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100章:大结局、下
    一番“唇枪舌战”,在彼此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才依依不舍地结束。

    结束后,她气喘吁吁地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急促而混乱的心跳声。

    他靠着沙发,满足地抱着她,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她的发丝。

    “还生气啊?”她的指甲在他心口上轻轻地刮,娇滴滴的声音像根小羽毛般轻轻扫着男人的心。

    痒酥酥的。

    “哼!”男人傲娇地冷哼一声。

    其实他已经不生气了……

    严格说来,他根本就没生气!

    怎么说吧,他只是有点吃味儿,并非真的介意。

    他故意装作不高兴,不过是想要她多哄哄他……

    他喜欢她哄他!

    他心里很清楚,卓行一对自己构不成任何威胁,只是有时候想起来心里有点膈应罢了。

    在经过那么多的误会和伤害之后,他多少还是学聪明了点。

    所以他特意交代医院,让他们好好照顾卓行一,卓行一被照顾好了,欧太太就不会为其担心。

    欧太太不为别的男人担心,他心里也就舒服多了。

    听到他哼哼米娅就想笑。

    怎么以前没发现这男人还有如此幼稚的一面呢?

    她用力抿了抿唇,忍着笑意在他下巴上轻轻吻了一下,讨好地说:“别哼啦,我去看他没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那你月月都去干啥?去看他死了没有啊?”他没好气地剜她一眼,毒舌地骂道。

    欧阳是真的巴不得卓行一死了才好。

    但他不死,他也不会把他弄死了,犯不着,也没必要。

    卓行一现在除了还有口气在,其他跟死人无异,他自然是不会自降身价的去跟一个废人较劲儿。

    但卓行一这样活着真的是让他心里挺膈应的。

    知道欧先生心里不舒服,米娅勾唇浅笑,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心口处轻轻地揉,不紧不慢地说道:“虽然他罪有应得,但他终究是毁在我手上的,我不是愧疚,也不是心疼,只是觉得他再坏也不该由我来滥用私刑。

    “毕竟那是一条人命,他变成这样,我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心理负担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换言之,不管今天是谁因为她而受伤,她的心里都不可能做得到完全的无动于衷。

    在欧阳中弹之后,她是真的恨极了卓行一,就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信任他依赖他,可到头来他却算计她,甚至想要杀了她最爱的人……

    她无法原谅!

    即便卓行一跟她从小一起长大,即便他们的感情好如兄妹,即便卓行一深爱着她……

    在知道他做过那么多坏事之后,她立马就把他归类为敌人了!

    欧阳说她对他残忍无情,其实,她对卓行一才真的是“无情”。

    说决裂就决裂,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哪像她和欧阳啊,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却总也断不了。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吧!

    卓行一心术不正,他很坏,但对她却是极好。

    可即便他对她很好,在他伤了欧阳之后,她立马就将他视若仇敌。

    她对卓行一是真的动了杀机,而且是两次!

    第一次是欧阳中弹,她拿起石头砸卓行一的脑袋,再他推下山崖……

    那一刻她完全疯了,没有丝毫的心软。

    第二次是烧炭自杀。

    欧阳误解她,她见不到儿子,她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意思了,而这一切都是卓行一害的。

    所以她要跟卓行一同归于尽。

    青梅竹马这么多年,米娅非常了解卓行一,她算准了卓行一会在欧阳和范佳桐结婚这天来找她,所以特意买了很多菜,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最后的午餐”。

    果然!

    卓行一以为欧阳在结婚这天是没空来监视他的,所以他乔装打扮,偷偷来找了米娅。

    为什么米娅只是重度昏迷,而卓行一却成了活死人呢?

