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3章:犯规了
    《燕少宠妻无度》第013章:犯规了(求月票)在所有记者的注视下,他牵着她走到第一排座椅,将她轻轻摁在最中间的位子上。

    她抬眸看他,用眼神抗议。

    她不想坐在这里,更不想面对这么多的记者……

    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的心里,莫名的感到害怕。

    看出她的胆怯,他却只是笑笑。

    他脸上的笑,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柔深情,然而他的眼底,却透着丝丝寒光……

    他拍拍她的脸颊,举止亲昵而宠溺,看似安抚,又似鄙夷……

    陶陶的心,一点一点地收紧。

    他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拍了三下,然后收手,转身,从容不迫地走上台去。

    “各位!”

    燕灵均一出声,所有人的目光便不约而同地朝他射去。

    他站在台上,浑身自带一股王者气息,如君临天下般看着台下所有拿着话筒扛着摄影机的记者,不紧不慢地扬声说道:“今天请大家前来呢,是燕某有一件事希望大家帮我见证一下。”

    “燕少是要宣布什么喜事吗?”

    他话音刚落,立马就有记者迫不及待地问道。

    燕灵均若有似无地看了眼僵坐在台下一动也不动的陶陶,微微一笑,“算是吧。”

    此话一出,台下众多记者沸腾了。

    “是什么喜事呢?燕少快说吧,让我们大家也沾沾喜气。”

    “对呀对呀,燕少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是什么喜事吧!”

    “是啊燕少……”

    “说说吧……”

    记者的追问,此起彼伏。

    陶陶怔怔地看着台上那表现得优雅又从容的男人,对他的话,深表惊讶。

    喜事?

    什么喜事?

    算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

    所以,“算是”喜事的事到底是什么事?跟她有关吗?不然为什么非要把她带来呢?

    许是感觉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突然转眸与她对视了一眼……

    意味深长的眼神,讳莫如深的浅笑……让她的心狠狠一颤,不寒而栗。

    直觉告诉她,他要宣布的事,会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不用着急,会告诉大家的,请大家再稍等片刻。”

    面对记者们的追问,燕灵均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

    听他的意思,似是在等什么人……

    就在这时——

    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进。

    所有人都转头,循声望去。

    包括陶陶。

    首先走进来的,是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

    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的,是一个温柔娴静的美丽女孩……

    看清来人是谁,陶陶的脸,蓦地一白。

    女孩叫杨亦冉,是杨德昌的大女儿。

    几乎整个燕氏的员工都知道,杨亦冉深爱着燕灵均……

    或许不止燕氏,只怕整个c市的人都知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让大家久等了啊!”杨德昌笑容满面,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状态,一边朝着台上快步走去,一边对记者们朗声解释。

    待杨德昌和杨亦冉父女俩走到了台上,燕灵均噙着淡淡地微笑,不卑不亢地对着杨德昌喊了一声,“杨叔叔。”

    “灵均啊,幸苦了辛苦了!”杨德昌喜不自禁,走上去拍了拍燕灵均的肩,满心满眼都是对他的喜爱和赞赏。

    得此乘龙快婿,对杨德昌来说跟天上掉馅饼没什么区别,怎能不喜?

    “应该的!”燕灵均谦虚地笑笑。

    将虚伪运用得恰到好处。

    “阿均。”杨亦冉安静乖巧地站在父亲身边,羞答答地看着燕灵均,声音甜糯,将在场的大半记者的心都酥爆了。

    燕灵均没说话,只是唇角勾勒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对其轻轻点了点头。

    杨亦冉脸颊泛红,欢喜又紧张。

    她喜欢他,做梦都想嫁给他,可他一直对她不咸不淡的,她都已经气馁,觉得今生嫁他肯定无望了。

    哪成想,他现在居然说要娶她……

    好吧,暂时是订婚。

    但订婚之后就是结婚啊!

    所以,她很快就可以美梦成真了!

    无视杨亦冉朝自己投射过来的爱慕眼神,燕灵均转头看向台下,啪啪两声,对翘首以盼的记者们拍了拍手,扬声道:“好了,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在燕灵均转头的那瞬,杨德昌和杨亦冉也下意识地转身面向台下。

    父女俩同时看到了坐在台下最中间的陶陶,脸上那本是愉悦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角。

    双方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杨德昌和杨亦冉均是一脸震惊,仿佛见鬼了一般看着陶陶。

    因为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样的场合陶陶居然也会在。

    杨亦冉眼眶微红,心里的喜悦被委屈取代。

    所谓姜是老的辣,杨德昌还是比较沉得住气的,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很快就恢复如常了。

    陶陶是燕灵均的女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虽然不明白她此刻坐在这里有何意义,但只要燕灵均愿意娶自己的女儿就行。

    杨德昌想,只要冉冉和燕灵均订了婚,外面那些不要脸的狐狸精,分分钟可以灭掉!

    嗯,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婚事敲定!

