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8章:大结局、上
    《一米阳光》第098章:大结局、上(月票加更)现下见“女儿”被抢,自然是要拼死夺回的。

    “啊……”头发被揪住,范佳桐痛得惨叫连连。

    愤怒的吼声,刺耳的尖叫,将其他几个病人也给深深刺激了……

    于是,混战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拉开了帷幕。

    几个病人开始围殴范佳桐,揪她的头发,抓她的脸,踩她的肚子,踢她的(月匈)……

    范佳桐的额头被狠狠撞在地上,鼻子也被一个病人一拳揍歪了,血流如注。

    “啊……不要打我……啊……救命啊……”

    范佳桐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

    米娅皱眉,半张脸躲在欧阳的身后,不太敢看病房里那残暴血腥的一幕……

    欧阳转身,将胆小的欧太太拥在怀里,用胸膛挡住她的视线,揽着她往外走。

    “别走,欧阳你别走……”范佳桐满头满脸的鲜血,被打得匍匐在地上,对着欧阳和米娅的背影绝望哭喊,“呜呜呜,欧阳,救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救我出去……”

    疼痛让她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口出恶言,为了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她只能求饶。

    然而欧阳置若罔闻,拥着米娅走得头也不回。

    拳打脚踢依旧在继续着。

    “啊……不要再打了……欧阳救我……呜呜呜……救我……”

    更甚至,她越是叫喊,几个病人就打得越凶。

    往日高贵优雅的范大小姐,此时此刻,卑贱如蝼蚁。

    “这里好可怕,放我出去,求求你,救救我……呜呜呜……我要出去……

    “欧阳!欧阳你别走!欧阳我爱你啊,我真的好爱你,你救救我吧……欧阳……

    “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欧阳……欧阳!”

    然而,饶是范大小姐喊破了嗓子,也无人搭理。

    至此,暴力,哭喊,在这间特殊的病房里,每天上演……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精神病院出来之后,米娅就一直在发愣。

    很显然,对于范佳桐的结局,她感到很意外。

    米娅不迷信,但也一直觉得“善恶终有报”这句话是对的。

    人,还是要心地善良才行,自私可以有,但不能太过。

    不能为了自身利益而滋生害人之心!

    她心不在焉地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脑子里全是刚才范佳桐面目狰狞的模样……

    “在想什么?”

    突然,男人温柔的声音飘进耳朵里来。

    米娅转眸,看着目不斜视盯着前路的男人,迟疑地小声开口,“是你……”

    “嗯!”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所以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抢先应道。

    没错,范佳桐被当成神经病关在神经病院里,以及范家的没落全是他做的。

    他说了,欺负她的人,他不会放过!

    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可听到他亲口承认,她的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想,这种感觉应该叫感动吧……

    被范佳桐陷害了好多次,次次险象环生,说不恨那是假的。

    都说情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所以从一开始她和范佳桐就水火不容。

    看到范佳桐落到今天这个下场,米娅说不清自己内心是同情还是开心,只是更加深刻地觉得做人一定要厚道,千万不能坏事做尽。

    佛说,因果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同情她?”欧阳忙里偷闲地看了眼欧太太,微挑眉尾。

    “不是。”米娅摇头,“只是有点意外。”

    “有些人,让她痛快的死太便宜她了!”欧阳转头继续看着前路,唇角隐隐泛起一抹阴沉的冷笑。

    米娅默默地看着浑身散发出一股戾气的男人。

    “看什么?”见她半晌不说话,他疑惑转眸。

    米娅抿了抿唇,“以前看你这副凶狠的样子觉得挺可怕的,现在……”顿住,浅笑嫣然。

    “现在怎样?”好奇心被勾起,他拧眉追问。

    “挺帅!”她毫不吝啬地赞美道,脸上的笑靥更加美丽了一分。

    欧阳突然将车靠边停下。

    米娅不解,正想问他为何突然停车,却见他熄火侧身,微眯着黑眸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你是在勾、引我吗?”

    他问,灼热的目光毫不客气地落在她微敞的领口。

    米娅一愣。

    接着立马红了脸,羞恼地狠狠剜他一眼,嗔怒道:“什么啊!”

    “不是?”他看着她的眼神愈发不怀好意起来。

    “当然不是!”米娅脸红脖子粗,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恼怒更多还是羞涩更多。

    “那你干吗夸我?”他拽拽地微支着下巴。

    “……”她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嗯哼?”他慵懒轻哼,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

    见他步步紧逼,她气急败坏,对他无赖的样子深感无语,“夸你就是勾……那啥啊?那我以后再也不夸你了!”

    “那不行!”哪知他立马反对,一本正经地对她下命令,“必须夸,每天都得夸!”

    每天都得夸……

    这么不要脸他咋不上天呢?

    米娅啼笑皆非,再次狠狠剜了他一眼,娇嗔道:“懒得理你!”

