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3章:有我呢
    《燕少宠妻无度》第023章:有我呢(求月票)“燕灵均!”陶陶脸色倏地一沉。

    no!

    她不去!

    几乎不用想她就已经可以预料到燕宏海看到她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好吗!

    她才不要去自取其辱呢!

    “嗯哼?”

    “你是不是要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羞辱我一顿才开心?”她脸若寒冰,冷冷说道。

    之前是杨家姐妹,现在又轮到他的家人了是不是?

    燕灵均转眸看了看突然生气的小女人。

    默了几秒,他腾出一只手来去轻轻抓起她的小手,拿起来放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别怕,今天没人敢欺负你!”  然后他说。

    他语气坚定,像是在向她保证一般。

    没人敢欺负她?

    他这话会不会说得太早了啊?!

    试想一下,如果燕宏海要刁难或者羞辱她,他还能为了她与自己父亲对抗不成?

    陶陶不悦,还想再说什么,可就在这时,燕家已经到了。

    看着外面的简单奢华的建筑物,她立马就紧张了起来。

    燕灵均停好车,下车走到副座车门外,拉开车门去牵她。

    陶陶把手藏在身后,对他摇头,表示自己不要进去。

    “有我在,你怕什么?”

    看出她的胆怯,他不由失笑道。

    同时他也反省了一下,自己以前的表现到底是有多差劲儿,才会让她如此没有安全感……

    陶陶觉得燕家就是龙潭虎穴,自己今天如果进去的话,肯定会尸骨无存的。

    “我要回去!”她板着脸摇头拒绝,不肯下车。

    “吃完饭一起回去。”他今天脾气很好,举止亲昵地揉揉她的头,耐着性子温柔轻哄。

    “我不——”

    “必须!”

    他抢断,脸色微沉,霸道地吐出两个字,不容拒绝。

    陶陶恼了,一把挥开他搁在自己头顶上的手,没好气地嚷道:“你为什么非要我去啊?”

    明知道她不喜欢,也明知道他爸爸不会待见她,为什么非要为难她呢?为什么非要她去找难堪呢?

    他突然蹲下来,拉着她的小手,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般可怜巴巴地望着她,软软地说:“因为我想你陪着我啊。”

    他说,我想你陪着我啊……

    陶陶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了,面对他这副半是撒娇半是乞求的模样,她竟然狠不下心来拒绝了。

    “可是——”

    “不怕,有我呢。”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所以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再次抢断,认真的模样就差举手发誓了,“我保证没人敢为难你,好不好?”

    “……”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见她有所动容,他连忙将她从车里轻轻拉出来。

    半推半就之下,她跟着他,径直走向燕家大门。

    走到门前,燕灵均抬手摁了门铃。

    很快,门开了。

    一个模样清秀的中年女子出现在陶陶和燕灵均的眼前。

    “燕少爷……陶陶?”

    女子看到燕灵均,立马讨好地对他微笑,可下一秒就看到了陶陶,不由惊讶地瞠大了双眼。

    “姑姑?”陶陶也同样很惊讶。

    女子是周滟,周灵北的妈妈。

    因为周滟是陶力的干女儿,所以陶陶一直唤周滟为姑姑。

    燕灵均在看到周滟的那瞬,一张俊脸是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但在听到陶陶喊周滟姑姑的时候,他转眸看她,有些糊涂了。

    周滟是周灵北的妈妈,怎么成了她的姑姑了?

    三人僵在门口,气氛有点怪。

    “你怎么……”周滟看了看陶陶,又看了看燕灵均,一脸困惑,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连忙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进来进来,先进来再说。”

    看到周滟竟然像个主人一般招呼着自己这个正牌儿主人,燕灵均脸色不由更冷了一分。

    其实周滟的姿态已经够卑微了,可是燕灵均想到自己郁郁而终的母亲就没办法给周滟以及周灵北好脸色。

    进了屋,陶陶又是一僵。

    燕家偌大的客厅里,不止有周灵北,还有杨德昌以及他的两个女儿……

    杨亦冉和杨海娜!

    陶陶看到杨德昌父女三人心里很膈应,杨德昌父女三人看到陶陶也同样脸色很不好。

    “你带她来干什么?!”

