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9章:大结局、中
    根据以往的经验,喝了酒的矫情男人,必须哄哄,不哄的话最后吃苦头的会是她……

    他不会打她也不会骂她,但会变着法子折腾她……

    其实她很怕他喝酒,因为喝了酒的他会没完没了的缠她……

    欧太太说要亲自来接他……

    欧阳的回应是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米娅笑了。

    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现在的他啊,在她面前是翻不起浪的。

    自从他们结婚后,他真的是快要把她宠上天了,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的感觉……

    太美好了!

    几秒之后,滴滴两声,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打开收件箱,正是欧阳发来的地址。

    把手机放回包里,米娅上车,朝着欧阳所在的方向开去。

    半个小时后,她到达目的地。

    商务包房里,欧阳正跟几个男人在聊着什么。

    当米娅进入包房时,正好看到一个穿着超短裙的服务生把一杯酒洒在了欧阳的大腿上……

    年轻貌美的服务生立马伸手去帮欧阳擦,“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欧s记,我帮你——”

    米娅两个大步上前,及时抓住服务生马上就要触上欧阳大腿的那只手,“我来!”

    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

    服务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看着米娅。

    触及米娅那张精致得毫无瑕疵的脸,服务生不由羡慕妒忌恨,一边妒忌米娅的美貌,一边暗忖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程咬金……不!狐狸精!

    长得这么漂亮,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不用!我自己来!”服务生眼含敌意地看着米娅,甩开她的手,冷冷道。

    年轻的服务生想,自个儿好不容易有个接近欧s记的机会,怎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破坏?

    嗯,她得把握机会,只要攀上欧s记这根高枝儿,从今往后她就再也不用这样辛苦打工看人脸色了……

    而且欧s记这么年轻这么帅,简直是闪闪惹人爱啊!

    别说他有钱有权,就算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民,长这么好看也会让大把大把的姑娘对他趋之若鹜吧!

    欧阳一动不动地坐着,微眯着被酒精熏染得有些朦胧的双眼,好整以暇地看着终于出现的欧太太。

    他神色淡漠,什么也没说,就看她要如何处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另几名男子见欧s记都没做声,自然也没他们说话的份儿,均安安静静地等着看好戏。

    服务生甩开米娅的手之后,又直接朝着欧阳的腿伸去……

    “姑娘,还是我来吧!”米娅忙不迭地再次抓住服务生的手腕,这次语气比之前更加强硬一分。

    见她一再阻挠,服务生恼了,冷了脸就冲米娅嚷,“你谁啊?”

    “哦,我是他太太!”米娅微笑,优雅得体。

    “……”服务生狠狠一震,一脸懵逼。

    啥啥啥?

    太太?

    擦!

    没听说欧s记已经结婚了啊?

    怎么凭空冒出一个太太来了啊?

    这这这,这女的不会是在说谎吧?

    可如果是说谎……欧s记没道理会任由这个女的胡说八道啊!

    服务生错愕地盯着米娅看了几秒,然后又转头看向欧阳……

    然后服务生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从这个漂亮得像狐狸精的女人出现后,欧s记的目光就一直落在这个女人的脸上……

    那眼神,七分宠溺,三分幽怨……

    深情得可以溺死人。

    “对对对……对不起欧太太,我我我……”服务生的脸色刷地变得惨白,吓得立马弯着腰向米娅赔礼道歉。

    妄想攀龙附凤的服务生在心里哀嚎,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自己竟然在正宫娘娘面前作死……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这下不止攀不上高枝儿不说,怕是连饭碗儿也得丢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米娅轻轻扇动眼睑,对服务生友善地微微一笑,宽宏大量地说道。

    没关系?

    “谢谢谢谢……”服务生惊喜交加地看着优雅温柔的米娅,如获大赦,忙不迭地一边点头哈腰一边逃也似的退了下去。

    这场小闹剧谢幕之后,几个男子也相继起身,很识趣地借故离开了。

    没一会儿,包房里就只剩下微醺的欧先生和正在帮他擦裤子的欧太太。

    欧阳像个大爷一般靠在沙发里,气鼓鼓地看着欧太太美丽得无懈可击的侧脸。

    米娅垂着眸,专心地帮他擦着裤子上的酒渍。

    闲杂人等全走光了,包房里只有两人,显得特别的安静。

    约莫两分钟后,他忍不住了……

    双臂抱住她的腰,脑袋往她颈窝里蹭,像只小狗似的,“欧太太……”

    他嘟囔,呼吸滚烫。

    “嗯?”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他有点苦恼,还有点忧伤,“我好像喝醉了……”

    “不是好像!你是已经醉了好吗!”米娅失笑,抬眸半嗔半怨地瞥了他一眼。

    “哼!”他突然又重重地哼了一声。

    被他孩子气的模样逗得想笑,她轻挑眉尾睨着他,“哼什么?”

