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20章: 正文链接,不喜勿订
    《燕少宠妻无度》第020章:正文链接,不喜勿订“哟!我道这是谁呢,原来是只不要脸的狐狸精啊!”

    充满恶意的嘲讽,在空气中乍然响起,打破了陶陶想要的宁静空间。

    看到杨海娜,陶陶在心里叹了一声倒霉,没有一丝犹豫,她转身就要离开。

    并非是怕了杨海娜,而是不屑搭理她。

    杨海娜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与她计较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所以何必呢?

    对于一些讨厌的人,不搭理便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啊,你越避,她越是不依不饶……

    看到陶陶转身,杨海娜一个健步冲上来,张开双臂挡住她的去路。

    “走什么走!我话还没说完呢!”杨海娜娇蛮大喝,气势汹汹地瞪着陶陶,将野蛮无理诠释得淋漓尽致。

    陶陶眼底寒光四溢。

    极尽淡漠地看着杨海娜,陶陶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开!”

    杨海娜心脏微微一缩。

    不得不说,陶陶不说话则已,一说话气势全开。

    从她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那股冷……让人不寒而栗。

    即便是嚣张跋扈的杨二小姐,被陶陶那样冷冷盯着,心里也不由泛起了一丝怯意……

    只是!

    事关自己和姐姐的终身幸福,杨海娜又岂能如此轻易就被吓退?

    俗话说输人不输阵,她有偌大的一个杨家做后盾,而陶陶除了燕灵均之外什么都没有,她有什么好怕的?

    再说了,燕灵均是她姐夫,是她姐姐杨亦冉的,才不是这个姓陶地女人的呢!!

    “呵呵!我偏不让,你能怎地?!”如此一想,杨海娜抬头挺胸,趾高气扬地睥睨着陶陶,肆意挑衅。

    陶陶没说话,只是微微蹙眉,心里在犹豫着要不要跟杨海娜干一架……

    如果她跟杨海娜打起来,把他的订婚宴搞砸了……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

    如果他一怒之下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叫周灵北看见了……

    周灵北势必会站出来护着她,到时只怕更是会惹得他怒发冲冠。

    两人本就不对盘,万一他们一言不合当着众多宾客的面大打出手……

    那这个订婚宴可真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并非为他担忧,而是不想把自己卷入其中。

    嗯,她不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权衡利弊了一下,陶陶决定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失了自己的风度。

    面对杨海娜充满挑衅的目光,陶陶面无表情,保持沉默。

    陶陶的沉默给了杨海娜一种错觉,觉得她不说话是畏惧她的气势……

    于是杨海娜越发嚣张胆大了起来。

    虽然外面都传燕灵均非常宠爱陶陶,可男人宠女人有很多种可能,而且像燕灵均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围绕着那么那么多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专宠一个女人呢?

    就算专宠,又能宠得了多久呢?

    陶陶跟了燕灵均一年有余,新鲜劲儿怕是早过了吧。

    如若不然,燕灵均又怎会突然跟姐姐订婚不是?

    而且外面的女人终究只是外面的女人,狐狸精又怎么比得上正房太太?

    所以杨海娜想,即便姐夫很宠爱眼前这个姓陶的,但她是他的小姨子,就算她挠花了陶陶的脸,姐夫顶多骂她两句,也不可能太过苛责她的。

    杨海娜心里涌动着一股蜜汁自信。

    过分膨胀的自信,越发助长她嚣张的气焰,带着攻击性的字眼张口就来。

    “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却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明知道我姐跟我姐夫已经订婚了,竟然还对我姐夫死缠烂打,怎么?做小三儿很过瘾?”杨海娜双臂环胸,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尖酸刻薄地辱骂道。

    陶陶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咬牙,忍。

    “姓陶的!我姐跟我姐夫很快就会结婚的,识趣的自己趁早滚,别等我姐夫把你玩腻了一脚踹掉,到时看你脸往哪儿搁!”杨海娜叫嚣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正房太太呢。

    把她玩腻了一脚踹掉……

    她求之不得好吗!!

