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102章:甜蜜章
    “怎么了?”欧阳走到米娅的身边,柔声问道,同时淡淡地瞟了眼王局一家。

    王局被欧阳凉飕飕的眼神瞟得狠狠一颤,整个人如同风中落叶般簌簌发抖,低着头都不敢与欧阳对视。

    “没什么,一点小误会。”米娅无奈地对丈夫笑了笑,避重就轻地摇头道。

    这段时间他非常忙,家里有什么事基本都是她在处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给他增添烦恼,实在是今天这位王太太太过无理取闹,不依不饶的让她觉得不能再忍,所以她才让他过来一趟。

    看得出来欧太太是想息事宁人,可欧阳最见不得有人拿气给欧太太受。

    一手轻揽着欧太太的腰肢,一手轻抚儿子的小脑袋,欧阳抬眸朝着王局和王太太看去,“刚才是谁说要让我儿子下跪认错来着?”

    听似慵懒随意的语调,实则寒气逼人,压迫性十足。

    到了这会儿,王太太已经想起来欧阳是何许人了……

    所以当欧阳的目光射过来的时候,王太太的脸也瞬间白了个彻底。

    “呵呵呵呵……误会误会,全是误会,欧太太一定是听错了,我说的不是让欧少爷道歉,我说的是让我家这个混小子给欧少爷下跪认错……”王太太本是高高在上的姿态立马低入尘埃,对着欧阳和米娅点头哈腰谄媚讪笑。

    王宇凡听说要他给欧嘉诺下跪认错,不依了,“妈妈——”

    “跪下!”王太太双眼一瞪,冲着儿子厉喝。

    一连被父母相继叱骂,王宇凡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崩溃了。

    “我不!妈妈你刚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你说让欧嘉诺给我下跪的——”

    啪!

    王局扬手就给了宝贝儿子一巴掌。

    毕竟头顶的乌纱帽比什么都重要!

    在这个时代,没钱没权就等于一无所有,所以王局是断然不能再让自己儿子胡言乱语得罪欧阳的。

    “呜呜……爸爸你打我……你竟然打我……呜呜呜……”

    “闭嘴!叫你跪你就给老子跪!”看到儿子哭,王局也是心疼的,可是在欧阳冷漠的注视汇中,他只能狠着心对儿子疾言厉色。

    “哇……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不会打我,你不是我爸爸,我不要你做我爸爸了……哇……”

    王宇凡立马躺地上滚来滚去,手脚乱挥乱踢,一言不合就撒泼。

    养子不教父之过,看到儿子这副样子,王局是既担忧又难堪。

    一手将在地上打滚的儿子拎起来,王局扬起手就要继续往儿子脸上扇耳光。

    “王先生,别这样!”米娅看不下去了,连忙出声阻止,“贵公子还是个孩子,好好说就行了,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平日里骄横惯了的王宇凡,直接被发飙的父亲吓懵了,闭着嘴连哭都不敢哭出来了。

    王局点头如捣蒜,对着米娅呵呵讪笑,“是是是是是,欧太太说得是……说的是,呵呵……”

    米娅看了看天色,时间不早了。

    于是她说:“王先生,王太太,今天这件事是我们不对……”

    “别别别!欧太太您别这么说,是我们的错,绝对是我们的错!是我王某人教子无方,还望欧s记欧太太大人有大量,别跟我家的无知妇孺计较。”王局忙不迭地抢断,一脸恐慌,就差跪下去磕头谢罪了。

    “那要不这样吧,王先生你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产生的费用由我们来付。”

    “不敢不敢!错的是我们,应该由我们自行承担,而且只是皮肉伤,不碍事不碍事。”

    米娅淡定从容,王局诚惶诚恐,两人交谈的画面就像是一个罪臣与一个优雅尊贵的皇后。

    “既然王局这样说……”欧阳缓缓开口,眼底隐隐泛着一丝不耐,“那我们走吧,欧太太!”

