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6章:陶陶,我爱你
    有些无语,有点可笑,还有点无奈……

    “你快起来!”她蹙眉冷喝,使劲儿推他。

    燕灵均也明白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在她唇上重重吻了一下,然后一边从她身上慢慢起来,一边谨慎地盯着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狼狗。

    随着他的起身,狼狗也一点一点地站起了起来,且嗓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为进攻做准备。

    燕灵均起身后,再小心翼翼地把陶陶拉起来。

    陶陶很紧张,生怕狼狗突然扑过来。

    他们的动作很轻很慢,当陶陶终于站起来时——

    “嗷……”

    狼狗突然嚎了一嗓子。

    陶陶吓得立马背贴着墙,死死盯着狼狗。

    “没事儿,拴着呢。”他轻笑出声,用手背亲昵地碰了碰她的脸颊,然后面墙蹲下,拍拍自己的肩,“来!”

    陶陶忙不迭地抓住蔓藤踩上他的肩,翻出去。

    紧接着,他也翻墙而出。

    “嗷嗷……嗷……”

    院内的狼狗后知后觉地冲着围墙一阵嚎叫。

    陶陶吓得主动抓起燕灵均的手就跑。

    燕灵均唇角泛起一抹笑,满意。

    月光倾洒大地,让古朴的小镇上透着一股朦胧的美……

    可逃命的两人没有闲情去欣赏。

    从院子里出来,两人借着月光一路往前,跑着跑着就变成了他在带路。

    不知道跑了多久……

    “我们去哪儿啊?”

    眼看前面的路越来越偏僻,好像已经远离了镇上,陶陶停下脚步不肯走了,喘着气问。

    “不知道,往前走就行。”燕灵均说。

    陶陶瞠大了眼,对他这种不负责任的回答表示愕然。

    她看了看已经距离他们颇远的小镇,又转头看了看好似没有尽头的前路……

    “我们不回客栈吗?”她狠狠咽了口唾沫,对未知的前路有一丝畏惧。

    “回去等着被抓吗?”他瞥她一眼,淡淡讥诮。

    他边说边再次牵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啊对哦!

    刚才那帮地痞叫嚣着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他们的,如果他们现在回客栈,无疑是自投罗网。

    陶陶转念一想,说:“那我们打电话报警——糟了!”

    话未说完,她猛然惊叫一声。

    “怎么了?”他停下脚步看她。

    “我的包……”她瘪着嘴,哭丧着脸哀嚎。

    她的包遗落在刚才那个小餐馆了,而钱和手机都在包里。

    燕灵均点头,云淡风轻地说:“嗯,我的手机也掉了。”

    意思就是,在这穷乡僻壤的地上,他们求救无门。

    “那怎么办?”陶陶沮丧,一脸埋怨地看着仿若没事人一般的男人。

    她的眼神好似在说“都怪你什么地方不好玩偏要来这个破地方现在好了啦走不了了吧”……

    “往前走。”燕灵均用嘴努了努前路。

    前面都不知道去哪儿,走什么走啊啊啊!

    陶陶感觉自己要疯。

    她不死心,觉得有事找警察比较靠谱,“镇上应该有警察吧,我们去报警——”

    “你知道人家不是一伙的?”

    哪知她话音未落,就被他似讥似讽地的呛了一声。

    那帮地痞敢如此嚣张,必然是官、民勾结了好伐。

    陶陶想想也是哦,唇角抽了抽,无言以对。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往前走了几步,她忍不住又问。

    真的要亡命天涯么?

    “看看前面有没有村子。”他答,云淡风轻,与她的焦躁大相径庭。

    陶陶脚好痛。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翻墙的时候崴着了,这会儿心里不那么紧张之后就感觉到了痛。

    她开始一瘸一拐。

    感觉到她的异常,他回头看她,“怎么了?”

    她气呼呼地撇着头不说话。

    像是在跟他赌气,责怪他把她带到这里来受苦……

    他往下一蹲,“上来!”

