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7章:对他一见钟情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17章:对他一见钟情了(加更求月票)她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心里泛起一股心事被看穿的窘迫……

    她正要恼羞成怒,他却抢先开了口——

    “有件事要告诉你。”他收起笑容,脸色稍显严肃。

    陶陶见状,心里咯噔一跳。

    不安的感觉在心里肆意蔓延……

    “三天后燕氏有个庆功宴……”燕灵均说道,在微微停顿之后,残忍至极地抛下一个重磅炸弹,“实际上是我跟杨亦冉的订婚宴!”

    是我跟杨亦冉的订婚宴……

    陶陶的心,狠狠一震。

    胃口尽失!

    她看着他,眼神一点一点地冷下来,如同她的心,也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瞧!她就说他的温柔是剧毒嘛,果不其然!

    一股陌生的疼痛从心脏处慢慢扩散开来,她放在桌下的双手悄然攥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可就算指甲刺破了掌心,也压制不住心里的那股疼……

    他要跟别人订婚了,他就要属于别人了……

    而她,即将变成被万人唾弃人人喊打的小三儿……

    陶陶腾地站起身来,仓皇转身,欲走。

    她的心很乱,再不走她怕自己会失控的端起排骨汤往他头上淋下去。

    然而她越乱,他就越是不肯放过她。

    他长臂一伸,横档在她身前,将她的去路阻断。

    她被迫停步,冷冷看他。

    他依旧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仰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冷若寒冰的俏脸,别具深意地说:“我还没吃呢。”

    “燕少可真逗,我既没捆着你的手也没堵着你的嘴,你想吃就吃,拦我做啥?!”陶陶狠狠蹙眉,难忍心中怨怼,极尽不屑地睨着他,没好气地冷嗤道。

    “好!”他点头,动作优雅地拍了拍膝上的灰尘,然后优雅起身。

    好?

    好什么?

    陶陶一脸莫名。

    她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正想说什么,整个人却倏然腾空……

    他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她的惊叫都到了嘴边,最后硬生生地被她咽了回去。

    因为她不想在他面前认怂!

    将惊吓化作怒气,她狠狠皱着眉冲他喝道:“燕灵均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吃我想吃的。”他抱着她大步流星地走出餐厅,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陶陶简直想顺手给他一耳光。

    在他特意向她宣布三天后就要跟杨亦冉订婚的消息后,他还想对她不轨?

    混蛋!!

    “不好意思,我没心情——”

    “陶陶,满足我是你应尽的义务!”

    她的拒绝还没说完,就被他不紧不慢地抢断。

    他说满足他是她的义务……

    他的表情那么坦然,理直气壮得让她觉得可笑。

    呵呵……

    义务?

    他不觉得自己用词不当吗?

    他卑鄙无耻,用爷爷和陶博威胁她,竟然还有脸说伺候他是她应尽的义务?!

    她又不是他老婆,有什么义务非得满足他?

    他若不用她的家人威胁她试试看,看她会不会用鞋拔子甩在他脸上!

    简直……混蛋!!

    陶陶满腔愤慨,在知道他要跟杨亦冉订婚之后对他的靠近可谓是身心抗拒,可他那么霸道,她又哪里抗拒得了……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当他把自己狠狠压在牀上使劲儿折腾时,尽可能的别给他反应……

    可她不是死人,在他刻意的延长过程下,终究是溃不成军……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庆功宴的前一天,陶陶驾车去了精品成衣店,挑选明日宴会要穿的裙子。

    关于他跟杨亦冉的订婚宴,她本是拒绝出席,可他非要她去。

    她知道,他想羞辱她,想要她难堪,以报复她跟周灵北走得太近。

    他决定的事,她从来都是没有资格拒绝的,所以,她只能妥协。

    事成定局,她在心里默默安慰自己,去吧,去看看也好。

    他对她越残忍,她越能守住自己的心……

    所以这样真的挺好的!

    其实她不怕他混蛋,反倒怕他温柔……

    他越狠,她的心就越冷,反之,他越温柔,她的心就会变得摇摆不定……

    二十分钟后,陶陶到达目的地。

    这间精品成衣店在c市很出名,礼服全是手工定制,且每款都只有一件,全世界独一无二,永远不用怕撞衫。

    以往陶陶每次需要参加什么重要的场合时,就会带上燕灵均的卡,来这里选裙子。

    最早是燕灵均带她来这里的,所以店内的员工都知道她是燕灵均的女人。

    曾每次她到来都对她毕恭毕敬的店员,今天看到她却一脸懵逼……

    仿佛她不该出现在这里一般。

    陶陶无暇去猜测店员看到她为何是那样一副表情,她进入店内就走向礼服区。

    她赶时间,想尽快挑好。

    看着一件件华丽的礼服,陶陶想,那是别人的订婚宴,她不过是去“领罚”的,不宜太出众。

    因为穿得越是引人注目就越丢脸,所以随便挑一件就ok了。

    这样想着,她伸手探向一排礼服中的其中一条……

    “不好意思!这条裙子我已经订了!”

