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6章:我们结婚了!
    她推他,可推不掉,更甚至她越推他就越捏……

    没辙,她只能由着他。

    “就算云裳是在忽悠我,但魏可呢?”

    “她知道她表哥喜欢你,想为她表哥争取一个机会很正常啊!”

    米娅默了。

    得!他分析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法反驳。

    可就算云裳和魏可联合起来把她忽悠了,又关他什么事呢?

    他这样一通搅和还把她强行塞进车里是想怎样?

    呃……好吧!

    他想对她不轨!

    但是,凭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干吗还这样欺负她呢?

    在他眼里,她就真的这么好欺负么?

    米娅越想越委屈。

    “怎么了?”看她突然又红了眼,他心疼又不解,一边帮她揩泪,一边急问。

    “你滚开——唔……”

    她大骂,可话音未落就被他攫住了唇。

    他没有恋战,只是惩罚般轻轻地咬了她一口。

    “欧阳你太过分了!”她狠狠推他,气愤填膺地冲他嚷道。

    “是吗?”他轻勾唇角,似笑非笑。

    “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跟他拼命一般。

    欧阳闻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无奈又幽怨地看着他,不答反问:“我想怎么样你不知道吗?”

    她该知道吗?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米娅狠狠剜他一眼,没好气地冷嗤道。

    欧阳,“可别人说,相爱之人,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么我想什么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相爱之人……

    “……”她的心,狠狠一颤。

    他这话……什么意思啊?

    就在她猜不透他是何用意的时候,他紧接着又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米娅,我们结婚吧!”

    他轻轻抓着她的双肩,微微低头与她平视,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说得格外的严肃认真。

    他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吧……

    结婚?

    米娅愣住了。

    她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嗯,她一定是幻听了,因为她居然听到欧阳在跟她求婚……

    “……你、你说……啥?”她愣愣地看着他,惊讶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我们结婚吧!”他重复,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同时,他从外套内袋里摸出钻戒往她左手的无名指上套。

    戒指还是之前的那枚,是在她进急救室之前他取下来的。

    他一直随身携带,就想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再给她戴上。

    当时他就想,下一次为她戴上,就永远都不会再让她取下来了!

    指间微微一凉,她垂眸看着依旧闪烁耀眼的戒指,心,呯呯乱跳,“为为……为什么啊?”

    “因为你爱我,因为我爱你。”他轻言细语,却情意深重。

    嗯,他想跟她结婚是因为爱她,而非别的任何一种原因。

    只是因为爱,所以才想永远跟她在一起。

    我爱你……

    米娅又傻了。

    “你……爱我?”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仿若不认识他了一般。

    “嗯!”他用力点头,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

    “不可能!”她猛地收回自己的手,失声喊道。

    欧阳闻言,失笑地看着她,“为什么不可能?”

    “我们才‘认识’没多久……”

    他失忆了啊,他已经忘记跟她的曾经了啊,严格说来他认识她才两个月,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爱上她了呢?

    “我们连孩子都有了!”欧阳噙笑提醒。

    “可是之前的事你都忘了——”

    “已经想起来了。”

    “还有——你说什么?”

    米娅下意识地说着,突觉不对,蓦地抬头看他,震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他说他……想起来了?

    他恢复记忆了?

    多久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我已经想起来了,全部!”

    “……”米娅说不出话了。

    “还有DV,我也看到了。”欧阳一瞬不瞬地看着小女人,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争取坦白从宽,“我就是在那天恢复记忆的。”

    看到她穿着大红喜袍一动不动地躺在牀上,那样的视觉感应和内心的恐慌真的是给了他非常大的刺激。

    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失去她了的那一瞬,与她有关的记忆就那样毫无预兆地统统涌上了脑海……

    他想起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她录下的遗言他也看到了?

    可她醒来的时候问过他可有听到或者看到什么,他否认了呀!

    “那你怎么……?”米娅狠狠蹙眉,对他不早点坦白的行为表示不解。

    “我怕你怪我。”欧阳苦笑一声,重重叹了口气,大掌爱怜地轻抚她消瘦的脸颊,幽幽道:“怕你怪我不信任你,怕你怪我把你逼成那样,怕你已经心灰意冷不想要我了……”

    怕你心灰意冷不想要我了……

    米娅的心,又酸又疼。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她都不会相信,在她印象中那么骄傲又霸道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可怜兮兮的话来。

    唇上突然一热,他(口允)了她一口。

    “小娅,我们去领证吧!”他深情款款地看着她,趁热打铁,步步紧逼。

    领证……

    米娅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好不真实啊,她不敢说话,怕一开口,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不见。

    包括他!

    她分不清眼前的真假,自然就不敢回答。

    而她的沉默让欧阳心生不安。

    她不可能才短短一个月就不爱他了吧?

    她不可能真的已经对他死心了吧?

