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1章:跟我走吧!
    《燕少宠妻无度》第011章:跟我走吧!(求月票)可她刚出房间,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就朝她迎面而来。

    是周灵北。

    “你去哪儿了?!”

    周灵北脸沉如水,走上前来就是一通质问,语气急躁格外严厉,“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找你都快找疯了?你干吗不接电话?你再不出现我就要去报警了!!”

    陶陶默默看着近乎气急败坏的周灵北,直到他说完了,才不咸不淡地说道:“手机丢了。”

    “手机丢了不会再立马买一个吗?你这样一声不吭就消失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吗?!”周灵北大动肝火,极为难得的冲陶陶发了脾气。

    距离他上一次对她动怒,已是一年有余……

    上一次他这样生气,是得知她和燕灵均在一起的时候……

    看着周灵北怒气冲冲的模样,陶陶的心脏微微抽搐,又酸又疼。

    用力抿了抿唇,她故作淡然地说:“我这么大人了,有什么好担心……”

    “陶陶!!”周灵北勃然大喝。

    陶陶噤声。

    周灵北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各种含义的目光朝他们齐刷刷地射过来。

    惊觉这是大庭广众,周灵北狠狠咬了咬牙根,努力把心里的火气压制下去。

    伸手攥住她的手腕,他难得表现出了霸道的一面,“我们谈谈!”

    陶陶微微使劲儿,从他手里挣脱,“爷爷口渴,我要给他倒水——”

    然而她的拒绝还没说完,手中杯子就被他一把夺走。

    周灵北拿着从陶陶手中夺来的杯子就走向不远处的一名护理人员。

    “麻烦你帮我给208房的陶老先生倒杯水去,他口渴了。”即便此刻情绪不太好,周灵北还是保持着该有的教养和气度,礼貌客气地对护理人员说道。

    “好的。”

    “谢谢!”

    对护理人员道了谢,周灵北回到陶陶面前,不由分说就再次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无人的区域快步走去。

    他们现在急需一个安静的空间,便于沟通。

    陶陶没有再甩开周灵北的手,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跟着他的脚步走。

    看着彼此相牵的手,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温度,她的心,酸涩不已。

    曾经她以为,他们会这样牵着彼此的手,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岂料……

    苍天弄人,物是人非。

    他们此生,注定有缘无份!

    两分钟后,一处僻静的角落。

    直到四周再无闲杂人等,周灵北才停下脚步,松开了陶陶的手。

    “他为难你了?”

    只有彼此,周灵北再没心思拐弯抹角,狠狠皱着眉头直截了当地问道。

    “他”是谁,彼此心知肚明。

    “没有。”陶陶摇头。

    当得知周灵北被正式任命为燕氏的副总经理且主管西北地区的分公司时,陶陶也以为燕灵均会迁怒她的。

    所以她甚至都做好了被他折磨的心理准备了,哪知他却根本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

    嗯,他不止没有折磨她,甚至还对她格外的好。

    他说,难道你就不想跟我有一点难忘的记忆吗……

    古镇之行,的确难忘!

    她不知道篝火晚会上的那场婚礼到底算个什么意思,他没有说明,她也不屑追问。

    就仿佛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罢了。

    他还说,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燕太太……

    她从来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所以当他说出来的时候,她想也没想便一口拒绝。

    因为理智告诉她,若不想万劫不复,拒绝是唯一正确的办法。

    陶陶有点走神。

    “这一周你是跟他在一起吗?”  周灵北咄咄逼问,标志性的温和在此刻染上了寒意。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嗯。”如实点头。

    “你们去哪儿了?”

    “度假。”

    他问,她答,他神色急躁,她云淡风轻,与他大相径庭。

    度假?

    在他进了燕氏,对燕灵均的地位造成一定威胁的时候,燕灵均还会有心情去度假?

    周灵北表示质疑。

    “他是不是为难你了?”周灵北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陶陶,像是在看她身上可又什么伤痕。

    “没有!你要我说几遍啊?”陶陶有些哭笑不得。

    “真的没有?”  周灵北不信,总觉得燕灵均不可能如此沉得住气。

    陶陶无语地看着周灵北。

    无声地对他自以为是的判断表示嫌弃。

    捕捉到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不耐,周灵北气愤又委屈,“陶陶,我是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着的有多焦虑?我多怕你——”

    “你怕他会杀了我啊?”陶陶凉飕飕地抢断,似笑非笑地看着周灵北,淡淡嗤笑。

    周灵北沉默。

    “他犯得着么?”见周灵北默认,陶陶唇角的讥笑不由更深了一个弧度。

    像燕灵均那样的男人,有那么完美的人生,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点小挫折就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来?

    “你别把他想得太善良了!”周灵北冲口而出,语气略酸。

    听陶陶的语气似乎对燕灵均颇有袒护之意,周灵北心里不由升起妒恨。

    善良?

