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7章:这是我太太
    “陶陶,我爱你……”

    他目光炙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一边深情呢喃,一边朝她的红唇吻去。

    今晚的月色估计是真的太亮太圆太醉人了,所以看着他朝自己吻上来,她竟没有闪避……

    他说爱她……

    其实她是不信的!

    他是谁啊?!

    他是燕家大少爷,是燕氏珠宝王国的合法继承人,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光芒万丈,怎么可能会爱她这样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甚至还不待见他的女人呢……

    啊对!

    问题可能就是出在她“不待见”他的上面!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男人,可能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心中不服,便对她另眼相看了。

    换言之,若她像别的女人那样对他言听计从,他喊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每天都等着他的召唤和宠幸,乖得像条哈巴狗一般……

    他还会这样在意她吗?

    呵!绝对不可能!

    在陶陶看来,燕大少就是个践人,那么多环肥燕瘦的美女对他趋之若鹜,他不要,却偏偏要无所不用其极地把她禁锢在身边。

    她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可他一点也不嫌膈应,更甚至,她越冷,他就越是腆着脸往上赶。

    其实她有想过,可能是自己的冷,激发了他的征服欲,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这样痴迷。

    她更想过假意屈服,只要自己像别的女人那样讨好他,相信他很快就会厌倦她的乖顺……

    可是怎么办呢?

    道理她都懂,却就是做不到!

    她做不到对一个讨厌的人虚情假意展露笑颜,更做不到对他说些“我爱你”之内的肉麻情话。

    她无比渴望能彻底摆脱他,可她又越来越有种感觉,她若乖顺,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对他来说都是正中下怀……

    不知道“日久生情”这句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但她隐约觉得,不管是他还是她,似乎在这段畸形的关系里,不知不觉中都有了一些改变……

    即便她很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燕灵均是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那些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并非只是看中他的地位和财力,绝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他容貌过人。

    精致的五官,如上帝亲手雕刻,深邃的眼睛时而忧郁深情,时而神秘魅惑,时而阴鸷凌厉,他往往只需一个眼神,就能俘虏无数女人的心……

    除却容貌,他吸引女人的还有身上那股名门贵胄的气度,亦正亦邪,浑然天成。

    长得好看又有钱的男人,若非心有所属,哪个女人抗拒得了?

    所以陶陶好几次都在想,如果不是她心里有人,如果当初他不对她使那种卑劣的手段,如果他们的相遇是正常的,那么或许,她也难逃被他蛊惑的命运……

    她怔怔地看着吻上来的他,心中感慨万千……

    见陶陶美丽的小脸上没有以往的嫌弃和抗拒,燕灵均简直是欣喜若狂。

    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离她的心,好像又近了一步……

    陶陶的内心很矛盾,理智告诉她应该拒绝,可她的手脚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然而就在彼此的唇即将触上的千钧一发间,她的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旁的玉米地里冒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啊!”

    陶陶尖叫出声,立马躲到燕灵均的身后去,双手死死揪住他腰间的衣服,仿佛见了鬼一般。

    与此同时——

    “#%!”

    一道厉喝破空而来。

    燕灵均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几米开外的玉米地旁,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头,端着一杆自制/猎枪,枪口正对着他们,疾言厉色地冲他们大吼。

    虽然他们根本听不懂男人在吼什么鬼。

    “喂喂喂!别开枪!”燕灵均连忙对老头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大喊。

    “#&amp;*#……”老头很凶地继续吼,目光透着厌恶和戒备,仿佛他们是贼一般。

    “他说什么啊?”陶陶尽可能地缩小自己,很怂地躲在燕灵均的背后,疑惑又着急地小声咕哝。

    这大晚上的,虽说月光很亮,可难免老人家眼神不好使,万一枪走火……

    所以她还是躲在他后面安全些。

    “可能是本地方言吧。”燕灵均说。

    陶陶对着月亮狠狠翻了个白眼。

    废话!

