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2章:试着交往
    这日,天气晴朗,云裳约了米娅喝茶。

    米娅本是不想去,但架不住云裳的软磨硬泡。云裳像是知道她在担忧什么似的,很严肃地跟她保证绝不会有人敢把她的孩子藏起来。

    包括欧阳!

    既然云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只能赴约。

    哪知到了约定的地点,她却看到……

    不止是云裳和魏可,还有魏可的表哥……

    魏智淳。

    “来啦!”云裳冲着刚从餐厅大门进来的她微笑招手。

    米娅心里泛起一丝怪异,但在众人的注视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

    在看到米娅的那瞬,魏智淳立马站起来,把身边的椅子拉开,等着米娅入座。

    “米小姐请坐!”

    待米娅走上前来,魏智淳谄媚地说。

    “……谢谢。”米娅极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

    云裳和魏可看着米娅和魏智淳,均笑得有些高深莫测。

    “米小姐喜欢吃点什么?来!随便点!”魏智淳将菜单放在米娅的面前,特别热情地说着。

    “呃……”

    “哥啊,你会不会说话啊?我怎么听你说话就这么别扭呢?”

    米娅还没来得及说话,魏可就哭笑不得地怼自家表哥。

    “我咋了?”魏智淳一脸无辜加茫然,但很快就明白过来自己说的“随便点”三个字不太合适,急得结巴,“我……我这不是有点紧张么……”

    打从之前魏智淳见过米娅之后,就一直对其恋恋不忘,做梦都想着能有一天和米娅进一步发展。

    老天有眼,前两天表妹魏可跟他说,可以帮他制造一个和米娅见面的机会,让他自己去追去争取。

    嗯,面对心仪的女孩,他得努力争取。

    米娅如坐针毡。

    将菜单轻轻推回去,她努力对魏智淳扯出一抹礼貌而生疏的微笑,“我不挑食,都可以。”

    在魏可的眼神示意下,魏智淳没有强求,把菜单收回来自己点菜。

    很快,菜上桌。

    每上一道菜,魏智淳都殷勤地为米娅钳菜,“来来来,米小姐,多吃点,你肯定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你现在的样子可比我上次见你的时候瘦多了!”

    “谢谢谢谢……别,太多了……”米娅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碗堆成了山,哭笑不得。

    “多吃点,你真的太瘦了。”魏智淳一本正经地说,比刚才多了一丝亲昵。

    就像是男朋友在责备女朋友不会照顾自己……

    一顿饭,米娅吃得食不知味,浑身都不自在。

    一个小时后,终于吃完,魏智淳起身去收银台结账。

    “你们这是……?”

    待魏智淳离开,米娅皱眉看着魏可和云裳,一脸求解。

    “米娅,你对我表哥印象怎么样?”魏可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啊?”米娅有点懵。

    魏可说:“我表哥虽然胸无大志,但他性格温和,知道疼人,做个好丈夫还是绰绰有余的。”

    好丈夫……

    “……”米娅一震,目瞪口呆。

    “而且智淳表哥长得也不差,你俩站一起啊,挺般配的。”云裳笑米米地帮腔道。

    “那个……我……”意识到魏可和云裳真是想撮合她和魏智淳,米娅整个人都不好了。

    魏可瞅着米娅,“你看不上我表哥?”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米娅连忙摇头摆手。

    她自身条件都不咋地,有什么资格“看不上”魏智淳啊。

    嗯,她不是看不起,而是不喜欢啊……

    两个人在一起,最首要的条件不就是应该相互喜欢么?

