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2章:开心吗?
    深知他心里最介意的是什么,她又怎敢如实回答?

    答了,只怕自己会万劫不复……

    陶陶陷入僵局,答不是,不答更不是。

    “说话!我问你在跟谁吃饭?!”

    电话的彼端,霸道的男人还在咄咄逼问。

    而对面的周灵北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陶陶厌恶这种进退不得的感觉。

    既然不能如实回答,也不屑撒谎骗他,那……

    索性挂电话吧。

    然而电话彼端的男人却像是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一般,在她挂电话的前一秒,冷冷命令,“把脸往右转!”

    陶陶心里咯噔一跳。

    下意识地听从了他的命令,转头向右。

    她和周灵北所在的餐厅是在一栋大厦的十五楼,全面玻璃墙,视野宽广。

    而她转头看过去的,也是一栋商业大厦。

    只见对面的大厦,在同样的高度,一抹熟悉到骨子里的挺拔身影正冷冷伫立在落地窗前……

    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上升到十五楼的高度,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触……

    四目相接,火花四溅。

    怒火!

    当然,有怒的自然是燕灵均。

    在看到燕灵均的那瞬,陶陶的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他不是出差去了吗?

    他不是需要一周的时间才会回来吗?

    怎么现在会出现在对面大厦呢?

    陶陶想了想,眼底划过一丝了然,同时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冷笑。

    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她什么也没说便挂了电话,优雅起身。

    “陶陶!”

    见她要走,周灵北腾地站起,伸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

    不想让她走!

    嗯,他不想再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燕灵均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当周灵北抓住她的那瞬,陶陶很清晰地感到一道狠厉的眼神射在了她和周灵北的手上……

    她看着周灵北,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痛苦尽收眼底。

    心,狠狠抽搐。

    可她没有退路……

    她看着他,然后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一点一点地扯出来。

    坚定而决绝。

    然后,在周灵北爱恨交织的目光中,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厅。

    周灵北的手僵在半空,手里失去了她的温度,手空了,心也更着空了。

    他缓缓攥紧手指,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由此可见他的心正承受着怎样的痛……

    他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死死看着。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才依依不舍的收回。

    将攥紧的拳头揣进裤袋里,周灵北转身,面向对面大厦。

    两个同样高大挺拔的男人,隔空对视。

    四目交汇,刀光剑影。

    两人的容貌有着几分相似,个性气质却截然相反。

    燕灵均有股邪魅的气质,从骨子里渗透出来,亦正亦邪,格外迷人。

    周灵北则温文儒雅,风度翩翩更显稳重。

    可相较之下,终究是燕灵均更加耀眼了一分。

    交恶多时,直到这一刻,两人之间的战斗,正式拉开帷幕……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五分钟后,陶陶出现在燕灵均面前。

    这是一个豪华包房,他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姿态慵懒而闲散。

    他一手搭着沙发扶手,一手搁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像弹钢琴一般在腿上有节奏地轻轻弹动。

    落地窗前只有一张沙发,想坐的话,就必须坐到他的身边去。

    当她出现在包房里的那瞬,他转眸看她,唇角勾勒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目光阴冷得没有丝毫温度。

    陶陶知道,今天自己又少不了得被他折腾一番了……

    她面无表情,认命地朝他走去。

    反正也是逃不掉的,早死晚死都是死,又何必拖拖拉拉。

    可就在这时,吱呀一声,包房的门突然又被人推开。

    陶陶闻声,随意回头。

    只见一个妖娆妩媚的年轻女子扭着柔软的腰肢款款走了进来。

    陶陶微微蹙眉。

    女子看到陶陶的那瞬,亦是一怔。

    陶陶认识眼前的女子,是最近正走红的一个女明星,叫姚静。

    凭空多出来一个女人,气氛顿时变得很微妙。

    陶陶依旧面无表情,顿住脚步,没有再往前。

    因为她深知,往前只会是自取其辱。

    名叫姚静的女明星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连忙回过神来,眼含敌意地瞅着陶陶,心里则默默估量自己的胜算。

    偷偷比较了一番,姚静有点气馁。

    眼前的女人太美,那股冷艳的气质实在太过抢眼,自己只怕是比不过了……

    但既然燕少召唤她来,这样难得的机会她怎么也不能浪费不是?

    “燕少——”如此一想,姚静拉长尾音使劲儿娇嗲,试图吸引燕灵均的注意力,抢占先机。

    燕灵均捏着红酒杯优雅浅酌,似笑非笑地睥睨着眼前的两个女人。

    最后,他将视线落在陶陶的脸上。

    陶陶面无表情,对他讳莫如深的目光视若无睹。

    燕灵均的黑眸危险地眯了眯,眼底泛起骇人的寒气。

    将酒杯往茶几上一放,他微微侧身,依旧保持着二郎腿,一只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

    “怎么办呢?位置只有一个。”他说,听似慵懒的语调,透着讥诮。

    姚静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如临大敌地看着陶陶。

    可陶陶却连眼睑都没有抬一下。

    “那就……”燕灵均嘴角泛起冷笑,微微停顿之后,说:“谁先坐下就谁的!”