    她当然知道是本地方言啊,她不过是随口吐槽而已,他还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她是在嘲笑她的智商吗?

    面对老头叽里呱啦的土话,燕灵均表示很头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友好,小心翼翼地说:“不好意思,大爷,我们听不懂你说什么啊!”

    大爷,“&amp;*#……”

    “大爷你会说普通话么?普!通!话!”燕灵均捉急,一字一顿大声说道。

    许是声音大了点,大爷立马比刚才更凶地吼,“¥%*#¥%……”

    吼了一大串。

    而且边吼,手里地枪还一抖一抖的。

    仿佛随时都会朝他们开枪一般。

    “得!鸡同鸭讲!”燕灵均拍额,一脸挫败。

    见一向无所不能的男人都表现出一副没辙的样子,陶陶更急了。

    她可不想在这荒郊野外莫名其妙被一杆土枪打死。

    “这是哪儿啊?他怎么有枪啊?”她狠狠皱着眉头,特别谨慎地盯着大爷手里的枪。

    都说穷乡僻壤出刁民,刚才遇上那样一群穷凶极恶的地痞流氓也就罢了,现在遇上个农民手里居然也端着枪……

    这地方的人,怎么可以如此猖狂啊!

    “自制的猎枪。”燕灵均云淡风轻地说,自制的猎枪威力不大,大有让她不用担心的意思。

    “就算说自制的猎枪也犯法啊!”陶陶低叫道。

    “山高皇帝远,谁管?”他轻嗤一声。

    “#*&amp;¥……”见他们窃窃私语,大爷不满了,又开始嚎。

    陶陶吓得使劲儿往燕灵均的身后缩。

    燕灵均心里美滋滋的。

    危机时刻,她能主动向他寻求庇护,于他而言跟天上掉馅饼儿似的。

    快美死他了!

    他单手往后捞,将她轻轻摁在自己的背上,像是在无声地对她说“别怕,有我呢”……

    被他压得几乎整个人贴在他的背上,她本能地抱着他的腰,心里的恐慌和焦躁得到了缓解。

    嗯,这样抱着他,的确很有安全感。

    好像真的只要有他在,她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怕……

    这时,玉米地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阿爸!”

    很快一个年约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从玉米地里冒出来,冲着老大爷着急喊道。

    然后就见大爷和年轻小伙叽里咕噜地交谈起来。

    边说还边戒备地瞄着他们。

    一老一小在简单的交谈之后,年轻小伙看向燕灵均和陶陶,大声问道:“你们什么人?”

    小伙儿说的普通话。

    虽然这普通话严重不标准,夹杂着地方口音,听起来生硬又别扭。

    不过没关系,能听懂就阿弥陀佛了。

    小伙儿一开口,陶陶顿时大大松了口气,心里忍不住喊了一声哎哟喂谢天谢地,终于来了个说人话的。

    “这是我太太,我们从c市来,本来是来旅游的,结果一不小心迷路了。”燕灵均说,认真严肃,看不出丝毫说谎的迹象。

    我太太……

    陶陶歪头瞅着燕灵均。

    要不要脸?

    她什么时候成他太太了?

    他直接说旅游和迷路不就行了么?干吗非要说她是他太太呢?

    还特意说在前面!!

    接收到小女人不满的目光,燕灵均转眸与之对视。

    他用眼神告诉她“出门在外说是夫妻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你们是夫妻?”

    陶陶还来不及反驳燕灵均,就听闻年轻小伙扬声问道。

    燕灵均不说话,就老神在在地看着她。

    陶陶想了想,如果否认,他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局面……

    一男一女,在这深更半夜,在这荒郊野外,做什么?

    如果眼前的小青年这样问她,她该如何回答?

    若诚实回答,万一小青年畏惧镇上那些地痞流氓,跑去告发他们怎么办?