    心里一慌,他用力捧住她的脸,急切地对她说:“你不是怕我不让你见儿子吗?你不是想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吗?只要我们结婚,你纠结的这些问题全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他的双手挤压着她的脸,有一点点疼,还有他温热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脸上……

    由此可见,她并不是在做梦。

    “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她狠狠咽了口唾沫,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嗯!”

    “你真的已经完全相信我没有害过你了?”

    “嗯!”

    米娅的泪,毫无预兆又落了下来,如泛滥的洪水,疯狂而汹涌。

    “怎么又哭了?”欧阳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凑上前吻她的眼睛,心疼又无奈地问道。

    “我……我觉得像是在做梦……”米娅狠狠哽咽,心里五味杂陈,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幸福来得太突然,她毫无准备。

    她以为他们今生注定无缘,她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想起她来,她以为……

    以为他不会再爱上她!

    欧阳一边吻一边认错,“我错了,以前太自以为是,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若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好的,你教我,我改,成不?”

    他格外的温柔,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裹着蜜糖一般,让她的心里甜滋滋的。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种霸道蛮横的性格,今天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像是在刻意讨好……

    她好不习惯啊!

    趁着她发愣,他开始继续吻她。

    绵细的轻吻,像柳絮一般落在她的眉眼之间,一下一下,极尽怜惜。

    如果他凶,她尚能抵抗,可他一旦温柔……

    她就只有缴械投降的份儿了。

    与他的这段情,她吃了太多的苦也受过太多的罪,说实话,如果没有儿子,他们可能就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一会儿我们就去民政局,好不好?”

    当她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他在自己的耳畔柔声轻哄。

    民政局……

    米娅想,事已至此,为了儿子能健康成长,她已别无选择了对吧?

    而且,她的心里,从始至终也只有他一个……

    “……好。”好半晌后,她轻轻吐出一个字。

    “真乖!”欧阳大喜,扣住她的后脑就结结实实地吻住她的唇。

    许久之后,他暂停,一边继续剥开她身上的束缚,一边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对了,你喜欢魏智淳那样的性格?”

    “……”她瞅着他,不敢贸然说话。

    像是知道她在忌惮什么,他满不在乎地笑道:“你实话实说没关系,我不会生气的。”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

    米娅说:“他的脾气倒真是比你好多——啊……”

    他突然将她一举攻破……

    一年没有做过,他一来就这么猛,她吃不消。

    她气得攥紧拳头狠狠捶打他的肩,恼火大骂,“混蛋!你说过你不生气的!”

    “你夸他就夸他,还偏要拿我跟他做比较,我能不生气么?”他理直气壮地说着,同时微眯着双眸回味着刚才进入的一瞬间,舒服得背脊发麻。

    她气结,“你……嗯……”

    刚一开口,就被他弄得语不成声。

    米娅欲哭无泪,他这分明就是在找借口欺负她好伐!

    “乖,别乱动,我们一会儿还得去扯证呢。”他柔声轻哄,完了难忍心中激荡,又咬着牙根在她耳畔恶狠狠地说:“宝贝儿,我想死你了!!”

    “你……嗯……”

    车身的晃动,破碎而压抑的嘤咛,在阴暗不明的地下车库里久久不息……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欧阳和米娅回到欧家。

    米娅精神恍惚,像个小傻瓜般一直被欧阳牵着走。

    当两人进入客厅,欧荣毅和邱忆娴不约而同地盯着他俩牵在一起的手。

    “爸,妈,我们回来了!”欧阳拉着米娅径直走到父母面前,语调轻快,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喜悦。

    米娅的心跳,混乱而急促,从进入家门的那刻她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欧家二老。

    她悄悄缩手,想要从欧阳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可他攥紧五指,不肯松开。

    “咦?你们怎么一块儿回来了?”邱忆娴瞅瞅儿子,又瞅瞅米娅,好奇地问道。

    儿子一大早就出去了,小米是下午出去的,怎么这会儿一起到家还手牵着手啊?

    和好了?!

    这样一想,邱忆娴双眼顿时一亮。

    欧阳看了眼局促不安的米娅,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给她无声的安慰。

    然后他转眸看向父母,说:“爸,妈,有个事儿想跟你们说一下。”

    见他态度严肃,欧荣毅这才放下手里的书,“啥事儿?”

    米娅紧张得手心冒汗。

    她特别害怕,怕二老还是不喜欢她……

    虽然在怀孕的那几个月里她与二老的关系有所缓解,但当时是她怀着他们的孙子,而且没有触及婚嫁这种敏感的话题……

    可现在……

    米娅突然很后悔下午被欧阳怂恿,做下了那个先斩后奏的决定……

    万一二老不同意……可咋整啊?

    “我跟小娅下午去民政局了。”就在米娅忐忑不安的时候,欧阳从容不迫地对父母说道:“我们已经结婚了!”

