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4章:和平共处
    面对她饱含鄙夷和怒气的瞪视,燕灵均抬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微微抬起,犀利的目光直至射进她的眼底,像是恨不得借此看进她的心……

    陶陶使劲儿撇开脸,想要挣脱他的手。

    可她越是这样不乖,他就越是生气。

    于是捏着她下巴的手,索性往下一滑,直接扼住了她的脖子。

    “陶陶,我最后说一次,没我的允许你哪儿也别想去!永远!!”

    他凑近她的脸,噙着阴冷的笑,在她唇瓣上冷冷呵气,甚至刻意咬重“永远”二字。

    “燕灵均!你有病!!”陶陶忍无可忍,破口大骂。

    他不怒反笑。

    “嗯,你说对了,我就是有病。”他大方点头,始终保持着微笑,笑得阴狠又残忍。

    她骂他有病……

    嗯,他的确有病!

    爱她就是一种病,而他已病入膏肓……

    他的笑容里还饱含着浓浓的嘲讽,像是在说就算我有病你也得天天伺候我,你觉得我们谁更可悲?

    陶陶觉得愤怒又难堪,可更多的却是深深的无力。

    “燕灵均,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崩溃了,红着眼冲他嘶声怒喊。

    陶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从跟他去了一趟古镇,回来之后她就变了……

    以前不管他如何蛮横无理,她都可以冷漠以对,她不会跟他吵,也不会像此刻这样情绪崩溃,不管他说什么或是做什么,她都只是冷冷看着他,无动于衷。

    就算内心再怎么愤怒,她都不会表现出来。

    不像现在,她完全憋不住!

    心里的那股怒焰和委屈,狠狠焚烧着她的理智,让她根本没办法冷静。

    她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我啊……”燕灵均慵懒轻笑,大掌轻抚她的脸颊,一下一下极尽怜惜,然而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其实也没想怎样,就是想你能乖一点,别东想西想的,也别总想着要离开我,没用!”

    他若不肯放手,她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他的怀里!

    陶陶怒不可遏,“你已经订婚了!你说过——”

    “不作数。”他轻飘飘地阻断她,没头没脑地吐出三个字。

    她一怔,“……什么?”

    “不管我以前说过什么,现在都不作数了。”他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你——”她瞠大双眼瞪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燕灵均,你还要不要脸?!”

    “多钱一斤?能吃吗?”他眨眨眼,一本正经地反问。

    “……”陶陶气到无力,说不出话了。

    哑了半晌,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燕灵均,凭什么你可以言而无信,我却不能过河拆桥?!”

    “因为我不要脸啊!”他答。

    “……”陶陶狠狠一窒,气得头都晕了。

    既然他曾经说过的话都可以不作数,她凭什么要信守承诺不能离开?

    当初明明说得好的,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不能有别的女人,若他要娶妻就必须先放她走!

    现在他居然好意思说这些话都不作数了?

    他还是不是男人?懂不懂什么叫君子一言?连这点儿信誉都没有他还怎么在商场混?

    最可恨的是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死德性!

    仿佛对她出尔反尔是天经地义的一般……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陶陶转身就走。

    她不要衣服了还不行吗?

    嗯,她不要!

    她什么都不要了!

    她只要离开这里,离开他,就够了!

    看着她往门口走,燕灵均没有阻拦也没有去追,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走得坚定决绝的背影,轻飘飘地说:“陶陶,陶博没告诉你他两个月前肇事逃逸差点被学校开除的事吗?”

    陶陶狠狠一震。

    “你说什么?”她猛地停步,回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说什么?陶博肇事逃逸?

    这么大的事儿她怎么不知道?!

    啊对,这样的事儿,陶博是不敢跟她说的……

    所以,陶博找他,他帮忙摆平的?

    应该是的!

    陶陶还没来得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紧接着又听见他抛下一个炸弹……

    “还有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你爷爷现在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事了,但复发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而一旦复发,全世界就只有daid能救他的命!”他唇角轻勾,笑得极尽嚣张,“你知道的,dvid只听我的话!”

    陶陶曾有耳闻,这个名叫dvid的神医跟燕灵均有很深的交情,所以燕灵均才能把他从国外请回来帮爷爷做手术。

    爷爷年纪大了,国内的医生都不敢为其手术,虽然燕灵均说只有daid能救爷爷的命或许是夸大其词了一些,但万一呢?

    陶陶不敢冒险。

    “燕灵均你无耻!!”她冲他怒吼,双眼通红。

    “你早就已经知道的不是吗?”他却笑得云淡风轻,与她激动的模样大相径庭。

    “你混蛋!!”她双目含恨,死死攥紧双手,紧得指甲深陷掌心。

    “嗯,我还可以更混蛋,你要不要试试?”他点头,在牀边坐下,双腿交叠在一起,笑米米地看着她。

    “你!”她气得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迎着她充满愤恨的目光,他慢悠悠地说:“陶博欠我好多钱的,你还不起!你爷爷的命掌控在我的手里,你又不能置之不理,所以宝贝儿,乖一点知道吗?”