    杨德昌极尽鄙夷地看了陶陶一眼,然后就移开了视线,满面笑容地看向记者群。

    对于杨氏父女不友善的目光,陶陶无暇理会。

    她心乱如麻,一直盯着燕灵均,就想知道,他接下来到底要做什么……

    燕灵均一声“开始吧”刚落音,台下的记者们就争先恐后地发问了——

    “燕少,请问你是要宣布什么喜事呢?”

    “是工作还是感情呢?”

    “燕少你要宣布的喜事是与陶小姐有关呢还是和杨小姐有关呢?”

    “这里这里,燕少请看这里……你让陶小姐和杨小姐同时在场是有何用意吗?

    “燕少……”

    燕灵均双手微举。

    看到他的手势,记者们戛然而止,全场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诸位!今天燕某要宣布的事情是……”燕灵均轻勾唇角,对着众人礼貌微笑,在微微停顿之后,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燕某已经决定,将择日与杨亦冉小姐订婚!”

    订婚……

    台下一片哗然。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向陶陶。

    咔擦、咔擦……

    甚至有多架相机对着她猛拍。

    陶陶像座雕像一般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脸如白纸目光空洞,失魂落魄得像是世界已经崩塌……

    脑子里仿若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他最后一句话。

    将择日与杨亦冉小姐订婚……

    与杨亦冉小姐订婚……

    订婚……

    呵!

    她就说嘛,像他那种阴险卑鄙又小肚鸡肠的男人,在听到她和周灵北说的那些话之后,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瞧!他开始报复她了!

    只是啊……

    他想跟谁订婚就去订啊,别说订婚,就算是直接去结婚都好啊!

    可他有病吗?干吗非要拉上她来观赏呢?

    这样羞辱她,对他来说就真的那么有成就感吗?!

    让她在所有媒体面前丢脸,让她沦为整个燕氏的笑柄,让她成为c市人民茶余饭后的话题,他就真的会开心吗?

    他说,陶陶,就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我也能把它焐热……

    她好像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在经过这次旅行之后,其实她的心,已经不再似以前那般冷了……

    如果没有今天这一出,也许真能被他焐热也说不定的……

    可现在……

    比以前更冷了!!

    陶陶看着燕灵均,死死看着。

    接收到她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燕灵均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无声冷笑。

    四目相接,冷冷对视。

    周遭的一切仿若不复存在,他们就那样冷冷看着对方,寸步不让。

    “燕少你跟杨小姐订婚的话,那陶小姐呢?”

    “请问燕少你跟陶小姐是什么关系呢?”

    “燕少你跟杨小姐会定在什么日子举办订婚宴呢?”

    “订婚之后会在什么时候结婚呢?”

    “燕少你跟杨小姐婚后会选择生几个孩子呢?”

    “燕少……”

    “燕少请看这边……”

    相机的咔嚓声和记者的提问成正比,俱都此起彼伏,跟炸开了锅一般。

    听闻记者问到婚后会生几个孩子,杨亦冉羞红了脸。

    然而欢喜的只是她,燕灵均毫无反应。

    陶陶听不下去了。

    她本想继续留下来,像个旁观者一般冷静淡定,就看他还能怎么羞辱她……

    可是怎么办呢?

    她做不到!

    她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这里的空气让她觉得恶心,多呆一秒都会想吐。

    嗯,跟他呼吸同一片空气,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和耻辱。

    陶陶腾地起身,一言不发朝着门口大步而去。

    可下一秒,几个反应快的记者就追着她跑——

    “陶小姐,陶小姐你怎么走了?你跟燕少是什么关系?”

    “陶小姐,燕少即将与杨小姐订婚,请问你有何感想?”

    “陶小姐,陶小姐请说两句吧……”

    “陶小姐……”

    陶陶脸若寒冰,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径直走出门外,头也不回。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整个大脑浑浑噩噩的,她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不管他是想跟谁订婚还是跟谁结婚都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嗯,没关系!

    可她的心里为什么这么难受啊?

    是一种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感觉,仿佛心脏正被一把钝刀在狠狠切割……

    疼!

    这种疼,很陌生,她从来没有过……

    陶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沿着路边不停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突然一辆跑车从后面冲上来,随着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跑车以一种嚣张的姿态横档在她的面前。

    生生阻断了她的去路。

    她抬眸,冷冷看着驾驶座里的男人。

    他也正看着她,唇角微扬,满脸讥诮。

    陶陶什么也没说,转身又走。

    既然前路不通,那她后退总成。

    反正此刻对她来说,不管是前进也好,后退也罢,只要能避开他就行!

    她不想看到他,一分一秒都不想!

    可她忘了,他有多么的霸道和蛮横……

    只要他不放手,她就哪儿都别想去!

    所以当她转身的那瞬,燕灵均就毫不犹豫地推门下车,两个大步追上她,攥了她的手腕就将她往副驾驶拽去。

    她狠狠甩动自己的手,无声反抗。

    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太大,她又怎么可能甩得开他?!

