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7章:欧太太
    病房里还有五六个精神病患者,均坐在各自的牀上,有的面无表情,有的脸上噙着神经质的微笑,有的低着头自顾自地嘀咕着什么……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隔绝。

    这间病房住着的都是重度精神病患者,有些甚至有暴力倾向,所以病房的格局像牢房……

    明明是大白天,可病房里却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来人啊!救命啊!我没有神经病!快来人啊!快放我出去!!”

    范佳桐拼命拍打着铁门,充满惊恐的双眼瞠得巨大,嘶声大吼。

    然而她吼破了嗓子,也没有医生护士来搭理她一下。

    倒是引得两三个精神病患者抬起头来阴森森地看了她两眼……

    范佳桐被捉进这家精神病院已经十天了,每一天都过得如同在炼狱里一般痛苦难熬,不止要承受精神的折磨,更要遭受身体的摧残……

    她跟这些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关在一起,每天都要遭受毒打,十天下来她被打得鼻青脸肿全身淤青,从脸到脚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一块完整的好肉。

    “有没有人啊?快来人啊!放我出去,我不要在这里,快放我出去……呜呜……?”范佳桐崩溃哭喊,泪流满面。

    她哭得绝望又无助,悔不当初。

    嗯,范佳桐很后悔,非常非常的后悔。

    后悔自己不自量力,后悔自己因妒恨失去了理智,后悔自己傻乎乎的以卵击石。

    因为不甘心,因为一口气,因为一念之差她竟生生葬送了自己……

    她更后悔为了逃避责任说自己是神经病……

    于是她就真的被当成神经病关在了这里!!

    从被欧阳悔婚到进精神病院,范佳桐就一直过得浑浑噩噩的。

    到现在她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而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自己成了“神经病”,米娅却还活得好好的,毫发无损!

    她不甘心,却已无能为力。

    嗯,她完了,范家完了,一切的一切都完蛋了!

    短短的时间里怎么会这样呢?

    事情还得从她被欧阳当众悔婚说起……

    那日,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前,她被欧阳甩了,被羞辱得非常的彻底。

    在台下一片哗然之中,她彻底崩溃了。

    然后,她的苦难就正式开始了。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被整个c市盛传着自己被甩的狼狈过程,范佳桐觉得活着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了。

    c市注定是待不下去了,她虽不是多大的名人,但也并非默默无闻,而且有欧阳这个大人物的身份效应,她想不“红”都难。

    自从被悔婚之后,她和她的家人出门就会被人指指点点……

    那种耻辱感像剧毒一般侵入她的心里,她的父母受不了,她更受不了!

    所以,她想举家移民,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

    但在离开之前,她得报仇!

    人都有一种本能,欺软怕硬的本能。

    所以即便抛弃她羞辱她的是欧阳,范佳桐却这笔账统统算在了米娅的头上!

    欧阳精明狡猾,她斗不过他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觉得如果没有米娅,他就肯定会是她的!

    米娅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爱情,抢走了她的美好未来,甚至还害得她要狼狈逃离这里……

    她今天会沦落到这步田地,全是拜米娅所赐!

    所以她对米娅,恨之入骨!!

    她深知欧阳不好惹,也明白对付米娅自己很可能会面临怎样的后果,但她过不了心里那道坎,被妒忌和怨恨围绕的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于是她越想越愤怒,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恨!!

    她要米娅死!

    米娅毁了她的一切,她一定要让她去死!!

    仇恨在心里疯狂蔓延,她开始寻找机会试图对米娅展开报复……

    怕横生枝节,她没有拿钱买凶,决定自己动手。

    而且自己动手,才能深刻感受到复仇的快、感。

    在暗中盯梢了几天,她终于逮到一个合适的时机……

    听说米娅出院后为了强身健体每天早上都会晨跑,她观察了几天发现果然如此。

    于是,在一个能见度极低的大雾天,她开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将晨跑的“米娅”狠狠撞倒……

    撞完她就跑。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运气太不好,撞人之后没开多远,她竟遇上一辆警车……

    因为她的车没有挂牌,交警把她拦下了。

    她心虚,自然是不敢停的,一乱之下就硬闯。

    在把警车撞了一下之后,她试图逃跑。

    哪知警车很快追上来,以蛮横之姿将她逼停。

    她被抓了,撞人之事也曝光了。

    听闻被她撞倒的女子伤得很严重,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而肇事逃逸的范佳桐,因为如此恶劣的行为必须得负刑事责任。

    对范佳桐来说,负责不是重点,重点是——

    那个伤者根本不是米娅!

    她居然撞错人了!!

    范佳桐想,如果她把米娅撞成了植物人,那么让她负刑事责任她还想得通。

    可现在不是!

    她撞错了人,然后白白搭上了自己。

    不!米娅没死之前,她不能坐牢!

    慌乱加愤怒之下,她试图钻法律的空子……

    于是,为了逃脱责任,她谎称自己是神经病!

    所有人都知道,神经病杀人不用负责嘛!

