵着陶陶回到客厅,众人的目光又齐刷刷地射在他们牵在一起的手上。

    有人愤怒,有人妒恨,有人伤心……神色各异。

    杨家父女的脸色,格外难看。

    “阿均,冉冉说有点不舒服,你带她去你房间躺会儿!”

    见儿子如此明目张胆的在杨家父女面前跟陶陶“秀恩爱”,燕宏海面子挂不住,冷声命令。

    燕灵均走到沙发旁,一边牵着陶陶入座,一边看向脸色苍白的杨亦冉,剑眉微挑,“你不舒服?”

    杨亦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燕宏海是在帮自己制造机会……

    “呃……有、有点头疼,可能是感冒了……”她抬手扶额,避开他犀利似剑的目光,底气不足地小声呐呐。

    燕灵均那么聪明,她怕被拆穿。

    她是很不舒服,可不舒服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她的心,妒恨交加,非常非常的难受。

    所有人都看着燕灵均,看他怎么说……

    杨家父女和燕宏海自然是期盼着他能听从命令。

    周灵北心情复杂,为了自己,他希望燕灵均妥协,可他又舍不得陶陶伤心……

    陶陶那么爱燕灵均,若燕灵均最后选择跟杨亦冉结婚的话,她该有难过啊!

    陶陶也同样心情复杂。

    她不知道如何形容内心的纠结,其他的感觉很模糊,只有“不想让杨亦冉去他房间”这个想法最为清晰。

    这一刻,她骗不了自己,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对燕灵均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占有欲……

    她默默地看着他,悄然攥紧双手,等着他回答。

    在众人各自的期盼中,只听燕灵均不紧不慢地淡淡吐字,“既然病了那就回家休息吧,我爸只是一个小生日,就算你缺席他也不会怪你的。”

    陶陶紧绷得快裂开的心脏顿时一松。

    心里不可抑止地泛起一丝小雀跃。

    嗯,他的回答让她很满意。

    燕灵均此话一出,杨家父女三人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杨德昌终于忍无可忍。

    老脸一沉,杨德昌恼怒地看着玩世不恭的燕灵均,忿忿质问,“灵均,你这是在撵我们冉冉吗?!”

    撵……

    杨亦冉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一分。

    其实燕灵均的意思大家都听懂了,但没挑明至少还能保持一点骄傲和尊严,可杨德昌这气急败坏的一声质问,直接把自己女儿推到了不堪境地。

    杨德昌是想给燕灵均施加压力,然而气急之下的他却忘了,燕灵均是最讨厌被威胁的……

    好言好语,他倒还会给你几分面子,若端着长辈的架子对他发号施令,他只会甩你一脸高冷。

    “若杨叔叔非要这样理解的话……”燕灵均轻勾唇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德昌,在微微停顿之后,慵懒地吐出四个字,“那就是吧!”

    杨德昌的脸,青白交加。

    杨亦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泫然若滴的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燕灵均!”燕宏海勃然大怒。

    可他还来不及斥责儿子无礼,就见儿子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爸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呀?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燕宏海气结。

    燕灵均摆出一脸无辜,困惑地看着杨家父女以及自己的父亲,说:“是你们说冉冉不舒服的不是吗?听说她不舒服我很关切地让她回家休息有错吗?我本是好意杨叔叔却非要误解我,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陶陶总算见识什么叫倒打一耙了。

    燕灵均这张嘴啊,可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黑的说成白的。

    他之前的话明明就是在对杨亦冉下逐客令,可这会儿被他一说,反倒变成杨德昌不对了……

    杨德昌的脸像个染料盘,五颜六色不停变化。

    本是欢欢喜喜的来,现在却平端受了一番羞辱,杨德昌非常生气。

    他作势要起——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