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101章:甜蜜章
    “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我告诉你,你得罪了我,我会让你在C市没有立足之地!”

    “抱歉,我不知道王先生是谁。还有王太太你也不用威胁我,别说C市,但就算在全世界没有立足之地,我也不会让我儿子给你下跪!”

    “你——”王太太气结,狠狠咬牙,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见自己妈妈被气得说不出话了,王宇凡连忙出口帮腔,指着欧嘉诺大叫道:“你们等着!我要打电话让我爸爸把你们都抓起来,我爸爸是局长,他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局长……

    姓王……

    难道是刚从外地调来的那个警察局王局长?

    嗯,应该是了。

    虽然这些年她都在家安心的相夫教子,极少在外面应酬,但C市那些官员以及官员家属她还是认得到的,可眼前这个王太太她没见过,想来想去就只有新调来的这一种可能了。

    欧阳身居高处,米娅在外都非常的低调,一是恐落人口舌,二是为了儿子安全。

    所以在儿子的学校里,没人知道她们母子的真实身份,都以为她们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

    米娅其实一直不赞同儿子跟其他小朋友攀比,更不赞同他小小年纪就以权压人,但今天这对母子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

    她也不会怂!!

    一味的忍让不止会助长他人的威风,更会让儿子的心灵受到创伤,从而变得不自信或者胆小怕事,这不是米娅愿意看到的。

    身后的衣摆突然被轻轻扯动。

    米娅回头,垂眸看着抱住她大腿的儿子。

    “妈妈,我爸跟王宇凡的爸爸谁更大?”欧嘉诺小朋友扬起小脸望着妈妈,小小声地问。

    “你爸。”米娅如实说道。

    欧嘉诺小朋友立马就来了精神,蹭地从妈妈身后窜出来,冲着王宇凡回吼道:“局长算个屁!我爸爸是S记!比你爸大!”

    经常听到别人喊爸爸欧S记欧S记的,他虽然不知道S记是个什么职务,但妈妈说爸爸更大那肯定就是爸爸更大的。

    “……”米娅啼笑皆非,想让儿子别这么嚣张,可看到儿子那副骄傲的模样又不忍阻止。

    罢了罢了,现在就让他显显威风,等回家再好好教育吧。

    “你爸是S记?哈哈哈……”王宇凡小朋友其实也不懂S记是什么,但是听到欧嘉诺说自己爸爸比他的爸爸官大,自然是不服气的,指着欧嘉诺大肆嘲笑,“笑死人了,上学这么久从来就没有见过你爸爸来接你,我看你根本就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欧嘉诺双眼一瞪,“王宇凡你还敢说这样的话,你还想挨揍是不是?!”

    刚才他之所以会揍王宇凡,就是因为王宇凡到处造谣说他是个没有爸爸的私生子……

    气得他狠狠揍了他一顿!

    他有爸爸!

    他的爸爸可厉害了!!

    只是他的爸爸很忙,经常出差,没有时间来接他罢了!

    哼!

    听了儿子跟王宇凡的对吼,米娅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晚上她得跟欧阳好好谈谈……

    不止王宇凡不相信欧嘉诺的话,所有人都不相信。

    王太太轻蔑冷笑,“这么小的孩子谎话张口就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家教!呵!你爸要是S记啊,那我爸就是总统了!”

    “你胡说八道!我大姑父才没你这么丑的女儿呢,我家裳裳姐姐比你美了不知道多少倍!”欧嘉诺大叫,瞪着胖胖的王太太,龇牙裂齿一副吃了翔的恶心表情。

    外界不知道欧家与帝都严家的关系,自然是听不懂欧嘉诺小朋友的话。

    而一个小孩子的话也没人会在意,更不会去深究。

    “诺诺!不许没礼貌!”听儿子又语出不逊,米娅拧眉轻喝。

    欧嘉诺白了王宇凡一眼,不服气地小声咕哝,“是他先嘚瑟的……”

    米娅抬腕看了看表,然后看向气得半天说不出话的王太太,“王太太,小孩子打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贵公子的伤是我们家诺诺所为,在此我向你道歉,该怎么赔偿我们就怎么赔偿,你看这样行吗?”

    “不行!”王太太喝道,不管米娅怎么说,就是不肯善罢甘休。

    米娅微微眯眸,唇角泛起一抹冷笑,“那依王太太的意思……”

    “跪下认错!”王太太骄横跋扈,拒不退让。

    “王太太你非要如此吗?”米娅冷笑更甚。

    王太太,“哼!”

    米娅无奈,只能拿出手机给丈夫打电话。

    “你回来了吗?”

    电话接通,她温柔地问。

    “嗯,刚出机场。”欧阳的声音从彼端传来。

    “那你直接来儿子学校接我们吧!”

    即便米娅的语气跟平常无异,可欧阳还是听出了不对劲儿,“怎么了?”

    她从来没有要求过他到儿子学校去,一是他这几年真的很忙,二是她说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尽量别让外人知道诺诺是欧家的孩子。

    米娅无奈扶额,轻叹道:“你儿子跟一位局长家的小公子打架了,局长夫人要你儿子下跪认错——”

    “什么?”欧阳本是慵懒靠着座椅的姿势立马就坐直了,勃然大喝,“叫她等着!!”

