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3章:你是不是想死?
    一问才知,她吃完午饭就出去了。

    问母亲她去哪儿了,母亲摇头说不知,他想给她打电话,却又想保留惊喜……

    嗯,他提前回来,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

    可她竟然不在家!

    他在距离家门二十米外的街口,足足等了她三个小时,从白昼等到黑夜。

    等得他一肚子火,等得他想要给她惊喜的心情荡然无存。

    待到他忍无可忍想要给她打电话时,她终于回来了。

    低着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彼此的距离已近在咫尺,她都还没发现他的存在……

    更是气得他要死。

    该如何发泄内心的不满呢?

    欧阳几乎没怎么思考,就习惯性地语出威胁,“米娅,如果你不想带孩子,你可以明说——”

    “我没有不想带儿子,我没有!”

    一听他语气不对,米娅吓得不等他把话说出来就忙不迭地焦急澄清。

    就怕他一怒之下对她下逐客令。

    “那你干吗还出去那么长时间?”他脸色阴沉,冷冷质问。

    “我……”米娅咬唇呐呐,最后实在不敢再说谎,只能说:“以后不会了。”

    然而霸道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这次的问题都没有交代清楚,她保证什么“以后”是毫无作用的。

    可就在欧阳想要继续逼问时,米娅的手机突然响了。

    一是怕吵醒沉睡的儿子,二是米娅心里隐约猜到电话是谁打来的,所以她强装镇定,一边佯装漫不经心地掏出手机,一边转身朝着阳台上快步走去。

    避开欧阳的视线,她拿出手机一看……

    果然是魏智淳打来的。

    米娅很想拒接,可又怕引起欧阳的怀疑,只能硬着头皮滑键接听。

    “喂……”她下意识地把音量放低,严重心虚。

    “米娅,电影票我已经订好了,下午两点的,到时我来接你啊!”电话彼端的魏智淳沉浸在喜悦里,自然是没有听出米娅的不对劲儿。

    “那个……”米娅狠狠蹙眉,为难呐呐。

    “怎么了?”魏智淳听她欲言又止,连忙问道,语气透着担忧。

    米娅尽可能地压低声音,抱歉道:“对不起啊,我、我明天有事,可能来不了了……”

    “有事?有什么事啊?”魏智淳下意识地追问,但紧接着像是怕她为难一般,连忙又说:“没关系没关系,那我把电影票改成晚上——”

    “不!我……我明天一整天都没空……”

    “啊……”魏智淳惨叫一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实在抱歉……”米娅觉得很不好意思。

    魏智淳的声音很快又欢快起来,说:“没事儿没事儿,等你忙完我们再约也可以的,我会在c市待一段时间,咱们来日方长,不急的。”

    听着魏智淳的安慰,深刻感觉到他的善解人意,米娅的心,更加动摇了几分。

    这种动摇无关情爱,只是觉得他真的很适合结婚。

    为了给宝宝一个温暖完整的家,魏智淳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她已经不期待嫁给爱情了,只求能有一个温暖而稳定的生活,便足矣。

    更何况爱情本就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谁也无法保证“爱”能永恒不褪。

    这世间有多少有情人最终变成了怨偶,又有多少爱情败给了现实。

    所以,她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魏智淳。

    都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现在她虽然对魏智淳没什么感觉,可也许以后就会爱上他也说不一定的。

    “好,那改天。”米娅对电话里的魏智淳轻声说道。

    “嗯嗯,改天改天!”魏智淳见她没有拒绝,喜不自禁,即便米娅根本看不到,他还不停地猛点头。

    只要她不是拒绝跟他见面,就说明他还有机会,只要有机会,他就非常的开心。

    “再见!”米娅欲挂电话。

    “那个米娅……”魏智淳忙喊。

    “嗯?”