    要背她。

    陶陶皱眉,担忧地看了眼他的腰。

    “上来啊!”见她不动,他抬眸瞥她一眼,催促道。

    “你受伤了……”一个没忍住,她蠕动红唇小声嘀咕。

    “心疼我?”他腾地站起来,双眼发光,凑近她的小脸深深看着她的眼。

    不放过她脸上以及眼里的任何一个情绪变化。

    他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恨不得借着她的眼睛看进她的心里去……

    她嫌弃地剜他一眼,然后撇开脸。

    她表面神色自若,心里却忍不住有一丝乱……

    燕灵均开心极了,觉得此行真是收获不少。

    嗯,他的小冰宝,终于不再那么冷了。

    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然后他又蹲下去,说:“不心疼就上来!”

    陶陶对着月亮翻了个白眼。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她还真是不让他背都不行了。

    不逞强能死啊!

    想死是么?行!成全他!

    她一边默默腹诽一边往他背上趴去。

    他站起来,背着她往上垫了垫,然后继续往前走。

    山路崎岖,并不好走,但好在月光够亮,不然指不定两人得滚到什么沟里去。

    许是累了,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沉默前行。

    又朝前走了约莫一个小时。

    “陶陶。”

    背上的小女人许久都没有出声,燕灵均觉得寂寞,忍不住轻轻唤她。

    “嗯。”陶陶懒懒地应了一声。

    他欢喜,“没睡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陶陶好想说你的手时不时就拍拍我的p股我能睡得着么?

    再说了,她的心是有多大才能在这种“亡命天涯”的时刻睡着?

    她在他的背上轻轻挣扎,“放我下来。”

    “嗯?”他歪头看她。

    嘴正好对着她的脸颊,亲了一口。

    陶陶无语。

    他总是这样,逮着机会就调、戏她,简直让她防不胜防。

    “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了。”她轻轻踢动双脚。

    “没事儿,我喜欢背着你。”他说,不肯撒手,完了还补了一句,“我想这样背你一辈子。”

    说后面一句的时候,他又转眸看她。

    月光下,他的目光深情得犹如汪洋大海,温柔得溺死人。

    我想这样背你一辈子……

    陶陶想,一定是今晚的月色太美了,竟连带的让她本是觉得厌恶至极的男人也变得不那么讨厌了……

    她想得有些失神。

    “你说好不好?”他拍拍她的臋,柔声问。

    他步步紧逼,让她无路可退。

    “吃错药了?”她冲口娇喝,有着恼羞成怒的迹象。

    烦不烦啊他!干吗总问她这些无聊的问题?

    好什么好?

    不好!!

    谁稀罕让他背一辈子啊!

    她巴不得早日跟他不相往来呢!

    陶陶气鼓鼓地腹诽着。

    “没吃药。”燕灵均像是听不懂她话里的火药味一般,摇头道,然后又转头看她,一本正经地问:“你觉得我该吃药吗?”

    “我觉得你病得不轻!”她狠狠剜他一眼。

    “是吗?”他挑眉,将她放下来,转过身去,在朦胧的月色中深深看着她,“那你觉得我是什么病?”

    “神经病!”她骂。

    嗔怒的小模样煞是迷人。

    燕灵均目光灼灼地看着美得宛如月亮仙子的小女人,脸上情不自禁地扬起一抹宠溺的笑。

    “不是!”他轻轻摇头,然后在她戒备又嫌弃的目光中,微微俯首与她额头相抵,“我只是……为你走火入魔了而已。”

    他声音低沉,透着一丝沙哑,在这夜晚的荒郊野岭里,竟格外的you惑性感……

    他说,我只是为你走火入魔了而已……

    走火入魔……

    她怔怔地看着他,看到他眼底的深情和宠溺,心,蓦地被什么拨了一下……

    她慌忙撇头移开视线。

    可下一秒,他的手就捏住了她的下巴,霸道地将她的小脸又掰回来。

    非要她看着他。

    “陶陶,我爱你……”

    他目光炙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一边深情呢喃,一边朝她的红唇吻去。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