    他话音刚落,姚静就忙不迭地一步冲上前,一P股坐在他的身边。

    姚静主动依靠在燕灵均的怀里,冲陶陶露出胜利的媚笑。

    接收到姚静的挑衅,陶陶无动于衷,唇角隐隐泛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眼前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她根本不屑跟任何人抢他!

    她甚至巴不得有人把他抢走,那样她就可以重获自由……

    陶陶的无动于衷让燕灵均从骨子里溢出一股寒气。

    他看着她,眼神犀利得仿若恨不得在她脸上凿出几个洞来。

    气氛,变得更加紧绷诡异。

    “陶小姐好像有点热,用这杯酒给陶小姐洗洗脸,降降温!”

    突然,燕灵均用下巴点了点茶几上的红酒杯,对怀里的姚静不紧不慢地说道。

    姚静一愣。

    始终低垂着眼睑的陶陶也终于抬起头来,冷冷看着燕灵均。

    怔愣只是一瞬,姚静二话不说端起红酒杯,站起来就把杯中的酒往陶陶脸上泼去……

    燕少的命令虽然有点奇特,但正中她下怀。

    刚才她还以前这个漂亮的女人会是自己的劲敌,可原来只是被燕少玩腻了的破鞋。

    若非玩腻了,又怎么如此羞辱呢?

    必然是燕少想甩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不依不饶地缠着燕少,所以燕少才会借她的手羞辱这个女人。

    冰镇过的红酒,泼在脸上如耳光刮过,逼得陶陶不由自主地狠狠抽了口凉气。

    嫣红的酒,在她的脸上流淌,滴落在她的白色衬衣上,一片狼藉。

    她没有抬手去揩,只是默默攥紧了手里的包,且下意识地用眼角余光瞟了眼大厦对面……

    周灵北还没走,依旧站在刚才的位置,正看着他们这边……

    看到她被红酒洗脸,周灵北的脸色瞬时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

    然而,比红酒洗脸更残酷的羞辱还在后面——

    “还骚吗?”

    男人无情的声音冷冷响起,轻蔑讥诮。

    陶陶一言不发。

    她知道她跟周灵北的见面惹怒了他,但她不想解释,也明白不管如何解释也不可能让他消得了气。

    而她的沉默更是让他彻底怒了。

    他拿起冰桶里的红酒,往杯子里倒酒……

    满满一大杯。

    “陶小姐好像还不够,再给陶小姐洗洗!”他说,慵懒的语调字字残忍。

    姚静端起满满一杯红酒又朝着陶陶的脸上泼去……

    刚从冰桶里拿出来的红酒,比前一杯冰了许多,逼得她不由自主地抽了口凉气。

    当陶陶被泼了第二杯酒的时候,对面大厦已经不见了周灵北的身影……

    看着狼狈至极的陶陶,燕灵均冷笑更甚。

    姚静以为自己立了大功,放下杯子坐回燕灵均的身边,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满心欢喜地等着成为他的下一任女人。

    被泼了两杯酒,陶陶已经狼狈得不能再狼狈,她想这样应该够了。

    于是她转身就走。

    他不过就是想要羞辱她,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这里便没她什么事儿了。

    “我允许你走了吗?!”

    可她刚转身,他冰冷的声音就响在了空气中。

    还不够?

    不!

    她觉得已经够了!

    所以她仅仅只是微微停顿了下,就继续往前走。

    拉开包房的门,径直走了出去。

    燕灵均死死盯着走得头也不回的陶陶,脸色铁青。

    转眸,看了眼对面大厦,看到刚才周灵北所站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时,眼底风雨密布……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赶在周灵北过来之前,陶陶先一步上了计程车,在周灵北心疼又愤怒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周灵北追着计程车跑了十来米,见追不上,只能作罢。

    垂眸看了看已经被红酒侵染得惨不忍睹的白衬衣,陶陶无声地苦笑了下。

    这样子的她是没办法回公司继续上班了,索性让计程车司机把车开往蓝湾湖畔。

    而她前脚进屋,燕灵均后脚也到家了。

    呯!

    她正欲上楼,他则开门进屋,且顺势将门狠狠甩上。

    巨大的声音震得整栋楼都跟着颤了颤,足见他此刻的怒气有多么的旺盛。

    燕灵均的脸色阴沉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从进屋的那刻,他阴鸷的目光就锁在她的脸上,气势汹汹地朝她逼近……

    陶陶站在楼梯口,一手抓着护栏,一手悄然攥紧,强装镇定地看着朝自己大步而来的男人。

    她表面神色如常,可心里却控制不住地感觉到慌张。

    此刻的他,看起来太可怕。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跟他硬碰硬的时候,他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整个人扛在了肩上。

    小腹被他的肩膀硌得生痛,大脑冲血,被人扛在肩上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他扛起她就往楼上走去。

    陶陶觉得他每往上走一步,自己就离地狱更近一步。

    “你放我下来!”她难忍心中恐慌,终于是忍不住尖叫出声。

    他置若罔闻,扛着她上楼,再径直朝着卧室而去。

    “燕灵均你放我下来!!”陶陶尖叫,攥紧拳头在他的肩背上狠狠地乱砸。

    呯!

