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5章:连自己儿子都忽悠
    “那我们正式——”交往吧!

    “他说‘真的’你就信?”

    米娅最后三个字还没说出口,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横空而来。

    紧接着,身边的空位被人占据,同时来人的手臂霸道地揽上了她的肩……

    米娅狠狠一震。

    她错愕转头,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凭空而降的男人。

    竟然是……

    欧阳!!

    他他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他不是跟郁凌恒谈事情去了吗?他不是要谈很久可能晚饭都不会回家吃的吗?

    他从哪儿冒出来的?来多久了?又听了多少?

    米娅目瞪口呆,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脑子里冒出无数个问题。

    疑问之后就是心虚,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当场抓包……

    虽然她跟别的男人约会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他可能会生气,一生气就可能不让她见儿子……

    这样一想,好像有点关系了。

    哎……

    “你……”她怔怔地看着他,艰涩开口。

    “你又不在家带儿子是不是?”

    然而她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他轻声阻断。

    他的语气宠溺中透着无奈,又结结实实地吓了她一大跳。

    根据以往的经验,她以为他会吼她的……

    没想到居然这么温柔!!

    温柔得让她的内心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她戒备地看着他,忍不住在心里默默揣测,他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吗?

    “我……”她狠狠咽了口唾沫,试图解释。

    “又乱跑是不是?”可他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那个……”米娅心慌又尴尬,既惊诧欧阳的转变,又觉得对不住对面同样怔愣得回不来神的魏智淳。

    然而这还不算啥,还有更过分的在后面……

    “你这么不乖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他突然靠近她的耳畔,往她耳朵里呵气,旁若无人地对她暧昧低喃。

    “……”米娅狠狠一颤,偏着脑袋戒备又错愕地看着欧阳,一脸惊悚。

    他中邪了?

    怎么跟昨天判若两人啊?

    昨天她只是下午没在家他就那么凶,今天亲眼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约会居然还能轻言细语?

    他是不是有精神分裂?他是不是有双重人格?不然为何会如此阴晴不定?

    米娅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了。

    欧阳并非中邪,而是被刺激……确切的说,是被狠狠刺激了。

    昨天晚上她在阳台上不知道是跟谁讲电话……

    现在看来就是魏智淳无疑了!!

    她那副心虚的样子让他起疑,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出门了,故意说是去找郁凌恒。

    其实他哪儿也没去,就守在家门外的马路边,等着看她要干啥。

    他心里有股很强烈的预感,今天肯定能发现点儿什么……

    果不其然,午饭过后她就从家里出来了。

    他一路跟着她,然后看到她进了这家咖啡屋,再然后他悄悄坐到她的身后,将她和魏智淳的交谈尽数听在耳中。

    当他明白了她想干什么时,又惊又怒。

    疯了疯了!她居然想跟魏智淳在一起!

    听她那认真的语气,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她居然会有想要嫁给除他以外的男人的念头!

    他觉得不可思议。

    乍然意识到她的想法,他怒得想掀桌,想把她拖回家狠狠修理一通,可是……

    他不敢!

    嗯,这就是让他觉得最憋屈的地方。

    被狠狠刺激了,却还不敢冲她发脾气。

    每个人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拖延症和逃避心态,不到火烧眉毛的时候,都不肯坦然面对问题。

    其实早在她醒来的时候,他就该向她坦白自己已经恢复了记忆,也应该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可是他没说。

    为什么呢?

    可能是没准备好吧,毕竟自己错怪了她那么久,让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一时间他有些接受不了自己的愚昧和对她的不信任。

    也可能是想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给她一个惊喜吧,然后让她欢欢喜喜的答应跟他相守一生。

    更或者是想把所有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再认认真真地向她道歉认错以求得她的原谅……

    他也说不清到底是哪种原因,或许都有吧,反正这件事就这么拖到了现在。

    他以为她最近忙着带孩子是没有时间去思考未来的,哪成想他不在家的半个月里,她竟然萌生了想要跟别人在一起的念头……

    这太可怕了!

    他惊觉自己太过自信和疏忽,然后怒气还没来得及发酵,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魏智淳温柔体贴风度翩翩,米娅好像对他很满意。

    在爱情里,吃过太多因为冲动而把事情越弄越糟的亏,欧阳今天终于聪明了一回。

    看到她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约会,他没有怒发冲冠,而是破天荒地开始反省自己……

    一贯骄傲自负的男人,很不情愿地把自己和别的男人放在一起作比较。

    然后越比,他越发现自己的情商比魏智淳差了好像不止一星半点儿。

    听!魏智淳那张嘴多会哄啊,甜言蜜语张口就来,长得虽然不如他,但也不算丑,难怪能让米娅如此心动。

    他本来很嫉妒的,但米娅明确表示自己并不爱魏智淳,这让他心里顿时就舒服多了。

    她爱的是他,在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他相信以及坚信。

    都说爱情很脆弱,可他们纠纠缠缠分分合合闹腾了这么多年,最后还能在一起,可见他们真的是命中注定的!

