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10章:我不愿意!
    这样遮着眼睛她什么都看不到,心里没底,很慌的好伐!

    “这个要等燕先生来揭开的,自己揭不吉利!”阿英说道,语气略急。

    “……”陶陶的心,咯噔一跳。

    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不由越发浓郁了几分。

    自己揭不行,还非得等他来揭?

    为什么?!

    陶陶默了,将所有事连起来一想,心中的某种疑惑,似乎得到了证实……

    女人头戴红盖头,除了结婚好像就没别的可能了吧!

    红盖头……

    嗯,刚才在外面看不太真切,现在到了房间里,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看清了盖在自己头上的东西是红色的。

    很大一块,红色的,还有流苏……不是红盖头是什么!

    她今晚穿得如此隆重又喜庆,跟他喝了交杯酒,现在还盖着红盖头……

    如此明显的事实,就算她不懂当地习俗,可到了这会儿,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他这是做什么啊?

    学古代人玩成亲的游戏?

    好像是的!

    可是……

    为什么呢?

    他吃撑了?闲得慌?还是太无聊了拿她作消遣?

    突然,有熟悉的脚步声隐隐飘进耳朵里。

    陶陶顿时背脊一挺,下意识地抬头挺胸正襟危坐。

    他来了!

    果然——

    “燕先生。”小英毕恭毕敬地轻轻喊了一声。

    燕灵均给小英和另一个姑娘一人发了两个红包,然后对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退下了。

    两个小姑娘喜滋滋地接过红包,道了谢,便笑着离开了。

    燕灵均进屋,关门,然后朝着牀边走去。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如此一来他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的响亮,踏踏踏,仿若踩在她的心上一般……

    陶陶莫名紧张起来。

    燕灵均一瞬不瞬地看着坐在牀边地小女人,满腔的感动和甜蜜,心,软得一塌糊涂。

    终于,他走到了她的面前。

    陶陶的心,噗通噗通,跳得急促而混乱。

    她等了几秒,却见他没有响动,心里一恼,抬手就要去扯头上的红盖头……

    “别动!”他抓住她的小手,轻喝一声。

    “燕灵均你干吗啊?”她蹙眉恼火,没好气地嚷道。

    “傻姑娘,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呀?”他慵懒轻吐,字里行间透着戏谑。

    陶陶呼吸一窒,脸颊瞬时像火烧一般,滚烫。

    啊呸!

    她哪有急啊……

    好吧!她急!

    但她的急跟他口中的急并非一回事儿好吧!

    陶陶正要恼羞成怒,却见他的手突然伸来,捏着红盖头的左右角,一点一点地往上掀……

    她的心,狠狠一颤。

    用力抿着唇,双手无意识地攥紧。

    莫名紧张。

    随着盖头被揭起,她先看到了他的下巴,然后是他的唇,再然后是他的鼻子,和眼……

    当四目相对的那瞬,她本想发飙的,可一不小心就坠入他布满深情和宠溺的目光里……

    无力挣扎。

    陶陶觉得,燕灵均看着自己的目光像是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那么痴迷和欢喜……

    她忍不住双颊泛红。

    当他把红盖头完全揭开,她为了掩饰窘迫,佯怒道:“燕灵均你这是在干吗啊?”

    盖头揭开,她看见了房间的格局,已经不是阿旺家了。

    一眼看去,红烛,红被,以及门窗上的大红喜字……完全被布置成了新房的模样。

    “送你的礼物!”燕灵均着迷地看着美得不可方物的小女人,恨不得就这样看她一辈子,“喜欢吗?”

    礼物?

    折腾了她一天,他还有脸说这是送她的礼物?

    “不喜欢!”她俏脸一冷,没好气地叫道。

    燕灵均皱眉,一p股坐在小女人的身边,疑惑不解地瞅着她,“为什么不喜欢?”

    他花了很多心思的,她怎么可以不喜欢呢?

    她不觉得这样的婚礼更浪漫更有意义吗?

    陶陶默默翻了个白眼。

    拜托!这算什么呀?

    不明不白她连是怎么回事儿都没搞清楚,凭什么要喜欢?

    “我为什么要喜欢?”她不屑地哼道。

    燕灵均,“我们在一起一年了,总该有点难忘的记忆不是吗?”

    难忘的记忆……

    陶陶默了。

    好吧,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的确是挺难忘的。

    他突然抓着她的双肩,目光贪婪地盯着她美丽的小脸,“陶陶,你今天真好看!”

    对她,他从来不会吝啬赞美。

    陶陶却一肚子怨言,恼火地拨了下脖子上的项圈,嗔怒道:“给我取掉,重死了!”

    毫不夸张地说,她的脖子真的快要被压断了。

    燕灵均笑了。

    最喜欢听她这种半是抱怨半是撒娇的语气了。

    他噙着宠溺的笑,站起来,将她身上的银饰一件一件地取下来。

    半晌后,银饰取完,他的手很自然地落在她的领口,帮她宽衣……

    “你干吗?”