    生生被他拽到车子旁,他拉开副座的车门就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往车子里塞。

    燕灵均随即坐进驾驶座。

    跑车重新上路,快速前进。

    彼此都没有说话,狭小的车厢里,安静得可怕,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风雨欲来的骇人气息……

    气氛,僵到谷底。

    很快,他们回到了家。

    “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下车之前,燕灵均转眸看着副驾驶里冷着脸一声不吭的小女人,问。

    他语调慵懒,状似漫不经心。

    陶陶转眸与之对视,冷冷一笑,“你是想听我说‘恭喜’吗?”

    燕灵均双眼微眯,眼底寒气四溢。

    陶陶无畏无惧,冷笑更甚。

    想要她恭喜他?

    呵!no!

    就算他真的想听,她也不会说的!

    若他今天不这样过分,她倒还可以大方祝福他和杨亦冉,可现在……

    没门!!

    她不会祝福他的,她只会诅咒他。

    诅咒他永远得不到所爱,诅咒他孤独终老!

    像他这种混蛋,就该一辈子没人爱!!

    陶陶下车,朝着大门走去。

    开门进屋,她径直上楼。

    回到卧室,她进入衣帽间,从柜子里拿出最大的那个行李箱,打开摆在牀上,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当燕灵均慢悠悠地踱步进入卧室时,陶陶正抱着自己的衣服一股脑地往行李箱里塞。

    他走到牀边,微挑着眉尾看着行李箱里被塞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眼底的寒气不由更加深浓了一分。

    然后他将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件件拎出来,丢牀上。

    陶陶见状,怒不可遏。

    但她没有泼妇骂街,只是将被他拎出来的衣服又抓起来往箱子里砸。

    可是……

    她砸进去,他就拎出来。

    她砸进去,他又拎出来……

    无限循环。

    “燕灵均你干什么!!”

    n次之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崩溃地冲他大吼。

    陶陶倏然就觉得很委屈,很难受,很……想哭。

    更觉得他禽兽不如,欺人太甚,罪该万死!

    他都已经要跟杨亦冉订婚了,难道还想阻止她离开不成?

    对!她要离开他!

    她要走得远远的,这辈子再也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嗯?你想干什么?”

    他怒极反笑,用下巴点了点她的行李箱,眼底的寒气,只增不减。

    “燕灵均!我不做第三者!!”陶陶攥紧双手,恶狠狠地瞪着皮笑肉不笑的男人,愤怒低吼。

    他若跟杨亦冉订了婚,便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而她,就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儿……

    即便她跟他先在一起的!

    人言可畏,流言蜚语向来杀人于无形,被迫跟他在一起已经够委屈的了,她不能再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

    所以,她要离开他,必须!

    不做第三者……

    “所以呢?”燕灵均噙着冷笑看着近乎气急败坏的小女人,慵懒轻吐。

    “我要走!”陶陶怒喊,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去哪儿?”他问,表情温和没有丝毫怒意,仿佛彼此只是在闲聊而非闹分手。

    “与你无关!”她悲愤又委屈,吼得地动山摇。

    她说,与你无关……

    与他无关?

    燕灵均笑了,冷厉的目光锁住她,一步步朝她靠近,“怎么?想重回旧情、人怀抱啊?”

    “……”陶陶心口一缩,又疼又怒。

    他站在她的面前,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眼睛,笑得格外阴沉,“陶陶,我知道你想跟他走……”微微一顿,笑容更显阴森,“可是我同意了吗?”

    可是我同意了吗……

    陶陶大怒,情绪崩溃地冲他叫道:“你凭什么不同意?!麻烦你搞清楚,现在是你犯规了!”

    当初搬来跟他住的时候她就对他说过,若有一天他有了别的女人,或者要跟谁结婚,就必须放她走!

    “我哪儿犯规了?”燕灵均问。

    见他竟然耍赖不认,陶陶又气又恨,“燕灵均,你马上就要跟别人订婚了,凭什么不让我走?”

    “‘马上’并不等于‘已经’!”他从容反驳,与她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你都对外宣布了,有区别吗?”陶陶双眼酸涩,泛红,分不清到底是气的还是伤的。

    就算他和杨亦冉还没举办订婚仪式,可只要明天他们即将订婚的消息扩散出去,她在世人眼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

    这口锅,她背不动!

    也拒绝背!

    “你觉得没区别吗?”燕灵均反问,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愤怒的小女人。

    “对!没区别!”

    “可我觉得有区别。”

    “你——”她气结,脸如白纸。

    在她愤怒的瞪视中,他抬手轻抚她的脸,意味深长地说道:“陶陶,做人最重要的是守信,过河拆桥可要不得哦。”

    “呵呵!守信?对你守信?燕灵均你扪心自问,你配吗?!”她怒得口不择言。

    然而燕灵均还是没有生气。

    只见他立马摸着自己的第三颗扣子做“扪心自问”状,一本正经地吐出一个字,“配!”

    陶陶无语。

    见过不要脸,还没见过如他一般不要脸的!

    面对她饱含鄙夷和怒气的瞪视,燕灵均抬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微微抬起,犀利的目光直至射进她的眼底,像是恨不得借此看进她的心……

    “陶陶,我最后说一次,没我的允许你哪儿也别想去!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