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2章: 你吃醋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22章:你吃醋了(加更求月票)臭表脸!!

    “说话!”

    见她冷着脸不理他,他大为不满,食指一曲就往她鼻尖上刮了一下。

    亲昵又透着暧/昧……

    陶陶的脸不可抑制地更烫了一分。

    被他的咄咄逼问惹得极端暴躁,她一不注意就冲口而出,“人家可是燕少的小姨子,我哪敢得罪?”

    凉飕飕的语调,透着阴阳怪气的味道……

    燕灵均黑眸一眯,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精光。

    小东西这口气……

    听着好像有点酸啊!!

    心里升起一股狂喜,他突然朝她的脸凑过去。

    他的脸突然放大,她吓得歪头躲避,紧蹙着眉头戒备地斜睨他。

    “干吗?”她瞪他,没好气地嚷道。

    他在她锁骨处嗅了嗅,“几天没洗澡了?”

    “什么啊!”陶陶一怔,顿时火冒三丈,狠狠剜了他一眼。

    神经病啊!

    谁几天没洗澡了?!

    他才十天半月没洗澡呢!!

    “你没闻到吗?”他盯着她,意味深长地问道。

    闻?

    闻什么?

    陶陶越发摸不着头脑了。

    “什么?”她狠狠蹙眉,眼底泛着不耐。

    “你身上酸酸的。”他说。

    酸?

    “神经病!”陶陶恼怒大骂,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只当他是在故意找茬。

    “真的!不信你自己闻闻!”他用嘴努了努她的胸口,一本正经地说。

    见他表情严肃,她不疑有他,下意识地抬手闻了闻自己的手臂。

    没有啊!哪有酸酸的?

    “哪有?!”她抬眸瞪他,恶狠狠的。

    “没有吗?”他微微歪着头,一脸困惑。

    见他还敢质疑,她将手臂往他面前一伸,“你闻!”

    他深深一嗅。

    “嗯,好香!”他点头,得出结论。

    陶陶正要追究他刚才的“毁谤”,哪知紧接着又听见他说:“既然不是身上……”微微一顿,他朝她的唇逼近,“那就是你的嘴了。”

    以为他又要吻上来了,她连忙抓起一个抱枕放在胸前,阻隔着他的靠近。

    “燕灵均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同时她怒声喝问。

    总觉得他是话里有话。

    平时她反应没这么迟钝的,实在是今天受了伤,疼痛和委屈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加上他像是故意在逗她,恼怒之下她自然没心情去仔细分析他话里的意思。

    “你吃醋了!”

    他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深深看着她的眼睛,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说得字字铿锵。

    你吃醋了……

    吃醋了……

    陶陶有瞬间的呆怔。

    心,噗通噗通,莫名就跳得急促而混乱。

    她看着他,抿唇不语。

    不待她否认,他便噙着愉快的笑意,更加肯定地说道:“陶陶,你就是吃醋了!”

    “燕少你高兴就好。”陶陶强装镇定,高冷一笑。

    “其实你不想我跟杨亦冉订婚的,是不是?”他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像是恨不得以此看进她的心里去。

    陶陶撇开视线,轻蔑地冷哼道:“你跟她结婚都不关我的事!”

    她一再否认,他不止不恼,甚至还笑得更加愉快了。

    “口是心非!”他伸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揪了一把。

    “……”她无语,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作多情了?

    都说不关她的事了他还非要认定她吃醋?

    有妄想症啊他?

    陶陶烦躁,默默在心里翻了十万个大白眼。

    燕灵均本是满腔的怒火此刻已经荡然无存,他像是白捡了几千万似的,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嗯,只要发现她对自己有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在乎,他啊,就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他噙着满足的笑,殷勤地问她。

    陶陶很想说,我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敢给我做吗?

    但……

    还是算了。

    一会儿说起来又是没完没了的。

    “随便!”她随口道,只求他快点消失在自己眼前。

    她肩膀疼得很,想睡会儿。

    燕灵均,“大骨粥?”

    她的肩受了伤,喝点骨头粥补补。

    “嗯。”

    她闭上眼,敷衍地应了一声。

    燕灵均没有再说什么,将空调被往上拉了拉,盖在她肩部位置,然后转身下楼。

    听到他的脚步声朝着门口走去,陶陶小心翼翼地悄悄睁开了一只眼,偷瞄他……

    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想起他毫不留情地把杨海娜推得飞出去的场景……

    虽然她讨厌他,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他为她出头的样子……真的好帅!!

    他对杨海娜的那股狠劲儿,说实话真是吓到她了。

    相比之下,她发现自己算是比较幸运的。

    哪怕她有时候把他气得怒发冲冠,他也没有对她下此狠手过。

    想起杨海娜狼狈地扶着腰流泪地模样,陶陶想,以后她应该不敢再来找她麻烦了吧?

    可善良的人总是习惯性地把别人往好处想,却忘了,有些人心胸狭窄,被妒恨蒙蔽了心智,只会越来越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时间一晃,半月已过。

    经过复查,陶陶的伤基本痊愈。

    博嫣然交代了几句,再开了点药,让陶陶以后不用再来了。

    燕灵均一手拎着药,一手牵着陶陶,从医院里出来,径直走向地面停车场。

    上了车,陶陶却发现车子并不是开往回家的方向。

    “去哪儿?”她转眸看他,问。

    “吃饭。”燕灵均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答。

    “去哪儿吃?”她随口又问,别说,还真有点饿了。

    “燕家。”他云淡风轻地吐出两个字。

    “……”陶陶狠狠一怔。

    燕家?

    他要带她去燕家吃饭?

    这……

    是他疯了?还是她听错了?

    她又不是他的谁,有什么资格跟他回燕家吃饭?

    他爸爸看到她会直接拿扫帚撵她的好吧!

    得!陶陶,你别激动,也许他是说他要回燕家吃饭,并没说要带你去,你别想太多……

    “那你在前面放下我吧。”

    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陶陶一边抬手指着前方的路口,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然而几秒之后到达路口时……

    咻地一声,车子开了过去。

    “喂!你——”陶陶急喊。

    她的手都伸到安全带的锁扣处准备解开安全带了,哪知他却丝毫没有停车的打算。

    “嗯哼?”他目不斜视,慵懒轻哼。

    “过了!”她没好气地冲他喝道。

    “我有说要停车吗?”燕灵均忙里偷闲地转眸,淡淡地瞥了正恼怒的小女人一眼。

    “……”陶陶一窒,丢了个白眼给他,“你不停车我怎么下车啊?”

    “我有允许你下车吗?”他反问,老神在在。

    陶陶默了。

    她蹙着眉头,狐疑地瞅着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却又不太敢相信……

    确切的说,是害怕相信。

    “燕灵均你什么意思啊?”半晌后,她小心翼翼地问。

    “跟我回燕家吃饭。”他没再吊胃口,直截了当地说。

    “我跟你?”她霍然瞠大双眼,音量直线飙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还真是啊……

    “有问题?”他剑眉微挑。

    当然有问题!

    而且是很大的问题好么!

    那是他家啊,不是什么餐厅酒店啊,她怎么可以去呢?

    “我?跟?你?”她又问,一字一顿,眼底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有?问?题?”他忙里偷闲地转头看她,学着她的语气,反问。

    “不是……我……”她有点懵,狠狠蹙着眉头,“你确定你能把我带回去?”

    “为什么不能?”他也皱眉,一脸不解加好笑。

    “燕灵均!”陶陶脸色倏地一沉。

    no!

    她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