    陶陶一惊,连忙抓住他的手。

    他将手挣脱,继续解着她的扣子,“燕太太,亲也成了,酒也喝了,接下来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了……”

    “别叫我燕太太,我不是——”

    “你是!”他抢断,字字铿锵。

    陶陶黛眉微蹙,“……”

    迎着她充满狐疑的目光,他淡定自若,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不紧不慢地说:“至少今天,此刻,你是!”

    陶陶眼底狐疑散去,以为他说的意思是山寨村民把他们当作夫妻,所以她在这里就是“燕太太”……

    “陶陶,只要你愿意,你随时都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燕太太!”

    她正愣神,突然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他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特别严肃认真地对她说道。

    陶陶的心,蓦地狠狠一抽。

    只要你愿意……

    随时都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燕太太……

    名副其实的燕太太……

    他这是在向她求婚吗?

    “我不愿意!”想也没想,她一口拒绝。

    我不愿意……

    不愿意……

    燕灵均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满腔热情灭了大半。

    今天本是个开心的日子,可现在……

    “为什么呢?陶陶,我对你还不够好吗?”宠溺的笑容缓缓隐退,他目光凌厉地盯着她,心,一点一点地收紧。

    陶陶沉默。

    一段美好的姻缘要的是两情相悦,并非一个人单方面的对另一个人好就够了的。

    再说了,他就算对她再好,也弥补不了他曾对她的伤害……

    “还是你觉得……”燕灵均微微停顿,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我有哪里配不上你吗?”

    她还是没有吭声。

    配……

    其实在她的心里,并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之说,她觉得只要彼此相爱,不管是地位的差距还是身份的悬殊都不是问题。

    只是……

    他的心太肮脏,太龌龊,她反感至极。

    所以她觉得自己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在一起。

    燕灵均觉得,她的心里还是想着别人……

    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他的眼底染上寒意,捏着她下巴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收紧。

    “陶陶,你都跟我睡了一年了,就别再想那些不该想的人了,知道吗?”他凑近她的脸,在她唇边阴冷呵气。

    不该想的人……

    陶陶的心蓦地一疼。

    还不待她有所反应,他在话音落下的那瞬,倏地将她狠狠一推。

    她猝不及防,整个人仰躺下去。

    他毫不犹豫地覆身而上。

    “燕灵均你放开我!”

    他像座大山一般将她压在身下,她试图挣扎,却丝毫动弹不得,怒得冲他大叫。

    “我若放得开……”他苦笑一声,像是自言自语般在她耳畔低喃,“还用这样处心积虑的讨好你?”

    同时,他炙热的吻在她脖颈间蔓延开来。

    陶陶一颤,“喂你——唔……”

    她的抗议被他尽数堵在嘴里。

    嫌她聒噪,他索性以吻封缄。

    似是存心不想让她再说出什么他不爱听的话,他的吻,狂热又凶狠。

    她毫无招架之力,在反抗无果之后,只能被动地任由他胡作非为……

    在他刻意的撩、拨下,她很快便败得一塌糊涂。

    意乱情迷时,她听见他在她耳畔呢喃,“陶陶,我不想在今天这个好日子里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所以你乖一点,别闹知道吗?”

    她想反驳并不是自己想闹,而是他太过分了……

    可她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他就是这样,阴晴不定,宠她的时候可以捧她上天,可一旦不高兴了,照样狠得下心碾她入地……

    所以,她跟他之间,从一开始就站在不公平的位置,又怎么可能像正常情侣那样修成正果呢?

    嗯,她与他,永远都不可能开花结果的!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古镇之旅,耗时一周。

    在那世外桃源般的山寨里住了好几天,燕灵均才在陶陶的催促下,依依不舍地答应离开。

    回到繁荣的大都市,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和林密的高楼大厦,陶陶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过去一周,就像是做了一个梦……

    一个浪漫唯美却不切实际的梦。

    在那偏僻的小山寨里,陶陶发现自己的心有点受不住了,害怕沦陷,所以她才急着催他回来。

    还有就是她的手机丢了,她担心有人找不到她会着急……

    回到c市,就像是从梦境中回到了现实里,一切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次日,陶陶买了新手机,补了电话卡。

    把卡放好,手机刚开机,就有电话进来了。

    她接通电话,彼端立马传来一道咆哮——

    “姐!你这几天去哪儿?怎么打你电话老是没人接?”

    是她的弟弟陶博,今年二十二岁,在澳洲留学。

    “手机丢了。”陶陶轻描淡写地答道。

    “这都一星期了,丢了早就该补办啊,咋现在才补好?”陶博叫道,语气颇有埋怨之意。

    “忙。”

    “补个电话卡用得了多少时间啊?”

    “国际长途很贵,长话短说。”

    弟弟来电,陶陶没有表现得很欢喜,因为她知道,弟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好吧好吧。姐你最近好吗?”陶博立马换了话题,语调欢快,谄媚问好。

    “嗯。你呢?”