    哪知她的手还没触碰到那条黑色的小礼服,就被一只涂着大红指甲油的手给抢先取走了。

    陶陶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转头看向来人。

    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正目光充满敌意地睥睨着陶陶,趾高气扬宛若公主降临。

    陶陶没有理会无理的女孩,而是转头看向店员。

    店员看看女孩,又看看陶陶,为难得额头冒汗,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是好,“抱歉啊陶小姐……那个……”

    一听店员这话,陶陶就懂了。

    看来她今天是遇上了一个娇蛮任性的大小姐。

    没有为难店员,陶陶直接放弃,“没关系。把那条给我看看。”她指着另一条香槟色长裙。

    “这条我也订了!”

    店员还没来得及行动,女孩又抢先说道。

    那老大老大的口气,格外令人反感。

    陶陶淡淡地瞥了女孩一眼。

    但她什么也没说,对无理之人,最好的蔑视就是置之不理。

    她转身走向另一边,然后伸手去拿一条湖水蓝的百褶长裙……

    “这条也是!”女孩追上来,娇蛮喝道,且一把将裙子取下来抱怀里。

    陶陶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不由多看了女孩两眼。

    她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出门就遇疯子!

    都不认识她,居然非要跟她杠上,不是疯子是什么?

    莫名其妙!

    陶陶本就不太好的心情,顿时更不好了。

    转身,看着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店员,陶陶冷冷一笑,“你们店里还有没被这位小姐订下的裙子吗?”

    “呃,那个……”店员神色纠结,看看陶陶,又看看女孩,不知该如何应对。

    “还是说,只要是我看中的……”陶陶唇角冷笑更甚,眼底眉梢尽显讥诮,“这位小姐都订了?”

    没错!

    就算她再迟钝,当女孩第三次抢走她看中的裙子时,她就已经能肯定,这个女孩是在故意跟自己作对!

    只是……

    为什么呢?

    她都不认识她的啊!

    正当陶陶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一旁的更衣室走出来一个人……

    “海娜,你过来帮我看看——”

    杨亦冉一边低着头整理着身上试穿的裙子,一边扬声说道。

    她边说边抬头,然后就看到了陶陶。

    脚步一滞,杨亦冉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

    冤家路窄!

    看到杨亦冉的那瞬,陶陶恍然大悟。

    难怪……

    难怪这个女孩故意跟她作对,原来是杨亦冉的亲妹妹——杨海娜!

    曾听闻燕氏股东杨德昌的小女儿在国外读书,所以一直以来大家只闻其人,未见其人。

    陶陶的心情,彻底毁了。

    这c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哪哪都能遇上讨厌的人呢?

    陶陶想,反正明天的宴会没她什么事儿,要不就穿以前的裙子凑合一下吧……

    这主意不错,陶陶决定就这么做。

    “陶小姐也来选裙子啊?”

    陶陶正打算离开,杨亦冉却走了上来,噙着优雅得体的微笑,特别友好地跟她打招呼。

    虚伪!

    陶陶在心里冷笑。

    明明恨得她要死,却装出一副“见到你很高兴”的模样,不累么?

    “姐,这几条你也去试试。”

    杨海娜一见自家姐姐,二话不说就把抱在怀里的三条裙子塞给姐姐。

    正是刚才陶陶看中的三条。

    杨亦冉一怔,蹙眉看着被妹妹硬塞进怀里的礼服,“还试啊?我觉得身上这条就挺好——”

    “哎呀!叫你去你就去嘛!”杨海娜跺脚,娇喝道。

    “可是这个……”不是她的风格啊!杨亦冉纠结。

    杨海娜极尽鄙夷地瞥了陶陶一眼,然后装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含沙射影地对姐姐说道:“你呀,别总是一成不变的,淑女风不吃香了现在,你看某些人,天生一股狐媚相不说,穿衣打扮还尽挑男人喜欢的类型,可不得把那些男人迷死么?所以姐啊,你可得长长心眼儿,把自己的人看牢了,别被某些不要脸的狐狸精给抢走了!”

