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8章:我成全你!
    《燕少宠妻无度》第018章:我成全你!(求月票)“他长得好帅啊!姐,怎么办?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

    “我告诉你千万不要!!”杨亦冉狠狠凝眉,神色严肃地反对道。

    “为什么啊?”杨海娜不解。

    这么帅的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喜欢?

    “他喜欢陶陶!”杨亦冉有些无奈又有些怨愤地说道。

    “什么?!”杨海娜失声尖叫,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这个周灵北也喜欢那个姓陶的?

    杨海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就想不通了,陶陶那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凭什么个个男人都喜欢她啊?

    燕灵均是如此,现在来个周灵北也是如此!

    呵呵!真不愧是亲兄弟啊,竟然连口味儿都一样!

    杨海娜愤愤不平,心道难不成她们姐妹俩都得败在陶陶那个贱女人的手上?

    姐姐都还好,至少马上就要跟姐夫订婚了,就算得不到姐夫的心至少能得到姐夫的人,也不至于输得太惨。

    可她现在看上了周灵北……

    有陶陶横在中间,她该如何才能把他勾到手?

    人就是这样,没得到的都是最好的。

    杨海娜看中了周灵北,紧接着又得知周灵北喜欢陶陶,顿时妒恨升级。

    于是在妒忌的驱使下,她当即对自己发誓,非要把周灵北据为己有不可!

    嗯,她要让陶陶那个自命不凡的贱女人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到时燕灵均和周灵北都不再属于她,看她还能怎么拽!

    杨海娜雄心壮志,看着陶陶和周灵北离去的方向,嘴角泛起一抹阴测测的冷笑……

    这边——

    “陶陶!”

    周灵北快步追上陶陶,伸手拽住她。

    陶陶被迫停下脚步,拧眉不耐。

    她没有抬头看他,只顾转动手腕试图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他很用力,抓得她的手腕很疼。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周灵北脸色冷凝,狠狠皱着眉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陶陶,恨铁不成钢。

    他很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

    他想给她万般宠爱,可她却甘愿做人见不得光的消遣……

    即使那样便也罢了,可最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她竟任由别人欺负!

    周灵北已经几天没有睡好了。

    他神色疲惫,眼底泛着血丝,严重睡眠不足。因为打从她跟他说她爱上了燕灵均的那刻起,他的世界就崩塌了。

    彻夜难眠,脑子里全是与她相处过的那些画面,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的珍贵和难以割舍,而最让他感到心痛的,是他们相互试探心意的那段时间……

    那应该是他们的心靠得最近的时候了,可终究是天意弄人,他们之间差了那临门一脚……

    这些天周灵北无数次的想,若他当初主动一点,自私一点,他们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悔不当初啊!

    终于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机会触手可及的时候,千万不能犹豫!

    一犹豫,很有可能就会错过于你而言最重要的人或物……

    陶陶默不啃声,对周灵北疾言厉色的呵斥充耳不闻。

    而她越是这样一副颓废消极的态度,他就越是怒不可遏。

    “你就这么喜欢被人欺负吗?!”他狠狠切齿,爱恨不能地瞪着她,攥着她的手腕不撒手。

    陶陶垂着眸,眼底划过一抹苦笑。

    喜欢被人欺负吗?

    不!

    其实她只是不屑与她们争。

    同时她也想向自己证明,自己不在乎燕灵均。

    嗯,她不在乎他,所以杨家姐妹的挑衅对她来说就跟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心里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告诉自己对燕灵均除了深深的恨意再无其他……

    只是为什么她的心,闷闷的呢?

    可能……

    多少还是觉得委屈的吧。

    与他在一起,是被他强迫的,她委屈。

    现在他未婚妻的妹妹对她肆意辱骂,她更委屈。

    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他的爱,除了带给她耻辱和伤害,还有什么呢?