    感慨过后,欧阳也暗暗庆幸。

    庆幸自己抽空回来了,庆幸自己及时发现了她想爬墙的念头,庆幸自己还来得及阻止……

    好好的气氛,因为欧阳的突然加入而变得格外的诡异。

    “你怎么在这儿啊?”错愕了好半晌,米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依旧惊讶得不能自己。

    “我不能在这儿吗?”欧阳不答反问,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手指漫不经心地绕着她的发丝玩儿,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

    米娅紧蹙着眉头想了想,觉得不对劲儿。

    她倏地沉了脸,怒声质问:“欧阳你跟踪我?”

    “no!”他摇头否认,然后痞痞地对她眨了下右眼,“我是来接你的。”

    米娅觉得欧阳可能真的有双重人格。

    他今天又变回他失去记忆刚回国那会儿的模样了,言行举止隐隐透着一股痞气……

    不过是简短的几句话,就开始对她极尽挑、逗之能事了……

    “你——”她窘迫得脸颊微红,羞恼瞪他。

    而对面——

    看着眼前“打情骂俏”的两个人,魏智淳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米娅囧得不知该如何解释才好。

    而欧阳却一派从容,丝毫没有身为不速之客的自觉。

    “不好意思啊智淳,小娅最近跟我闹别扭呢。”欧阳举止亲昵地揽住米娅的肩,笑米米地看着魏智淳,不紧不慢地说道。

    魏智淳又是一愣,“……啊?”

    “她跟你开玩笑的!”欧阳笑得更加人畜无害了,一派温文儒雅的模样。

    开玩笑?

    “啊?”魏智淳猛然反应过来,失声惨叫。

    什么啊?

    米娅刚才明显是要答应要嫁给他了好伐,哪有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不——”米娅也抗议,气急败坏地瞪他。

    可话未说完,就被他凉飕飕的眼神吓得噤声。

    他的眼神充满了威胁,好似在说“你敢说出口我就敢让你见不到儿子”……

    她怂了,乖乖闭上了嘴。

    “可儿说你们已经分手了啊!”魏智淳见势不对,忙不迭地抬头挺胸,冲着欧阳喊道。

    “她骗你的!”欧阳从容应对,笑得云淡风轻。

    “她为什么要骗我啊?”劲敌当前,魏智淳已然是方寸大乱。

    “这我哪知道,你问她去啊!”欧阳翻了个白眼,慵懒轻哼。

    魏智淳彻底慌了,连忙转头看着米娅,“米娅——”

    “叫她没用!”欧阳凉飕飕地阻断他。

    见魏智淳可怜兮兮的,米娅心里充满了愧疚,虽然欧阳没有出言羞辱,但他这样的行为已经给魏智淳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欧阳你干吗啊?”她狠狠皱眉,冷着脸冲他不满地嚷道。

    他欺负她可以,但是不能牵连无辜的人,他这样的行为会增加她心里负疚感好么!

    还敢冲他嚷?

    欧阳皮笑肉不笑地瞅着胆大包天的小女人,“你说呢?”

    “我……”她呼吸一窒,心脏狠狠一颤。

    直觉告诉她,不能跟他对着干,否则他会做出一些让她“追悔莫及”的事情来……

    比如当着魏智淳的面狠狠吻她什么的……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反正她就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预感。

    突然,她被一股力量温柔而不失霸道地拽了起来。

    同时听到欧阳假惺惺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在空气中,“智淳啊,不好意思,我跟小娅得先走了,孩子还小,不能离开父母太久的。今天的咖啡我请,你如果不急着走的话,改天咱们再聚一聚。”

    魏智淳再次一脸懵逼。

    欧阳说完,牵着米娅的手就径直朝着收银台走去。

    “喂,那个……米娅……”魏智淳不可置信,眼睁睁看着心仪的女孩就这样被抢走,无措得像个孩子。

    事已至此,米娅只能给魏智淳一个抱歉的眼神。

    欧阳扔下几百大洋,仿佛怕魏智淳追上来一般,连找零都不要了,攥紧米娅的手就快步离开了咖啡屋。

    米娅冷着脸咬着牙,一直隐忍着。

    因为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他吵,也不想让魏智淳看笑话,所以即便心里很生气,也忍着没有发作。

    直到走出了咖啡屋。

    “欧阳你放手!”

    米娅一边用力转动着手腕试图挣脱他的钳制,一边愤怒低吼。

    欧阳置若罔闻,拉着她进了电梯,直下地下车库。

    “放开我,你捏痛我了!”她冲着他嚷,气急败坏。

    可她越挣扎他就越是捏得紧,米娅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捏碎了,又疼又气。

    很快,电梯到达。

    欧阳一言不发,在光线昏暗的地下车库快步行走,将不听话的小女人强行拽到自己停车的位置。

    开锁,拉开后座的车门,动作略显粗鲁地将她推进去。

    “啊……”

    米娅惨叫一声,被推到扑倒在座位上。

    紧跟着欧阳自己也钻了进去。

    米娅气得要死,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刚要发飙,却错愕地发现他也进来了……

    他不去驾驶座开车钻进后座里来干啥?

