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5章:就这么想我死?
    陶陶假装没看见,自顾自地吃着喝着。

    不知何故,今天的男人让她觉得好陌生,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一向比较随性,生起气来不管不顾,谁也劝不住,但倘若他高兴了,又会毫无底线的纵容她……

    他心情好时,会把她当成公主一般宠着爱着,可他若心情不好时,那她便什么都不是了。

    他的性格阴晴不定,即便她在他身边一年有余,却还是猜不透他的心思……

    无视燕灵均求疼爱的目光,陶陶垂着眼睑慢条斯理地嚼着咽着。

    突然,一个约莫三十左右的男人一p股坐在她的身边……

    随着男人的靠近,顿时一股酒气飘进了陶陶的鼻端。

    “嘿!小姑娘,打哪儿来啊?”

    男子言语轻佻,目光更是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陶陶,笑得不怀好意。

    直接当燕灵均是透明的。

    燕灵均没有发飙,只是淡淡地睨着对陶陶搭讪的男人,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

    穿着当地服饰的陶陶,像个仙女般降临在小小的餐馆里,光芒万丈自然引人遐想。

    但别的男人虽垂涎却不敢贸然上前,毕竟她的身边有人跟随。

    可这个已经喝得差不多的男人……

    古人云酒壮怂人胆,看到美人难免色胆包天,再加上同伴怂恿……

    于是男子稀里糊涂就上来了。

    陶陶讨厌燕灵均,但更讨厌不认识还对她有企图的所有陌生男人!

    当男子坐到自己身边且把酒气呵到自己侧脸上的那瞬,陶陶内心反感至极,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对面的燕灵均。

    她的眼神没有明确的求救意思,但多少还是希望他能有所表态。

    可他只是淡淡地看着,没有丝毫的反应。

    陶陶心里一凉。

    但紧接着她就在心里唾骂自己。

    陶陶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你竟然期待他能站出来护着你?

    他有多王八蛋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吗?他不欺负你就不错了,你还妄想他会保护你?

    呵!别做梦了!

    还有,你在失望什么?

    你以为他全国通吃啊?他在c市牛不代表在外省也能牛,在这个小古镇里,谁能认识他燕少爷啊!

    既然不认识,自然没人会卖他的账好吧!

    见燕灵均无动于衷,陶陶唇角隐隐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

    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我不认识你!”

    陶陶冷冷说道,看也没看身边不请自来的陌生男子。

    陌生男子打了个酒嗝,半个身子靠在木桌上,见燕灵均一言不发,便认为他是个怕事的软蛋,不由更加大胆了起来。

    “不认识没关系啊,咱俩喝一杯就认识了!来来来,陪哥哥喝一杯!”男子笑得越发猥琐,色米米地盯着陶陶的脸,朝她靠近。

    陶陶狠狠皱眉。

    燕灵均仿若什么都没看到一般,自顾自地拿起啤酒瓶,往杯子里添酒。

    他这样的“怂”,无疑是给了男子更大的鼓励。

    于是男子更放肆了,直接伸手想去抬陶陶的下巴,“小姑娘长得真水灵啊——”

    啪嚓!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小餐馆。

    两秒之前,当男子的手即将触上陶陶的脸时,燕灵均将手里的啤酒瓶往桌角一敲。

    啤酒瓶应声而碎。

    当啤酒瓶碎掉的同时,他抓着男子的手往桌上一摁,接着把碎了的啤酒瓶狠狠扎在男子的手背上……

    残暴又血腥。

    燕灵均动作流畅,毫不拖泥带水,行起凶来眼都不眨。

    陶陶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

    她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瞠大双眼愣愣地看着扎进男子手背上的啤酒瓶,完全回不来神。

    燕灵均拉着一脸懵逼的陶陶就往外跑。

    男子的几个同伙在另外一桌,俱都喝得差不多了,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一边继续喝酒一边关注着男子调、戏陶陶的进展。