    “我啊……”陶博呵呵讪笑,“呵呵呵,还行吧。”

    陶陶一听弟弟这语气就已经猜到十之**。

    “找我这么急有事?”她明知故问。

    “呃……其实也没什么——”

    “要多少?”不等弟弟把话说完,陶陶就直截了当地问道。

    姐姐如此直接,陶博反倒有点始料未及,连忙说:“姐,我没乱花,是我们学校——”

    “知道了,我一会儿转给你。”陶陶再次阻断弟弟,淡淡道。

    若说这世上能有什么事让陶陶烦心的,就只有这个弟弟了。

    其实弟弟来电,她心里很开心,可她为什么要表现得如此冷淡呢?

    因为这小子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放眼看四周,莫不是谁谁谁出国留学拿了奖学金,谁谁谁又打工赚学费,可她的弟弟却跟“勤工俭学”四个字一点边儿都沾不上。

    听闻她答应转钱,陶博立马在电话彼端欢呼起来,“姐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弟弟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高兴,陶陶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不是心疼钱,而是担心弟弟何时才能真正长大,何时才能变成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子汉!

    “陶博!”陶陶突然喊了一声,语重心长。

    “我在呢,姐你说!”陶博沉浸在欢喜之中,没有觉察到姐姐的忧愁。

    陶陶轻叹一声,“乖一点。”

    “好咧好咧,姐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陶博满口答应,点头如捣蒜。

    然后陶博说了数额,结束通话之后陶陶就转账过去了。

    给弟弟转完账之后,陶陶又去了一趟老年公寓。

    “陶小姐你来啦!”护工看到她,很热情地打招呼。

    “嗯。”陶陶微笑点头,然后径直朝着右侧的一个房间走去。

    推门而进,正坐在牀边的老人转过头来,呆呆地看着她。

    “爷爷。”陶陶噙着笑,朝着老人走去。

    年逾八十的陶力,一脸茫然地看着笑得和善又可爱的陶陶,“你是谁啊?”

    “我是陶陶啊,你的孙女。”陶陶一边笑米米地回答,一边将买来的水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陶力皱起眉头,像是在努力回想,自言自语般小声念叨,“我的孙女啊……孙女……”

    “嗯!”陶陶来到爷爷身边,用力点头。

    只有来这里,陶陶的脸上才会时刻保持笑容。

    爷爷于一年前生了一场重病,抢救过来之后脑子就变得有些恍惚,记忆力锐减。

    然后情况越来越严重,直至现在,爷爷已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包括亲人。

    “我有孙女吗?”陶力困惑。

    “有啊,就是我啊!”陶陶笑着点头,心里却泛起一丝酸楚。

    老人一脸哀伤,“可是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记得您就行了!”陶陶连忙拉住爷爷的手,在爷爷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温柔地安慰道。

    “爷爷您吃苹果吗?我给你削。”

    “吃。”

    陶陶削好苹果,破成小片,一片一片递给爷爷。

    “你说……你叫什么?”吃了两片苹果之后,陶力突然又问。

    他的记忆跟金鱼差不多,只有几秒。

    “陶陶!”陶陶不厌其烦地说,在牀边的凳子上坐下,一脸崇拜地看着爷爷,“我的名字还是您取的呢!”

    在这个世界上,陶陶最尊敬的就是爷爷。

    父母离异,各自组建家庭,陶陶和陶博自小跟着爷爷一起生活,可谓是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是嘛?”陶力双眼微微发亮。

    “是的!”陶陶用力点头。

    陶力眼底划过一丝得意,自豪地喃喃道,“难怪这么好听……”

    陶陶忍俊不禁。

    可看着爷爷老态龙钟的模样,她的鼻头又忍不住一酸。

    爷爷八十了,老了,身体大不如前,她害怕……

    害怕这样相聚聊天的机会也许不多了……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在所难免,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没人愿意跟亲人过早离别……

    想到以后的某天爷爷终将离去,陶陶的双眼顿时就红了。

    “怎么了?”陶力看到孙女红了眼,着急地问。

    “没事儿,沙子迷眼了。”陶陶连忙用力吸了吸鼻子,把心里的悲伤难过强行压下去。

    “我看看。”陶力双手轻轻拨开孙女的眼皮,对着她的眼睛轻轻吹。

    陶陶心里越发难受。

    “爷爷。”陶陶轻唤,虽极力隐忍,声音却还是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哽咽。

    “诶。”

    “您要好好的知道吗?再过一年陶博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把您接出去一起生活。”

    “陶博是谁啊?”陶力又迷糊了。

    陶陶无奈轻笑,“您的乖孙子。”

    “……哦。”陶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左右看了看,说:“我想喝水。”

    因为陶力时常犯迷糊,所以房间里没有开水,怕他不小心会烫伤自己。

    陶陶起身,对爷爷柔声叮嘱,“我去外面给您倒水,爷爷您乖乖坐着,不许乱走哦!”

    “嗯,我不乱走。”陶力点头,然后又摇头,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都说返老还童,陶陶觉得现在的爷爷就是这样,像个孩子一般憨厚可爱。

    有时候她想,或许爷爷忘记一切也没什么不好,虽然不记得亲人了,但同时也忘了烦恼,有得有失,也并非全是坏事。

    所以其实爷爷变成这样,难过的只是她罢了……

    对爷爷叮嘱了一番之后,陶陶拿着茶杯走出房间,准备去倒开水。

    可她刚出房间,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就朝她迎面而来。

    “你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