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5章:爱上他了
    你当成宝的男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在陶陶话音落下的同时,办公室的门,突然毫无预兆地被人推开了……

    也不知是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还是有人算计好的,反正每当她说些会让他不高兴的话时,他都能听见。

    没错,来人正是燕灵均。

    四目相接,匆匆一瞥陶陶就慌忙移开了视线。

    不知何故,她现在越来越无法直视他的目光了,每次她做了或是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心里都会不由自主地泛起心虚……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嗯,以前就算说他坏话,她也可以理直气壮,从来不怕他会听见,甚至还希望他能听见,就想着能把他气死才好。

    就算气不死,让他对她失去兴趣也是可以的。

    可现在她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现在的她,竟会因为说了他不喜欢听的话而感到懊恼……

    燕灵均只是淡淡的地看了眼陶陶,然后就调转视线望向杨亦冉。

    “阿均。”

    看到燕灵均,杨亦冉笑靥如花,亲昵地喊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燕灵均单手插袋,不紧不慢地走到杨亦冉的面前。

    他的语气听似随意,实则压迫性十足。

    杨亦冉悄悄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地微笑道:“没什么啊,我来设计部上班了嘛,所以来跟陶经理报告一声。”

    燕灵均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陶陶,然后又看着杨亦冉,“你是设计部的经理,她只是副经理,你跟她报告?”

    陶陶一怔。

    杨亦冉空降为设计部的经理了?

    呵呵……

    平心而论,她并不在乎职位的高低,毕竟她只是想做一个没有太多压力大小小设计师而已,这个副经理的头衔都还是燕灵均硬塞给她的。

    只是!

    在燕灵均已经对外宣布他们即将订婚的消息之后,杨亦冉再这样空降成她的顶头上司……

    多少是有点羞辱人的意思吧!

    听他语带讥诮,杨亦冉抿唇浅笑以掩饰心里的慌张,温顺地垂着眸小声说道:“她是前辈嘛!”

    论资历和设计功底,在杨亦冉的面前,陶陶的确算得上是前辈。

    因为陶陶曾得过珠宝设计比赛冠军。

    但杨亦冉的话,听听便罢,当真可就输了!

    她永远不可能把她当成前辈来尊敬!

    毕竟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杨亦冉只怕是恨不得把她撵出燕氏甚至是撵出c市,所以怎么可能真的把她当前辈呢?

    气氛有点尴尬。

    叩叩叩……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上突然响起三声有节奏的轻叩,紧接着门被推开。

    是陶陶的秘书。

    秘书推开门就敏锐地感觉到办公室内的气氛不对,有瞬间的呆怔。

    当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在她的脸上时,秘书回过神来,公式化地对陶陶说道:“陶经理,会议十分钟后开始!”

    之前的秋季新款首饰,因为一个叫t&amp;y的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令燕氏大家长燕宏海大为光火,所以下令让设计部立马准备冬季新款。

    而冬季新款的设计图,燕宏海要亲自过目。

    “嗯!”陶陶淡淡地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杨亦冉正好有了借口逃避燕灵均咄咄逼人的目光。

    “你们聊,我回去准备开会的资料。”杨亦冉噙着招牌微笑,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陶陶的办公室。

    杨亦冉离开之后,办公室内就只剩下陶陶和燕灵均。

    气氛好像更尴尬了。

    她坐在办公桌后,低着头一声不吭地整理着自己熬了一个通宵画出来的设计稿。

    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燕灵均站在办公桌前,目光深沉地看着把自己无视得很彻底地小女人,唇角泛起一抹无声地冷笑。

    原来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算……

    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一直心存幻想,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焐热她的心,幻想着她终会被自己打动……

    可现在看来,怕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知道争吵只会把她越推越远,更知道对她不好就会被周灵北趁虚而入,可是怎么办?他的好,她不稀罕啊!

    所以,除了不择手段地把她强留在身边,他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了!

    她是养不熟的小白眼狼,就算他把心挖给她,她也不会有丝毫的动容。

    既然不肯爱他,那就让她继续恨他吧!

    不是说没有恨哪有爱吗?索性他就自我安慰地想,她恨他也是一种在乎他的表现吧……

    毕竟,爱到绝望的时候,不自欺欺人又能怎么办呢?

    最近他一直在想,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爱上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坏东西!

    燕灵均一瞬不瞬地盯着始终低着头假装忙碌的小女人,心,苦涩不已。

    哎……

    默默叹了口气,他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拿她没辙,未免自己内伤而亡,他只能落荒而逃。

    当听到他的脚步声响起,陶陶的心微微一颤。

    直到他走出办公室,她才缓缓抬眸看着他渐行渐远的挺拔背影……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会议室。

    当陶陶和杨亦冉把各自的设计稿以及设计理念向燕宏海作了汇报之后——

    “怎么样?”

