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1章: 要听你说!
    《燕少宠妻无度》第021章:要听你说!陶陶本是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表情……

    痛苦!

    被他抓着的肩,不由自主地倾斜,黛眉紧蹙红唇紧咬……

    可即便痛入骨髓,她也依旧一声不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当着杨家姐妹的面,他想让她服软那是不可能的!

    云裳急了。

    “喂!你别抓她的肩啊,她的肩好像骨折了!”云裳冲着燕灵均大叫。

    骨折……

    燕灵均垂眸看着陶陶,果然发现她的肩膀不太对劲儿,心里顿时怒火翻腾。

    她明明可以躲开,为什么不躲?

    因为这几天的冷战故意挑衅他?

    “说!你是不是故意让自己受伤?”燕灵均对云裳的大叫置若罔闻,也没有松开陶陶的肩,更甚至还加重了力道。

    陶陶痛得冷汗淋漓,却硬是咬紧牙关闭口不言。

    嗯,他越是对她狠,她就越是不会对他妥协。

    他有什么好生气的?

    今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高高兴兴去订他的婚不就得了,管她作甚?

    哼!

    陶陶内心不屑。

    见她用沉默反抗自己,燕灵均更是怒不可遏。

    陶陶脸色越来越白,云裳看不下去了,急得连忙伸手去拽燕灵均的手,怒喊,“喂!你听不懂吗?跟你说她的肩受伤了——”

    盛怒中的燕灵均六亲不认,才不管她是谁的人呢,扬手就要揍她。

    云裳吓得一缩。

    下一秒,燕灵均高举的手被半空拦截。

    冷眸一瞪,迎上一双同样沉冷的黑眸。

    “冷静点!”郁凌恒将被吓呆的云裳拉到自己身后保护起来,拧着眉对燕灵均沉声劝告。

    看在郁凌恒的面子上,燕灵均收手,作罢。

    然后燕灵均冷着脸将陶陶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杨亦冉和杨海娜将燕灵均对陶陶的疼爱看在眼里,恨在心里。

    姐妹俩对陶陶本就不喜,这下更是恨之入骨了。

    身体突然腾空,牵动伤处,陶陶疼得狠狠皱眉。

    心有怨气,她不想这样被他抱着走,欲挣扎。

    “你再敢动一下我就把你从这天台扔下去!!”

    燕灵均大怒,边走边恶狠狠地对怀里还不肯安分的小女人阴冷切齿。

    或许是肩膀太痛,也或许是他此刻太凶……

    陶陶安静了下来。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某军区医院。

    博嫣然跟尚韬约好了看电影,可电影刚开场就被一通电话召回了医院。

    两个小时后。

    “怎么样?”燕灵均拧眉看着博嫣然,沉声问道。

    博嫣然刚帮陶陶绑好三角巾悬吊,闻言一边从医药箱里拿出碘酒和药棉,一边言简意赅地答道:“左肩脱臼,已接好。”

    陶陶小脸煞白,刚才博嫣然帮她接骨的时候疼得她冷汗直冒,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燕灵均阴沉着脸看着咬唇忍痛的陶陶,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其他呢?”燕灵均忍怒又问。

    博嫣然动作娴熟地帮陶陶处理着膝盖上的擦痕,头也不抬地说道:“手肘和膝盖只是擦伤,小问题。”

    燕灵均稍微放心了点。

    碘酒清洗伤口,疼得钻心,左手使不上劲儿,陶陶只能死死攥紧右手,狠狠咬着唇才堪堪忍住没有痛叫出声。

    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因为不想被他无情嘲笑……

    看出她痛,燕灵均虽然余怒未消,但终究是于心不忍。

    他在她身边坐下,很自然地把她攥紧成拳的右手拉过来,裹在手心里。

    陶陶的心,狠狠一颤。

    她抬眸看他,即撞进他饱含怒意的眸子里……

    只一眼,陶陶刚软化下去的心立马又冷硬起来。

    她冷脸蹙眉,微微用力想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既然那么不爽还管她做甚?