    陶陶笑了,“在我眼里,他跟'善良'一点边都沾不上。”

    燕灵均在她眼里是恶魔,恶魔哪来善良可言?

    “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周灵北目光犀利似剑,极具穿透力地射在她的脸上,紧紧逼问。

    陶陶沉默。

    “陶陶,很早以前我就想问你这个问题了!”周灵北一瞬不瞬地看着陶陶,向她走近一步,双手轻轻抓着她的肩,低下头来与她对视,“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

    清晰地看到周灵北眼底的痛楚,陶陶的心,也泛起一丝钝痛……

    陶陶喜欢周灵北,已经喜欢了十年有余。

    该用什么词语来确切解释她和周灵北的关系呢?

    邻居?

    兄妹?

    还是青梅竹马?

    都算吧!

    周灵北的妈妈叫沈滟,终身未嫁,独自抚养他长大。

    在陶陶九岁那年,周灵北搬到了陶陶所住的小区,跟她成了邻居。

    两个不圆满的家庭,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竟成了“一家人”。

    陶力见沈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时常被人欺负,索性认了沈滟做干女儿,如此一来,两家便合为了一家。

    那些年里,陶陶调皮的时候会喊周灵北“哥哥”,而每当她这样喊他的时候,他的表情都挺复杂的。

    没有一点欢喜,反倒惆怅若失。

    那时候她还小,不懂他为何这般,而到她隐隐明白其中缘由时,他们却已经回不了头了……

    嗯,在陶陶情窦初开的岁月里,眼里,心里,全是周灵北!

    他是她第一个喜欢的男人……

    不!确切地说,当他还是个男孩的时候,她就偷偷地喜欢他了。

    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他表白,所以在那漫长的青春期里,她始终只敢以“妹妹”的身份在他身边围绕。

    暗自惆怅,暗自欢喜,把对他的爱慕悄然进行到底。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某一天她发现,他对她好像也有一点点感觉……

    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只要有点苗头,就能迅速蔓延。

    在经过一段试探期和暧/昧期之后,他们隐约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难料,就在他们的感情逐渐明朗化时……

    燕灵均出现了!

    他以恶魔之姿,强行插/入他们中间。

    周灵北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成了燕灵均的人了!

    于是,他们刚刚萌芽的爱情,就那样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都像噩梦一般,越是回想,越是痛苦……

    “说啊!为什么?”

    周灵北抓在陶陶肩上的双手骤然用力,情绪略激动。

    他在忍,努力不让自己失控。

    可每每想到她莫名其妙就跟燕灵均好了就心如刀绞。

    他至今都想不明白,一年前他们明明发展得好好的,她为什么突然就转身投入了燕灵均的怀抱。

    因为燕灵均有钱吗?

    可他认识的陶陶,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啊!

    面对周灵北的咄咄逼问,陶陶心烦气躁。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她不冷不热地回视着他,淡淡吐字,“不管是为什么跟你好像都没有任何关系吧!”

    看着她淡漠的表情,以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周灵北心如刀割,仿若被一盆冷水浇头,整颗心都凉透了。

    彼此认识十几年了,此刻的他有多难过,她自然是看得出来的。

    只是……

    她既不能安慰他,也不能表现出有丝毫的心疼,她能做的只是冷眼旁观,无动于衷。

    沉默半晌,周灵北问:“因为爷爷的病?”

    一年前爷爷病重,急需手术,可手术风险太大,所有医生束手无策,最后只能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后来陶陶接了一个电话,几个小时后爷爷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很成功,据说给爷爷做手术的医生是国外举世闻名的神医,被人特意从国外接回来给爷爷做手术的。

    周灵北曾问过陶陶,帮爷爷做手术的神医是谁请来的。

    她当时没有回答他,但第二天,她就搬去了燕灵均的住所……

    “他用爷爷的手术要挟你,是不是?”

    其实他早就想明白了,只是一直不敢问。

    因为问了,不管答案是什么,都只会显示出他的无能!

    燕灵均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他无需努力就有大把的金钱和广阔的人脉,所以他能轻易就请来国外最好的医生给爷爷做手术。

    而他,除了干着急,却什么也做不了!

    但这真的就是他没用吗?

    燕灵均今天所拥有的金钱和权利,又有多少是他自己亲自打拼下来的呢?

    若没有燕宏海和燕氏,他燕灵均又算什么呢?

    所以从一开始,他和燕灵均就站在不同的高度,他会输,毫无悬念。

    但燕灵均,胜之不武!

    若给他二十年……不!十年!十年就好!

    若能给他十年,他一定可以创造出自己的王国,一定可以跟他燕灵均一较高下!

    陶陶轻扯唇角,苦涩一笑,“你希望我怎么回答?”

    “……”周灵北哑口无言。

    不管她怎么回答,对他来说都很残忍。

    用力抿了抿唇,陶陶转身欲走。

    有些事,过去了就再也不能回头,有些人,错过了就只能狠心放手……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燕氏吗?”