    因为米娅在卓行一的酒杯里抹了蒙汗药。

    所以卓行一在喝了两杯酒后,就一动不动地趴在餐桌上了。

    米娅的心理负担便在于,如果她没有给卓行一下蒙汗药,或许卓行一就不会变成这样。

    欧阳并不傻,其实道理他都懂,只是他心眼小,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就算欧太太对卓行一已毫无情意,但想到自己差点被卓行一撬了墙角就恨得咬牙切齿。

    “哼!”欧先生像个没得到糖果的孩子,还是不开心地板着脸。

    米娅哭笑不得,双手捧住他的脸,从他的眉眼鼻唇一一吻下来,边吻边哄,“好了好了,别不高兴了,我以后真的不会再去了!”

    既然他已经吩咐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好生照料卓行一,那她就没有再去的必要了。

    听欧太太很认真地说着不去了,欧阳心里喜滋滋的,傲娇地瞥她一眼,端着姿态哼哼道:“我可没逼你!”

    “嗯嗯嗯,没逼没逼,是我自己不想去了。”她连连点头,顺着他。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倏地将她往沙发上扑……

    “喂,干吗?”米娅吓了一跳,连忙撑住他的肩阻止他压下来,惊慌叫道。

    “我要!”他抓开她烦人的小手,低下头去寻她的唇。

    “啊?现在?”她错愕,连忙偏头躲。

    “嗯!”他大手掌住她的脸颊,将她的脸又掰回来,唇用力碾压在她的唇上。

    见他气势汹汹,不像是开玩笑,她吓得连连推他,“等等……你!啊……这里不行啦,别闹……”

    “我要……”他的唇吻上她的脖颈,像是撒娇一般在她颈窝里蹭。

    她被他蹭得心慌意乱,整个人都不好了。

    凭着最后一丝理智,她抓住他试图作乱的手,哄着求着,“回家,乖,我们先回家……”

    “我不!我就要在这里!”他执拗得像个孩子,任性得欠揍。

    说着就要去扯她的衣服……

    啪!

    “不行!”

    她急了,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手背上,同时伴随着一声极有威严的怒喝。

    他停下来,极尽幽怨地看着她。

    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米娅又心疼,默默叹了口气,微微嘟嘴在他唇上轻轻地吻,“听话,咱们先回家,回家我伺候你。”

    知道这男人有多固执,不给他一点好处他是不会妥协的。

    “怎么伺候?”欧阳闻言,双眼顿时一亮。

    “你说了算。”米娅脸颊微红。

    “真的?”

    “……嗯。”

    在她点头的下一秒,他二话不说起身拉了她就走。

    “喂,你走慢点……”她被他拽得踉跄,吓得惊呼连连。

    “慢不了!欧太太,你老公已经快(谷欠)火焚身了!”他头也不回地说道,毫不掩饰对她的痴迷。

    听着他直白的话,米娅的脸不由更红了一分。

    手被他紧紧牵着,如同心也被他握在手里一般,特别安全,特别踏实,特别满足。

    她一边深情款款地看着他猴急的模样,一边努力跟着他的步伐,与他一同走向……

    美好的未来!!

    ——完!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五年后。

    五岁的欧嘉诺小朋友在学校和同学打架了,老师叫了家长。

    米娅匆匆赶到学校,远远就看到宝贝儿子直挺挺地站在教室门外。

    很显然是在罚站。

    “诺诺!”米娅蹙着眉头快步上前。

    “妈妈。”

    欧嘉诺小朋友本来没觉得难过的,即便被老师罚站也一直抬头挺胸骄傲得不肯认错。

    可现在一见到妈妈,他莫名就觉得委屈了,红着眼瘪瘪嘴,小模样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米娅心疼死了。

    “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跟同学打架?有没有伤着哪儿啊?快给妈妈看看……”米娅蹲下,忙不迭地把儿子拉到跟前,上下左右仔细查看。

    “我没事!王宇凡比我伤得更重!哼!”欧嘉诺微微支起下巴,拽拽地哼道,傲娇起来的模样跟他亲爹如出一辙。

    仔细检查了一遍,见儿子没有明显的伤痕,米娅这才放下心来。

    “好好的干吗跟同学打架?”见儿子没事,米娅皱起眉头目光严厉地看着儿子,开始询问。

    “他欠打!”欧嘉诺小朋友板着脸孔,老气横秋地愤愤道。

    “诺诺!”米娅倏地沉喝一声。

    见妈妈生气了,欧嘉诺怂了,低着头小声呐呐,“谁让他要来惹我……”