    她满心疑惑,戒备地瞅着他,还来不及问他想干什么,就见他直直朝着自己扑来……

    “欧阳——唔……”

    她的惊呼被他尽数堵在了嘴里。

    米娅错愕。

    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不由分说就吻了上来的男人,羞怒交加,红着脸狠狠推他。

    欧阳拧眉,对她的不合作表示不满。

    怕磕伤她的唇瓣,他只能暂时放开她,将她频频往车门边缩去的身子一把拽回来,掐住她的腰肢就往上一提……

    转瞬间,她就被迫坐在了他的腿上,被他牢牢桎梏在了怀里。

    “你你……你想干吗?”米娅惊慌失措,双手撑住他的肩,死命想要把他往外推。

    “你猜!”他向她挑眉,噙着一抹坏坏的笑,看起来邪魅无边。

    他看似玩世不恭,可眼底却泛着一抹坚定的光芒,像是做了某种决定一般……

    猜你妹啊猜!

    米娅要疯了。

    他一边把脸凑到她的面前向她索吻,一边毫不犹豫地扯着她的外套……

    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米娅大惊,“欧阳你别乱来……啊……”

    他偏偏要乱来!

    而且还非要怎么乱就怎么来!

    “住手……欧阳你住手……嗯……”

    在她的惊叫声中,他将她上下弱点一一攻破……

    眼看着自己三两下就被他剥得差不多了,防线即将失守,她一慌,眼泪就落了下来……

    欧阳现在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先把她狠狠吃掉再说。

    箭在弦上,饿了许久的男人正要大快朵颐一番,哪知却突然看到小女人泪流满面一副委屈难过的模样……

    他一震,停下来,拧着眉疑惑不解地看着她,“哭什么?”

    小矫情!

    明明爱他,现在被他“爱”有什么好哭的?

    他们已经一年没有做过了,难道她一点都不想他的吗?

    “你混蛋!!”米娅流着泪,怒不可遏地冲他哭喊。

    他还有脸问她哭什么?

    她为什么难过他不知道吗?

    明明被骂了,欧阳却笑了。

    他眉眼弯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深邃的目光宛若浩瀚夜空般闪闪发亮,饱含着深情和宠溺。

    米娅被他笑得莫名其妙。

    没看见她很伤心很气愤吗?他还笑?

    而且他别具深意的笑意让她觉得有点怪怪的……

    她狠狠瞪他,他却笑得越欢。

    “你神经病啊!”恼羞成怒之下,米娅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笑什么笑!

    有什么好笑的!!

    “谁给你出的馊主意?”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出一句,眼底眉梢尽是笑意。

    “……?”米娅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很快,她隐隐猜到他说的是什么了……

    她用力咬唇,垂着眼睑不敢吱声。

    “云裳?”欧阳挑眉,捏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抬,迫使她与他对视。

    “……”被他犀利似剑的目光盯着,她不敢撒慌,唯有沉默。

    而此时此刻,她的沉默无疑就是默认了。

    欧阳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一分,“她是不是叫你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然后就可以跟我抢儿子了?”

    米娅的心狠狠一颤,“你怎么——”知道?

    戛然而止。

    米娅懊悔不已,感觉自己跳进了他的陷阱里。

    他狡猾得要死,轻而易举就把她的话套出来了。

    果然是云裳那个死丫头!

    欧阳轻叹一声,恨铁不成钢地睨着眼前的小女人,无奈轻斥,“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你抢得过我?再说了,我若不放手,你嫁给天皇老子都没用!”

    他说,我若不放手,你嫁给天皇老子都没用……

    “裳裳会帮我!”米娅心里一慌,不服地梗着脖子冲他嚷道。

    “她是我外甥女,你觉得她真的会胳膊肘往外拐?”他冷笑一声,一脸“你是不是傻”的嫌弃表情。

    呃……

    米娅无言以对。

    可是……

    “她说过她帮理不帮亲的!”

    “她连自己儿子都忽悠,更别说你了。”欧阳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也就你傻乎乎的会信她。”

    连自己儿子都忽悠……

    不会吧!!

    米娅胡乱地摇着头,不肯相信,“不可能!她好好的忽悠我干吗啊?”

    嘴里说着不可能,可她的心里已经没底了……

    “整我呗!”欧阳懒洋洋地哼了一声。

    他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大手肆意作乱……

    她的注意力被分散,被他轻而易举就得逞了。

    外甥女整舅舅?

    “……为什么啊?”米娅表示想不通。

    “那丫头心眼儿小着呢,记恨我以前整过她老公。”

    他整过郁凌恒?

    米娅蹙眉,将信将疑。

    欧阳说:“两三年前的事儿了,有次她和郁凌恒闹别扭,闹得很厉害,后来郁凌恒来欧家登门谢罪,我跟我爸告了状,郁凌恒就被我爸狠狠揍了一顿。”

    她默默瞅着他,像是在衡量他话里的可信度有几分。

    半晌后,她“啪”地一巴掌将他罩在自己(月匈)上的手狠狠拍掉,说:“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欧阳拧眉,同时大手不屈不饶地又罩了上去。

    她推他,可推不掉,更甚至她越推他就越捏……

    没辙,她只能由着他。

    “就算云裳是在忽悠我,但魏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