    见陶陶与燕灵均一同前来,正和杨德昌聊天的燕宏海立马就沉了脸,不悦地喝道。

    陶陶转身就想走。

    手臂一紧,她被人拉住。

    “你不是叫我回来吃饭吗?”燕灵均一边紧紧攥着陶陶的手臂,一边不咸不淡地看着父亲,慵懒吐字。

    “我是叫你回来吃饭,但是没让你带她一起来!”燕宏海怒不可遏,狠狠瞪着儿子。

    他邀请了杨德昌父女三人,可现在儿子却把陶陶也带了回来,试问这尴尬的场面该如何化解?

    陶陶脸若寒冰,拧着眉使劲儿抽手,想要从燕灵均的手里挣脱出去。

    怎奈他的手很大,力气也很大,她根本挣脱不开。

    也不知是生气还是觉得难堪,她忍不住微微红了眼眶。

    混蛋!

    说什么有他在不用怕,说什么保证不会有人欺负她……

    他爸爸如此明显的嫌弃,不是欺负她是什么?

    周灵北坐在沙发里,将陶陶委屈的表情尽收眼底,几次想要站起来保护她,可临了都想起自己根本不够资格……

    他不停地告诫着自己,既然决定要放手,就得努力管住自己的心……

    杨家父女冷冷看着陶陶,等着看好戏。

    见燕宏海不待见陶陶,周滟眼底盛满担忧。

    但她老实本分,不懂也不敢为她说好话,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面对父亲的怒斥,燕灵均满不在乎地淡淡一笑。

    然后他大手往下一滑,直接与陶陶十指相扣,挑衅地看着父亲,“她是我的人,如果你觉得她不能来……”顿了一秒,唇角冷笑更甚,“那我们走了!”

    说完就毫不犹豫地转身,拉着陶陶朝着门口走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

    包括陶陶。

    她是我的人……

    如果她不能来……

    那“我们”走了……

    他的潜台词是,他要跟她共进退?

    所以他这是为了她,公然忤逆他爸爸?

    她一边被他拉着走,一边转眸怔怔地看着他,心,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燕灵均你给我站住!”

    燕宏海大怒,啪地一掌拍在茶几上,腾地站起。

    燕灵均停步,回头,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坐在沙发里的杨家父女以及一直默不啃声的周灵北,冷冷讥诮,“反正今天家里有这么多人陪你吃饭,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老子今天生日!!”燕宏海气得爆出口。

    “没我你会过得更愉快!”

    “你——”燕宏海气结,脸色铁青。

    燕灵均却对父亲的怒气毫不在意,牵着陶陶继续往门外走去。

    周滟见此情形,忙不迭地朝着燕灵均和陶陶追去。

    “燕少爷,燕少爷……”几个大步追上去,周滟跑上前去张开双臂拦在燕灵均和陶陶的面前,近乎哀求地说:“燕少爷你别走啊,你爸爸今天生日,你就陪他吃个饭……”

    “有你跟你儿子不就够了?!”燕灵均冷冷吐字,轻蔑冷笑。

    “……”周滟脸上泛起一丝难堪。

    陶陶看不下去了。

    她知道燕灵均不喜欢周滟和周灵北,在他的心里,周滟就是个无耻的小三儿……

    破坏了他的家庭,害死了他的母亲,他自然是怀恨在心的。

    燕灵均的这种心情,陶陶觉得倒也可以理解。

    毕竟他含恨而终的妈妈,是那样无辜……

    可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在陶陶的心里,周滟是一个温柔又善良的长辈,所以当周滟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她,希望她能帮忙劝劝时……

    她拒绝不了。

    于是她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摆,小声说道:“吃了饭再走吧。”

    “你确定?”燕灵均转头冷冷睨着她,皮笑肉不笑地冷哼。

    “嗯。”陶陶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不敢与他冷厉的目光对视。

    燕灵均微微拧眉,脸色讳莫如深,盯着陶陶看了几秒,然后点头,“行,那我们就吃了饭再走。”

    于是两人手牵着手又折回沙发旁。

    燕宏海很不高兴,却也只能把不悦压在心里。

    虽然只是一个小生日,但他也不想跟儿子闹得不欢而散。

    父子俩的关系本就紧张,若在继续恶化,怕是得以脱离关系收场了。

    那不是他想要的!

    “阿均。”

    当燕灵均和陶陶回到沙发边上,杨亦冉优雅地缓缓站起来,噙着温柔大方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看到燕灵均把陶陶也带来了燕家的那一瞬,杨亦冉恨得要死,可她又不能表现出来,简直憋得快内伤了。

    “……姐夫。”杨海娜也呐呐开口,低着头不敢看燕灵均,心生畏惧。

    燕灵均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没有回应,只是拉着陶陶坐在了沙发里。

    陶陶的正对面就是杨德昌。

    杨德昌看见陶陶就气不打一处来。

    因为陶陶,小女儿受伤住了一星期的院,这笔账,他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杨德昌越想越生气,冷着脸看着燕灵均,准备兴师问罪,“灵均,上次——”

    “过去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只要二小姐以后别再犯同样的错误就行!”