    魏可,“没关系的米娅,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我……”米娅一脸纠结,欲言又止。

    “还是你心里只装得下我小舅?”云裳问。

    “不是!”米娅狠狠摇头,矢口否认。

    然而她过于激烈的反应,却隐隐有种欲盖弥彰的嫌弃……

    “既然你不是非我小舅不可,为什么不肯试试别的机会呢?”云裳故作不解,步步急逼。

    米娅低着头,局促地咬了咬唇,小声呐呐,“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现目前,她真的没有谈情说爱的念头,她只想守着孩子,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便足矣。

    “可是以你现在的情况,单身一人是拿不到孩子的抚养权的。”

    抚养权……

    “……?”米娅狠狠一震,蓦地抬头看着云裳。

    “你不想要孩子的抚养权吗?”

    “想!”没有一丝犹豫,米娅双眼放光,立马点头。

    想啊想啊她当然想啊,她做梦都想能跟自己的孩子永远在一起啊!

    她从来没有想过抚养权的问题,因为深知自己是抢不过欧阳的。

    但现在云裳这样提出来,让她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

    “那就试试我表哥呗,如果你俩结了婚,你就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了,这样对于争夺抚养权很有利的。”魏可冲着米娅俏皮地眨了眨右眼,极力怂恿。

    “真的吗?”米娅心动了,也激动了,心脏噗通噗通的。

    “当然!”云裳点头,“一般来说,法官都会把孩子判给母亲。只要你有抚养孩子的能力,又能给孩子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孩子没道理不判给你的。”

    米娅听得心潮澎湃,但很快她就像漏了气的皮球,蔫了,“可是欧阳……”

    “不用怕他,我会帮你,我帮理不帮亲的!”云裳拍胸保证,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可是欧家的条件比我好……”

    “但我小舅单身,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温暖的家,而且之前他阻止你和宝宝见面,如果他要跟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我们可以把他这种残忍的行为上报法院,法官便肯定会偏向你这边的。”

    云裳的话,成功燃起了米娅内心的希望。

    是啊,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把孩子的抚养权拿到手,她才不用这样每天担心受怕。

    以前不敢想,是因为自己身单力薄,斗不过欧阳,但现在有云裳帮忙……

    云裳是总统大人的女儿,她若肯帮她,孩子的抚养权应该是*不离十的。

    这个you惑太大了,米娅抗拒不了。

    “你觉得怎么样?”将米娅的心动尽收眼底,云裳追问。

    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心一横,抬头对云裳和魏可说:“我先试试看可以吗?”

    哪怕是为了孩子的抚养权,可结婚不是小事,就算没有爱情,但至少得性格合适。

    所以她得先了解一下,自己跟魏智淳的性格是否合拍。

    云裳点头,“可以啊!我们没让你立刻嫁,只是希望你能给智淳表哥以及你自己多点选择的机会。”

    米娅觉得云裳说得很有道理。

    与其每天活得提心吊胆,还不如早点给自己谋条出路……

    是的!

    只要拿到孩子的抚养权,就真的没人可以分开她和宝宝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米娅接受了云裳的提议,试着跟魏智淳交往看看。

    跟魏智淳约会的第三天,两人下午去游了湖,晚上还去吃了火锅,到快八点左右,魏智淳才依依不舍地送米娅回欧家。

    米娅本是不想让他送,可他坚持,米娅盛情难却,只能让他送到巷子口。

    推门下车之前,米娅对开车的魏智淳说,“魏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

    “米娅,你能不跟我这么见外么?”魏智淳一听米娅还叫他魏先生就不乐意了,哭丧着脸闷闷不乐。

    他们都已经约会三天了,还叫魏先生未免也太生疏了吧!

    “呃,那……”米娅苦恼,心道不叫他魏先生那叫什么才合适啊?

    “你就叫我智淳吧!”魏智淳一脸希冀地看着米娅,眼巴巴的样子让米娅不忍拒绝。

    米娅想,既然试着交往,那凡事总得跨出第一步……

    “好。谢谢你智淳。”她妥协,落落大方地说道,然后推门下车,“再见!”