    她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她不动还好,这一动他就更生气了。

    只见他剑眉一拧,近乎蛮横地将她的手指分开,趁她不备之时,强行与她十指紧扣……

    陶陶恼怒,正要发飙,却突然看到博嫣然若有似无地瞟了眼他们扣在一起的手……

    很显然是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小动作。

    陶陶囧。

    无奈,她只能放弃,任由燕灵均霸道地牵着她的手。

    见她老实了,燕灵均满意。

    “要住院吗?”然后燕灵均看着博嫣然,问。

    博嫣然摇了下头,“不用,问题不是很严重,回家静养半个月就好。”

    “需要注意些什么?”

    “受伤这只手别拎东西,尽量别使用,避免二次脱臼。”

    “饮食方面呢?”

    “清淡为主。”

    “什么时候来复查?”

    “一周后。”

    “有药吗?”

    “有。”

    “吃的还敷的?”

    “都有!”

    燕灵均没完没了,问得可仔细了。

    又是半个小时后。

    燕灵均牵着陶陶从医院里出来,然后驱车回家。

    谁也没有说话,彼此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各怀心绪。

    很快,他们回到了家。

    燕灵均把车停进车库,然后走向副座,拉开车门去抱受了伤的小女人。

    陶陶内心是抗拒的。

    她很想说我是手断了不是脚断了,我可以自己走的好吗!

    但……

    算了!

    很显然他现在还在气头上,就等着她主动送上门去给他骂呢。

    开门进屋,他抱着她径直往楼上走。

    “怎么回事儿?!”

    刚被他放在牀上,他阴测测的质问也紧随而至。

    陶陶脖子上挂着三角巾悬吊,小模样看起来有点可怜又有点滑稽,燕灵均心里虽恼得不行,却又对她恨不起来。

    单手撑着牀面,陶陶往牀头蹭了蹭,低着头冷着脸,一言不发。

    燕灵均最讨厌自己生气的时候陶陶不理自己了,那样会让他有种拳头打在棉花里自己被自己的力量反噬的挫败感。

    “我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哑巴了是不是?”他倏地一p股坐在牀边,面罩寒霜地怒瞪着她,厉声喝道。

    终究是被他咄咄逼人的模样惹得心里不痛快了,她冷冷剜他一眼,忍无可忍地回喝道:“问你未婚妻的妹妹去!”

    “我要听你说!!”他蛮横霸道,寸步不让。

    “我没什么好说的!”她把头撇向一边,连看都懒得看他了。

    燕灵均黑眸一眯,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强行掰回来,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眼睛,“怎么会没什么好说的呢?我觉得你应该有很多想说的才对!”

    下巴被他捏得生痛,肩受伤了她又不敢轻举妄动,除了狠狠瞪他之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比如……”他冷冷瞥了眼她的肩,“为什么要故意受伤?”

    她矢口否认,“我不是——”

    “不是故意为什么不躲?”

    像是早就知道她会否认一般,她刚一开口就遭他冷冷抢断。

    为什么不躲……

    陶陶倏然就炸毛了。

    “我凭什么要躲?!”她勃然大吼,反射性地坐直身来,也不知是生气还是难过,眼眶顿时就红了。

    许是没料到冰山会突然喷火,燕灵均微微一怔。

    他拧眉看着她,没说话。

    陶陶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和委屈。

    所以情绪一上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梗着脖子冲他吼,“我做错什么了?凭什么看到你的未婚妻我就要躲?甚至连她的家人都要畏惧?我既不欠她们也不低人一等,我凭什么要怕她们?!”

    她吼得地动山摇,字里行间尽显委屈和愤怒。

    看着发飙的小女人,燕灵均心里的火,咻一下灭了大半。

    他的语气软了下来,“我没让你怕她们,我的意思是有危险的时候——”

    “那也是你造成的!”她大叫。

    陶陶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了,可是怎么办呢?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

    嗯,她今天所受的羞辱和伤害,全是拜他所赐!