    哪知突然听到男子惨叫。

    几个同伙不约而同地循声望来,只见男子左手死死抓着自己右手的手腕,右手的手背上插着一个啤酒瓶……

    鲜血淋漓。

    几人腾地站起来,欲拦截正往门口跑去的燕灵均和陶陶。

    燕灵均紧紧拉着陶陶的手,让她躲在自己身后,面对几个向他们扑来的地痞流氓,他一手掀桌,一脚踹凳……

    掀翻的桌子砸在了右边两个人的身上,踹出去的凳子撞上了朝他们正面冲来的男子的膝盖……

    包括受伤的男子,一伙五人。

    于是还有一个漏网之鱼。

    这个漏网之鱼很歼诈,抄起一根凳子趁燕灵均不备试图去偷袭陶陶……

    少数民族的古镇,凳子都是由厚厚的木板订成的长板凳,威力堪比铁锹。

    当男子高高扬起板凳往陶陶身上砸去的那瞬,燕灵均倏地转身,将身后的小女人完完全全护在怀里……

    嘭!

    长板凳狠狠砸在燕灵均的背上。

    陶陶吓懵了。

    因为她做梦都没想到他会用自己的身体来挡……

    当危险来临的时候陶陶发现了,只是想躲却已经来不及,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板凳朝自己落下来……

    她甚至都绝望地闭上眼等待剧痛来袭……

    哪知千钧一发间,她竟被纳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陶陶歪着头,惊愕地看着将她护在怀里的男人。

    只见他拧着剑眉,俊脸微白,很显然这一板凳砸下来还是很疼的。

    而在她朝他看去的那瞬,他竟趁机在她唇上嘬了一口……

    陶陶无语。

    危急关头,他竟还有心情吃她豆腐。

    然后燕灵均反身一拳揍在扬起板凳又要朝他们砸下来的男人的脸上。

    哐当一声,板凳掉落在地,男人被揍得倒退数步。

    有人掏出了刀。

    看着锋利的刀子泛着森冷的寒光,陶陶的神经顿时崩到了极点。

    她没有尖叫。

    但并不代表她不害怕。

    几个男人朝他们蜂拥而上……

    混乱中,燕灵均英俊不凡的脸上被揍了一拳。

    陶陶的双手攥得死紧,紧张到了极点,双眼全程都死死盯着刀,就怕刀子会突然捅在燕灵均的身上……

    噼噼啪啪一阵乱响,小小的餐馆很快就变得一片狼藉。

    燕灵均拎起一张桌子朝几个男人扔去,趁他们躲闪的当口,拉起陶陶就往外跑。

    两个人像亡命天涯一般,手拉着手往前狂奔。

    “追!给我追!妈的!啊,我的手……”

    “打死他们!抓到了给我活活打死!!打死!!竟敢戳老子的手!”

    “快!他们往那边跑了,快追!”

    “明子,去多叫些人来,今天非把这对狗男女给我抓到不可!”

    受伤男子在疯狂叫嚣,嘈杂混乱的脚步声紧跟在燕灵均和陶陶的身后。

    古镇里的小巷,窄小而崎岖,像条游蛇一般蜿蜒在一排排民房中间。

    人生地不熟的,他们只能看见路就跑,尽可能地将身后紧追不舍的几个男人甩开。

    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昏暗且老远才会有一盏,能见度非常低。

    许是天黑的关系,小镇变得很安静,绝大部分的店铺都已经关了,街上人迹稀少。

    在与几个紧追不舍的地痞拉开了一些距离后,燕灵均拉着陶陶跑进一条小巷里。

    小巷的两边是破旧古朴的平民院落,院墙上铺陈着绿油油的爬山虎,小巷很深,在昏暗的视线中根本看不到底。

    跑了一半,他突然松开了她。

    陶陶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在感觉到他已松开自己的手后还不停地往前跑。

    边跑边回头冲他喊,“快点,他们追来了!”