    说完她转身朝着巷子里走去。

    为了不想让魏智淳知道她住在欧家,所以她特意让魏智淳提前停车,然后她得从这条巷子穿过去,再过一条街才能回到欧家。

    “米娅你等等。”

    身后突然传来魏智淳的呼唤。

    米娅停步,回头。

    只见魏智淳拎着一个精美的小袋子蹭蹭蹭朝她跑上来。

    “可儿说你喜欢吃这个。”魏智淳将小袋子递给米娅,笑得温煦如风。

    米娅垂眸一看,袋子里装着提米拉苏……

    他什么时候去买的?

    难道是刚才在火锅店里她去上洗手间的空挡?

    米娅心里暖暖的。

    魏可说得对,魏智淳或许不及欧阳优秀,但他待人体贴又脾气温和,的确是一个好丈夫的人选。

    “谢谢。”米娅没有拒绝,接过袋子,真诚道谢。

    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谢意,魏智淳开心极了。

    “你回去早点休息,我明天下午来接你。”他笑得嘴角都快裂到后脑勺了。

    他们约好了明天下午看电影。

    米娅一听,连连摇头,“你不用特意来接我,明天我们电影院门口见面就好。”

    大白天的到这里来接她,万一被谁看到多不好啊……

    “没事,我来接你,就这样说定了!”魏智淳沉浸在喜悦里,并未注意到米娅的为难,说完就回到自己的车上,对着米娅摇手告别。

    “喂,我……”米娅蹙着眉头,眼睁睁地看着魏智淳的车消失在视线里。

    算了算了,一会儿回去给他打个电话,不许他来接就好了。

    或者她明天早点出门,提前去电影院也行。

    米娅拎着魏智淳给她买的提米拉苏蛋糕往欧家走去,边走边心不在焉地回想着这三天跟魏智淳相处的情形……

    平心而论,魏智淳真的不错。

    这三天,魏智淳都表现得很绅士,很体贴,像个邻家大哥哥一般温暖。

    不管是吃饭还是出外游玩,都以她为主,让米娅有种自己是女王的错觉。

    魏智淳给她的感觉,则与欧阳完全相反。

    欧阳霸道蛮横,掌控欲太强,时常让人喘不过气来。

    相处三天,米娅对魏智淳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至于讨厌。

    人的一生,会遇上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像一团炙热的烈火,可以燃烧你整个青春,有的人则像一股清澈的山泉,可以洗涤你的灵魂……

    而烈火与山泉,哪个才是你想要的,最终只能自己选择了。

    如果不是为了拿到儿子的抚养权,米娅是不会考虑跟魏智淳试着交往的,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找个男人结婚的念头,一点都没有!

    至少目前没有!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无疑是委屈的。

    可是为了儿子,米娅不怕委屈。

    所以,只要确定魏智淳品性善良,将来会对她的儿子视如己出,那么……

    她愿意嫁!

    米娅低着头,心不在焉地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前路被堵……

    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即与一双凉飕飕的目光撞个正着。

    “啊……”她惊叫一声,往后倒退了两步。

    是半月未见的欧阳。

    不知何故,这乍然看到他,她的心里竟然泛起一股心虚……

    欧阳单手揣在裤袋里,另一只手夹着烟,从嘴里吐出一口白烟,然后在淡淡薄雾中冷睨着神色慌张的小女人。

    “去哪儿了?”他问,听似慵懒的语调却压迫性十足。

    他透着寒意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能看穿人的心一般犀利无比。

    米娅被他看得头皮发麻,不由越发心虚了,“呃我……我去……去买东西了……”

    慌乱之下,她只能撒谎。

    “买什么?”欧阳微挑着眉尾,淡淡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眼她拎在手里的袋子。

    “……”米娅哑口无言。眼看就要露馅儿,却看到他正盯着自己的手,顿时找到了好借口,将手一提,说:“这个!”

    欧阳大手一伸,把袋子拿过来,打开一看,是块小蛋糕。

    “你出去六个小时,就买了一块蛋糕?”他微眯着黑眸,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

    出去六个小时……

    他怎么知道!!