    “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打电话给我啊,我的手机二十四小时都开着机的,你随时都可以找到我。”

    “……”米娅的心,蓦地一酸。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米娅知道不该,可此时此刻,她却忍不住把欧阳和魏智淳摆在一起比较起来……

    或许还是她不死心吧,内心竟奢望着,如果欧阳也能像魏智淳这样关心她体贴她,该有多好……

    “米娅?”她突然沉默,惹得对面的魏智淳心生不安。

    “好!”米娅回神,铿锵有力地答应道。

    一声“好”,一语双关,即是答应跟他认真相处,二是以后有事会以他为先。

    这也算是初步确定彼此的关系吧。

    米娅想,等下次见面,她要跟魏智淳好好谈谈,如果合适,就真的可以定下来了。

    魏智淳听出米娅似是做了某种决定,而这个决定对自己来说会是好事……

    激动不已。

    “那你去忙吧。”魏智淳说,言辞间有着难以掩饰的欢喜。

    “再见!”

    “再见!”

    结束通话,米娅怔怔地看着手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如果这世间有那么一个人,他能时刻想着你,竭尽全力的想要对你好……

    就可以嫁了,对吧?

    就算这个人资质平庸,就算与其的婚姻会很平淡,但只要他能真心实意对你好,就够了,对吧?!

    米娅,你的自身条件并不好,没资格挑三拣四,人家魏先生不嫌弃你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对呀,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嗯,就这么决定了!

    米娅深深吸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做了决定之后,把手机揣兜里,转身——

    “啊!”

    哪知转过身去就撞上一双冷厉的目光……

    吓得她失声惊叫。

    欧阳双手揣在裤袋里,看似姿态慵懒地靠在阳台的推拉门框上,神色莫测地盯着米娅惊慌失措的小脸,很显然已在她身后站了多时了。

    “谁的电话?”

    在米娅惴惴不安地猜测着他到底听了多少时,便听到他冷冷的质问扑面而来。

    心中一慌,她来不及寻找合适的借口,下意识地又说了谎,“呃……打打、打错了。”

    可心太虚,舌头竟然都没捋直,简单的几个字也被她说得磕磕巴巴。

    怕被他看出端倪,她说完就低着头从他身边越过,快速朝着牀边走去。

    欧阳危险地半眯着双眸,冷冷看着明显是落荒而逃的小女人,心情更不好了。

    米娅回到牀边,正好看到儿子醒了过来,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哦,宝贝儿醒啦,别哭别哭,妈妈在这儿呢……”米娅一边柔声哄着,一边将儿子抱起来。

    把儿子一抱起来米娅就闻到……

    “噢臭小子,你拉便便了是不是?”

    知儿莫若母,没错,欧小少爷的确是拉便便了。

    米娅一边宠溺地轻斥,一边忙不迭地帮儿子处理。

    处理完后米娅还是觉得小家伙臭烘烘的,便想干脆给儿子洗个澡好了。

    嫌外套碍事,米娅索性脱掉外套,然后抱着儿子进入了卫生间。

    欧阳站在一旁看着米娅忙碌,等她们娘俩去了卫生间之后,他拿起她随手丢在牀尾凳上的外套,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

    之前他曾偷偷在她的手机上设置了指纹开锁,把自己的指纹加了上去……

    所以现在他想要打开她的手机不费吹灰之力。

    将手机开锁,再打开通话记录,然而欧阳却错愕地看到最近的通话竟是几个小时之前的……

    几分钟前的那通电话呢?

    删了?

    谁打给她的?为什么要删?

    接个电话鬼鬼祟祟,接完电话还一脸心虚,现在竟然连通话记录都删了!

    她心里有鬼!

    欧阳几乎已经可以肯定,米娅有事情瞒着他,而这个“事”,肯定是他非常不喜欢的!

    将她的手机放回她的外套口袋里,欧阳的心里莫名就升起一股危机感,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

    他困惑又担忧,自己不在家的这半个月,到底都发生什么事了?

    卫生间里,米娅动作娴熟地帮儿子洗着澡,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已被偷窥。

    “哎呦呦,我们嘉诺笑这么开心,很好玩儿是不是?”