    米娅拧着眉正要跟儿子讲讲道理,却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欧太太来啦。”

    “黄老师。”

    米娅站起身来,对着走在前面的老师礼貌性地笑了笑。

    黄老师的身后跟着一个胖胖的中年女子,女子手里牵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

    小男孩额头有伤,正恶狠狠地瞪着欧嘉诺。

    很显然,就是这个小男孩跟自己儿子打了架。

    中年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年轻男子,男子牵着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

    小女孩嘟着嘴,不高兴地瞪着小男孩,接着小女孩转头看向欧嘉诺,那眼神立马就变了。

    由讨厌变成了欢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米娅看向黄老师,疑惑不解。

    “你就是这野孩子的妈是吧?”

    哪知黄老师还没来得及说话,胖胖的中年女子就先声夺人地骂开了。

    野孩子……

    米娅脸色顿时就变了。

    她本是礼貌谦和,怎奈对方出口伤人,她想既然如此自己就没必要再给对方脸了……

    “这位太太,请你说话客气点!”米娅脸色微沉,冷冷看着趾高气扬的中年女子。

    “客气?你配吗?!”中年女子鄙夷地斜睨着米娅,气呼呼地喝道,然后将自己儿子往前一推,气势汹汹地对米娅喝道:“你看看你家熊孩子把我的宝贝儿子打成什么样了!”

    米娅无语地看着王太太。

    自己的儿子就是宝贝,别人家的孩子就是熊孩子……

    这是什么思想啊?!

    米娅看向小男孩,只见小男孩的额头磕破了,流了鼻血,脖子上也有几道抓痕……

    “欧嘉诺!是你打的吗?”米娅目光严厉地看着儿子,问。

    “是!”欧嘉诺小朋友抬头挺胸,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一副“男子汉敢作敢当”的架势。

    米娅正要训斥儿子,哪知又被王太太抢了先。

    “瞅瞅瞅瞅,打了人还如此理直气壮,简直是没家教!”王太太瞪着欧嘉诺,嘴毒地啐骂道。

    王太太中年得子,对自己的儿子那是宠得无法无边,是容不得儿子受一点点伤的。

    所以今天儿子被打成这样,她是不会对肇事者善罢甘休的!

    野孩子……

    没家教……

    王太太尖锐刻薄的字眼终于惹怒了米娅。

    “这位太太,我在问我儿子话,你能安静点吗?”米娅非常不高兴,极冷极冷地看着王太太。

    她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威严,让人忍不住对她畏惧三分。

    黄老师站在一旁插不上嘴,只能干着急。

    从内心来说,黄老师是偏向欧嘉诺的,可是王太太……

    惹不起啊!

    “还有什么好问的,他都已经承认了!”王太太叫道,气焰嚣张。

    “就算贵公子是我儿子伤的,但事出必有因,我问问事情经过难道不该吗?”米娅不急不躁,淡定从容,但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寒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在米娅犀利冷漠的注视下,王太太有点怂了。

    “哼!”找不到话来反驳,王太太只能以冷哼来表示自己内心的不满和不屑。

    见王太太老实了,米娅这才转眸看向儿子,“欧嘉诺,为什么打人?”

    欧嘉诺歪了歪嘴角,犟着脖子不愿回答。

    米娅眸色一凌。

    一旁的小女孩聪明伶俐,见米娅脸色不对,连忙上前解释,“阿姨,不是欧嘉诺的错,是王宇凡非要抢我的芭比娃娃,欧嘉诺为了保护我才会跟王宇凡打架的。”