    他在威胁她!

    陶陶不傻,自然是听得懂的。

    心凉如水。

    “燕灵均,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厌恶你!”她脸若寒冰,目光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说得好像我不这样你就会喜欢我了一样。”他笑得更欢了,然后耸肩撇嘴,“无所谓!厌恶就厌恶吧,反正你也从来没喜欢过我。”

    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还一脸“要死也要拉着你垫底”的表情。

    “燕灵均你不要欺人太甚!”陶陶死死攥着双手,感觉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真是想跟他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

    “嗯哼?”他慵懒轻哼。

    “你别逼我!”陶陶狠狠咬着牙根,眼底恨意深浓。

    “是吗?”

    “我可以告你的!”

    “告我?”他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告我什么?”

    陶陶脸色突变,难以启齿,“一年前是你……是你……”

    “你是想说一年前是我强(女干)你的对吧?”见她半天说不出口,他噙着笑帮她说道,然后缓缓起身朝她走去,“可是陶陶,如果你没失忆的话,应该还记得是你自己进错了房——”

    “是你设计的!”她怒吼。

    一年前,陶陶参加同学聚会,盛情难却下喝了两杯酒,然后就醉得一塌糊涂。

    有同学见她喝醉了,便就近给她开了一间房,可她拿着房卡刷开的门,竟然是燕灵均的房……

    然后她的第一次,就那样毁在了他的手上。

    再后来,爷爷病重,他打电话给她,说他可以救爷爷,条件是她搬去他那里……

    她不是三岁小孩,他是什么意思她心里清楚。

    那时她想,反正她跟他都已经那啥了,一次是睡,一年也是睡,只要能救爷爷,就算一辈子被他压榨她也只能认了。

    可就算心里已经认命,她还是恨他!

    他永远不会明白她对他的恨有多深,她本是心有所属,却被他恶意夺去清白,她简直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一夜荒唐便也罢了,最可恨的是他竟还想桎梏她一辈子。

    桎梏她一辈子也都算了,最不能忍的是他都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却还不肯放她走!

    “我设计的?”燕灵均冷冷一笑。

    偏见这个东西真的很可怕,它会混淆一个人的判断力,如她。

    他不能完全否认一年前的事跟他无关,但他绝不是主谋。

    简单来说,就是有人投其所好。

    有人知道他喜欢她,为了跟他拉近关系,就在她喝的酒里加了点东西……

    她进错他的房,的确是被人设计了,但设计她的,不是他!

    当然,在发现自己的牀上突然多了一个美人儿时,他应该立刻离开,不该趁人之危……

    可他喜欢她啊!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在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未着寸缕的躺在自己牀上,他又岂能无动于衷?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喜欢周灵北,周灵北也喜欢她,因为这个原因他早就想把她据为己有了。

    既然机会来了,他有什么理由不抓住?!

    既能满足自己,又能打击仇人,何乐不为?

    对!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要把她变成他的人!

    故意要把她和周灵北生生分开!

    他不后悔自己这么卑鄙无耻,反正他从来就不是什么高尚的人。

    唯一后悔的就是,他不该放任自己的心……

    不该明知她恨他,还傻不隆冬地爱上她……

    如果他没有爱上她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尽情的利用她打击周灵北,自己还一点都不会心疼……

    “燕灵均,那一切全是你设计好的!!”

    想到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陶陶心里的恨就如同泛滥的洪水,汹涌无比。

    面对她的指控,他无声冷笑。

    “你非要这样说的话……”扯了扯嘴角,他慵懒轻吐,破罐子破摔地点头,“那就是吧!”

    啪!

    她扬手就是狠狠一巴掌。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卧室。

    空气在这一瞬凝结成冰。

    她恨到极致,使出了所以的力气,震得手心一片麻木,疼得微颤。

    燕灵均用舌尖顶了顶痛得发麻的腮帮子,看着情绪崩溃的小女人,深深看着。

    脸颊火烧火燎地发烫,有点疼……

    可这点疼,不及心上的亿万分之一。

    嗯,他的心,在疼……

    “燕灵均你无耻!”陶陶吼得声嘶力竭,燃着怒火和恨意的眼睛红得滴血。

    他笑,点头,“对呀,我就是无耻,全世界就你的灵北哥哥最高尚了,可是怎么办?你又不能跟他在一起!”

    你又不能跟他在一起……

    她的心,被他狠狠刺了一剑。

    “我知道你很爱他,也知道你想跟他走,可是我这么卑鄙无耻怎么可能会让你如愿呢?所以你呀……”他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微微停顿之后,阴冷一笑,“就死了那份心吧!”

    她看着他,充满恨意的目光直直射在他的脸上。

    他低头,贴近她的脸,在她唇边残忍地呵气道:“陶陶你知道吗?我是真心想把你当宝啊,可你偏不要,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贱呢?”