    他累死了,也饿死了,想快点回家。

    “确定不用我们负责?”米娅拍拍丈夫的手,示意他再稍等一会儿,同时看着王局,不咸不淡地问道。

    “确定确定!”王局连连点头。

    哪敢要他们负责,只求他们能快点走,这事儿能就这样过去就阿弥陀佛了。

    既然王局这样说,米娅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垂眸看着儿子,“诺诺,跟黄老师再见!”

    “黄老师再见!”欧嘉诺松开爸爸的腿,对老师摆摆手做再见。

    “再见再见!欧先生欧太太再见!”黄老师如梦初醒,忙不迭地对欧阳和米娅谄媚送行。

    教了这群孩子大半年,黄老师也是才知道原来欧嘉诺是s记的儿子……

    惊奇得简直都快合不拢嘴了。

    “黄老师再见!”米娅礼貌地点了点头,清浅一笑。

    然后,在众人或畏惧或羡慕的目光中,欧阳一手揽着妻子,一手牵着儿子,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幼儿园。

    回家的路上,一家三口坐在后座。

    “爸爸,你好棒!”

    欧嘉诺挤在爸爸和妈妈的中间,抱着爸爸的手臂摇啊摇,双眼放光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家老爹。

    在每个孩子的心里,爸爸都是最英明神武的存在,是自己学习的榜样!

    欧嘉诺也不例外。

    一直知道爸爸很厉害,可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地感受到爸爸强大的气场。

    爸爸就算不说话,只需往妈妈身边一站,就把王宇凡的爸爸妈妈吓到说不出话来。

    太长脸了!!

    “爸爸,你是我的偶像,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像你一样!”

    小家伙越说越激动,索性直接爬进爸爸的怀里,抱着爸爸的脖子兴奋地叫着。

    欧阳被儿子夸得很受用。

    但表面却装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淡淡瞥了儿子一眼,“别以为说点好听的就能不被罚。”

    罚?

    “爸爸你要罚我?为什么呢?”欧嘉诺小盆友一脸懵逼,错愕地看着爸爸。

    “你说呢?”欧阳哼哼,神色不善。

    欧嘉诺喊冤,愤愤不平地为自己辩解,“不是我惹他的啊,是他说我是个没爸爸的野孩子我才生气的,我有爸爸他凭什么说我没爸爸啊?我就要揍他!他下次再惹我我还要揍他!”

    小家伙越说越气愤,懊悔刚才揍少了。

    听儿子说下次还要揍……

    米娅沉着脸,不悦地看着儿子,“诺诺,打人说不对的!”

    “是他先骂我的!”小家伙不服,梗着脖子忿忿地喊道。

    “诺诺,有句话叫'言论自由',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如果你觉得他说的话伤害了你,你可以报告老师,但绝不能动手打人!”

    “可是……”

    “没有可是!!”米娅倏地喝道。

    小家伙吓得一抖,立马就蔫了,可怜兮兮的窝在老爸怀里,怯怯地瞅着难得这么凶的妈妈,委屈地瘪着嘴小声呐呐,“哦……”

    米娅非常的疼爱儿子,但是在教育方面却毫不懈怠,她不求儿子长大了能有多么大的本事,只愿他是个善良正直的人。

    看着欧太太教训儿子,欧阳一个字都没说。

    儿子被训他不是不心疼,但老婆更是得罪不起。

    深知她有多么的爱儿子,所以他相信她能把儿子教育得很好。

    在她的心里,儿子第一,他第二。

    而在他心里,无论何时何地,她永远都是第一!