    米娅看着在澡盆里手舞足蹈的小家伙,笑得温柔至极,满心满眼的宠溺。

    小家伙有大名儿了,叫欧嘉诺,爷爷欧荣毅取的。

    欧嘉诺小朋友有着旺盛的好奇心,就算洗个澡,也不停地偏着小脑袋东看西看。

    “来来来,看着妈妈,不许看别的地方。”米娅的手扶在儿子的脑后,尽量不让他左右偏头。

    小家伙贪玩儿得很,且精力旺盛,在水里挥拳踢腿的,将澡盆里的水溅得到处都是。

    米娅的衣服很快就湿掉大半。

    见儿子太调皮,米娅三两下帮儿子洗好,然后头也不回地把手伸向背后,去拿儿子的浴巾……

    哪知她的手竟摸到了一条腿。

    “啊……”

    她惊叫,吓了一跳。

    猛然回头,就见不知何时到来的欧阳像座大山一般伫立在自己背后。

    他神色莫测,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干吗啊?吓我一跳!”米娅狠狠蹙眉,恼火地剜了他一眼。

    “你怕什么?做了亏心事?”欧阳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冷哼道。

    亏心事……

    “……”米娅呼吸一窒,慌忙垂眸避开他犀利似剑的目光,几不可闻地咕哝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说什么?”欧阳黑眸一眯,眼底溢出寒意。

    “没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说!”她认怂,忙不迭地摇头否认。

    怕被他看出破绽,她心慌意乱,可就在这时,小家伙突然奋力挣扎了一下,顿时就从她的手里滑落……

    米娅吓得连忙把滑不溜丢的儿子搂怀里,手忙脚乱之下差点自己也扑进了儿子的澡盆里。

    在米娅把儿子搂进怀里的同时,一双大手从她的身后伸出,也捉住了小家伙……

    于是,米娅和儿子一同被欧阳纳入了宽厚的怀抱里。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熟悉的男性气息也随之灌入彼端,当背脊与他的胸膛相贴的那瞬,米娅的心,狠狠一颤。

    心跳,蓦地乱了节拍。

    本以为死而复生的自己早已对他心如止水,本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另一段感情,本以为与他今生无缘尚能做朋友……

    看来不行!

    他的靠近依旧能牵引她的心,而这样的状态又怎能做单纯的朋友?

    好吧,是她异想天开了。

    待不久的将来她和魏智淳结婚了,然后抢到了儿子的抚养权,欧阳只怕会恨死她吧还朋友?

    就算他忘了与她有关的一切,就算他记不得自己曾经爱过她,但儿子是他的亲骨肉,她把孩子夺走势必会让欧家二老伤心,如此一来他又怎么可能跟她做朋友呢?

    他们这辈子只能做冤家了吧!

    他的怀抱让她心慌,米娅连忙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退出去,“我我、我可以……”

    “你差点淹着他!”欧阳拧眉轻斥,语带责备。

    米娅一听,顿觉委屈,想也没想就冲口反驳,“那还不是因为你突然出现在我后面啊!”

    可不嘛!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就不会引起她的慌张,她的心若不乱,又怎么可能会被儿子挣脱?

    所以明明都是他的错好伐!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欧阳冷冷一哼,暗讽道。

    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冷嘲热讽,米娅恼了。

    “欧阳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她脸色一沉,转头斜睨着阴阳怪气的男人,没好气地低叫道。

    自从云裳说过会帮她争夺抚养权后,米娅心里就硬气多了。

    若换成之前,她肯定不敢这样跟他抬杠,可今天……

    她敢了!

    儿子是她的软肋,所以只要他无法再把儿子掌控在手,她就不用怕他了。

    “你心里清楚!”