    难道她刚出门他就回来了?

    米娅狠狠咽了口唾沫,“我……”

    他突然朝她低下头来,凑近她的头发,皱着鼻子用力嗅了嗅……

    “去吃火锅了?”然后他问。

    她满身都是火锅味。

    米娅的心,狠狠一抽。

    完了完了,谎言要被他识破了。

    “……嗯。”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在自己满身火锅味的铁证下,她只有承认。

    她几不可闻的一声“嗯”,严重底气不足,心虚之色显而易见。

    “跟谁?”他咄咄逼问,盯着她的眼神愈发冷厉了几分。

    慌乱之下,米娅只能硬着头皮将谎言进行到底,“……裳裳。”

    “跟云裳?”

    “嗯。”

    “就你们两个?”

    “嗯。”

    欧阳没说话了。

    米娅满心忐忑,紧张得手心冒汗。

    她深知眼前的男人有多聪明,可一个谎言开始了,就必须要无数个谎言来掩盖,所以一不留神她又把自己逼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欧阳盯着米娅看了一会儿,然后将烟头一丢,一边用脚狠狠碾灭烟头,一边冷冷道:“你儿子哭一晚上了。”

    “啊?他怎么了?为什么哭?”米娅闻言,顿时被吓了一跳,瞠大双眼忙不迭地急问道。

    “你觉得呢?”欧阳冷笑一声,责怪意味颇浓。

    米娅二话不说就朝着欧家跑去。

    儿子哭了,对米娅来说就跟天塌下来了一样严重。

    跑回家,儿子已经睡着了,脸上还有泪痕,的确有哭过的痕迹。

    米娅心疼得要死。

    邱忆娴见她红了眼眶一脸内疚的模样,忙不迭地安慰她,说小孩子哪有不哭的,每天哭几场那都是很正常的……

    听了老太太的安慰,米娅心里稍微好受点了。

    然后抱着熟睡的儿子上楼回房。

    “你不乖乖在家带孩子,一天到晚跟云裳瞎混什么?”

    刚把儿子放在牀上,身后就响起欧阳不悦的轻斥。

    欧阳现在讨厌死外甥女云裳了!

    真不知道那丫头是几个意思,不止搞小动作把他调去外省,还背着他天天约米娅出去玩。

    害得他的儿子每天下午都哭得可怜兮兮的找妈妈。

    米娅好想吐槽,我又不是你的保姆,干吗要受你管制?

    可话到嘴边,她又生生咽了回去。

    不敢说,怕得罪他,万一被他撵出去那她就见不到儿子了。

    “我不在家你就不管儿子了是不是?”

    她的沉默更是惹到他了,只见他脸色一沉,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疾言厉色地喝道。

    “我没有……”米娅缩了缩脖子,怯怯地小声低喃。

    终究是有些心虚的。

    虽然她跟谁交往或是想跟谁结婚都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但这样丢下儿子出去约会……

    他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万一他一怒之下把她撵走,从此以后又不许她跟儿子见面,那该咋办?

    不行!

    不能让他知道她正在跟魏智淳试着交往。

    “没有?那你一整个下午去哪儿了?”欧阳睥睨着底气不足的米娅,心里莫名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米娅哑口无言。

    她低着头咬着唇,大脑快速转动,试图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欧阳越看米娅这副心虚的表情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离家半月,天天想她,时时想她,每分每秒都在想她!

    可她呢?

    对他不闻不问,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很显然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儿!

    加班加点将手上的工作做好,他顾不得休息就忙不迭地赶回家,哪知一进家门,只听到儿子的哭声,却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一问才知,她吃完午饭就出去了。

    他在距离家门二十米外的街口,足足等了她三个小时,从白昼等到黑夜。

    “米娅,如果你不想带孩子,你可以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