    嗯,在他心中,老婆是最重要的!!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夜,深了。

    把儿子哄睡着了之后,欧阳回到卧室。

    米娅则在卫生间里鼓捣着什么……

    欧阳半躺在牀头,双腿交叠,拿了本书随意翻看着,等着欧太太从卫生间出来。

    不一会儿,欧太太终于出来了。

    听到欧太太的脚步声,欧阳下意识地抬起眼睑,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向欧太太。

    本是随意一瞟,可在看清欧太太的模样后,欧阳立马就……(石更)了。

    只见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欧太太只穿了一条黑色吊带真丝睡裙,裙摆堪堪遮住臋,以下全是白花花的大长、腿……

    睡裙的黑,肌肤的白,形成了强烈对比,那视觉感应的格外的震撼……

    微卷的长发披在肩头,她双颊嫣红媚眼如丝,唇角勾勒着一抹不怀好意的弧度,正一步步朝他走过来。

    平日里优雅端庄的小女人,此刻却变得性感,神秘,狂野……简直诱、惑到极致。

    欧阳眯眸,喉结狠狠滚动了两下,心头瞬间就被欧太太撩起了火。

    她想干吗?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

    欧阳仔细回想,今天不是情人节……

    也不是结婚纪念日……

    更不是他或她的生日……

    既然今天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

    看着今晚变得妖娆妩媚的欧太太,欧阳百思不得其解。

    而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她已经从牀尾爬上了牀,然后像只慵懒的小猫咪,从他的脚边开始往上爬……

    “老公……”

    她一边媚眼如丝地望着他,一边骑着他的腿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娇滴滴的声音像根羽毛般轻轻抚在男人的心上。

    惹得男人心痒难耐。

    “嗯?”欧阳强忍着心里的躁动,目光灼灼地看着勾人的小女人,声音已然变得沙哑。

    她终于爬到他的面前,坐在他的大腿上,与他面对面。

    她弓着腰,低下头凑近他的脸,在他唇畔轻轻呵气,“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他毫不犹豫地说,然后本能地嘟起嘴想要吻她的唇,“你呢?”

    她躲,让他亲了个空。

    她笑得又甜又美,在他腿上轻轻地蹭,“我也想啊,可想了!”

    “是的?”欧阳黑眸半眯,将信将疑。

    是他的错觉的吗?

    他怎么觉得小东西今晚想对他使坏呢?

    嘴里说着想他,却又躲避他的吻……

    所以她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欧先生被欧太太蹭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慌忙双手摁住她的腰,不许她再乱动,他剑眉微挑,直截了当地问她,“想干吗?”

    “你猜!”她俏皮的冲他眨眨眼,小模样透着一股狡黠劲儿,极尽挑、逗之能事。

    “有事跟我说?”他瞅着她,眼底泛起狐疑。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女干)即盗!

    欧太太今晚如此热情加主动,这是有求于他吧?

    可到底是什么事值得她这样来讨好他呢?

    欧阳表示期待又好奇。

    “嗯哼……”米娅慵懒轻哼,同时微微嘟起红唇在他唇上轻轻摩挲。

    真有事?

    欧阳按捺住心里的躁动,修长的手指捏着欧太太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与之对视,“什么事?”

    “等会儿说……”

    他被她吊起了胃口,她却不肯痛快告诉他。

    直觉告诉欧阳,欧太太要说的事儿应该很重要……

    如此一想,他更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了。

    “先说!”躲开她主动凑上来的唇,他难得如此有定力地拒绝她。

    “不嘛……”她在他胸膛上轻轻地蹭,使劲儿娇嗲。

    欧阳要疯了。

    他最是受不了她撒娇了。

    明显小女人是在故意卖关子,他没辙,唯有配合。

    现在不想说是不是?

    行!

    那就先做点别的!

    欧阳如此一想,将书随手一丢,二话不说就将欧太太反扑……

    “啊……”她惊呼,彼此的位置瞬间对调。

    他低头衔住她的唇,恶狠狠地说:“小妖精!看我今晚怎么弄死——”

    话音未落,突然有个东西出现在他眼前。

    “什么玩意儿?”他一愣,暂停,一时没反应过来,拧着眉不解地看着欧太太举到他面前来的东西。

    当看清面前的东西是什么时,他狠狠一震。

    早孕检测笔!

    而检测笔上的两条红杠,尤为醒目。

    这……

    欧阳呆如木鸡,愣愣地看着检测笔回不来神。

    “不好意思哦老公,未来几个月我不能伺候你了哦。”米娅甜甜地笑,检测笔在他眼前轻轻地晃。

    她笑得狡黠,还透着一点小得意。

    “你这是……有了?”