    见她还敢冲他摆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欧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勃然喝道。

    他音量突然加大,吓得窝在妈妈怀里好奇地瞅着爸爸妈妈的欧嘉诺蓦地一抖。

    米娅忙不迭地轻拍儿子的小p股,温柔安抚。

    然后抬眸狠狠瞪了眼欧阳。

    她一边用手肘推他的胸膛表示自己要出去,一边冷冷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清楚,你想说什么请直说,别这样拐弯抹角的,我笨,听不懂。”

    怕儿子感冒,欧阳没有纠缠,将儿子的浴巾拿过来递给她,然后等她把儿子裹好之后,他扶着她的腰肢,将坐在小凳子上的她提起来。

    有他相助,米娅起身就轻松多了。

    然后她抱着儿子走向牀边,将儿子放在牀上,给他擦头穿衣。

    一番忙碌之后,穿好纸尿裤的小家伙很快又睡着了。

    待儿子睡着,米娅才发现自己身上凉飕飕的……

    垂眸一看,衬衣湿掉大半。

    “你先看着,我换件衣服。”

    她边说边往衣帽间走去。

    拿了宽松的居家服进入浴室,她刚把衬衣的扣子全部解开,突然吱呀一声……

    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

    米娅吓得一跳,反射性地回头,即看到欧阳大刺刺地走了进来。

    “你干吗?!”米娅连忙将脱了一半的衬衣又捞回肩上,两手揪住衣襟狠狠往中间一拢,手忙脚乱地遮住走光的自己。

    面对她的质问,欧阳置若罔闻,冷着脸径直朝她走去。

    见他来势汹汹,米娅吓得揪住衬衣连连后退。

    直到她的背贴上冰冷的墙砖,退无可退为止。

    她没有了退路,可他还在步步紧逼……

    眼看他已近在咫尺,米娅慌得大叫:“欧阳你——唔……”

    她本是想警告他不要乱来,可话未说完就被他以吻封缄。

    他将她抵在墙上,双手用力捧着她的脸颊,狠狠侵袭着她的红唇……

    她想抗议,不成想却给了他可乘之机,轻而易举就被他攻破……

    欧阳难忍心中想念,扣紧她吻得肆意妄为……

    米娅的大脑开始迷糊,内心绝望又无助,不由暗忖,难道自己这辈子就注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么?

    因为不管她如何抗拒,他总有办法让她臣服……

    他的吻,一如既往的蛮横,霸道得不留余地。

    一沾上米娅的唇,欧阳就不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分开半月,他想吻她都想得全身发疼。

    早就想回来的,可工作繁重,他根本脱不开身,这次能回来还是他连着加班一周才腾出来的时间。

    很想她,真的很想!

    只是没想到他兴冲冲地赶回来,却吃了一肚子的气……

    欧阳想到自己在家门外干等了几个小时就恨不得把怀里的小女人狠狠吻死。

    米娅很辛苦。

    因为她不止要抗拒霸道的男人,还得跟自己的内心做抗争……

    明知不该,可她的心,就是不听大脑使唤……

    她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推拒他的力气越来越小……

    欧阳希望小女人乖一点,好让他解解馋,以慰藉这半月来的相思之苦。

    可她一点都不听话,不停地推他。

    啪!

    她不合作,致使他不能好好的吻她,气得他倏地扬手就在她p股上狠狠拍了一下。

    以示警告。

    然而下一秒——

    啪!

    她却扬手给了他一耳光。

    响亮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卫生间,空气瞬间凝固。

    脸上火辣辣地刺痛,欧阳一脸懵逼地看着竟敢对他动手的小女人,目瞪口呆不可置信。

    米娅同样被吓到了。

    其实她不是真想打他,只是被他逼急了,顺手之下做出的举动……

    短暂的错愕之后,欧阳咬着牙根怒瞪着一脸惊吓的小女人,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你想死是不是?”

    “你你……你逼我的!”米娅吓得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与他据理力争。

    “我怎么逼你了?”他吼得地动山摇,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她涨红了脸,又羞又气,“你……你凭……凭什么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