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2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他跟燕灵均毕竟是兄弟,即便他们各自都不愿意承认。

    可事实就是事实,血浓于水,这种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她喜欢的是他,结果却跟燕灵均搅合在一起,这已经让她觉得够难堪的了,又怎么可能跟他走?

    就算她以后离开了燕灵均,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啊!

    “灵北,何必呢?这世上还有很多好女孩——”

    “可她们都不是你!”周灵北拧眉大喝,为情所困的模样显露无疑。

    这世上有很多好女孩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占据他整个心房的人,是她啊!

    他爱的是她,想要的是她,仅此而已!!

    毕竟是喜欢他的,面对周灵北这样的痴情,陶陶没办法不动容……

    她深深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自己偷偷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心如刀割。

    看出她其实并非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无情,周灵北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陶陶,跟我走吧,好不好?”他抓着她的肩,双手微微用力,包含期待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卑微乞求。

    “灵北你别这样……”陶陶红了双眼,终究是再也忍不住内心那股悲痛,喉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又痛又涩,颤声微哽。

    “陶陶!”周灵北急喊一声,抓着她肩上的手更加用力了一分,“我知道你不爱他,他也不是真的爱你,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离开他吧,跟我走!”

    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语气也是难得的霸道。

    陶陶沉默,内心在剧烈挣扎。

    看出她的犹豫,周灵北乘胜追击。

    “陶陶,我爱你,跟我走好不好?”他很高,为了跟她平视,必须微微弓着腰。

    他说得声情并茂,卑微的乞求让她不忍拒绝。

    “我……”她用力抿了抿唇,目光闪烁不敢与他直视,心乱如麻。

    见她似有动容,周灵北心一横——

    “陶陶……”他深情呢喃,情不自禁地朝她红唇逼近。

    意识到他想做什么,陶陶的心,更乱了。

    她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他英俊的脸庞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已然分不清心里的纷乱到底是期待还是抗拒……

    近了,更近了……

    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那瞬,陶陶的脑海里倏然跳出一张俊美如斯的脸……

    她的心,狠狠一颤。

    反射性的,她微微撇开了脸。

    周灵北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眼底一片黯然。

    她这样的小动作,是在拒绝他吗?

    而就在陶陶目光微斜的这一瞬,眼角余光突然瞟到了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高大身影……

    她猛地将已近在咫尺的周灵北狠狠推开。

    转头,看向几步之遥的转角处。

    那里,不知何时竟依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燕灵均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用一侧肩头靠在墙上,唇角轻勾,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好整以暇地看着差“一点点”就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陶陶的脸,刷地白了个透。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底划过一丝慌乱……以及心虚。

    “没事儿,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燕灵均努了努嘴,像个没事儿人一般,噙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周灵北冷冷看着燕灵均,一脸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表情。

    气氛,僵到谷底。

    “继续啊!”等了几秒见他们还是不说话,燕灵均柔声催促,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陶陶悄然攥紧的双手,已微微冒汗。

    他越是这样冷静,便证明他越是生气。

    在死寂般的沉默中,燕灵均一瞬不瞬地看着陶陶,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达到眼底。

    半晌后,燕灵均缓缓站直身,垂着眸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然后一边慢悠悠地放下双臂,一边慵懒轻吐,“如果你们已经聊完了……宝贝儿,可以回家了么?”

    当他喊“宝贝儿”的时候,他抬头看向了陶陶。

    他问她可不可以回家了,语气充满了深情和宠溺。

    陶陶没有一丝犹豫,立马抬步朝着燕灵均走去。

    “陶陶!”周灵北一把抓住陶陶的手腕,不让她过去。

    “放手!”陶陶脸若寒冰,皱眉看着周灵北的手,疾言厉色。

    “别去——”

    “周灵北你放手!”她倏然大喝,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许是她的脸色太冷,许是她的语气太过严厉,周灵北一失神,她的手,就从自己手里挣脱了出去。

    他眼睁睁看着她毫不犹豫地朝着燕灵均走去,心,抽搐不已。

    陶陶径直走到燕灵均的面前。

    从始至终,燕灵均的脸上都泛着笑容,看着她甩开周灵北的手,看着她步履坚定地走向自己……

    即便如此……

    他的心,还是高兴不起来啊!

    他看着她,死死看着,脑子里全是刚才她想跟周灵北接吻的画面……

    他想,若自己没有来接她,是不是从今天开始头上就得顶着一片草原了啊?

    呵!小白眼儿狼啊!

    她还真敢!!