    算了算了……

    诚如燕大少所说,承认彼此是夫妻的确可以减少很多麻烦。

    “……嗯。”陶陶没辙,只能不甘不愿地嗯了一声。

    见她妥协承认,燕灵均满心荡漾,唇角情不自禁地溢出一抹笑。

    小青年见陶陶点头,便将老大爷的枪往下压,示意可以收起来了。

    燕灵均对小青年说:“小伙子,我们夫妻俩迷路了,可否到你们村上借宿一晚?”

    “可以啊!”小青年很热情地点头道。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

    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

    陶陶被燕灵均牵着手,在老大爷的带领下,走进一栋木质结构的两层小楼里。

    “燕先生燕太太,刚才我阿爸多有冒犯,希望二位别见怪。”

    小青年叫阿旺,跟随在燕灵均和陶陶的身侧,边走边说。

    “不会不会。”燕灵均摇头微笑,谦和又优雅。

    阿旺用蹩脚的普通话解释道:“因为在那片玉米地的下坡有一片果园,是我们村里承包的,果子成熟了经常有人偷,所以我阿爸把你们误认为偷果子的人了。”

    陶陶恍然大悟。

    难怪老大爷一出来就用枪指着他们,敢情是把他们当成贼了啊!

    进了屋,老大爷和阿旺又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

    “燕先生燕太太,请跟我来。”

    一会儿后,阿旺转头对燕凌均和陶陶说道。

    然后两人跟着阿旺上了二楼。

    “这间屋子是我阿姐的,她出嫁之后这屋子就没人住了,你们将就一晚。”

    阿旺推开靠左侧的一扇门,打开灯,对二人说。

    左右环顾了一圈,陶陶有点不适应。

    屋子简陋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有股淡淡的霉味……

    而且光线实在太暗了。

    虽是电灯,可昏暗不明,感觉比旧时候的煤油灯好不了多少。

    陶陶觉得自己都不适应的话,燕大少爷肯定更受不了。

    然而让她跌破眼镜的是……

    “好的,谢谢!”燕灵均对阿旺点头微笑,一派从容自得。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居然受得了在这样的屋子里睡觉……是她太矫情了吗?

    陶陶不由默默反省。

    好吧,既然燕大少都可以,她还有什么理由不可以?!

    阿旺说:“现在很晚了,你们走了很多路应该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燕灵均送阿旺到门口。

    阿旺出了屋子,燕灵均正要关门之际,陶陶突然追了出去。

    “那个……”陶陶喊住阿旺。

    阿旺回头,“燕太太还有什么事吗?”

    燕灵均站在门口,也不解地看着小女人。

    陶陶微蹙着眉头,犹豫了几秒,才期期艾艾地问:“请问你有没有什么创伤药和纱布之内的,那个……我先生他……他跌伤了。”

    我先生……

    燕灵均心都醉了。

    他的小冰宝居然还惦记着他的伤,看来她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嘛!

    懂得关心他的小女人啊,真可爱!!

    燕灵均痴痴看着陶陶,看得心神荡漾。

    “云南白药可以么?”阿旺想了想,反问。

    “可以可以!”陶陶忙不迭地点头。

    “行,我下去找,找到就拿上来。”阿旺点头。

    目送阿旺下楼,然后陶陶转身欲回屋。

    哪知一回头就撞进一双深情得溺死人的黑眸里……

    她的心,狠狠一颤。

    燕灵均眉梢带笑,目光火热地盯着小女人。

    陶陶被他笑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笑什么?”她恼羞成怒,皱着眉头狠狠剜他一眼,娇喝道。

    神经病啊!!

    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

    “开心!”燕灵均笑得像个得了超级大礼包的孩子。

    “这样还开心?”陶陶进屋,扫了一圈简陋的屋子,没好气地呛道。

    被人追得屁滚……落荒而逃还开心?!