    欧阳愣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一开口,竟激动得微微发颤。

    他的双眼闪闪发光,像看到了金山银矿一般。

    “嗯哼!”她笑靥如花,甜滋滋地应。

    欧阳不敢置信。

    倏然,他蹭地从她身上弹起,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她拉起来,惊喜交加地盯着她平坦的小腹,“真有了?”

    “都这样了应该假不了吧。”米娅将显着两条红杠的检测笔又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有女儿了?”欧阳双眼骤亮,一脸欣喜若狂。

    儿子有了,欧阳现在疯狂的想要一个女儿。

    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完美!!

    估计这世上每一个男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个贴心小棉袄吧。

    反正每每看到严楚斐家的小公主他就羡慕得要命。

    那么可爱,那么乖巧,那么漂亮的小公主啊!

    他也想要一个!!

    米娅撅撅红唇,懒洋洋的语调如一盆冷水般泼在欧先生的头上,“也可能是儿子哦。”

    儿子……

    欧阳嘴角一抽,立马大叫:“不要儿子,一个就够了,这个我要女儿。”

    “这种事可不是你说了就能算的。”米娅睨了欧先生一眼,被他的话逗得哭笑不得。

    “当然我说了算,肯定是女儿!”欧阳很自信,字字铿锵,像是在说服欧太太,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米娅无语地看着一脸笃定的男人。

    “乖,给我生个女儿,像你一样漂亮可爱的。”欧阳兴冲冲的,越想越兴奋,双手捧住欧太太的小脸,赞扬地在她唇上轻啄。

    一下又一下,极尽爱怜与怜惜。

    欧阳,“你看楚斐家的小公主多漂亮,多讨人喜欢啊!欧太太,我也要一个贴心小棉袄。”

    说起严楚斐家的小公主,欧阳的眼底就止不住地流淌着羡慕。

    他们几个之中,就严楚斐是女儿,郁凌恒、霍冬和他都是儿子,所以严沁就真跟小公主似的,众星捧月,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点都不为过。

    看着想要女儿想得快要疯了的男人,米娅越是觉得啼笑皆非。

    她没有跟眼前的男人争论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只是安心得等待着孩子在自己的肚子里茁壮成长,反正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爱。

    欢喜过后,欧阳突然反应过来。

    剑眉一拧,微眯着黑眸睨着欧太太,阴测测地切齿,“坏东西!知道自己碰不得了所以故意撩我是不是?”

    撩得他浑身是火,现在却只能看不能吃……

    “哪有,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喜讯而已。”她抵死不认,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透着一股子坏劲儿。

    嗯,她就是故意的!

    平日里都是他欺负她,现在她特殊情况,自然得讨点利息回来的不是么……

    “那你穿成这样?”他爱恨不能地上下扫了她一眼。

    这一扫,差点被她若隐若现的沟渠逼出一脸鼻血。

    米娅妩媚地拨了拨头发,笑得更是妖娆魅惑,“这是前两个月我生日裳裳送我的生日礼物嘛,一直没机会穿给你看,现在突然又怀上了,所以我得趁肚子还没大起来穿给你看看嘛!”

    “还不如不穿!”他气呼呼地哼道,(谷欠)求不满。

    没有什么是比心爱的小女人就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吃更煎熬的了!

    米娅突然抓住睡裙的裙摆就要往上……

    “你干吗?”他瞠大双眼,连忙抓住她的小手阻止她。

    要命!

    这样已经让他快疯了,她还想加码?

    欧太太一脸天真烂漫,“你不说还不如不穿么?所以我(月兑)了呀!”

    “你——”他气结,狠狠瞪她。

    可他越瞪,她笑得越欢。

    欧阳难受死了。

    倏地,他将她的手放在……

    “这是你惹起来的,你负责!”

    “不……唔……”

    米娅抗议,却被以吻封缄。

    那一天,米娅的手都差点废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