    陶陶在心里冷笑。

    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以一种看小丑的眼神看着杨海娜,眼底眉梢尽显讥诮。

    杨海娜不傻,很快就发现自己被鄙视了。

    大怒。

    “姓陶的!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听到没有?!”杨海娜怒不可遏,目光狠毒地瞪着陶陶,厉声威胁,“马上离开我姐夫,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可不像我姐那么温柔,我告诉你,我不是好惹的!”

    陶陶冷冷一笑。

    “不好意思二小姐,你找错对象了。”浅笑嫣然,陶陶从容不迫地迎上杨海娜充满怨毒的目光,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说的这些话跟我说没用,去跟你姐夫说吧,让他马上踹了我,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

    八辈儿祖宗……

    “你……你骂人?”杨海娜顿时瞪圆了眼睛。

    陶陶大方承认,唇角的笑更加深刻了一分,“骂的就是你!怎样?!”

    都说逞口舌之快很愚蠢,可骂得人哑口无言的那种快/感,有时候还真是蛮难抗拒的。

    杨海娜被彻底惹毛了。

    本就对陶陶妒恨在心,此刻又被陶陶在言语上占了上风,一向骄纵跋扈的杨海娜受不了了。

    “你这个践人!”随着一声怒骂,杨海娜像疯了似的扑向陶陶。

    陶陶的身后有几层台阶。

    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

    当看到杨海娜朝自己扑来,陶陶下意识地想闪开,可临了,她却改变了主意……

    她一动不动,就眼睁睁看着杨海娜气势汹汹地来推自己……

    “啊……”

    当陶陶身体倾斜的时候,一声尖叫划破夜空。

    发出尖叫的人不是陶陶,也不是杨海娜。

    而是云裳。

    “陶小姐小心啊!!”

    在陶陶滚下台阶的那刹,云裳一边尖叫提醒,一边朝着陶陶冲过去,想要救她。

    可为时已晚。

    当云裳跑过去时,陶陶已经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受伤是必然的。

    陶陶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面无表情无悲无怒,仿佛不知道生气也不知道疼一般。

    她的额头,手肘,膝盖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陶小姐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儿?”云裳狠狠皱着眉头,担忧急问。

    同时伸手去扶她。

    可陶陶却拒绝了云裳的援助。

    她垂着眸,很冷淡地避开云裳地手,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她想自己站起来,可左手刚一撑地就狠狠蹙眉,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一股剧痛从左肩传来,让她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云裳的手僵在半空,热脸贴了个冷p股正尴尬呢,突然见到陶陶脸色发白地抓住自己的左肩,立马觉察到了不对劲儿。

    “怎么了?肩膀很疼吗?”云裳问。

    陶陶默不啃声,但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痛苦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是不是骨折了啊?……喂!你站住!!”

    云裳担忧又焦急,正追问着陶陶,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亭子里的杨海娜想走,连忙直起腰来冲着杨海娜怒声大喝。

    杨海娜置之不理,见陶陶好像受伤了,心虚得只想开溜。

    为自己的鲁莽深感懊恼,杨海娜心里隐隐泛起一抹不安。

    在不确定燕灵均已经玩腻了陶陶之前,她不该出手推她的。

    若燕灵均不在乎陶陶了便罢,可万一还在乎着呢?

    伤了陶陶,那她岂不是惹下大祸了么?

    杨海娜越想越心慌,忙不迭地想要逃。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冲进亭子里来的云裳给紧紧抓住了。

    “小姐,你打了人就想走?”云裳义愤填膺,气势逼人。

    “放开我!”杨海娜气急败坏,皱着眉冲云裳喝道。

    杨海娜这会儿有点害怕了,毕竟伤人是理亏的,万一引来别的人,事情闹大就不好收场了。

    云裳有求于陶陶,自然是站在陶陶这边的,加上杨海娜态度蛮横,伤了人还丝毫悔意都没有,让三观超正的郁太太非常看不顺眼。

    必须得挫挫她的锐气不可!