    燕宏海将选择权丢给了燕灵均。

    燕灵均瞟了眼面前的两份设计图,然后拿起其中一份,像是在仔细观赏一般,“我觉得杨经理的设计还挺不错。”

    此言一出,会议桌上的几人,神色各异。

    杨亦冉面露喜色。

    陶陶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但立刻就恢复如常了。

    燕宏海看了燕凌均一眼,心里的气在这一刻消了大半。

    他觉得儿子这是在跟自己低头认错了。

    一直以来,燕宏海都知道自己儿子跟陶陶之间那点事儿,但他没有多加干涉,他觉得一个成功的男人身后有几个女人是很正常的事,只要分得清孰轻孰重就行。

    前几天儿子对外宣布即将跟杨亦冉订婚,他得知时心里颇感惊讶,因为之前他也在儿子面前提过几次,但均被儿子搪塞了过去,没想到儿子突然就想通了。

    当然,不管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决定跟杨亦冉订婚,只要他真的愿意,对燕宏海来说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毕竟杨亦冉跟陶陶比起来,燕宏海是更希望杨亦冉做自己的儿媳妇的。

    先不论杨亦冉的性格比陶陶好多了,就连身家背景,也甩陶陶几条街。

    反正燕宏海一直以来都对性格清冷淡漠的陶陶不感冒。

    所以儿子若能跟她断,他举双手赞成。

    “你的意思是用冉冉的?”燕宏海看着燕灵均的目光变得温和多了。

    杨亦冉紧张地攥紧了双手,眼含期盼地紧盯着燕灵均。

    陶陶垂着眸,谁也不看,一脸爱咋咋地的姿态。

    然而她表面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脏却控制不住地抽搐起来……

    虽然他现在选的只是设计稿,可她却觉得,他这是在羞辱她……

    不是她自夸,杨亦冉的设计跟她的设计比起来差的真不是一点点,可他却昧着良心说杨亦冉的设计更好……

    她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已经开始心疼未婚妻了,又何苦把她拴在身边?

    陶陶无声冷笑。

    燕灵均还没来得及说话,周灵北已经忍不了了。

    “可是我觉得陶陶……陶经理的设计理念更适合冬季新款!”周灵北沉着俊脸,情急中差点直呼其名,话到一半惊觉太亲昵了,连忙改口。

    燕宏海淡淡看了周灵北一眼,脸上已显不悦之色。

    他都已经很明显的表示要用杨亦冉的设计了,这个直不肯认祖归宗的大儿子却偏要跟他唱反调,他能高兴么?

    燕灵均轻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陶陶以及为其打抱不平的周灵北,犀利的目光讳莫如深。

    会议最终,用了杨亦冉的设计。

    杨亦冉开心得不得了。

    如愿做了燕灵均的未婚妻,还成了陶陶的顶头上司,现在刚上班就打败了陶陶,这叫她怎能不兴奋?

    杨亦冉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她美美地想,自己接下去肯定能一帆风顺地坐上燕家少奶奶的宝座的!

    陶陶抱着自己被淘汰的设计稿,径直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进入电梯,等待下行。

    “陶陶!”

    当电梯的门正要完全关闭时,一道急呼传来,同时一双手很及时地抓住了电梯,往两边掰……

    电梯接收到感应,又缓缓开启。

    心不在焉的陶陶抬头,表情有些茫然地看着追来的周灵北。

    周灵北进入电梯,待电梯完全关闭之后,才拧眉看着陶陶。

    他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目光极具穿透力,似是想看透她此刻的心情……

    “你没事吧?”

    盯着她看了半晌,他问,言辞间透着心疼。

    陶陶眨了眨眼,一脸困惑,“我有什么事?”

    周灵北觉得陶陶是因为太难堪了所以故意装傻。

    “明明你的设计才是最好的!”周灵北拧着眉头怒道,一脸愤慨。

    陶陶闻言,但笑不语。

    估计在这世上,也就只有他才会这样觉得她什么都是最好的。

    见她神色平静,周灵北很不解,“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这样挺好啊,我乐得清闲……”陶陶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陶陶!”周灵北勃然大喝。

    陶陶噤声,淡淡看着怒发冲冠的周灵北。

    “燕灵均是在故意羞辱你,你感觉不到么?”周灵北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一副对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陶陶心里苦笑一声。

    她又不是死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只是感觉到又能如何?除了默默承受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

    在她面前,燕灵均从来都是有恃无恐的,因为爷爷的命攥在他的手心里,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陶陶觉得,周灵北对自己的关心,已成了她的负担……

    并非她不识好歹,而是明知彼此不可能,她不想看到他再继续深陷……

    真心喜欢过他,所以她希望他能放下一切,去寻找新的感情。

    “感觉到了,那又怎样?”陶陶淡淡吐字。

    那、又、怎、样?!

    周灵北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无动于衷的陶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怎么了?

    怎么可以这样委屈自己?

    明知燕凌均对她如此恶劣,她为什么还舍不得离开?