    她让家人给她伪造一份自己是精神病患者的证明,用尽一切力量打通关系,煎熬地等待重获自由。

    然后如她所愿,她对伤者赔了钱,不用负法律责任。

    她成功了脱罪,但是……

    没错,还有但是!

    但是!!!

    她、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里、来!!

    当被执法人员押到这个像牢房一般的病房里时,她整个人都懵了。

    看着几个对她笑得阴森恐怖的“病友”,她吓得差点当场瘫软在地。

    她恐慌,挣扎,尖叫……

    但她过于激动的情绪与歇斯底里的嘶吼愈发让人相信她有病。

    而且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她出不去了!!

    整个范家,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都无法把她弄出去。

    为了逃避刑法她装神经病,哪知现在竟然真的被人当成了神经病。

    对一个正常人来说,精神病院无疑是地狱,这里有多么的恐怖,只有切身体会了才能知道个中痛苦。

    一如此刻的范佳桐。

    当下车之后看到“xx精神病院”几个大字时,米娅是懵圈的。

    当她被欧阳牵着往精神病院里走时,她的内心多了疑惑。

    再然后当她看到涕泪纵横哭着喊着想要自由的范佳桐时……

    她直接惊呆了!

    范佳桐这是怎么了?

    怎么……

    成神经病了?

    隔着一个铁栏做成的房门,米娅和范佳桐均错愕地盯着对方。

    眼底都有着不可置信。

    米娅震惊短短一月范佳桐居然落到这部田地。

    范佳桐震惊米娅状态良好还跟欧阳手牵着手。

    本就深受刺激的范佳桐,见状更是被刺激大发了。

    比起自己被关在这里,范佳桐似乎更难以接受米娅跟欧阳之间的恩爱甜蜜。

    是的,她受不了自己落魄狼狈,而她恨之入骨的人却活得光鲜亮丽意气风发。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是死不瞑目的!

    当看到欧阳和米娅的那瞬,本是歇斯底里吼着要出去的范佳桐如遭雷劈,顿时噤声。

    她瞠大双眼,目光呆滞,像是自言自语般喘息低喃,“欧阳,米娅……”

    欧阳面无表情,看到范佳桐的现状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

    他轻轻搂着米娅的腰肢,以一种绝对保护的姿势将她揽在身侧。

    他的怀抱很安全,所以即便看到范佳桐一脸狰狞眼含恨意,米娅也丝毫不惧。

    她只是很惊讶。

    “欧阳……”范佳桐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突然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瞬间想通了什么。

    她蓦地又激动起来,抓住铁门死命的摇晃,睚眦目裂嘶声厉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铁门被她摇得哐哐作响,过于刺耳的声音惹得同病房的另外几个病人都表现出了隐隐的焦躁。

    欧阳默不啃声,只是淡漠地睥睨着狼狈不堪的范佳桐。

    米娅则疑惑不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范佳桐在问什么?

    什么是不是他?

    他怎么了?

    是对范佳桐做了什么吗?

    “是你算计我的是不是?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是不是?”范佳桐嘶吼着,双眼布满血丝,格外恐怖。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待久了,范佳桐的情绪浮动非常的大,所表现出来的反应看起来还真是异于常人。

    看到欧阳和米娅双双出现,范佳桐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圈套……

    好吧,不是可能,是肯定!

    嗯,她肯定是被欧阳算计了!

    很显然,从她撞人到做有病的假证明,再到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里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欧阳设计好的!

    天哪!她好蠢!

    猛然清醒过来的范佳桐,不可置信地看着几步之遥的男人,绝望在心底肆意蔓延。

    面对范佳桐的质问,欧阳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唇角,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而这个冷笑,无疑就是给了范佳桐答案。

    “欧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怎么可以?!”

    范佳桐又崩溃了,死命摇晃着铁门似是想要冲出来跟他同归于尽。

    “我为什么不可以?”欧阳冷笑蔓延,嘴角泛起一抹轻蔑的弧度,懒懒哼道。

    “你……”范佳桐急促地喘息,像是快要背过气去了一般。

    “范佳桐,当你在背后搞那些见不得光的小动作的时候,就该想到自己会有今天的下场,不是吗?”欧阳不紧不慢地淡淡说道,看着范佳桐的眼神除了冷,再无任何情绪。

    范佳桐做过很多很多的坏事,而最让他不能忍的是……

    她想杀米娅!

    当初范佳桐跟卓行一合谋,各怀鬼胎,卓行一想杀他,而范佳桐则想杀了他的欧太太。

    卓行一以为自己找的杀手枪口是对着他的……之前的确是对着他。

    但是后来……

    在他听了欧太太那些狠心绝情的话,心灰意冷想要走的时候,他发现了挡风玻璃上那若隐若现的红点……

    他曾受过特殊训练,对于枪上的红外线锁定方位之内的非常熟悉,因此他从玻璃上反射的红点位置立马就推断出杀手的枪口对准了米娅……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转身扑向了米娅。

    然后导致自己头部中弹。

    敢杀他心爱之人,他怎么可能会让其痛快死去呢?

    他要把欧太太所受的伤和苦,十倍百倍的还在范佳桐的身上!