    “这位小姐,你这是故意伤人,态度还这么恶劣你是想进局子里蹲几天吗?”云裳冷冷说道。

    “关你屁事啊三八!!”杨海娜急了,冲着云裳就破口大骂。

    云裳双眸一眯,寒气四溢。

    敢骂她?

    呵!那今天这事儿她还管定了!

    她怒极反笑,目光阴冷地睨着杨海娜,皮笑肉不笑地说:“本来是不关我的事,不过现在我就要多管闲事,你能咋地?!”

    “你——”杨海娜气结,想甩开云裳的手却又怎么都甩不开,急得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地叫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再不放开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呵!就算你爸是李刚你今天也非得给陶小姐赔礼道歉不可!”  云裳冷冷一笑,轻蔑讥诮。

    杨海娜霍然瞠大双眼,指着狼狈不堪的陶陶,尖锐谩骂,“我给她赔礼道歉?呵呵!她是个什么玩意儿?她也配?!还有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给她道歉?”

    无畏无惧地迎着杨海娜充满怨毒的目光,云裳懒散的语气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霸气,“我不算老几,反正你今天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远处人影绰绰,云裳又不依不饶,杨海娜急死了。

    “你放不放?再不放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杨海娜气急败坏,咬着牙根恶狠狠地威胁。

    “连我一起打?呵!你要不要先称称自己有几两重?!来啊!随时奉陪!!”云裳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一般笑了起来,轻蔑地上下打量着杨海娜,毫不畏惧地接下战书。

    云裳念过警校,就算武艺不精,但对付杨海娜这样的千金小姐那还是绰绰有余的好伐!

    杨海娜的脸色一阵青白交加,“你——”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阴冷的喝问破空而来。

    听到燕灵均的声音,杨海娜狠狠一颤,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是云裳的尖叫声引来了燕灵均和郁凌恒等人,郁大爷以为是自己老婆出了什么事,急得冲在最前面。

    当看到云裳毫发无损,郁凌恒松了口气,脚步放缓,让身后的燕灵均先上前。

    燕灵均一眼就看到了跌坐在地上的陶陶。

    以及她额头、手肘和膝盖上的擦伤……

    俊美如神祗的脸,瞬时变得阴沉可怖。

    “陶陶!”两个大步朝她奔去,眼底的担忧显而易见。

    “姐……姐夫……”杨海娜看到燕灵均脸色不对,心里的不安疯狂扩散,顿时吓得脸如白纸冷汗淋漓。

    “怎么回事?”燕灵均狠狠皱着眉头,一边将跌坐在地上的陶陶扶起来,一边拧眉问她。

    陶陶垂着眸,脸若寒冰,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沉默不语。

    怎么回事?

    他还有脸问她怎么回事?

    她被人羞辱,到现在被人伤害,全都是拜他所赐好吗!

    她真是恨死他了啊!!

    早就跟他说过,她不做第三者的!

    他既然要跟杨亦冉订婚,那就放她走啊!

    为什么还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把她拴在身边呢?!

    现在杨亦冉是他的未婚妻,所以杨家姐妹对她肆意羞辱她也只能受着,既无法为自己辩驳,也无力逃脱这糟心的一切……

    杨海娜来推她,她本是可以躲开的,可是她没躲。

    为什么呢?

    因为她想回家了,不想继续待在这里看他和杨亦冉伉俪情深的模样。

    所以她想,如果摔一跤可以早点离场……求之不得。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跤,摔得有点大了……

    嗯,她的肩很疼,不知是骨折还是脱臼了。

    这几天他们在冷战,一句话都没说过,所以这会儿就算燕灵均一脸心疼和关切,陶陶也无动于衷。

    见她不答,燕灵均转头瞪向亭子里的云裳和杨海娜,怒声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杨海娜吓得一抖,低着头不敢看燕灵均,脸色煞白煞白的。

    亲眼目睹了燕灵均对陶陶的担忧和心疼,以及面对她们时的疾言厉色……

    杨海娜的内心有种大祸临头的恐惧……

    “她推的!”见到大伙儿都来了,云裳这才松开杨海娜的手腕,指着她,告状。

    燕灵均的双眸顿时危险地半眯起来,眼底风雨密布杀气肆意。

    “我……不是……姐夫,我没有……”杨海娜惊恐,吓得连连摆手后退。

    姐夫的脸色太可怕,她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的脸色可以冷成这样。

    燕灵均突然朝着亭子里走去,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

    杨海娜怕得瑟瑟发抖。

    这时,一个白色身影匆匆而来。

    是杨亦冉。

    “姐姐!姐姐!”