    “我不开心!”他冷着脸,愤愤道。

    “哦。”

    他以为她会哄他,哪知她听罢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欧阳大怒。

    “你不问我为什么不开心吗?”他很生气地瞪着她。

    那幽怨的眼神就好似在对她怒声叱问“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腻了我了?你是不是外面有别的人了?”……

    米娅想笑不敢笑,憋得很辛苦。

    用力抿了抿唇,她拍了拍他的裤子,然后抬眸看他,一本正经地问:“好吧欧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你不乖!”他傲娇地冷哼道。

    “有吗?”她眨眨眼,微微歪着脑袋看他,一脸茫然加无辜。

    “有!”他瞪圆了眼睛,冲她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

    “我哪儿不乖了?”她佯装迷惑,故作不解。

    “哪哪儿都不乖!!”他没好气,想到她心里有个角落还藏着别的人就觉得委屈。

    米娅微微挑着眉,唇角隐隐上扬,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家的妒夫。

    善妒的男人……嗯,挺可爱的!

    看着看着,在他恼羞成怒的前一秒,她倏地嘟起红唇吻上他……

    唇齿镶嵌,她吻得主动又卖力……

    当欧太太的唇贴上来的那瞬,本是一肚子气的欧阳立马就缴械投降了。

    米娅一直很清楚自己男人喜欢什么,所以只要她愿意,征服他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

    她一边吻他,一边慢慢爬上沙发,葱白小手捧住他的脸,再跨坐在他腿上与他面对面……

    欧阳最受不了欧太太这样了。

    酒精能加剧悲伤,亦能放大快、感,一个吻,足以让欧先生沸腾……

    可调皮的欧太太却在感觉到欧先生有了反应时,停了下来。

    “现在我乖吗?”她轻抿唇角,笑得妩媚妖娆。

    “一丢丢……”欧阳嗓子都哑了。

    “这样呢?”她在他腿上轻轻地蹭。

    欧阳呼吸发紧,狠狠咽了口唾沫,看着她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嘴上却逞强地轻哼,“一点点……”

    她的吻,落在他的下巴上,几下辗转,再滑到他的脖颈里……

    脖子上微微刺痛,她在咬他。

    欧阳要疯了。

    “这样呢?”她的眼底泛起一抹狡黠,又贼又坏的小模样很是欠揍。

    “凑合……”他强装镇定,死死咬着牙根隐忍。

    米娅眉眼弯弯地瞟了眼口是心非的男人,忍俊不禁。

    就在她的吻该再下一步时,她却突然停了下来。

    如同唱得正嗨的舞曲戛然而止,正激动不已的男人感觉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喂!干吗停下?!继续!”他不满地瞪她,霸道命令。

    米娅微撅红唇,傲娇地哼哼,“你这么难伺候,我不想继续了咯……”

    边说,边作势要从他的怀里退出去。

    “你敢!”他连忙把她抓回怀里,气呼呼地瞪她,“难伺候也得给我伺候!”

    他喝了酒,脸颊微红,像抹了胭脂一般,可看起来依旧阳刚帅气没有丝毫的娘气,隐隐还透着一丝可爱。

    米娅看着看着,倏地扑哧一声笑开了。

    欧阳一愣。

    “笑什么?”他狠狠拧眉,不悦地瞪她,被她笑得莫名其妙。

    “你吃醋的样子……”她凑上前与他额头相抵,深深看着他的眼睛,“我喜欢!”

    你吃醋的样子……

    欧阳的脸微烫。

    被戳中了心思,他恼羞成怒,“知道我会吃醋你还跟来大姨妈似的每月都要去一次?!”

    嗯,自从他告诉她卓行一的状况后,她就每月会去医院一次。

    虽然吃这样的飞醋很没意思,可是怎么办呢?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也很绝望啊!

    像大姨妈每月一次……

    米娅被欧阳的比喻逗得哭笑不得。

    轻叹一声,她讨好地在他唇上啄了一口,轻言细语地说:“他变成这样也是我害的嘛……”

    欧阳怒,“他三番几次害我——”

    “我以后不去了!”她连忙堵住他的嘴,贴着他的唇轻柔而坚定地说道。

    她表情认真,没有丝毫的敷衍或赌气。

    她说她以后都不去了……

    欧阳一听这话,怂了,“别!我可没阻止你!你想去就去,反正我也不敢管你……”

    最后一句他小声咕哝,一脸怨气加委屈。

    米娅又笑了。

    她看着他,被他的模样戳中了笑点,咯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

    欧阳老脸一烫,倏地狠狠一巴掌拍在她的p股上,恼羞成怒地喝道:“笑什么笑!你给我严肃点!!”

    “哈哈哈……”米娅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说:“欧先生,你这怨妇形象演绎得可谓是入木三分,不去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啊……”

    怨妇……

    欧阳觉得自己被欧太太羞辱了。

    脸一沉眉一拧,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不许她逃,然后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凑近她的脸,在她唇畔阴森森地呵气,“谁是怨妇?你说谁是怨妇?!嗯?”

    他的双手捏着她的腰肢,又痒又痛的。

    “啊……”她惊呼,立马投降,“我!是我!饶命啊,老公饶命!”

    她在他怀里滚来滚去,哀哀求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让男人狠不下心来收拾她。

    可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她。

    于是他头一低,攫住她的唇,惩罚般狠狠的(口允)……

    米娅乖乖承受。

    一番“唇枪舌战”,在彼此都快要无法呼吸了,才依依不舍地结束。

    “还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