    他不会让她痛快死去的,他要让她也尝尝每日每夜活在痛苦和恐惧中的日子。

    “果然是你!”范佳桐面孔狰狞扭曲,双目含恨地瞪着欧阳,吼得声嘶力竭,“欧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你不知道吗?我等了你那么多年,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呢?啊!你怎么忍心?!”

    范佳桐的吼声尖锐刺耳,惹得同病房的其他病人也开始心情不好。

    而情绪陷入癫狂的范佳桐根本无暇去注意其他,自然也就没有觉察到危险……

    欧阳冷笑,“那你又是怎么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迫害一个无辜的人呢?”

    “无辜?你说她吗?”范佳桐指着米娅,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倏然狂笑起来,“哈哈哈……她无辜?哈哈哈……你说她无辜?你居然说她无辜……哈哈哈哈哈哈……”

    米娅蹙眉,不由暗忖范佳桐真的已经精神失常了么?

    “她该死!最该死的就是她!!”范佳桐蓦地收住笑容,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瞪着米娅,咬牙切齿地破口大骂,“她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跟我抢你?她就是个践人她凭什么?!”

    欧阳脸色骤冷,眼底寒气深重。

    “欧阳,你醒醒吧!她根本配不上你!!这个世上除了我没人配得上你你知不知道啊欧阳!!”范佳桐又开始疯狂地摇着铁门,发出哐哐巨响。

    吼完之后她又死死盯着米娅,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米娅!米娅你这个践人!你把欧阳还给我!你把他还给我!欧阳是我的!是我的!!你还给我!!!”

    范佳桐此刻的模样真真是与神经病患者如出一辙,听着她吼,米娅的心脏一直缩得紧紧的,下意识地往欧阳的身边偎进了一些。

    感觉到她的胆怯,欧阳将她往身后拢了拢,霸气十足地她一种“别怕有我呢”的安全感。

    有他在她的确不怕,只是范佳桐的眼神实在太过怨毒,她不想看,免得影响心情。

    “你们这对(女干)夫(淫)妇!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情绪崩溃的范佳桐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一切的嘶吼根本没有经过大脑就冲口而出。

    在绝望的当下,她除了逞口舌之快,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尤其是在看到米娅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欧阳的身边,她更是妒恨交加,更是无法冷静。

    如果眼神能杀人,此刻米娅早已被她碎尸万段了!

    虽然并不畏惧范佳桐的谩骂,但是听着总归是不舒服的。

    带米娅前来,只是想让她看看范佳桐狼狈的下场,让她知道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她的人。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便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

    毕竟范佳桐这副歇斯底里的样子,看着真是挺倒胃口的。

    “欧太太,走了。”欧阳大手往后一伸,轻轻牵住米娅的手,说。

    一声“欧太太”,饱含着无尽的温柔和宠溺。

    他音量不大却吐字清晰,能确保每一个字都传入范佳桐的耳朵里……

    他故意的。

    欧太太……

    范佳桐狠狠一震。

    本就苍白的脸,更是变得毫无血色。

    欧阳说完,牵着米娅就转身要走。

    “站住!你们站住!!”范佳桐突然狂吼起来,吼声震天。

    同时她狠狠摇着铁门,似是想破笼而出。

    欧阳停步,回头,极尽淡漠地睥睨着发狂的范佳桐。

    “你你……你刚刚喊……喊她什么?”范佳桐震惊得声音变了调,惨白如纸的脸上写满了“我不相信”几个大字。

    “欧太太!”欧阳字字铿锵,然后将与米娅相牵的手举起,把彼此的婚戒展示给范佳桐看,“她已经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已经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名正言顺的妻子……

    妻子……

    仿若置身山谷,耳朵里全是回音,那残忍至极的一字一句,如剧毒般侵蚀着范佳桐的心。

    “不……不……”她死死盯着手牵着手的两人,一边松开铁门往后退,一边胡乱地摇着头颤声低喃,表示自己不能接受。

    欧阳的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嗤笑。

    哐……

    “不可能!!”

    范佳桐猛地又扑向铁门,狠狠的摇,充满怨毒的目光死死瞪着欧阳和米娅,嘶声厉吼。

    “我不信!你骗我的!欧阳你骗我!你不可能会娶她,不可能!!”

    谁也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她发疯。

    她吼着吼着声音就变小了,然后变成了神经质的呢喃,“不……我不信……我不信……”

    范佳桐胡乱地摇着头,看着地面,眼神漂浮不定。

    内心燃烧着漫天的仇恨,她试图寻找可以与米娅同归于尽的武器……

    突然,她冲到一个病人面前,将对方紧紧抱在怀里的布偶抢了过来。

    绝望之下,范佳桐把布偶当武器,想要攻击病房外的米娅。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布偶所属人给一把揪住了头发……

    “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布偶所属人会患病正是因为受不了女儿夭折,所以一直把布偶当成自己的女儿。

    现下见“女儿”被抢,自然是要拼死夺回的。

    “啊……”头发被揪住,范佳桐痛得惨叫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