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燕少宠妻无度》第001章:陶陶,你爱我吗?
    c市。

    炎热的七月,天空透蓝,太阳如火球一般悬于高空,毫不留情地烤着大地。

    然而燕家的大客厅里,却有着与外面截然相反的温度……

    冷若冰窖。

    嗯,完全不用开空调都可以。

    “我不同意!”

    在短暂的沉寂之后,一道冷厉的声音乍然响起。

    让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更是一片僵凝。

    燕家的一家之主燕宏海冷冷看着持反对意见的儿子燕凌均,道:“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声音亦是同样的冷。

    燕凌均唇角若有似无地勾了勾,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转眸看向父亲,看到父亲眼底的坚定……

    他的心,凉如水!

    事已成定局,多说无益。

    可心里那股恨啊……

    该如何压抑,又该如何消除?!

    父子俩冷冷对视,谁也没有退步的意思。

    几秒之后,燕凌均起身。

    而在起身之际,他抓住茶几一角,顺势一掀——

    啪嚓!

    昂贵的水晶茶几被掀得在空中一转,最后重重砸落在地,随着一声巨响,应声而碎。

    客厅里的人皆下意识地后退一步,避免被误伤。

    众人看着剑拔弩张的父子俩,这下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噤若寒蝉。

    摔了茶几,燕凌均二话不说就朝着大门外走去。

    他没有埋怨二叔三叔选择明哲保身而不站在自己这一边,因为早在母亲离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世间谁都靠不住,能靠的,唯有自己!

    “你给我站住!!”

    燕宏海腾然而起,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儿子的背影勃然大吼。

    竟敢当着他的面摔东西,简直是大逆不道!

    然,燕凌均置若罔闻,以着一种决绝的姿态,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燕家。

    ……

    蓝湾湖畔

    傍晚的时候,一场雷雨袭过,将大地的炎热冲刷而去。

    到了夜半时分,微风徐徐,整个城市变得难得的凉爽。

    陶陶穿着一袭火红的无袖长裙,坐在阳台上的摇椅里,一边遥望夜空,一边吃着冰激凌。

    有汽车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她一动不动,充耳未闻。

    很快,熟悉到脚步声由远至近。

    紧接着,吱呀一声,卧室的门被用力推开……

    她知道他回来了。

    但她没有起身去含笑迎接,也没有上前去嘘寒问暖,更甚至,她连转眸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燕凌均一进屋,就狠狠扯掉了衬衣的扣子,一(月兑),一扬,衬衣便被遗弃在牀边的地摊上。

    他微眯着双眼,讳莫如深地盯着阳台上那抹红得刺眼的身影,毫不犹豫地走过去。

    他一言不发,走过去就将她手里的冰激凌拿开随手放在一旁,然后弯腰把她从摇椅里打横抱起。

    陶陶没有拒绝,只是微不可及地蹙了蹙眉。

    他一靠近,她就闻到了酒气……

    他喝酒了。

    而且喝得还不少!

    她抬眸看他,淡漠目光中透着一丝疑惑。

    因为她隐隐感觉到他似是有哪里不对……

    燕凌均抱着陶陶径直走向大牀,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抛在牀上,在她被摔得七晕八素的时候,他三两下剥除自己身上的束缚,然后朝她覆压下去……

    凶狠的吻,铺天盖地的袭上她的唇……

    嗤啦一声。

    同时,她身上的火红长裙应声而裂。

    陶陶没有惊叫也没有反抗,这样的场景,每隔几天就要上演一次,她早已习惯。

    两人都没有说话,直接开战……

    ……

    今晚的他,格外的狠,无论她怎么躲,都逃不出他刻意的折磨……

    极其漫长的过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煎熬,她本性倔强,可到最后也不得不向他求了饶。

    她嘤咛辗转,惹红了他的眼,最后时刻不由越发的凶狠……

    待到风歇雨收之后,陶陶只觉自己刚去鬼门关逛了一圈,跟死过一回没有区别。

    燕凌均完事之后就去了卫生间。

    陶陶则拖着快散架的身子,下牀换被单。

    经过长达三小时的激、战,牀上一片狼藉,不换是不行的。

    换牀单的时候陶陶忍不住猜想,是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事惹他生气了吗?

    嗯,应该是的。

    因为他只有处于在很开心或者很生气的这两种极端的情绪里时,才会这样凶狠的折腾她……

    而在这凶狠的折腾中又如何去区分他是开心还是生气呢?

    开心时他会边做边在她耳畔说些无下限的情话逗她。

    而他若是生气的话,便会一言不发,只是往死里弄她……

    一如今晚。

    时间拿捏得刚刚好,当燕凌均从浴室里出来时,陶陶也已把牀单换好。

    “我饿了,煮点东西给我吃!”

    他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头发还滴着水,光着脚走出来很大爷地吩咐道。

    陶陶什么也没说,也没看他,抱着换下的牀单,下楼。

    把脏了的牀单放进洗衣机,然后她进入厨房,给他准备吃的。

    凌晨三点半,给他煮点什么好呢?