    欧嘉诺闻言,抬头看了小女孩一眼,一脸“我才不是为了你”的傲慢表情。

    嗯,他不是英雄救美,他打王宇凡是别的原因……

    年轻男子扯了扯自己女儿的袖子,示意她别说话,同时有些忌惮地看了眼王太太。

    米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已然有点明了了。

    看来这个王太太有点背景,所以老师和小姑娘的爸爸都怕得罪她。

    “程婷婷你胡说!就是欧嘉诺的错!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我要回家告诉我爸爸,让我爸爸打你们,我爸爸可厉害了我告诉你!”王宇凡恼羞成怒,冲着名叫程婷婷的小姑娘大喊道。

    我爸爸可厉害了……

    欧嘉诺觉得王宇凡这是在向自己挑衅。

    年纪虽小,却多少还是有点攀比心的,尤其对方是自己讨厌的人。

    所以欧嘉诺一听王宇凡说自己爸爸厉害,他就不服气了。

    “得了吧!王宇凡你爸爸就是头肥猪,我爸爸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小小年纪,自然是不懂克制脾气,心中不服的欧嘉诺张口就道。

    米娅皱眉。

    王太太的脸色顿时青白交加,音量直线飙升,怒得声音都变了调,“你说什么?你敢骂我老公是肥猪?”

    怒不可遏的王太太想也没想就扬起手要打人……

    千钧一发间,米娅将王太太的手半空拦截,拧眉喝道:“王太太你想干什么?”

    欧嘉诺小朋友见胖女人发飙了,吓得赶紧躲到妈妈身后寻求庇护。

    “你不会教儿子我帮你教!”王太太气得胸腔急促起伏,恶狠狠地瞪着米娅母子。

    “孩子用词不当确实该教训,但是不敢劳烦王太太这双金贵的手。”米娅松开王太太,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的儿子,我自己会教!”

    米娅没有动怒,声音也不算很大,但气场全开,没人敢肆意挑衅。

    王太太有点被唬住了。

    见王太太不敢再叫嚣,米娅转头看着儿子,命令道,“欧嘉诺,道歉!”

    “我不!”小家伙特别有骨气,抬头挺胸不肯妥协,“是他先惹我的!”

    “他先惹你不代表你可以揍他,更不代表你可以出言羞辱别人。道歉!”

    欧嘉诺把脸撇向一边,拒绝听从妈妈的命令。

    “欧嘉诺,别让我说第三次!”米娅声音更冷了一分,警告道。

    惹怒妈妈的下场会很凄惨,欧嘉诺最终妥协,对着王太太母子不甘不愿地说了声,“对不起!”

    然而王太太端着高姿态,丝毫没有要接受歉意的意思。

    在儿子道完歉后,米娅接着说道:“王太太,我儿子已经道歉,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孩子一般计较。”

    “呵呵,把我儿子打成这样,还骂我老公是肥猪,一句对不起就想了事?你做梦!!”王太太不依不饶。

    米娅的修养快被王太太的无理取闹给磨光了。

    “那王太太你想怎样?”米娅耐着性子,问。

    自己儿子出口伤人,的确不对,只要王太太的要求不太过分,这个罪她也还是愿意赔的。

    哪知——

    “让你儿子给我儿子跪下认错,再自扇十个耳光!”王太太雄赳赳气昂昂地喝道,一脸“老娘天下第一”的嚣张表情。

    “不可能!”米娅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别说她的儿子只是犯了一个小错误,就算是他主动挑的事儿,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儿子给别人下跪,更妄论什么自扇耳光了!

    做梦!!

    “你说什么?”王太太见米娅敢拒绝自己,顿时气得攥紧手里的名牌包包,恶狠狠地瞪着姿态倨傲的米娅。

    “我说——”米娅淡定从容地冷睨着王太太,一字一顿地重复道:“不、可、能!”

    米娅想,既然有些人给脸不要脸,那就别给她脸了。

    “你……你想耍横?”王太太气得浑身发抖。

    “自然是横不过王太太你的。”米娅冷笑,眼底眉梢尽显讥诮。

    “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我告诉你,你得罪了我,我会让你在c市没有立足之地!”

    “抱歉,我不知道王先生是谁。还有王太太你也不用威胁我,别说c市,但就算在全世界没有立足之地,我也不会让我儿子给你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