    燕灵均一手摁腰,一手撑墙,只是低头喘息。

    “你快点啊!”见他像是跑不动了,她只得停下等他,急躁地催促。

    他没有回应她,脚步慢慢往前迈,看起来像是走得极尽艰难。

    陶陶皱眉,听到远处的脚步声又慢慢清晰起来,急得折回燕灵均的身边,嫌弃地冲他嚷,“燕灵均你怎么这么逊啊?这么点路你就跑不动了……你受伤了?!”

    她边嚷就边去拉他的手,哪知与他的大手相触的时候,却发现他掌心一片黏糊湿润……

    在微弱的灯光下垂眸一看,竟是一手鲜血。

    她吓得惊叫,连忙去看他的腰。

    因为他的手刚才就是摁在腰上的。

    果然!

    他的衣服被划开了一条口,鲜血已经把他的衣服都沁湿了一小块。

    她大惊失色。

    他却云淡风轻,“没事儿……”只是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切齿意味。

    很显然他在努力忍痛。

    “你——”陶陶急了,心一下子就乱了方寸。

    “我真没事儿,你先走!”他皱着眉对她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赶她。

    陶陶知道自己应该立马走人,不用管他死活,反正她恨他入骨,他今天若被那几个地痞流氓捅死了正合她意……

    心里明明这样想着,可是她的脚却怎么也迈不开。

    他为了救她而受了伤,她怎能把他一个人丢下自己逃命?

    她做不到!

    她的确恨他,但此刻她做不到弃他于不顾。

    恩和怨,一码归一码。

    “走啊!”他倏然喝道,很凶地瞪她。

    她狠狠皱着眉头,看着他的伤处,“可是你……”

    “你往那边跑,我去引开他们!”燕灵均指了指前方右边的一条巷子,再用下巴点了点左边,表示自己往左。

    “你疯了么?你已经受伤了!”陶陶不赞同地低叫。

    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还伴随着一声声的谩骂……

    追兵已近。

    “不用管我,你快走!”燕灵均装b,用力推了下脸上难掩担忧之色的小女人,“不想死就快走!”

    陶陶转身就朝着他刚才指的方向跑。

    燕灵均错愕地看着真的弃他于不顾的小女人,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

    “卧槽!小王八蛋你真自己跑啊!”他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忙不迭地朝她追去。

    坏东西!!

    他不就想装装可怜让她心疼心疼他嘛,哪成想她竟如此无情!

    气死他了!

    他脚长步子大,三两下就追上了她。

    她边跑边歪头看他,“你不是要去引开那些人么?”一本正经地嘲笑他。

    “你就这么想我死?!”他气结,一脸“我等会儿收拾你”的凶狠表情。

    然后他左右一看,突然一把抓住她,指着一面墙对她说:“爬上去!”

    这户人家没亮灯,说明家里没人,他们可以爬进去暂时避一避。

    陶陶聪慧过人,一点就明。

    于是她二话不说就听从他的命令,踮起脚往上跳。

    怎奈围墙太高,她够不到。

    “踩我肩上!”

    燕灵均面墙单膝跪下,对小女人说。

    情况紧急,陶陶也顾不得他身上有伤,抓住墙上的蔓藤再踩在他肩上,顺利爬上了墙……

    翻过去。

    噗通一声闷响。

    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她心太慌又手脚不利索,一不小心就摔在了院子里的花丛中。

    还好不高,且有花丛做铺垫,摔得并不疼。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紧跟着翻过墙来的男人竟那样直直朝她扑下来……

    “嗯……”她被压个正着,差点窒息。

    他那么高又那么重,整个人扑下来简直就跟大山压顶似的,受得了才怪。

    她伸手推他,让他起来。

    “别动!”他却将她的小手抓在手里,压低声音轻喝。

    小女人软绵绵的,压着真舒服。

    她恼火,嫌弃地轻叫,“你起来,你重死了!”

