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6章:踹了她
    《燕少宠妻无度》第016章:踹了她(求月票)开门,进屋。

    “你去哪儿了?!”

    一道阴冷的声音破空而来。

    陶陶抬眸,循声望去,只见浑身笼罩着戾气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以王者的姿态冷冷睥睨着她。

    只是一眼,她就垂下眼睑,继续踢掉另一只高跟鞋,换上舒服的拖鞋,同时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字,“逛街。”

    “跟谁?”他冷冷逼问,目光犀利似箭地射在她的脸上。

    她笑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抬眸迎上他冷厉的目光,一边趿着拖鞋朝他走去,一边不怕死地讥诮道:“燕少何必明知故问!”

    可不嘛!

    从会议室出来,她进了电梯周灵北就跟着进了电梯,走在后面的他必然是看见了的。

    燕灵均双眸微微一眯,眼底划过一抹危险的寒光……

    他缓缓起身,向前一步与她拉近距离。

    他很高,若彼此距离很近,她就得仰望他……

    “陶陶,你这是在挑衅我吗?”他垂眸,唇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以一种俯瞰众生的姿态睨着她。

    他那么高高在上,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狼狈落魄的难民。

    “你觉得我敢吗?”她微仰着小脸,回以冷笑。

    “你这是不敢的表现?”他挑眉冷哼。

    翘班一下午,不止不接电话还荡到天黑才回家,而且回了家还不给他好脸色……

    这叫不敢?!

    面对他的斥责,陶陶怒极反笑,“难道我已经连与人逛街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当然有!但得看是跟什么人!”

    她想跟谁去逛街都可以,唯独周灵北不行!

    当然,他的小东西撒谎了。

    她没跟周灵北去逛街。

    因为当她跟周灵北同乘一个电梯下楼后不久,周灵北就回到自己办公室了。

    所以一整个下午,她并没有跟周灵北在一起。

    如若不然,他又焉能如此淡定?

    她若真敢跟周灵北去逛什么破街,他早发飙了好么!

    陶陶不开心。

    自打开完会议之后,她的心情就郁闷到了极点,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此刻再被他这样阴阳怪气的刁难,她突然就忍无可忍了。

    “燕灵均,既然你那么怕头上顶草原,何不一脚踹了我以绝后患?”她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冷冷地笑,也不管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会不会惹他不高兴,先嘲讽了再说。

    头上顶草原……

    她敢!!

    “比起踹了你……”他微微俯首,半眯着双眼凑近她倔强的小脸,在她唇畔阴测测地呵气道:“我更喜欢让某些碍眼的人消失!”

    这个“某些人”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陶陶恨得咬牙切齿。

    “你除了威胁我还会其他的招数吗?”她气得脸上再也挂不住笑,怒不可遏地狠狠瞪他。

    与她的愤怒大相径庭,他笑得愈发从容淡定,“威胁你百试百灵我还需要其他的招数吗?”

    同时他冲她眨了下右眼,一脸“放马过来”的表情,嚣张到极致。

    陶陶气得头疼。

    她很想骂他“你怎么不去死”,但他肯定会回答“你没死我怎么舍得死”……

    想想只能作罢!

    这场口舌之战,她输了。

    而且输得还挺狼狈的。

    不管她说什么,他总能轻易反击,几度把她堵得哑口无言。

    算了,不说了,自己怎么可能斗得过他这种阴险小人呢?

    许是走了一下午走累了,陶陶气馁息战。

    她面无表情地朝着楼梯走去。

    与其跟他打嘴仗,还不如回房睡大觉。

    可刚抬步,手腕就被他一把攥住。

    “我饿了。”燕灵均说。

    “我不是你的保姆!”陶陶顿怒,张口就冲他怒喝道。

    她都快累死了还想她给他做饭?

    有他这样压榨人都么?!

    “嗯。”燕灵均懒洋洋地发出一声鼻音。

    陶陶一怔,皱眉看他。

    嗯什么鬼?

