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3章:焐热她的心
    她看着他,眼底有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燕灵均,你越是排挤他针对他,我就会越厌恶你!”

    她的仇恨如一枚锋利的剑,狠狠刺进他的心里。

    “是吗?”他冷笑,脸上看似云淡风轻,心里却在汩汩流血。

    没有什么比自己心爱的女人处处维护别的男人来得更残忍了。

    他的手,卡在她的脖子上,不至于让她窒息,但也绝不好过。

    每个人的承受力都有限度,在这样的时刻,陶陶心里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崩断。

    “燕灵均,做人不要太过分,你想要的一切都被你抢到手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怒道,用一种苛刻的目光瞪着他,狠狠谴责。

    “我抢?陶陶,你说错了吧!”他笑,听似轻柔的语调,寒彻入骨,“现在分明是有人想抢我的东西,你这样颠倒黑白未免太偏心了些!”

    “他根本就不稀罕你的东西!一切争端都是你先挑起来的!”她吼得近乎歇斯底里,早已不见平日里的清冷淡漠。

    她的激动愤怒,全是为了别的男人……

    燕灵均这辈子从来没尝过输的滋味,自然是不会让眼前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打破他的这项记录。

    他喜欢有挑战性的事,越是与他对着干的……

    他越喜欢!

    他看着她,深深看着。

    身上的戾气慢慢散去,他松开她的脖子,俯首凑近她的面前,岑薄冰凉的唇在她的唇上一下一下地轻轻摩挲,“陶陶,就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我也能把它焐热了……你信不信?”

    他胸有成竹,自信满满。

    陶陶眼底划过一丝嗤笑,充满了轻蔑和讥诮。

    焐热她的心?

    呵!他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在他毁了她的一切之后,凭什么以为她的心会为他热?

    他对她的所作所为,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永远!!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周一。

    燕氏召开股东大会。

    大会上,燕宏海正式宣布周灵北任命为燕氏的副总经理,主管西北地区的分公司,以及几个重要的矿产区域。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燕灵均这个总经理的职权被周灵北抢走了一大半。

    这个命令一下达,所有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燕灵均的脸上。

    众人觉得依照总经理的脾性,得当场掀桌……

    可让大家跌破眼镜的是,燕灵均并没有。

    他翘着二郎腿,姿态懒散地靠在椅子里,手里拿着一张纸,漫不经心地折来折去……在叠飞机。

    他神色如常,俊美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怒意,仿若父亲的这个决定对自己没有丝毫影响。

    又仿佛就算自己这个总经理的位置完全被抢走了也没关系。

    燕宏海冷冷看着右手边坐没坐相的儿子,脸色越发难看了几分。

    本来他没想给周灵北这么大的权限,可前几天儿子当着他的面把家里的茶几摔了个稀烂,公然忤逆他的举动将他彻底惹恼了。

    所以他今天这个决定也算是给儿子一个警告!

    只是他没想到儿子竟然毫不在意,这不由让他有点挫败。

    大会接近尾声,燕宏海收起面前的文件准备宣布散会。

    这时,坐在右侧的某个经理对燕宏海举了举手,“那个……总裁,有件事我想跟您报告一下。”

    “说!”

    “前几天突然冒出来一个名叫T&amp;Y的公司,大肆收购我们周边的一些中小型矿山,看起来不太寻常。”

    燕宏海不以为意。

    燕氏资产雄厚,产业庞大,一些不入流的小公司收购区区几个小矿山就想对他们燕氏造成什么威胁那简直是痴人做梦。

    “总裁,我也有一件事要报告。”

    左边的营销部经理也举了举手。

    燕宏海,“说!”