    哪知杨德昌刚开口,就被燕灵均抢断了。

    冷冰冰的语调,透着一股无形的压力和霸气,让人莫名畏惧。

    这一瞬,所有人都觉得,陶陶才是燕灵均的未婚妻……

    他对陶陶的保护,以及对杨亦冉的冷漠,完全就像是陶陶和杨亦冉的身份互换了一般。

    杨德昌脸色青白交加。

    杨亦冉红了双眼。

    杨海娜用怨毒的目光狠狠瞪着陶陶。

    燕宏海则一脸尴尬。

    周灵北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而专注地看着陶陶。

    气氛僵到谷底。

    “陶陶,你能来厨房帮帮我吗?”

    在死寂般的沉默中,周滟鼓足勇气对陶陶说道。

    周滟是见气氛不对,想打个圆场。

    “她不会!”

    然而陶陶还没来得及说话,燕灵均就冷冷吐出三个字。

    毕竟相处了好些年,陶陶明白周滟的意思。

    以现在的气氛,她继续坐在这里的确不太好……

    “洗菜之内的我可以。”陶陶转眸看着周滟,说。

    燕灵均微微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悦,不高兴地瞪了她一眼。

    他不想她离开他,就想要她寸步不离地待在自己身边。

    “那你来帮我择菜吧。”周滟说。

    “好。”陶陶点头,不理燕灵均悄悄扯着自己衣摆不松手的暗示,起身跟着周滟就去了厨房。

    进了厨房,周滟就拉着陶陶,压低声音迫不及待地问:“陶陶,你跟燕少爷在一起了?”

    自从燕宏海找到周滟之后,周滟就搬离了原来的住处,也就是陶陶家的隔壁。

    这几年虽时不时见面,可陶陶从来没有在周滟的面前说过自己的私事,因此周滟完全不知道陶陶早在一年前就已经跟燕灵均扯上关系了……

    所以刚才打开门看到陶陶和燕灵均手牵着手的时候,周滟直接呆掉,以为自己眼花了。

    “嗯。”事已至此,陶陶唯有点头承认。

    见她点头,周滟不由愁眉不展,眼底尽是担忧和不解,“可他不是已经跟杨家的大小姐订婚了吗?”

    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按压下心里的酸涩,她又是一声鼻音,“嗯。”

    “那你……”

    “姑姑你不用担心,我自己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周滟郁郁寡欢地点了点头,重重叹息一声。

    现在的孩子,都很有主见,他们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算是长辈也无法左右他们的选择。

    这个道理她懂。

    周滟看着陶陶,突然就红了眼眶。

    “姑姑怎么了?”陶陶一惊,蹙眉急问。

    周滟用力抿了抿唇,连忙苦笑着摇头,“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我只是以为你会跟灵北……”

    陶陶一僵。

    心里苦涩蔓延,她的眼底一片黯淡。其实不止是周滟,就连外公陶力,一直以来都很看好她和周灵北……

    只可惜啊,天意弄人!

    陶陶忍着心里的酸楚,强颜欢笑,“姑姑你别担心,灵北哥那么优秀,会给你找个好媳妇儿回来的。”

    周滟更是愁眉不展了,瞟了眼外面客厅,叹气道:“怕是难了。”

    “不难的,世上好姑娘那么多。”陶陶为了不让周滟看出自己的难过,一边安慰着周滟,一边拿起一个玻璃杯想倒杯水喝。

    “可是他爸爸有意撮合他和杨家的二小姐——”

    啪嚓!

    玻璃杯从陶陶的手中滑落。

    掉落在地,四分五裂。

    杨家二小姐……

    燕宏海想要周灵北娶那个刁蛮任性又心肠歹毒的杨海娜?

    陶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心里泛起一股惊慌,为了掩饰自己的失常,她连忙蹲下去,伸手去捡碎玻璃……

    “哎呀小心——”

    “嗤……”

    周滟的提醒还未落音,心慌意乱的陶陶就割破了手指,不由自主地抽了口凉气。

    下一秒,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像股飓风一般冲进了厨房里,一把将陶陶拽了起来,然后把她流着血的手指,放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