    他一脚踹开了卧室的房门。

    然后将她往牀上狠狠一扔,毫不怜香惜玉。

    “啊……”她被摔得七晕八素,难受得想吐。

    若不是牀垫够软够厚,被他这样砸下去,不死也得残废。

    可不等她喘口气,他就单膝跪在牀边,朝她倾身过来,大手一把扼住她的下颚,将她整个人死死摁在牀中央。

    他很用力,像是恨不得把她的下颚捏碎,疼得她冷汗淋漓。

    “来,告诉我,今天的午餐吃得开心吗?”

    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凑近她苍白的小脸,在她唇边阴测测地吐字。

    她紧紧抓住他行凶的那只手腕,倔强地看着他布满寒霜的脸,狠狠咬着唇一言不发。

    她知道,此刻的他已是怒到了极致。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该服软的,懂得审时度势可以少受很多的罪……

    可是怎么办呢?

    今天她就算受罪,也不想向他妥协!

    尊严这玩意儿,在她身上时隐时现,有时候就算被他羞辱得很彻底,她也能不动声色地受下,可有时候她若不高兴了……

    那也是非要跟他杠到底不可的。

    “说啊!跟旧情、人共享午餐,开心吗?”他咄咄逼问,大手往下一滑,扼住她的脖颈。

    他咬着牙根,阴冷的字眼从齿缝里迸射出来,分外骇人。

    “开心!”叛逆心起,她倔强回应。

    啪!

    他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陶陶的脸偏向一边,白希的脸颊很快就浮现出清晰的五指印。

    半边脸颊顿时火烧火燎地刺痛,耳朵里嗡嗡作响。

    “再说一次!”他的眼底泛起血丝,目光阴狠地射在她的脸上,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戾气。

    陶陶极冷极冷地看着对自己施、暴的男人,眼底冷笑更甚。

    “开心!!”她不怕死地重复,字字铿锵。

    啪!

    他反手又是一耳光。

    陶陶的脸顿时歪向了另一边。

    两边脸颊,一边一个五指印,对称了。

    “再说!”他暴怒,瞪着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开——嗯……”

    她像是存心找死,明知他已经怒到极致,却还在不停地挑衅。

    他输了。

    他终于听不下去了。

    所以她刚吐出一个字,他就倏地收紧五指,狠狠扼住她的脖颈。

    呼吸受阻,她自然就说不出让他难受的话了。

    “你真以为我不敢弄死你是不是?”他咬牙切齿,理智在崩溃的边缘。

    “燕少你高兴就好。”陶陶淡淡讥笑,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极尽艰涩地缓缓说道。

    “怎么?旧情未了?还想跟他再续前缘?”燕灵均想起刚才看到她和周灵北吃饭时的画面就妒恨交加,在她唇边冷冷嗤笑,“呵!陶陶,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就算我哪天把你玩腻了,就算我哪天不要你了,你也休想跟他在一起!!”

    休想在一起吗?

    呵……

    这样的她,早就没有资格跟他在一起了……

    燕灵均的提醒,让陶陶内心的恨,更是疯狂蔓延。

    她的今天,全是拜他所赐,叫她怎能不恨他入骨?

    “说!你是不是还爱着他?”燕灵均的内心被妒忌占领,对她心有所属之事耿耿于怀。

    尤其她心有所属的对象还是周灵北!

    这更是让他无法忍!

    “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陶陶清浅一笑,看着他的眼神透着讥诮和怜悯。

    像是在嘲笑他的可悲……

    “不是最好,若是——”他眼底戾气深重,“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死无葬身之地……

    她相信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她看着他,怒极反笑,“燕灵均,做人做到威胁一个女人的份儿上,你不觉得自己很失败吗?”

    “我是成功还是失败,在你眼里有区别吗?”他反问,回以冷笑。

    “你若能光明磊落一点,好歹还算个男人!”

    “你觉得我不是男人?”

    他黑眸微眯,眸光寒彻入骨。

    他的手又加了一分力道,她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本是苍白的脸,因为呼吸不畅渐渐涨红,她难受得双眼泛泪。

    可她拒不求饶,今天就算被他活活掐死,她也不会向他低头。

    她受够了被他掌控的日子,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她想她是时候该反抗了……

    燕灵均心里恨到了极致,却又拿眼前跟自己作对的女人没有办法。

    纵容她吧,怕一不留神她就跟人跑了,想弄死她吧,却又几次三番都狠不下心。

    他悔不当初,后悔自己轻易就把心交给她了……

    现在收不回来了,不止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甚至还被她肆意践踏……

    叫他如何不怒?

    “陶陶,你记着,若不想他死,就离他远点!”似乎除了威胁,他已经不止该如何对付她了。

    深知周灵北在她心里的重要性,所以他想来想去,只能出此下策。

    闻言,陶陶的脸,瞬时脸若寒冰。

    她看着他,眼底有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燕灵均,你越是排挤他针对他,我就会越厌恶你!”

    “是吗?”他冷笑,脸上平静,心里却在汩汩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