    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贱呢……

    一字一句,如锋利的刀刃,狠狠刺在她的心上。

    她僵在原地,面如白纸无法动弹。

    燕灵均说完,双手插袋,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卧室。

    徒留陶陶一人在房间里,许久都回不来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连三天,陶陶都没有跟燕灵均打过照面。

    早上他很早离开,晚上都是凌晨之后才回家,而且并没有回卧室睡觉。

    当然,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刻意回避,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冷战。

    但不管如何,不看到他的日子她觉得更舒坦。

    只是这世上讨厌的人实在太多,避得开这个却避不开那个……

    叩叩叩。

    陶陶正在看设计图,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

    “进来!”她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声。

    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进。

    不似以前门推开就有人唤“陶经理”,陶陶好奇来人是谁,下意识地抬眸循声望去……

    狠狠皱眉。

    竟是……杨亦冉!

    她来做什么?来示威?还是来宣誓主权?

    陶陶看着一步步走上前来的杨亦冉,脸色不太好看。

    “陶小姐,可否耽误你两分钟?”杨亦冉站在陶陶的办公桌前,很有修养地轻声询问。

    陶陶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我说不可以你是不是就会出去?”

    空气中隐隐飘荡着火药味。

    杨亦冉微微皱眉,一脸无辜,“陶小姐好像对我有敌意。”

    陶陶无声冷笑。

    说得好像她对她就没有似的。

    在杨亦冉心里,只怕是恨不得她死吧!

    所以何必这样虚伪呢?明明恨得她要死要活的,却要摆出一副宽容大度的姿态,不累么?

    陶陶垂眸,一边继续看着设计稿,一边淡淡吐字,“杨小姐你只有两分钟。”

    “我来燕氏工作了,希望以后我们能和平共处!”杨亦冉噙着友善的微笑,语调温柔地说道。

    和平共处……

    这是一语双关啊!

    陶陶冷笑更甚。

    和平共处?谁要跟她和平共处啊?

    她可没有与她共侍一夫的嗜好!

    反正,她跟燕灵均的订婚之日,就是她离开之时。

    不计一切代价!

    陶陶觉得杨亦冉实在可悲。

    爱一个人没错,但若是为了爱一个人连尊严都不要……

    她不能苟同!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陶陶头也不抬地冷冷吐出一句。

    她对燕灵均没意思,自然不屑跟杨亦冉争风吃醋,所以杨亦冉完全没必要来给她下马威。

    只要杨亦冉不来找她的麻烦,她会将她无视得很彻底。

    陶陶以为自己说得如此明白杨亦冉该走了,哪知杨亦冉不止不走,话题还越说越敏感了起来。

    “陶小姐,我知道阿均喜欢你。”

    杨亦冉轻轻道,温柔的声音里饱含着一缕淡淡的委屈又忧伤。

    陶陶忍无可忍,抬眸看着杨亦冉冷笑,“所以呢?”

    杨亦冉狠狠抿了抿唇,强迫自己说出违心的话,“我……我不介意。”

    不介意?

    自己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她说不介意?

    呵呵!

    面对如此“大度”的杨亦冉,陶陶觉得自己也是服气的。

    “杨小姐你希望我说什么?”微微眯眸,陶陶眼含讥诮地看着优雅美丽的杨亦冉,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杨亦冉自然是巴不得陶陶识趣地主动离开的,但这样的话她不敢说出来。

    所以她只能拐弯抹角,只能旁敲侧击。

    杨亦冉,“我爱阿均!”

    “与我何干?”陶陶嗤笑出声。

    见陶陶不是冷笑就是讥讽,杨亦冉努力保持的友好终究是有些崩了,脸色微沉,“陶小姐,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相处。”

    “抱歉!我不想!”陶陶毫不给面子。

    “陶小姐,我不会阻止你们的,你真的不用对我这样充满敌意!”杨亦冉蹙眉,急切地说道。

    “杨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对你有敌意。”陶陶淡淡一笑,不屑地说道:“而是你当成宝的男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杨亦冉轻轻道,温柔的声音里饱含着一缕淡淡的委屈又忧伤。

    陶陶忍无可忍,抬眸看着杨亦冉冷笑,“所以呢?”

    杨亦冉狠狠抿了抿唇,强迫自己说出违心的话,“我……我不介意。”

    不介意?

    自己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她说不介意?

    呵呵!

    面对如此“大度”的杨亦冉,陶陶觉得自己也是服气的。

    “杨小姐你希望我说什么?”微微眯眸,陶陶眼含讥诮地看着优雅美丽的杨亦冉,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杨亦冉自然是巴不得陶陶识趣地主动离开的,但这样的话她不敢说出来。

    所以她只能拐弯抹角,只能旁敲侧击。

    杨亦冉,“我爱阿均!”

    “与我何干?”陶陶嗤笑出声。

    见陶陶不是冷笑就是讥讽,杨亦冉努力保持的友好终究是有些崩了,脸色微沉,“陶小姐,我是真的想跟你好好相处。”

    “抱歉!我不想!”陶陶毫不给面子。

    “陶小姐,我不会阻止你们的,你真的不用对我这样充满敌意!”杨亦冉蹙眉,急切地说道。

    “杨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对你有敌意。”陶陶淡淡一笑,不屑地说道:“而是你当成宝的男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