    打开冰箱,看了半晌,最后她拿出虾、金针菇、鸡蛋、青菜以及挂面。

    他比较挑食,很多东西不爱吃,所以即便冰箱里塞满了食材,她想来想去也只能给他做碗海鲜面。

    陶陶站在灶台前专注地忙碌着,突然身后贴上一副宽厚的胸膛,同时纤细的腰肢被一双铁臂由后抱住……

    男人温软的唇印上她布满痕迹的后颈,又开始一点一点地蔓延开来……

    “陶陶,陶陶……”他宛若梦呓般在她耳畔呢喃,声音虽轻,却荡气回肠。

    陶陶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僵。

    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脖颈里,很痒,扰得她的心,很烦,很乱……

    “你爱我吗?”他衔着她的耳垂轻轻一咬,在她战栗的时候,口齿不清地问道。

    虽然他吐字不清,但她还是听明白了。

    爱……

    陶陶扯了扯嘴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嗤笑。

    他真是醉得不轻。

    他们之间怎么可能有“爱”呢?

    她有多恨他他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她的沉默让他不满,他抓着她的双肩将她扳转过来,与之面对面。

    “嗯?你爱我吗?陶陶。”他的眼底泛着血丝,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步步紧逼。

    她转眸看了看锅里已经烧得沸腾的水,“我先给你煮点醒酒汤吧。”

    他只有醉了才会问她这种无聊的问题。

    而她非常不喜欢回答。

    所以给他煮点醒酒汤吧,等他酒醒了,就会恢复正常了。

    她顾左右而言他,他的眼底泛起寒意。

    脸色一沉,他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将她微偏的脸用力扳回来,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盛怒中的他,手劲儿很大,陶陶感觉自己的下巴就快要被他捏碎了一般,痛得她狠狠蹙眉。

    “我在问你,你爱我吗?!”他阴冷的声音扑面而来,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每个字都透着一股让人心生畏惧的戾气。

    “爱!”她没有再犹豫,识时务地说出他喜欢听的答案。

    她说,爱……

    燕凌均死死看着陶陶的眼睛。

    她的狐狸眼,美得勾魂摄魄,柔的时候柔情万种百转千回,冷的时候如锋利的刀刃可以穿透人心。

    而她眼中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迷了他心,让他又爱又恨。

    她说爱他,可是她的眼底却波澜不惊……

    半晌后,燕凌均笑了。

    可那寡淡的笑意却丝毫没有传达到他的眼底。

    他松开她的下颚,顺手拍了拍她的脸颊,然后转身离开了厨房。

    陶陶僵在原地。

    他拍她脸颊的动作并不重,却透着一股轻蔑的意味……

    很显然,她的回答没有令他满意。

    可如果这样的回答都不是他想要的,那他……

    到底想要什么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燕氏,设计部。

    茶水间里,有人窃窃私语……

    “喂,你们看到没?今天来上班了耶……”

    “是啊是啊,真是天上下红雨了,居然还想得起来自己是燕氏高薪聘请的设计师……”

    “哎哟!谁叫人家有总经理这个强硬的后台呢,当然可以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咯……”

    “你们说总经理怎么就看上她了呢?冷冰冰的跟抱着个死人有什么区别啊?”

    “就是,每次出现都摆着一张扑克脸,跟谁抢了她老公似的……”

    议论声颇为激烈,即便站在茶水间的外面,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陶陶拿着装有花茶的被子,面无表情地走进茶水间里。

    说得正嗨的几个小职员听到脚步声便下意识地回头,看到是她,吓得连忙用手肘你撞撞我我撞撞你,均是一脸慌张加心虚。

    所有人顿时噤声。

    陶陶在燕氏就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

    明明大家都很讨厌她,却又没人敢得罪她。

    因为总经理宠爱陶经理,整个公司无人不知。

    陶陶长得很美!

    是那种用任何言语都无法具体形容出来的美!

    而明明这么美的她,为什么会被大家讨厌呢?

    因为她太高冷!

    她我行我素,与所有人都格格不入,加上独得总经理宠爱,自然会让公司里肖想燕凌均的一干女员工对她心怀敌意。

    所谓人云亦云,即便很多人根本都不认识她,可也对那些流言蜚语深信不疑。

    她不屑解释,也不屑去在意。

    所以即便公司里有关她的流言满天飞,她也充耳未闻。

    就如此刻,她站在茶水间的门口,明明听到员工们在用难听的字眼议论她,可她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拿着茶杯自顾自地走向饮水机。

    泡好茶,又转身离开。

    从头到尾,她把议论她的几个女员工无视得非常彻底,仿若她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女员工们面面相觑,僵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进来又离去。

    她们各自心里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担忧和恐慌,就怕陶经理会跟总经理告状……

    若总经理知道她们几个在陶经理的背后说她的坏话,她们肯定会失去这个宝贵的工作的……

    陶陶端着茶杯走出茶水间,将刚才那些不堪入耳的议论统统抛之脑后。

    然而没走几步,她又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噙着温煦如风的笑容朝自己迎面而来……

    端着茶杯的手,不可抑止地抖了一下。

    滚烫的茶水溅出少许,烫了她的手……

    可她却感觉不到疼,只僵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男人走到自己的眼前来。

    “陶陶。”男人唤她,声音醇厚温柔。

    陶陶的心脏狠狠一抽。

    疼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