    欧阳吼得地动山摇,几乎快把米娅的耳膜都震破了。

    米娅嘴角轻轻一抽,微微偏头把手机拿开了一点点。

    而欧阳怒嚎了一声就挂了电话,米娅再听就只听到手机里响起的嘟嘟声。

    米娅微挑眉尾,觉得儿子这暴脾气啊,多半都是遗传自他了。

    “不好意思王太太,我先生正赶过来,等他来了我们再好好商量该如何解决这件事好吗?”收起手机,米娅看向王太太,保持着该有的礼貌和涵养。

    “呵!叫帮手是吧?你以为就你有人?我老公多的是人!”王太太轻蔑冷哼,撂下这句后,也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约莫二十分钟后,欧阳的车和三辆警车同时出现在学校门口。

    三辆警车以极其霸道的姿势横在幼儿园门口。

    欧阳下车的时候,正好一个挺着大肚腩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也气势汹汹地跳下车来。

    同时下车,两人打了个照面。

    看到欧阳,中年男子顿时双眼一亮,忙不迭地快步上前,伸出手主动跟欧阳握手,“哎呀呀!欧S记,您好您好!您怎么来这儿了?”

    “接孩子。”欧阳平易近人,伸出手与王局握了握,然后用下巴点了点乱停乱放的三辆警车,“发生什么重大的案件了吗?竟需要你王局亲自出警。”

    “呃……不是不是,没出案件,我只是……”王局嘴角抽搐一脸尴尬,一边闪烁其词,一边偷偷给手下使眼色,让他们把车停好。

    这时,一个小身影像股风一般跑了出来,冲着王局怒气冲冲地大喊道:“爸爸!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急了!”

    “爸爸在开会呢……”王局下意识地跟儿子解释,完了惊觉欧阳在场,又连忙转头对欧阳讪笑,“呃,我……我儿子……”

    欧阳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眸光微冷。

    刚才欧太太在电话里说什么局长……

    看来正是眼前这位了。

    “爸爸,快进来!”王宇凡拉着自己爸爸就朝着幼儿园里走去,迫不及待地想要拼爹。

    王局中年得子,对儿子溺爱至极,即便才几岁的儿子对自己大小声,他也毫不在意。

    被儿子拽进幼儿园之前,王局用眼神示意手下现在外面等着。

    有欧阳在,王局为了自身前途得注意影响,不敢乱来。

    “你死哪儿去了?这都半个小时了你怎么才到?”王局一出现,王太太就冲着丈夫大骂道。

    “开会啊!开完会秘书跟我说我这不就马上赶来了么,你叫啥叫?!”王局冷冷狠狠瞪了王太太一眼,压低声音怒斥道,提醒她这是外面不是家里。

    王太太稍微收敛了一点。

    王局眼神四处扫了一圈,“你不说有人叫了地痞流氓要打你跟儿子吗?人呢?”

    “就这女的!”王太太肥短的手指立马朝着米娅一指,“她儿子把我们儿子打成这样不肯道歉不说,还想叫帮手来打我们娘俩,你先把她抓起来关她十天半月的,看她还敢不敢嚣张!”

    王局顺着妻子的手指看过去……

    哪知不看不打紧,一看……

    双眼顿时一亮。

    好美的女人!!

    跟米娅一比,王局顿觉自己的妻子惨不忍睹。

    王局愣愣地看着米娅,目不转睛。

    王太太一看自己老公被米娅迷住了,不由新仇加旧狠,对米娅更是厌恶到了骨子里。

    “你杵着做什么?快把她抓起来啊!”王太太妒火中烧,倏地一掌狠狠拍在丈夫的手臂上,怒声大骂。

    王局面子挂不住,正要呵斥妻子休得无礼,却在这时——

    “爸爸!”

    欧嘉诺看到正慢悠悠走进幼儿园里来的爸爸,一声欢呼,兴高采烈地朝着爸爸跑去。

    小家伙跑上前抱住爸爸的腿,撒娇地蹭了蹭。

    欧阳摸了摸儿子的脑袋,然后牵着儿子朝着欧太太走去。

    当听到欧嘉诺对着欧阳喊爸爸的时候……

    王局如遭雷劈。

    天!怎么办?他们好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王太太看到沉稳帅气的欧阳,心里不由也浪荡了一把。

    这么好看的男人,是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两眼的。

    “这谁啊?看起来有点面熟……”王太太用肩撞了撞丈夫的手臂,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王局内心惶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爬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爬到现在的位置,看来头顶乌纱可能不保了……

    王局吓得面无人色,偏偏妻儿还浑然不知。

    王宇凡抱着自家老爹的粗腿,肥肥的手指指着欧阳父子,嚣张蛮横地命令他爹,“爸爸,欧嘉诺的爸爸来了,你快把他们一家人全部抓起来,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他刚才还说他爸爸比你大,哼!简直是吹牛不打草稿!!”

    抓起来……

    让他们知道你的厉害……

    他爸爸比你大……

    的确比他大啊!!

    而且大了不知多少倍呢!!

    现在的欧阳,已于年前升级,官、阶已直达高层内部……

    “闭嘴!”王局额头冒着冷汗,冲着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勃然怒喝。

    王宇凡被父亲吼得一愣,眨巴着双眼一亮懵逼。

    一直活在溺爱之中的孩子,长这么大估计是第一次被父亲如此疾言厉色地叱骂,一时半会儿表示接受无能。

    “怎么了?”欧阳走到米娅的身边,柔声问道,同时淡淡地瞟了眼王局一家。

    王局被欧阳凉飕飕的眼神瞟得狠狠一颤,整个人如同风中落叶般簌簌发抖,低着头都不敢与欧阳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