    我们已经结婚了!

    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欧荣毅和邱忆娴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米娅的脸上。

    米娅的心,狠狠一颤,不由越发惶恐了。

    感觉到二老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她咬着唇,头皮发麻,沮丧地等待着二老的嫌弃……

    在死寂般的沉默中,气氛变得紧绷压抑。

    就在米娅扛不住想要甩开欧阳的手落荒而逃的时候,欧荣毅说——

    “那就让夏阿姨再加两个菜吧!”

    米娅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爷子。

    让夏阿姨加菜?

    是庆祝的意思吗?

    如果是的话,那……

    是不是表示二老并没有反对他们的婚事?

    米娅的心,噗通噗通,像是恨不得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

    “好啊好啊!”见丈夫发了话,邱忆娴忙不迭地猛点头,喜笑颜开地跑到米娅的身边,热情洋溢地问:“小米,你想吃什么?我让夏阿姨给你做。”

    米娅的泪,刷地滚落下来。

    她没想到二老居然如此轻易就接受她了。

    她喜极而泣,有种终于苦尽甘来的心酸……

    从今天起,她不再孤苦伶仃,她有家人了,而且还是这么一大家子。

    若没有经历过被嫌弃,此刻她也一定感受不到被二老认可的感动。

    米娅突如其来的眼泪把欧阳和二老都吓了一跳。

    “哎哟你这丫头,好好的哭什么呀?!今儿这么大好的日子,不许哭,要高高兴兴的,知道吗?”邱忆娴忙不迭地掏出手帕,给米娅擦眼泪,柔声轻斥。

    “嗯……”米娅狠狠吸了吸鼻子,可她越忍,眼泪就越是往下掉。

    欧阳心疼又无奈。

    就当着父母的面,他展臂将她拥进怀里,薄唇贴着她的耳朵,极尽温柔地哄,“好了,不哭了。”

    她脸皮没他厚,在二老的注视下,她不好意思在他怀里待太久,连忙用他的袖子用力抹掉脸颊上的泪水,然后从他怀里轻轻退出来。

    “既然已经领了证,那就赶紧挑个日子,把酒也办一办。”欧荣毅把书随手搁在茶几上,目光温和地看着小两口,说道。

    欧阳却摇头,“爸,我们不办酒。”

    “那怎么行?”邱忆娴立马叫了起来,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哪个姑娘嫁人不想热热闹闹做个美美的新娘,咱不能委屈小米!”

    邱忆娴想,小米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不能因为她没有家人就连婚礼都不给她。

    见老太太误会了,米娅主动解释,“老夫人,我们想旅行结婚……”

    他们不想大肆操办,一是欧阳身份特殊,二是儿子都已经有了,三是他们两人都比较喜欢低调一点。

    而且旅行结婚是她的梦想。

    她想跟心爱的人在那些美丽的地方留下足迹,想跟他拥有更多更美的记忆……

    “旅行结婚啊?倒也行……”对于儿子儿媳不办婚礼邱忆娴有点小失望,但她深明大义,表示可以理解他们小年轻的新思想,可突然,她定定地看着米娅,“你刚刚叫我啥?”

    米娅一愣。

    叫习惯了,她刚刚还是叫的“老夫人”……

    该改口了,可是她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办?

    米娅下意识地看了欧阳一眼。

    却见他轻抿唇角,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很显然,他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妈妈。”没有犹豫太久,米娅正了正脸色,落落大方地对邱忆娴轻轻喊道。

    喊完之后又立马看向欧荣毅,“爸爸。”

    不卑不亢,大方得体。

    “嗯。”欧荣毅点了点头,表示接受。

    邱忆娴欢喜得合不拢嘴,“哎哟!你们这婚结得太突然了,我都没准备改口费……”

    “不用了妈妈……”米娅连忙摇头。

    “要的要的,这必须要的!”邱忆娴很坚持,然后想了想,笑米米地看着米娅,说:“要不,咱明天来个正式的?”

    这杯媳妇茶,她等了三十几年了,当然得来个正式的啊!

    “好的!”米娅有些娇羞地笑了笑,点头应允。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某某精神病院。

    一间住着十来位精神病患者的病房里,传来“哐哐哐”的铁门拍击声,以及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我没有神经病!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一个年轻的女人,蓬头垢面,双眼浮肿脸色憔悴,五官因为情绪激动而变得狰狞扭曲。

    她的双手死死抓住铁栏,拼命摇晃,像是想要把铁门弄破,以达到重获自由的目的。

    病房里还有五六个精神患者,均坐在各自的牀上,有的面无表情,有的脸上噙着神经质的微笑,有点低着头自顾自地嘀咕着什么……

    明明是大白天,可病房里却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来人啊!救命啊!我没有神经病!快来人啊!快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