    见到杨亦冉,杨海娜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忙不迭地向奔跑而来的姐姐靠近。

    “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赶在燕灵均进入亭子之前,杨亦冉前先一步跑到了妹妹的身边。

    然后杨亦冉看到燕灵均浑身带着杀气地进入亭子顿感大事不妙,连忙将妹妹护在身后,怯怯地看着一步步逼上来的男人,“阿均?”

    “我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妹妹是当事人,我想她比你我更清楚事情的经过,要不你让她说说?”燕灵均脸色阴沉,狠戾的目光锁住藏在杨亦冉身后的杨海娜,冷冷吐字。

    “海娜?”闻言,杨亦冉疑惑不解地歪头看着妹妹。

    “我……我……”杨海娜红了双眼,内心惶恐又不甘,狠狠瞟了眼亭子外的陶陶,气愤又委屈地叫道:“我气不过嘛,我只是轻轻推了一下,谁知道她那么弱不禁风就滚下去了……”

    推了一下……

    杨亦冉懂了。

    大震,气急败坏地斥责莽撞的妹妹,“杨海娜!!你……阿均不要!”

    可话到一半,她就被一股猛力狠狠拽开,然后眼睁睁看着妹妹被自己所爱的男人狠狠推了出去……

    “啊!”杨海娜惨叫。

    呯!

    男人在盛怒之下的力量是很可怕的,纤瘦的杨海娜直接被推飞了出去。

    “海娜!”杨亦冉吓白了脸,慌忙朝着妹妹跑去。

    看到妹妹扶着腰流泪的样子,杨亦冉霎时红了眼眶。

    燕灵均浑身戾气深重,极冷极冷地看着摔得甚为可怜的杨海娜,心里的怒气只增不减。

    他的女人,他欺负得死去活来都可以,但决不允许别人欺负!

    一丝一毫都不行!

    一根手指头都不能碰!!

    谁碰,谁死!

    杨海娜摔了腰,剧痛无比,伏在姐姐怀里疯狂落泪,在燕灵均阴冷的瞪视中,甚至都不敢哭出声来。

    被吓破胆了。

    在场的人都没说话,除了杨海娜颤抖的啜泣声,再无其他。

    陶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冷眼看着燕灵均为她出头,一言不发。

    云裳站在陶陶身边,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模样,不由对她和燕灵均的故事好奇起来……

    一阵凉风吹过,云裳酒劲儿上头。

    脑子一晕,她说话就忘了思考,看着陶陶的肩,很不解地小声嘀咕,“陶小姐你怎么这么傻啊?干吗不躲开?你明明可以——”

    一道狠厉的目光刷地射在云裳的脸上,惊得她的心狠狠一颤,下意识地闭了嘴。

    即便云裳说得小声,燕灵均还是听出了端倪,俊脸顿时更加阴沉可怖。

    “你说什么?”他从亭子里出来,走到陶陶和云裳的面前,厉声逼问。

    “啊?没呀,我什么都没说,真的!”云裳见势不对,连忙装傻,迷人的桃花眼无辜地眨啊眨。

    可燕灵均根本就没想搭理她,转眸,目光阴冷地射在陶陶脸上,“你故意让她推你的,是吗?”

    陶陶甚至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一个。

    她的沉默彻底将他激怒。

    “陶陶!我跟在你说话!!”他倏地抓住她的双肩,阴森切齿。

    陶陶本是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表情……

    痛苦!

    被他抓着的肩,不由自主地倾斜,黛眉紧蹙红唇紧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