    他一直知道她心里藏着别的男人,可“知道”总归是没有“亲眼所见”来得痛心。

    他本就不是什么大度的男人,尤其她喜欢的人还是他最最痛恨的人……

    被燕灵均一言不发地盯着看,陶陶心里暗自发悚。

    燕灵均抬手。

    陶陶微不可见地瑟缩了下。

    她以为他会对她动手,毕竟上次那两个耳光还历历在目。

    然而他却只是轻轻揽住了她的肩。

    他什么也没说,拥着她就走。

    此刻的燕灵均的确很不开心,但是他不会在周灵北的面前表现出来。

    他跟他的小女人就算有什么不愉快,也只会关起门来解决,他不会给周灵北可乘之机。

    若他当着周灵北的面对她发脾气,周灵北势必会跳出来护着她,那样一来,他们统一战线了,他却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才没那么傻呢!

    “燕灵均!”周灵北冲着燕灵均的背影怒喊一声。

    停步,回头,燕灵均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周灵北,“周公子有何指教?”

    字里行间,尽显讥诮。

    “你放了陶陶,我离开燕氏!”周灵北脸色冷凝,直截了当地说道。

    燕灵均唇角的笑意更加深浓了一分。

    用燕氏威胁他?

    呵!燕氏啊,他才不稀罕呢!

    “放了她啊……”燕灵均自言自语般低喃一声,垂眸看着被自己揽在怀里安静乖巧得像个布娃娃般的小女人,然后抬眸看向周灵北,慵懒笑道:“周公子此话可从何说起呢?我又没用绳子绑着她,何来放她之说?”

    周灵北很想说你是没用绳子绑着她,可你用了卑鄙的手段威胁她,那比绑着她更加可恶一千倍!

    “燕灵均,你根本就不爱她!”周灵北难忍心中妒恨,切齿怒道。

    “与你何干?”燕灵均眉尾轻挑,云淡风轻的模样与周灵北的气急败坏大相径庭。

    周灵北气恨交加,“你把她禁锢在身边不过是为了报复我,燕灵均,你已经成功了,还不够吗?!”

    一年前燕灵均刻意接近陶陶,就是因为得知了他的身世,认为是他们母子害死了他的母亲,所以抢走陶陶报复他。

    早在几年前,燕宏海就找到了沈滟和周灵北,也不知燕宏海对沈滟是还有感情还是心怀愧疚,反正一来二往就把沈滟养在了外面。

    于是燕宏海就那样家有红旗不倒,外有彩旗飘飘,家外有家,坐享齐人之福。

    可纸又怎么包得住火呢?

    没过多久,燕宏海的发妻也就是燕灵均的妈妈,发现丈夫出轨了。

    而出轨对象,竟还是前女友!

    更甚至,丈夫和前女友所生的私生子居然比自己的孩子还大几个月。

    燕灵均的妈妈是个很骄傲的女人,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太过沉重,加之本身体质较弱,从此便一病不起。

    始终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在熬了两年之后,燕灵均的妈妈含恨而终。

    直到母亲离世的那天,燕灵均才知道母亲是为何而死。

    母亲把他叫到牀前,流着泪跟他说了很多,让他照顾好自己,更叮嘱他不能让燕氏落入别人手中……

    这个“别人”,自然是指周灵北。

    得知父亲出轨,还有一个比他还大的私生子,燕灵均简直是晴天霹雳。

    当然,更多的是悔痛。

    后悔自己只顾管理公司而对母亲的关心太少,后悔自己对这件事知道得太晚,后悔自己没能为母亲分担痛苦……

    母亲走了。

    燕灵均至此都很清晰的记得,母亲咽气之前眼底的那抹不甘!!

    他的妈妈,走得太憋屈了!

    还不够吗……

    “够?”燕灵均看着周灵北,唇角的笑,寒气四溢,“当然不够!”字字铿锵。

    妈妈所承受的羞辱和苦痛,他都还没有帮她一一报复回去,怎么够?

    够?nonono!早着呢!!

    “你——”周灵北的脸,一阵青白交加。

    “走了,宝贝儿!”不再理会周灵北,燕灵均在陶陶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语调轻快地对她说。

    然后,在周灵北妒恨交加的目光中,燕灵均以一种嚣张的姿态,拥着陶陶扬长而去。

    陶陶什么都没说,默默跟着燕灵均的步伐,一同离开了养老中心。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坐在燕灵均的豪华跑车里,陶陶看着窗外,始终沉默不语。

    她表面镇定,心里却早已是一团乱麻。

    燕灵均也没说话。

    他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发短信。

    发完短信,他目不斜视地盯着路况,开始专心开车。

    身边的小女人很安静,安静得仿佛不存在一般。

    嗯,她就是这样的。

    她从来不会在他的面前表现出在周灵北面前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哀伤和难舍,她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是那么冷冰冰的,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燕灵均的脑子里,全是刚才在养老中心里自己看到以及听到的那些画面和别的男人对她的深情告白……

    他妒忌啊!

    妒忌得发狂!!

    可即便心在滴血,他却还得保持微笑。

    放手?

    他若放得开手,还会如此难受?

    成全?

    呵!他凭什么要成全一个厌恶到骨子里的人?

    他凭什么要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

    不!他不让!