    被凶了,燕灵均却一点也没生气,拉着陶陶的手,径直朝着餐厅走去。

    他边走边说:“我炖了你最爱的玉米排骨汤,新鲜出锅,可香了!”

    他炖的……

    陶陶本是气闷的心,突然吹来一阵风,将阴霾吹走大半。

    想要挣扎的手,莫名就使不出劲儿了。

    他的语气那么自然又温柔,仿佛刚才的不愉快根本不曾存在。

    对于他的阴晴不定,陶陶深感无语。

    但他突然温柔起来,还有她最爱的玉米排骨汤……

    她觉得暂时休战也未尝不可。

    燕灵均牵着陶陶进入餐厅,然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轻轻往下摁。

    她坐下,看到桌上摆着几道看起来很可口的菜肴,顿觉饥肠辘辘。

    “还有你喜欢的百合银耳西兰花和蜜汁山药,做好都有一会儿了,你尝尝还能吃不?如果西兰花凉了不好吃了我重新给你做。”

    听着他越来越温柔的声音,陶陶的心倏地一紧,突觉心生不安……

    他干什么?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

    他这算是在对她献殷勤吗?

    她看着他,虽然很饿,但还是忍着没动筷。

    直觉告诉她,他此刻的温柔,很可能是毒药……

    “要我喂?”

    见她只是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燕灵均轻挑眉尾,慵懒戏谑。

    不!她不想要他喂!

    但如果她再不吃,他就真的会喂她……

    她妥协,拿起筷子。

    燕灵均目光灼灼地盯着细嚼慢咽的小女人,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好吃吗?”他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侧着身面对着她,手肘撑着桌面,手握成拳轻轻抵着侧额,一派悠然自得。

    “嗯。”陶陶不甘不愿地发出一声鼻音。

    吃是挺好吃的,可他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会影响她的胃口好吗!

    “周灵北穷得连请你吃饭都请不起么?”他勾起唇角,讥笑道。

    “……”她无语,抬眸冷冷瞥了他一眼。

    他可真是有够小肚鸡肠的,逮着机会就挤兑周灵北,很有意思么?

    “开个玩笑。”见她不悦,他唇角的弧度扩大,玩世不恭的模样看起来格外欠揍。

    “很好笑?!”陶陶脸沉如水。

    不知何故,她越来越讨厌他拿周灵北说事儿了,明明是他们之间有问题,他偏要把周灵北拉出来当炮灰。

    觉得周灵北无辜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明明跟周灵北没什么,他却非要怀疑她!

    在他眼里,她就真是那种不检点的女人吗?

    虽然恨他,但她也不至于脚踏两条船好吗!

    再说了,她也不敢!

    弟弟陶博欠他的钱,以及爷爷的病……她哪敢对他有二心?

    被小女人冷冷瞪着,燕灵均却笑得越发愉快,“我觉得还可以。”

    她冷冰冰的对他爱答不理,他不开个玩笑自娱自乐能怎么办?

    当然,他厌恶周灵北是事实,妒忌她爱着周灵北也是事实,他不怕承认,有事没事儿挤兑周灵北就是他的乐趣。

    还可以……

    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模样,陶陶默默翻了个白眼,低头喝汤。

    话不投机半句多!

    “生气了?”

    半晌后,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陶陶秒懂,但她装傻,脸若寒冰地冷冷道:“不好意思,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选择用冉冉的设计,让你不舒服了对吗?”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唇角微微上扬。

    冉冉……

    叫得够亲热的!

    陶陶的脸,不由自主地更冷了一分。

    放下汤匙,她抬眸看他,皮笑肉不笑地淡淡说道:“燕少你想太多了,你是老板,你喜欢用谁的就用谁的,我一个小小的员工没资格不舒服!”

    她听似淡漠的语气里,却隐隐透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

    燕灵均笑了。

    她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心里泛起一股心事被看穿的窘迫……

    她正要恼羞成怒,他却抢先开了口——

    “三天后燕氏有个庆功宴……”

    燕灵均说道,在微微停顿之后,残忍至极地抛下一个重磅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