    狐狸精……

    听着杨海娜阴阳怪气的讥讽,陶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只是目光更冷了一分。

    “海娜,你别说了。”见妹妹越说越过分,杨亦冉连忙扯了扯妹妹的衣袖,示意她别说了,然后转眸看着陶陶,微笑道歉,“陶小姐,家妹口没遮拦,你别往心里去。”

    杨亦冉自然是不想向陶陶示弱的,可是她怕自己好不容易等来的幸福会成泡影……

    因为前几天燕灵均给了她一个类似警告的暗示……

    他的意思是,她若想顺利跟他订婚,就别去招惹陶陶,否则后果自负。

    收拾陶陶还不是时候,现在地位不稳,她得忍!

    可杨海娜并不知道自己姐姐是在忍辱负重。

    “姐!你对她这么客气干啥?像她这种不要脸的小三儿——”杨海娜冷笑,难忍心中气愤,一个没忍住就出口伤人了。

    听杨海娜出言不逊,陶陶脸色变得更加沉冷,“小三儿”三字格外刺耳,她眸色一凌,极冷极冷地瞪着杨海娜。

    杨海娜没说完的话,被陶陶阴冷的瞪视给吓得生生憋了回去。

    但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她不能被陶陶一个眼神就吓退了。

    “你瞪我干啥?想打架?”杨海娜抬头挺胸,瞪着陶陶。

    陶陶觉得杨海娜就像个小丑。

    实在无趣,她转身就走。

    有句话不是这样说的么,你被狗咬了,总不能咬回去吧……

    嗯,没必要咬回去,不理就好。

    可偏偏任性惯了的杨海娜不肯善罢甘休。

    “我还没说完呢!你走什么走——啊……”

    杨海娜伸手去抓陶陶,陶陶反手一甩,隔开了杨海娜伸来的手,也使得杨海娜脚下一崴,摔倒在地。

    这下更是不得了了。

    “娜娜!”杨亦冉连忙蹲下去搀扶妹妹。

    “姓陶的!你敢推我?!”杨海娜怒不可遏,目露凶光地瞪着陶陶,像是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杨小姐,你贼喊捉贼没用,这店里有监控的。”陶陶噙着冷笑,瞟了瞟墙上的摄像头,淡淡吐字。

    杨海娜顺着陶陶的目光看过,果然看到了监控摄像头。

    “你——”她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张脸青白交加。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小姐你没事吧?”周灵北将杨海娜扶起来,礼貌地问候道。

    杨海娜随意转头,当看清周灵北的脸时,双眼顿时一亮……

    “呃,没……没事……”

    前一刻还凶悍如虎的杨海娜,瞬间变成了害羞的小绵羊。

    陶陶这会儿心情糟透了,而周灵北的出现更是让她烦得要死了。

    一刻都待不下去了,她一言不发再次往出口走去。

    “陶陶!”

    周灵北见状,连忙松开杨海娜的手臂,朝着陶陶的背影快不追去。

    见周灵北跟陶陶认识,杨海娜痴痴地盯着周灵北远去的背影,好奇地问:“这男的是谁啊?”

    她并不奢望姐姐会认识,就是随口一问。

    哪知姐姐的回答却让她大吃一惊——

    “你姐夫同父异母的哥哥。”杨亦冉说。

    “啊?”杨海娜不可置信,失声叫道:“燕伯伯居然有私生子?”

    “你小声点!”妹妹的声音太大,引得店里的员工对她们纷纷侧目,杨亦冉连忙瞪了妹妹一眼,呵斥道。

    这种事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尤其阿均不喜欢这个周灵北,所以这个“家丑”万万不可宣扬。

    “叫什么名字啊?”杨海娜还望着已空无一人的店门,一副惷心荡漾的表情。

    杨亦冉正抱着裙子准备去更衣室试穿,闻言回头看着妹妹,“嗯?”

    “我姐夫他哥。”

    “叫周灵北。”杨亦冉答道,完了又特意叮嘱,“以后在你姐夫面前别提这个人,你姐夫不待见他。”

    “哦。”杨海娜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你干什么?”见妹妹表情不对,杨亦冉不由蹙眉。

    “他长得好帅啊!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杨海娜捧住双颊望着周灵北和陶陶离去的方向,毫不害臊地说道。

    杨亦冉狠狠皱眉,不赞同地看着妹妹,严肃地说道:“我告诉你千万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