    等等……

    舍不得?

    周灵北的心狠狠一抽,被自己脑海里冒出来的这三个字给吓住了。

    无论他怎么劝说她都不肯离开燕凌均,莫非真是因为“舍不得”三个字?

    舍不得……

    难道她喜欢上燕灵均了?!

    叮……

    电梯到了。

    电梯的门缓缓开启,陶陶欲往外走。

    然而下一秒,周灵北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同时另一只手直接摁了负一层。

    很快,电梯到达了地下车库。

    周灵北一言不发地拉着陶陶往他的车快步走去。

    他拉开车门示意让她上去,明显是有话要跟她说。

    可陶陶拒绝上车。

    一脸“你想说什么就在这儿说吧”的淡漠表情。

    见陶陶坚持,周灵北没辙,看着她冷漠的小脸,他心乱如麻。

    狠狠咬了咬牙,他开门见山地问道:“陶陶,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问出这样的话,他紧张得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你是不是爱上他了……

    陶陶有瞬间的恍惚。

    但失神只是一秒,然后她毫不犹豫地点头,“嗯。”

    嗯……

    周灵北懵了,只觉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他死死看着她,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陶陶脸色平静,态度坚定地重复道:“我说——嗯!”

    她承认了!

    周灵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

    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他越怕什么偏偏就越来什么。

    甚至不给周灵北缓神儿的机会,陶陶接着又道,不紧不慢,字字坚定,“灵北,我爱上他了,所以——”

    “不可能!”周灵北勃然大喝,脸如白纸。

    不!不可能!

    她不可能会爱上燕灵均的!

    他们在一起才一年而已,燕灵均对她又不好,她怎么可能爱上一个用卑劣手段逼她就范的纨绔子弟呢?

    不不不,他不信!

    “为什么不可能?他长得帅又有钱——”

    “你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他抢断,不能接受。

    陶陶,“灵北,这跟贪慕虚荣无关,是他太有魅力,我情不自禁被他吸引。”

    她语气轻缓,却字字如刀。

    听得周灵北心如刀割。

    他盯着她看了半晌,怎么也接受不了,“我不信!”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是事实!”她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对他的伤心难过无动于衷。

    周灵北心慌意乱,已然分不清陶陶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可她没理由骗他不是吗?

    所以,她应该是真的爱上燕灵均了吧!

    “可是他已经跟杨亦冉订婚了,你难道准备无名无分的跟他一辈子吗?”周灵北怒道,简直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她脑子里都装的什么豆腐渣。

    她那么骄傲的不是吗?

    怎么舍得委屈自己做第三者?

    她难道不怕流言蜚语不怕被世人唾弃?

    “为了爱,有何不可?”陶陶唇角微微勾起,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周灵北呼吸狠狠一窒,仿若不认识她了一般,“陶陶你变了!”

    “嗯,我变了,早就变了。”她大方点头,轻浅的笑,残忍又无情。

    周灵北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被撕裂,痛得他说不出话来。

    陶陶垂着眼睑,用力抿了抿唇,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他,脸色严肃地说道:“灵北,我以前的确喜欢过你,但也仅仅只是喜欢而已!我爱燕灵均,我想跟他在一起,不管会吃多少苦或是会受多少罪,我都心甘情愿!”

    仅仅只是喜欢而已……

    我爱燕灵均……

    心甘情愿……

    周灵北觉得从陶陶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锋利无比,如大刀阔斧般砍在他的心上,砍得他的心支离破碎鲜血淋漓。

    “你疯了!!”他眼底泛起一抹猩红,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不认识她了。

    “人生苦短,为爱疯狂有何不可?”她笑得更加明媚了一分,亦更加残忍。

    说完,她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一点一点地抽出来。

    然后转身朝着停车场的出口走去。

    她的背影,透着一股坚定又决绝,没有丝毫的留恋和不舍,甚至走得头也不回。

    周灵北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出自己的视线……

    仿佛就此走出他的世界。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待夜幕降临的时候,陶陶才到回家……

    如果那也算家的话!

    在与周灵北分开之后,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像是一缕幽魂般四处飘荡。

    走着走着,泪流满面。

    难过,心痛,不甘……各种负面情绪如同一把把利刃,狠狠切割着她的心。

    脑子里不停回放着周灵北那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她自己知道令他失望了,可是为了让他放下一切重新开始,她别无选择。

    只有让他死心,他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她不伟大,只是希望对她好的人都能过得好,仅此而已。

    泪眼朦胧中,她看着车水马龙,看着人来人往,看着万家灯火一点一点地亮起,心,空得让她觉得恐慌……

    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到底晃荡了多久,直到太阳西沉,她才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家。

    开门,进屋,她站在玄关,手扶着鞋柜,踢掉脚上的高跟鞋。

    走得太久,她的双脚已经痛得不是她自己的了。

    “去哪儿了?”

    与此同时,一道阴冷的声音破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