    陶陶刚转过身去,周灵北就急切开口。

    “别告诉我是因为我。”她停步,头也不回地嗤笑一声。

    “就是因为你!!”他大喝,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陶陶回头。

    “我本不屑跟他抢,是他先来惹我的!”周灵北冷冷道,一改往日温和的形象。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跟燕家扯上关系,早在好几年前燕宏海就找过他,可他一直拒绝与他相认。

    若不是燕灵均抢走了他心爱的女孩,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踏进燕氏半步!

    他进燕氏,是想给燕灵均一个警告,是想告诉他,若不把陶陶还给他,他就要让他失去燕氏的继承权……

    他想像燕灵均这样从小就在福窝里长大的人,肯定是把燕氏看得比陶陶更重要的,所以为了抢回心爱之人,他只能出此下策。

    就是因为你……

    陶陶的心,疼得无法言喻。

    周灵北的身世,她曾知道一些,但仅限于他只有妈妈没有爸爸,在燕灵均出现之后,她才知道周灵北竟然是燕家的私生子……

    她一直知道周灵北非常讨厌自己的身世,对生父更是深恶痛绝,因为她曾不止一次的听他说过,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生父,更不会与其相认。

    所以那天在燕氏看到他的时候,她是那么的震惊。

    陶陶,“你们男人之间的事,我不想参与——”

    “可你早已置身其中!!”他抢断,情绪激动。

    陶陶苦笑。

    其实整个事件中,她才是最无辜的好吗!

    她成了他们兄弟之间自相残杀的牺牲品。

    “灵北,你走吧。”陶陶轻叹一声,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幽幽说道:“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带沈姨去南方生活的吗?反正c市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可留恋的,所以离开这里,去个喜欢的城市重新开始吧!”

    “跟我走!”他倏然朝她跨进一步,紧紧攥住她的手腕,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双眼。

    陶陶抬眸看他,喉间干涩,难过得无法言语。

    “除非你跟我走,否则我永远不会离开这里!”他的语气坚定得像是在发誓。

    她苦笑摇头,“周灵北——”

    “陶陶!”他阻断她,满眼的伤痛和悔恨,声音微哑,“陶陶,有句话我很早以前就想跟你说,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

    “你别说!”她冷喝,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因为她已猜到他想说什么了……

    她不敢听,怕自己会心痛而死。

    有句话叫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周灵北之于陶陶,就是“得不到”的。

    因为曾经真心喜欢,最后却无疾而终,心中难免会有不甘。

    在这样的心态下,她怕自己会做错事……

    “不!我要说!我已经错过很多机会了,我也已经憋得太久了,我今天必须告诉你!”周灵北坚持,已然是豁出去了。

    “我不想听,你别说!”陶陶转身欲逃。

    “陶陶——”  他拉住她。

    “别说!!”她惊慌失措,狠狠甩开他的手。

    可与此同时——

    “我爱你!”

    清晰响亮的三个字,灌入陶陶的耳朵里,让她无处可避。

    她僵在原地,心如刀绞。

    我爱你……

    在燕灵均没出现之前的每一个与他相处的日子里,她都是那么的渴望能从他嘴里听到这三个字。

    为什么她想听到的时候他不说,她现在不想听了,他却非要说出来啊!

    陶陶垂眸,眼底一片哀伤。

    “我爱你,很早很早以前就爱了!”周灵北紧紧抓住陶陶的手,急切地向她表白。

    是的,他在很早以前就爱上她了。

    那时没表白是因为彼此年纪都太小,学业为重,不想让她分心。

    本想等各自毕业了再确定关系,哪知道会半路杀出个燕灵均!

    若问周灵北这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事?

    那么毫无疑问就是没有在一早就把陶陶变成自己的!

    若他早一点把陶陶据为己有,那么他们之间一定不会是这样一种无奈的结果。

    “跟我走吧陶陶,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们——”

    “晚了。”  她轻声阻断他,唇角的苦笑蔓延开来。

    “……”他的心,狠狠一抽。

    她缓缓抬眸,深深看着他,“灵北,太晚了。”

    周灵北心中大慌。

    他死命摇头,“不!不晚!还来得及的——”

    “我都这样了……”她红了眼,努力扯出一抹笑,然而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陶陶!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周灵北听出陶陶的意思,双手抓着她的肩,急道。

    她是在自惭形秽,觉得她跟燕灵均在一起过,再配不上他了……

    不!

    他不介意……

    好吧,他介意!

    但是这不是她的错,所以他不会怪她,在往后的日子里他只会更爱她!

    爱情会让人盲目,他也愿意为爱盲目,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周灵北越是这样说,陶陶心里越难过。

    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灵北,何必呢?这世上还有很多好女孩——”

    “可她们都不是你!”周灵北拧眉大喝,为情所困的模样显露无疑。

    突然,陶陶蓦地转头——

    几步之遥的转角处,不知何时竟姿态慵懒地依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没事儿,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