    “我们刚刚发布了秋季新款首饰,T&amp;Y旗下的珠宝公司也紧跟着发布了秋季新款,而且他们的价格与款式都比我们更有优势,给我们的业绩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营销部经理的声音越说越小,因为燕宏海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又是T&amp;Y……

    一个没啥名气的小公司虽不足为惧,但被人刻意对着干心里总归是不太舒服的。

    “怎么回事儿?!”燕宏海蓦地转头瞪着玩世不恭的燕灵均,厉声喝问。

    燕灵均转眸看向父亲,一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的茫然表情。

    知道儿子这是对自己发起了无声的抗议,燕宏海气得很,却又不好在众位股东和公司高层的面前发作,只能把气憋在心里。

    “马上写份报告给我!”燕宏海腾地站起来,对着两位经理喝道,然后一声令下,“散会!”

    说完之后率先朝着会议室外走去。

    大家纷纷站起,鱼贯而出。

    燕灵均依旧保持着吊儿郎当的坐姿,不紧不慢地继续折着手里的纸飞机。

    在燕宏海走出会议室后,周灵北一边起身,一边收起面前的文件,临走前,看了燕灵均一眼。

    那眼神,讳莫如深。

    待到所有人都走了,待到手里的纸飞机折好,燕灵均将纸飞机尖尖的头部放在嘴里哈了一下,然后往前一掷……

    纸飞机咻地一下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一圈,最后以优美的姿势落在了对面的桌上……

    正好是刚才周灵北坐过的位置上。

    燕灵均看着纸飞机,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拍拍裤腿,优雅起身,他双手揣在裤袋里,步履轻快地朝外走去。

    在快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突然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灵均!”

    燕灵均停步,回头一看。

    是燕氏的一位股东杨德昌。

    “杨叔叔叫我?”燕灵均微微挑眉,转身面对走上前来的杨德昌。

    杨德昌五十开外,体型微胖,噙着和蔼可亲的笑容走到燕灵均的面前,“有没有时间?我想跟你聊两句。”

    “好啊!”燕灵均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在经过秘书的办公桌前时,在桌面上轻轻叩了两下,“泡两杯咖啡进来!”

    “好的!总经理!”秘书立马起身。

    进了办公室,燕灵均一边走向自己的办公桌,一边头也不回地对杨德昌说:“杨叔叔请随便坐!”

    杨德昌将眼前的办公室打量了一圈,然后在沙发里坐下。

    很快,秘书把咖啡端了起来。

    待秘书离开之后,燕灵均坐到杨德昌的对面沙发上,问:“杨叔叔想聊什么?”

    “灵均,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杨德昌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燕灵均挑眉,“杨叔叔指的是……?”

    “你爸爸今天的这个决定!”杨德昌一针见血。

    燕灵均脸色一沉。

    “灵均啊,你爸爸现在分明是在扶持周灵北这个私生子,你就不为自己想想后路?”杨德昌忧心忡忡地看着燕灵均,一副为他打抱不平的愤慨模样。

    周灵北这个私生子……

    燕灵均的脸色更加阴冷了一分。

    没错,周灵北是他父亲的私生子!

    而更为讽刺的是,周灵北还比他大一岁。

    也就是说,当年燕宏海脚踏两条船,让两个女人为他怀了孕。

    前几天他在家里把茶几掀了,就是因为父亲要让周灵北进公司,他反对,最后一言不合就闹僵了。

    为自己想想后路……

    燕灵均的唇角轻轻一勾,云淡风轻地耸肩一笑,“扶持就扶持呗,我不在乎!”

    不在乎?

    “可是……”杨德昌错愕,狠狠拧眉,“这么大个燕氏,若白白便宜那个私生子你就真的甘心?”

    “不甘心又能如何呢?反正燕氏是我爸说了算,他想把这公司给谁是他的权利,我可管不着。”燕灵均笑得越发无所谓,一副胸无大志的模样。

    “灵均,你这样想可不行!”杨德昌恨铁不成钢地轻喝,极力扭转燕灵均的思想,“这公司虽说现在是你爸爸做主,可是没有你妈妈娘家早年的支持,燕氏不可能壮大到今天这个规模。所以燕氏不是你爸爸一个人的,应该是你的!”