    “嘘!乖,别动!”他又说,带着轻哄的意味,同时调整了一下姿势将她完全护在身下,声音透着一丝诡异的紧绷。

    陶陶觉察到了不对。

    “干吗啊?”她蹙眉不解,被他护在怀里什么也看不到。

    燕灵均小心翼翼地轻轻挪开肩,让小女人探出头来。

    陶陶转动着眼珠子四处看……

    她突然看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吓得一颤,本能地紧紧揪住男人的衣襟,乖乖缩在他怀里,“是……是什么?!”

    她呼吸略急,声音微颤。

    “狼狗。”他答,然后吻了吻她汗津津的小脸,安抚她的恐慌。

    狼……狗!!

    陶陶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大型犬的凶狠模样……

    “会咬人?”她全身绷紧,如临大敌。

    “你觉得呢?”他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失笑反问。

    呃,好吧,她这问题问得够蠢的。

    他们翻墙而入,与狗狗来说就是入侵者,若他们再敢妄动,必然是要咬他们的。

    明月高悬,凭着皎洁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狼狗的体型……

    嗯,够大!

    反正随便咬她一口她也是受不了的。

    狼狗脖子上箍着铁链,被拴在一棵树上,正规规矩矩地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虽然狼狗被拴着,但距离他们很近,在不确定铁链的准确长度之前,他们的确不易轻举妄动。

    而且,如果他们动,狼狗必然会叫,如此一来,肯定会把那几个地痞流氓引来……

    陶陶一动也不敢动了。

    “怎怎……怎么办啊?”她缩在他的怀里,极力想要保持镇定,可在面对长着尖牙的狼狗面前,她镇定不了。

    “别动,静观其变。”他贴着她的唇,一边轻轻摩挲,一边云淡风轻地说。

    他老神在在地压着她,薄唇开始在她的脸上慢慢油走……

    从她的额头到她的眉眼,再到鼻尖,最后吻上她的唇……

    陶陶狠狠皱眉。

    这神经病!!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这样对她?

    她恼火,却又不敢推他,就怕一动会引得狼狗嚎叫。

    到时引来追兵就得不偿失了。

    而不要脸的男人像是知道她不敢动一般,竟趁机对她越发放肆……

    慢慢的,他不再满足浅尝辄止,岑薄的唇在她唇上碾压,逐渐加深……

    撬开她的牙,长驱直入。

    陶陶简直要疯了。

    这男人真是奇葩!

    在这样腹背受敌的时刻,他居然还有兴致吻她,他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还有,他受伤了,流了那么多血,不疼吗?

    面对他越来越深的吻,她抗议,想要把他推出去……

    哪知却被他揪住了一同嬉戏……

    吻,如火如荼,与往常一样,开始了他就不想结束。

    他恣意妄为,她却时刻警惕着狼狗和外面的追兵,根本没办法像他那样心大。

    小女人不投入,燕灵均不满意。

    他知道她最受不了什么,就偏偏往她的弱点进攻……

    感觉到他气势汹汹的某处,陶陶彻底不能忍了。

    然而就在她想要不管不顾对他发飙的时候,一墙之隔的小巷里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以及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咦?怎么不见了?妈的,跑哪儿去了……叫兄弟们给我搜,一个角落都不许放过,今天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人找出来!”

    “是!”

    “动作快点,你去那边,你们两个去那边……还有,抓到了先把那男的手筋脚筋给我挑了,女的你们不许动,给我留着!”

    “是是是……”

    骂骂咧咧的声音渐渐远去,小巷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陶陶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燕灵均则趁着小女人注意力在别处,任意妄为地对她搓圆捏扁……

    当他越发过分的时候,她终于回过神来,将他的手在自己腰间拦截,小声问道:“已经走了吧?”

    “应该是。”他埋首在她的脖子里,惬意地轻啃着,口齿不清地随口应道。

    闻言,她放下心来。

    见他还不停下,她气得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怒道:“那你还不起来?”

    “再抱会儿……”他耍赖般在她颈窝里蹭。

    他蹭得她的脖子很痒,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根羽毛在轻轻拨弄她的心……

    陶陶说不清自己心里这会儿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有些无语,有点可笑,还有点无奈……

    “你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