    “敢不理!”他倏地脸色一沉,佯怒地瞪她。

    同时朝她倾身过去,要抓她。

    米娅慌忙躲避,挥动小手用力拍打他伸过来的大手,“哎呀你走开……啊……”

    “过来!”他捉住她抵抗的小手,将她往怀里拖。

    “不要……这是路边!”她红着脸轻叫,提醒他别乱来。

    “放心欧太太,外面看不见的。”欧阳却云淡风轻地说,强行将她从副驾驶里抱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再说了,就算看见又怎样?你是我太太,我在自己的车里享用自己的太太,谁敢管?”

    “交警!”米娅义正辞严地说:“欧先生,你现在是违章停车!”

    “那就让他开罚单好了。”

    “你……”

    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米娅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他突然嘟起嘴朝她凑过来……

    她下意识地把头往后仰……

    可下一秒,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扣住,一股力量将她的脑袋一拉,她就乖乖“主动”凑到他的面前。

    彼此的唇只相隔不到一公分,他温热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唇瓣上,“乖,别躲,我想吻你了老婆……”

    他的话音落下,唇也印了上来。

    米娅虽然有点担心会被来往行人偷窥,但见他非要任性,无奈之下也只能奉陪。

    变得乖巧听话的小女人,让欧阳爱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他将她紧紧扣在怀里,越吻越深……

    不知不觉中,米娅的双臂像蔓藤一般抱住了男人的脖子,侧坐的姿势也不知在何时变成了跨坐……

    她落落大方地与他互动,惹得他愈发的忍不住。

    光天化日之下,人迹稀少的马路边,车内的两人忘情拥吻……

    最后关头,米娅堪堪忍住,喘着气停了下来。

    一吻完毕,他气息不稳全身紧绷,她则双颊嫣红媚眼迷离……

    她直接跪起,不敢坐下,因为他某处正气势汹汹……

    如此一来,她高出他半个脑袋,看着他需半垂眼睑。

    看到他眼底那深深的迷恋,米娅心里溢满了甜,情不自禁的,低头又在他唇上咬了口……

    “嗯……”

    他闭着眸呻、吟了声,且很大声。

    “你叫什么呀!”米娅心虚得连忙去看车窗外,就怕有人经过会听见他这羞死人的声音。

    “舒、服啊!”他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慢慢睁开双眼一瞬不瞬地凝睇着她,一脸享受的模样。

    “你……”米娅被男人直白的话羞得不行。

    偏生他还不放过她,大手在她腰上轻揉慢捏,嘴里也越说越过分,“你舒、服的时候叫得比我还凶呢……”

    “欧阳你闭嘴!”她羞愤欲绝,慌忙用手去捂他的嘴。

    米娅觉得,那颗子弹可能真的是释放了欧阳的天性,因为他越来越没下限了……

    而她越是害羞,他就越是高兴。

    双手轻轻捧住她的脸,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的眼,同时在她微肿的唇瓣上爱怜地轻啄,“今天我有没有说我爱你?”

    “没有。”她摇头,眼底眉梢流淌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和幸福。

    “老婆我爱你!”他毫不犹豫且毫不吝啬地立马向她示爱。

    米娅一眨不眨地看着仿若变了一个人般的男人,感觉好不适应啊!

    但是又该死的喜欢!

    嗯,喜欢死了!

    没有女人不喜欢被宠爱,尤其是来着自己深爱之人的宠爱。

    米娅从来不敢想,有一天欧阳会对她如此温柔体贴。

    以前的他,那么淡定从容,那么冷峻自制,实在难以想象他有一天会用这样轻言细语的声音哄女人……

    虽然被哄的就是她本人,可她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米娅蹙眉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目光透着不解。

    对她的表白石沉大海,欧阳不满,佯怒轻斥,“欧太太,你应该回答你也爱我,而不是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ok?”

    “欧阳,你是不是……”她轻轻挑眉,似笑非笑地瞅着他,迟疑呐呐。

    “是不是什么?”

    “你是不是向郁凌恒和严楚斐取过经呀?”

    这下换欧阳不解了,“取什么经?”

    米娅轻咬唇角,眉眼弯弯但笑不语。

    她是在取笑他吗?

    欧阳伸手就捏了下欧太太的鼻尖,饱含宠溺的眼神透着警告,“说啊!”

    “哄老婆的经。”米娅往边上躲,笑道。

    他一把将她抓回来,无奈失笑,“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笨?哄个老婆还要靠别人支招?”

    好吧,他不笨。

    他可聪明了,跟笨沾不上边。

    可是……

    “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她困惑不解,小声嘟囔。

    他以前可高冷了,才不会对她说这些肉麻兮兮的话。

    尤其是最初两年,他在她面前就跟大爷似的,那么的高高在上。

    后来她出狱,他稍有改变,会气急败坏,会吃醋发怒,不像最初那样始终只有一个表情——冷!

    他在逐步逐步的,慢慢改变。

    从最初的冷漠,到后来的暴躁,再到现在的温柔……

    他在一点一点地变好,好的让她愈发抗拒不了……

    以前不是这样的……

    “因为以前你不是我老婆!”欧阳答。

    他不好意思说,其实真正原因是他以前不懂得该如何去爱一个人……

    米娅嘴角抽了抽。

    哦,他的意思是,他的宠,只给自己的太太是么?