    杨德昌说得没错,燕氏能有今天,全是仰仗燕灵均的外公。

    外公姓章,当年的燕宏海只是章家的一个小工匠,章老只有一个女儿,见燕宏海聪明好学且吃苦耐劳,就有意将其召为上门女婿。

    燕宏海老家是乡下的,家里本已有了未婚妻,但他舍不得放弃大好前程,就抛弃了家乡的未婚妻,做了章家的上门女婿。

    他是块做生意的料,很快章家老铺就在他的经营下快速扩大。

    短短二十年,就成就了今天的珠宝王国。

    所以严格说来,燕氏是燕灵均外公家的产业。

    看到杨德昌比自己还急,燕灵均笑了,“杨叔叔,你说的这话我爸可不爱听。”

    杨德昌脸色一僵。

    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了,杨德昌连忙正了正脸色,有些尴尬地讪笑道:“呵,这不是咱们叔侄俩在私底下说么……”

    燕灵均但笑不语。

    “灵均啊,杨叔叔可都是为你好!”见燕灵均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好忽悠,杨德昌有点着急,忙不迭地说道。

    他本以为燕灵均会对这件事大发雷霆,可没想到他竟会如此无动于衷。

    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按理说不该是这样的啊!

    燕灵均的性格可不像是那种好欺负的主儿啊!

    自己的父亲背叛了自己的母亲,还冒出一个这么大的私生子来跟他抢财产,他就真的一点不在乎?

    杨德昌觉得不可思议。

    为他好?

    燕灵均心里冷笑了声。

    “我知道!”他点头,续而状似苦恼地笑了笑,无奈道:“可是杨叔叔,你也知道我爸有多固执,他决定的事,基本没人能改变得了。”

    “已经发生的事自然是改变不了,但还没发生的事……咱们得预防!”杨德昌语重心长地说。

    “杨叔叔的意思是……?”燕灵均瞅着杨德昌,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知道这是他想要的。

    “灵均,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你才是你爸爸名正言顺的儿子,按理说燕氏未来就该你当家,可万一生了变故呢?你看你爸爸今天宣布的这个事儿,分明就是偏心那个私生子,这样下去的你的地位可就……”杨德昌顿住,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嗯,杨叔叔说得极是。”燕灵均点头表示赞同。

    可他的神色却依旧淡定从容,没有丝毫的慌张和气愤。

    杨德昌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越发凝重,“你是杨叔叔看着长大的,杨叔叔对你那是有感情的,所以杨叔叔是绝对不愿意看到你最后落得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谢谢杨叔叔。”

    “你这孩子真是的,谢什么啊!杨叔叔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所以我啊一直把你当成半个儿子看待的!”杨德昌慈爱地看着燕灵均,话里有话地说道。

    燕灵均垂眸把玩儿着手上的指环,但笑不语。

    嗯,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现在你爸爸心里向着那个私生子,你呀,可得多为自己着想才行啊!”

    “杨叔叔您说的道理小侄都明白,只是小侄人单力薄,若我爸执意要把公司给那姓周的,我也只能干瞪眼呀!”燕灵均故作苦恼,叹气道。

    见他上钩,杨德昌心中暗喜。

    杨德昌说:“你也不用这么消极,办法也不是没有……”然后顿住,故意吊胃口。

    “哦?”燕灵均轻挑眉尾。

    他没有很急切地追问杨德昌有什么办法,只是不痛不痒地“哦”了一声,既给了杨德昌希望,又不会让自己掉价。

    就算此刻的他在所有人眼中已成了落魄王子,可他依旧高高在上地站在世界的顶端,受万人仰望。

    哪怕他真的变得一无所有,也绝不会让自己狼狈半分。

    杨德昌神秘兮兮地朝着燕灵均靠近了一分,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虽然目前你爸爸是燕氏的总裁,他是股权最大的持有者,但只要我跟你的股权加在一起,就能跟他持平,你再跟你二叔三叔做做思想工作,那个私生子就别想有机会从你手中把燕氏抢走!”