    陶陶气得脑子里差点冒出不文明的话来。

    燕灵均把门关上,回身就抱住她,嘟起嘴在她耳朵上亲了一口,“有你在的每一天都开心!”

    如果她能一直对他这么好,就算让他永远生活在这山旮旯里他也甘之如饴。

    陶陶觉得很无力。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样动不动就对她甜言蜜语的,让她都冷不下脸来骂他了。

    她正要假装生气推开他,哪知他却先一步放开了她。

    燕灵均放开小女人后,就撸起袖子开始整理屋子。

    屋子里倒也不算脏,就是有点灰尘,牀上盖着一张破旧的草席,揭开之后下面就是凉席,以及毯子和枕头。

    草席应该是遮灰尘的。

    陶陶看着男人有条不紊地整理着牀铺,满满的惊讶,简直不敢相信平日里看起来好像娇生惯养的男人,原来生存能力并不弱啊!

    感觉比她还更加靠谱呢!

    而且他一个一八八的大男人,弯着腰东拍拍西抖抖的,竟毫无违和感。

    陶陶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在她的心里,一直以为他是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少爷,万万没想到他竟能屈能伸,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也可以表现得如此从容不迫。

    他可真是令她刮目相看啊!

    叩叩叩。

    有人敲门。

    陶陶离门更近,转身去开门。

    “燕太太,这是云南白药和纱布。”阿旺站在门口,先把药和纱布递给了陶陶,然后再将两个水壶拎进屋,“这壶我阿妈刚烧的开水,还有这壶是冷水,给你们洗漱用的。”

    “谢谢你,阿旺。”

    待阿旺把水壶放下,陶陶对其礼貌性地微笑道谢。

    阿旺被陶陶的笑容迷了一下,顿时红了脸,忙不迭地摇头,“不客气不客气,二位早点休息。”

    送走阿旺,陶陶关门。

    随意回身,却突见一张俊脸放大在眼前……

    接着唇上一疼。

    被他咬了一口。

    “啊……”她吓得惊叫了声,本能地捂住嘴。

    “不许对别的男人笑!”

    她还没来得及出口骂他,就听到他酸溜溜地命令道,霸道至极。

    “……”陶陶直接无语。

    懒得理他,她转身走向水壶,往脸盆里倒了点开水,再兑了点冷水,然后头也不回地对他说:“衣服脱了!”

    他的伤口得先清洗,然后才能上药。

    “宝贝儿你今天兴致这么好啊?这还是你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叫我脱衣服呢……”

    他突然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肢,薄唇凑近她的耳畔,坏坏地调侃。

    “燕灵均你能不能正经点?!”陶陶气急败坏,恼得曲起手臂就用手肘往后撞他。

    可他只是抬手一抓,轻而易举就把她的手臂摁下了,特别认真地看着她,说:“如果我正经点你是不是就会多爱我一点?”

    “……”陶陶从来没发现眼前的男人竟是如此难缠。

    她以前是跟了一个假燕灵均么?

    多爱一点?

    她明明是一点都不爱他好么?

    还想多?

    她回身,将他推开少许,冷着脸瞪他,“你脱不脱?”

    冷冰冰的语气充满着威胁,大有他再这样她就真不管他了。

    燕灵均直接抓起小女人的手放在自己的领口前,“疼,你帮我脱。”

    听着他类似撒娇的语气,陶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怒,狠狠瞪他。

    又装?

    他这一路走来哪里像是疼的样子?

    还非要背她什么的,拒绝都拒绝不了!

    现在来装死?她会信他才有鬼呢!

    “真疼,我这手都快抬起来了。”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他极尽艰难地抬了抬手,幽怨地小声咕哝。

    陶陶挣扎了几秒,最后还是妥协了。

    算了算了,他这脸皮厚得实在是无人能极,她认输。

    她冷着小脸,不甘不愿地将他的t恤往上捞。

    当把他的衣服成功脱掉,陶陶却被狠狠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