    以前她不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所以他就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米娅不知道自己该为他这句话感到高兴还是生气。

    算了算了,过去的事,不用再去计较了,只要他以后能一直对她这么好就够了……

    嗯,只要他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有家,有子,有他……人生足矣!!

    “笑什么?”

    听闻他问,她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笑。

    她眨了眨眼,有些迷茫,又有些俏皮地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我觉得有点像在做梦……”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经历了太多的苦楚,所以这会儿的幸福让她很没有真实感……

    “我也是。”欧阳也说,微微偏头就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啄。

    他们之间真的是经历了太多的波折,分分合合吵吵闹闹,连生死都经历了好几波。

    万幸的是,最终他们还是幸福地在一起了。

    苦尽甘来,才更能珍惜彼此,他相信今后的日子他和欧太太会一直一直甜蜜下去。

    他会好好爱她,不会再让她伤心,也不会再让她受委屈,更不会再让别人欺负她!

    他会好好爱她、疼她、呵护她!

    这些心里话,他还有些羞于启齿。而且他觉得男人的话不用太多,实际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欧阳。”米娅将头靠在丈夫的肩上,撒娇般在他颈窝里拱了拱,轻轻地唤他。

    “嗯?”

    “我爱你。”她在他脖颈上轻轻一吻。

    是的!她爱他,也只爱他!

    欧阳毫不犹豫地回应道,“我也爱你!”

    同时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微微抬起,深情的吻,如烙印般用力印在她的唇上……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个月后。

    简洁的病房里,空气中飘荡着淡淡地消毒水味。

    一个面容枯瘦的男子,静静地躺在病牀上,一动也不能动。

    他睁着眼,可双目无神,长时间地盯着天花板的某一处,仿若眼珠子不会转一般,眨也不眨。

    米娅坐在病牀边,一手拿刀,一手拿着苹果,垂着眸慢条斯理地削着皮。

    苹果削好,她割成小块儿,然后拿了一块递到男子嘴边。

    “来,吃苹果。”她轻轻道,平静淡然地看着男子。

    有食物喂到嘴边,卓行一张嘴,机械性地嚼着咽着……

    “慢慢吃,有很多。”看他吞咽的速度有点快,她又道。

    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他的速度慢下来了一些。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欧太太你来啦。”一个中年护士走了进来,噙着谄媚的笑跟米娅打招呼。

    “嗯。”米娅点头,然后缓缓起身,看向中年护士,“卓先生情况怎么样?”

    中年护士看了眼病牀上的卓行一,有些惆怅地摇了摇头,“还是老样子。”

    烧炭自杀致使米娅昏迷,致使卓行一重度瘫痪加大脑神经严重受损。

    说直白点就是,现在的卓行一不能说话不能动,是个没有自主意识的活死人,除了能睁眼和吃点简单的东西之外,其他跟真死人无异。

    米娅看了眼一直盯着天花板的卓行一,然后转头向中年护士微微颔首,轻声道谢,“王护士长,有劳了!”

    “欧太太你客气了,先别说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就算不是,我也不能辜负欧s记的信任啊,呵呵呵……”王护士长受宠若惊,忙不迭地点头回礼。

    米娅闻言微微一怔。

    不能辜负欧阳的信任?

    这意思是……他特意跟医院打过招呼了?

    “他让你多费心?”米娅问。

    王护士长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欧s记说卓先生是欧太太你很牵挂的人,让我们小心照顾呢。”

    很牵挂的人……

    小心照顾……

    那个傲娇的男人不是对卓行一恨之入骨吗?

    怎么还特意吩咐医院好好照顾卓行一呢?他什么时候对敌人变得这么慈悲了?

    米娅惊诧极了。

    默了默,米娅拿起自己的包,对王护士长说:“王护士长,以后我不会再来了,卓先生就有劳你们照顾了。”

    “好的好的,欧太太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卓先生的。”王护士长连连点头。

    米娅,“谢谢!”

    从医院出来,米娅就拿出手机给欧阳打电话。

    电话才响一声,彼端的男人就接了起来。

    但他没有出声。

    “欧先生,你在哪儿?”米娅问,甜腻娇嗲,透着一股乖巧劲儿。

    “你呢?”他不答反问,声音冷冰冰的。

    与早上离开家门向她索吻时大相径庭。

    “医院。”她没有隐瞒,如实回答。

    欧阳默了。

    足足默了五秒,他才从鼻腔里重重发出一声,“哼!”

    米娅忍俊不禁。

    “说啊,你在哪儿?”她忍着笑,故意装作听不懂他在生气。

    “你管我!”他没好气地喊了一声。

    “我是你老婆,我不管你谁管你啊?”她娇嗔,软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勾人。

    “哼。”他的气势明显跌了一大半。

    她哄他,“乖,快说你在哪,我来接你。”

    只是听他说话,米娅就已知道,他喝酒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喝了酒的矫情男人,必须哄哄,不哄的话最后吃苦头的会是她……

    他不会打她也不会骂她,但会变着法子折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