    “我们的股份加在一起?杨叔叔的意思是……?”燕灵均装得一手好惊讶。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唯利是图的杨德昌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帮他。

    燕灵均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果然——

    “灵均啊,我们家冉冉一直很喜欢你的,你不会没感觉吧?”杨德昌笑得更加和蔼可亲了。

    燕灵均没有惊讶,因为他早就猜到了这种结果。

    他没有说话。

    “只要你跟冉冉结了婚,杨叔叔手里的股份就全是你的!”杨德昌极力you惑。

    燕灵均还是默不啃声。

    杨德昌见状,脸色一沉,“怎么?你看不上我们家冉冉?”

    “怎么会呢杨叔叔,冉冉温柔贤惠善解人意,那么好的人儿谁会不喜欢她啊!”燕灵均摇头笑道,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

    “你答应了?”杨德昌见他夸奖自己女儿,顿时双眼一亮。

    哪知燕灵均却摇头,“抱歉杨叔叔,我不能答应你!”

    “你什么意思?”杨德昌嘴角的笑容僵住,心情就像在坐过山车一般,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心脏病都快犯了。

    “承蒙杨叔叔厚爱,只是小侄本性顽劣,怕是配不上冉冉的。”燕灵均谦卑地说道。

    杨德昌愣了一下,然后懂了。

    这些年,燕灵均闹的绯闻可不少,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断过,不是嫩模就是明星,那叫一个高调。

    但杨德昌毫不在乎。

    “做大事的男人,逢场作戏在所难免,只要你知道轻重就行,都是男人,这方面杨叔叔不会苛责你的。”杨德昌笑了,特别大度地说道。

    “可是……”燕灵均拧着眉头,还是迟疑。

    “还有什么问题?”

    燕灵均默了默,然后抬眸看着杨德昌,说:“结婚是人生大事,我毫无准备!”

    杨德昌这会儿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燕灵均这个金龟婿先拴住了再说。

    “对对,这个提议的确太突然……”杨德昌连连点头,退步道:“没关系,先订婚也行!”

    燕灵均将杨德昌的急切尽数看在眼里,心里冷笑更甚。

    “既然杨叔叔这样说的话……”燕灵均盯着地面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抬眸看着杨德昌,“荣小侄考虑几天可行?”

    “一周够吗?”杨德昌见希望大大,双眼发亮。

    燕灵均,“半个月吧。”

    “行!”杨德昌连忙点头,像是生怕他反悔一般。

    燕灵均点点头,勾唇,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那你好好考虑,我就……”杨德昌站起来,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女儿。

    “杨叔叔慢走!”燕灵均跟着起身,礼貌谦卑地说道。

    杨德昌点头,抬手示意燕灵均不用送。

    然后在出门之际,杨德昌突然又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双手插袋的燕灵均,语重心长地喊了一声,“灵均啊!”

    燕灵均微笑。

    “你可要认真考虑啊,虽然周灵北的能力跟你比起来稍微欠缺一些,但也算得上是可造之材。”杨德昌意味深长地说道。

    点到为止的一句话,饱含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杨德昌的潜台词是,你若不娶我的女儿,我就找周灵北去,到时我让周灵北做我的女婿,你可就人财两空一无所有了……

    “小侄明白!”燕灵均保持微笑,对杨德昌轻轻点了点头。

    杨德昌满意地走了。

    在杨德昌转身的那瞬,燕灵均眼底的笑意就瞬间被一股肃杀之气取代……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杨德昌离开没多久,有人敲响了总经理办公室。

    叩叩叩。

    “进来!”燕灵均正面对着落地窗看天空的风景,头也没回地说道。

    来人推门而进,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毕恭毕敬地说:“总经理,您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