    如果不是他,杨海娜就不会来挑衅她,更不会有后面的事。

    所以都怪他,他就是一个祸害!

    “燕灵均,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吼?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陶陶越想越生气,越吼越大声。

    “所以你故意受伤报复我?”燕灵均微挑眉尾,爱恨不能地看着小女人,心里泛起一丝无奈。

    陶陶默了。

    “你知道我会心疼,我会生气,所以宁愿伤害自己也在所不惜是不是?”他深深看着她,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

    她被他看得有点心虚,连忙垂下眼睑,矢口否认,“不是!”

    其实陶陶自己也说不清当时是怎么想的了。

    她本是想借伤离开,可现在被他这样一说……

    她竟然无法反驳了。

    难道她真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想的?

    不不不!她才不是那样的!

    陶陶在心里大声否认着,可是……

    她的心怎么就这么虚呢?

    “不是?”他挑眉看她,目光犀利无比。

    陶陶撇开视线不敢与他对视,有种自己已经被他看穿的慌张……

    “嗯?”他步步紧逼,捏紧她的下巴将她撇开的脸再次掰回来。

    “不是!”她恼羞成怒,勃然喝道。

    早已习惯她的口是心非,燕灵均已经懒得为此生气。

    倏地,他脸色一沉,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

    “陶陶,从现在开始我严重警告你,以后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再敢像今天这样让自己受伤……”他极具压迫性地盯着她,微微停顿之后,咬牙切齿地吐字,“我饶不了你!”

    他说有什么不满冲他去……

    他说再让自己受伤就饶不了她……

    陶陶简直要被他气哭了。

    她对他哪哪儿都不满,可她什么时候敢明目张胆的冲他去?

    就他那种不容挑衅的德行,冲他去她还不得尸骨无存啊?

    她傻啊冲他去!

    饶不了她?

    凭什么饶不了她?

    再说了,每当他生气的时候,又什么时候扰过她?

    真想……呵呵他一脸!

    “燕灵均你真可笑,不去警告肇事者却来警告伤者,我就这么好欺负是不是?!”陶陶气得胸腔狠狠起伏。

    “嗯哼!”他慵懒轻哼,一脸“你就是好欺负”的表情。

    她气得头疼,顺手抓起一个抱枕就让他身上狠狠砸去,“你去死……啊!”

    动作太大,扯动了肩膀,痛得她不可抑止地叫了一声。

    “别乱动!”燕灵均沉喝一声,连忙倾身过去摁住她另一边肩,不让她动,骂道:“还嫌不够痛是不是?!”

    他看起来很凶,但眼底的心疼和无奈却那么明显。

    陶陶正在气头上,自然是无暇去注意这些小细节的。

    “不要你管!”她冲他喊,眼眶越发红了一分。

    “就管你,咋地?!他上半身压在她身上,极尽嚣张地哼道。

    他压着她,力道掌控得很好,既让她无法动弹,又不会让她难受。

    “燕灵均你不要欺人太甚!”陶陶觉得今天自己格外暴躁,面对他的挑衅,她就像根浇了油的火把,一点就着。

    “就欺你,怎样?”她越是生气,他就越是云淡风轻,老神在在地压着她,气死人不偿命地说道。

    “你混蛋!”陶陶大骂。

    “今天才知道?”他挑眉睨她,慵懒又嚣张。

    不!她早就知道!

    从最初的最初她就知道!

    陶陶疼,被气得心肝脾肺肾哪哪儿都疼。

    她狠狠瞪他,可眼神再犀利也伤不了他半分,看他心烦索性闭眼转头。

    见她皱着眉头好像不舒服,燕灵均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单手撑在她的身侧,微微直起身来看她,“怎么了?”

    “你滚开!”她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去挥赶他。

    牀边倏然一轻。

    他果然起身了。

    感觉到他好像是要离开,在听见他脚步声响起的那瞬,陶陶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只见他正朝着门外走去。

    真滚了?