    嗯,死也不让!

    哪怕她不爱他,哪怕她恨他,哪怕她永远都不会给他好脸色……

    他也坚决不让!!

    反正,他难过的话,周灵北也别想好过!

    就算周灵北得到了她的心又能怎样?

    他就要让周灵北每天活在心爱的女孩睡在别人身、下的痛苦!

    所以就算她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他也要把她一辈子拴在身边!

    她的心被周灵北偷去了是不是?那她的人,就永远都只能属于他燕灵均,嗯,永远!!

    豪华跑车在沉默中快速前行,窗外的风景,飞逝而过。

    二十分钟后。

    车子停在燕氏的地下车库。

    停好了车,燕灵均又拿出手机,一阵鼓捣。

    陶陶依旧盯着车窗外,即便地下车库里黑漆漆的根本没什么看头。

    她内心忐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直觉告诉她,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对于刚才跟周灵北的谈话,她不知该如何解释也不屑解释。

    唯有沉默。

    但其实……

    她有一点点难受……嗯,只是一点点。

    乍然看到他的那一瞬,她的心里泛起一丝慌张,竟害怕他误会……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荒谬的感觉,但,就是有了!

    她知道周灵北想吻她,她没有拒绝,以为自己是愿意接受的,可当彼此的唇就要触上的那瞬,她突然想起了他……

    猛然发现,不行!

    嗯,即便她喜欢周灵北喜欢了十年之久,却也不想要他的吻。

    虽然她不爱燕灵均,但是他们在一起一年了,在她与他还没有分手之前,她不应该再接受别的男人。当这个意识传达至脑海,她想偏头躲开,哪知却正好发现了燕灵均……

    她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多少以及看到多少,但她知道,依他那善妒的性子,必然已经定了她的罪了。

    他一定以为,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吧……

    要不要解释?

    陶陶犹豫。

    可是……怎么解释?

    她喜欢周灵北是事实,周灵北的表白令她动容也是事实,当周灵北想吻她而她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也是事实。

    这么多事实摆在眼前,解释岂不等于掩饰?

    罢了,何必自取其辱?还是保持沉默吧!

    “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一会儿后,燕灵均收起手机,转眸看向副座里的小女人,和颜悦色地问。

    他突然出声,吓得陶陶的心狠狠一抽。

    她眸光闪烁的模样,看在燕灵均的眼中,十足十的做贼心虚。

    有什么想说的……

    陶陶抿着唇,一声不吭。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怕说多错多。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没有丝毫表情的侧脸,温柔轻笑,“没有吗?”

    然而他笑得越柔,越可怕!

    陶陶悄悄咽了口唾沫。

    她想,或许她可以说点什么的……

    她犹豫,挣扎,默默衡量……

    一分钟后。

    就在她鼓起勇气想要说话的时候,他却已经失了耐心。

    “嗯,我知道了!”他笑着点头,然后推门下车。

    从发现她跟周灵北见面到现在,他没有发火,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

    他说他知道了……

    他知道什么了?

    陶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她怔愣得回不来神的时候,他绕过车头,走到她的车门边,拉开车门对她说:“下车!”

    陶陶看着车外高大如山的男人,突然胆怯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对她,别下车,别跟他走,否则你会后悔的!

    后悔?

    他要对她做什么吗?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陶陶希望此刻只是自己想多了……

    “要我抱你吗?”

    见她只是望着自己一动不动,他噙笑调侃。

    “我有点累……”

    第一次,她在他面前认怂了。

    心里那股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逼得她不得不服软。

    “嗯,十分钟就好。”燕灵均依旧笑得温柔又美好,向她伸出手,“来!”

    陶陶看着伸到自己面前来的大手,心慌意乱。

    她没有勇气主动把手放进他的手掌里,最终还是他弯下腰来抓住她的手腕,半强迫地把她从车里拉了出去。

    太过心慌,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以至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他进的电梯,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他进的公司大厅。

    迎面走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是燕灵均的秘书。

    “总经理!”

    “都安排好了吗?”燕灵均牵着陶陶,一边淡淡问着秘书,一边脚步不停地走着。

    “嗯嗯!所有记者都已经到达,正在临时会议室里等候着您!”秘书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边,毕恭毕敬地报告道。

    记者……

    陶陶的心,咯噔一跳。

    心里那股不祥的预兆,更加浓烈了几分。

    然后,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燕灵均牵着进入了临时会议室里。

    咔擦、咔擦……

    当他们出现的那一瞬,相机快门声便此起彼伏,响个不停。

    相机对焦着的,先是他们的脸,接着是他们牵在一起的手……

    陶陶心慌,暗暗使劲儿想要挣脱燕灵均的手,可他的大手像铁钳一般,牢牢抓着她,让她无处可逃。

    在所有记者的注视下,他牵着她走到第一排座椅,将她轻轻摁在最中间的位子上。

    然后,他从容不迫地走上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