    面对周灵北饱含愤怒的质问,陶陶无言以对。

    周灵北看到陶陶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就心痛得无以复加。

    “你就真的那么爱他是不是?爱到可以不要名份不要尊严不要骄傲什么都不要是不是?!”他冲她怒吼,简直是痛心疾首。

    “是!”陶陶抬头,与周灵北冷冷对视,铿锵有力地吐出一个字。

    她说是……

    她的语气和表情是那么的坚定,像把锋利的刀子狠狠扎在他的心上。

    周灵北脸色微白,心如刀绞。

    他看着她的眼睛,死死看着,多么希望能从她的眼底看到往日情义……

    可惜,什么都没有!

    她的目光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决绝得近乎残忍。

    周灵北眼底的血丝更多了。

    半晌后,他缓缓松开五指,放开了她的手。

    他放得那么艰难,那么痛苦,那么不舍……

    手心里失去了她的温度,他只能再一点一点地把手指合拢,攥紧成拳。

    他握成拳头的指关节,严重泛白。

    因为他在极力隐忍,隐忍着心里那剧烈的痛……

    像是被剔骨剥皮,痛得他恨不能就此死去。

    “好!我放手!我成全你!但是陶陶!”周灵北忍着心中剧痛,一瞬不瞬地盯着陶陶,字字铿锵地说道:“我不允许你这样作践自己!!”

    嗯,他可以放手,但她必须幸福,否则怎么对得起他的忍痛割爱?

    当他说出“我放手”与“我成全你”时,喉咙里像是灌满了沙粒,每吐出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困难艰涩。

    没人知道他说出这两句话是用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

    在爱情里,放下比拿起困难不知道多少倍!!

    他舍不得放手,却又不得不放手……

    我放手……

    我成全你……

    耳朵里不停地回荡着他这两句话,陶陶瞧瞧攥紧了双手。

    指甲陷入掌心,试图用掌心的疼,分散心里的痛……

    嗯,周灵北愿意放手了,她终于“如愿以偿”了,然而她的心,却如同刀绞。

    “你要爱他是不是?你非要跟他在一起是不是?行!那就让他娶你!你要跟他在一起那就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否则我绝不答应你这样不明不白的跟着他!更不答应随便什么女人就能这样羞辱你!”

    周灵北愤慨说道,想到杨家姐妹欺负她的画面就怒得不行。

    刚才他会去扶杨海娜,只是想借机查看她是否有摔伤,避免她诬陷陶陶罢了。

    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呵!这怎么可能呢?!

    先不说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就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燕灵均也不可能会娶她的。

    毕竟,他明天就要和杨亦冉订婚了啊!

    她说爱燕灵均,只是希望周灵北放手,可周灵北现在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她该如何是好?

    她不会嫁给燕灵均,燕灵均也不会娶她,所以周灵北的要求她办不到啊!!

    陶陶脸若寒冰,“周灵北,这是我自己的事——”

    “陶陶!抛开我爱你这件事不谈,至少我们还是家人!你忘了你喊过我一声哥吗?”周灵北厉声抢断,寸步不让。

    这是他的最后底线,若不能亲眼看到她幸福,他如何能放得下心?

    “喊着玩儿的你还当真啊!”陶陶耸肩嗤笑,冷冷讥诮。

    “我当真!!”周灵北喝道,脸色格外严肃。

    做不成情人,至少也要做她的哥哥……

    大街上,两人冷冷对峙,来往行人对他们纷纷侧目,他们视若无睹,眼里只有彼此。

    天空不知何时布满阴霾,这时,竟然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让他娶你,我退出!”周灵北狠着心,逼着自己说出“退出”二字。

    陶陶烦躁,没好气地喝道:“我不在乎他娶不娶我——”

    “我在乎!!”他勃然大吼。

    “周灵北你不觉得自己闲事管得太宽了吗?陶博都没管我你凭什么呀?”陶陶头疼,忍无可忍地回吼道。

    “凭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