    滚了好!

    滚了就清净了,滚了她就可以静下心来好好休息了,嗯,滚了好。

    陶陶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气呼呼地重新闭上双眼。

    然而很快,他又回来了。

    手里多了一杯水。

    听到他进门的脚步声,她睁开眼瞟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闭上眼睛假寐。

    “来喝水——”

    “我不喝!你别来烦我!”

    燕灵均走到牀边,温柔地说,哪知话未落音,就被小女人毫不客气地狠狠嫌弃了。

    面对她的拒绝,他没有生气,而是直接喝了一口水包在嘴里,然后吻上她的唇……

    “唔……”

    陶陶错愕,蓦地睁开眼看着已近在咫尺的俊颜。

    她的惊呼给了他可乘之机,他将水渡进她的嘴里……

    一口水喂完,陶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头晕晕的,脸颊莫名其妙地开始发烫……

    然而这还没完。

    他像是喂上瘾了一般……

    “燕灵均你……唔……”

    看到他喝了一口水又朝自己凑过来,她慌张大叫,怎奈有伤在身行动不便,她还来不及抬手推他,他的唇又袭了上来……

    这段时间他们之间的矛盾颇多,一会儿好一会儿又吵,极不稳定。

    这两天他们冷战,一句话都没说过,估摸着都在等对方妥协和主动……

    可两人寸步不让,谁也不肯先低头。

    其实他早就扛不住了。

    只是她一直冷冰冰的,就算他满腔热情,也能被她一个眼神冻结成冰。

    他也是有骄傲的,被她这样一再嫌弃,一怒之下就跟她冷战到底了。

    但几天没跟她抱抱了……想她得很。

    若不是她此刻有伤,这个吻肯定就停不下来了。

    陶陶被吻得大脑迷糊,整个人云里雾里的,就在感觉到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终于放过了她。

    一吻完毕,彼此都有些气息不稳。

    他抵着她的额,与她眼对眼鼻对鼻,呼吸喷薄在她的唇上,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陶陶脸颊绯红,唇麻麻的,心脏噗通噗通狂跳着,怎么也控制不了。

    “你说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啊?对我狠便也罢了,对自己竟然也这么狠!”燕灵均叹了口气,低哑磁性的声音饱含着浓浓的无奈和宠溺。

    任由别人欺负,放任自己受伤,她连自己都不爱惜,叫他如何不生气?

    他轻轻退开,看着她左边额头。

    她的额头也被磕伤了,起了一个包,有一点点红肿。

    “疼吗?”他抬手戳了戳她额头上的小包块。

    “嗤……”陶陶疼得狠狠抽了口凉气。

    神经病啊!

    这样戳当然会疼啊!

    “活该!”他啐骂,剜她一眼。

    陶陶气得将他的手狠狠挥开。

    燕灵均爱恨不能地瞪着桀骜不驯的小女人,板着脸冷冷教训道:“你说你是不是傻?就只会在我面前横是不是?别人欺负到你头上了怎么不见你拿出对我的狠劲儿来对付别人呢?还是说你欺软怕硬只会跟我作对?”

    这就是他生气的原因。

    如果今天是她揍了杨海娜,他绝对不会对她发火,甚至还会表扬她。

    可她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叫他如何不生气?

    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世上只有他可以欺负她。

    除了他,别人休想动她一根头发!

    嗯,他气的是她不懂自救,她在外面这样逆来顺受,万一他那天不在她的身边,那岂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她了?

    欺软怕硬……

    他的意思是他是软的那一个?

    他怎么有脸说?!

    他明明是最“硬”的那一个好吗!!

    只会跟他作对?

    呵!她哪次跟他作对不是被碰得头破血流?

    瞧他那语气,说得好像一直是她在欺负他似的!

    臭表脸!!

    “说话!”

    “人家可是燕少的小姨子,我哪敢得罪?”

    他突然朝她的脸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