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91章:全部抹平
    魏可连连点头,“嗯嗯嗯,小七这主意不错,我也赞成!”

    欧阳全程黑着脸,站在窗边冷冷看着云裳和魏可以及严甯。

    “我……”面对云裳等人热情的推荐,米娅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一时半会儿不知该如何拒绝。

    “我不赞成!!”

    米娅刚吐出一个字,就被一道冷厉的声音阻断。

    自然是忍无可忍的欧阳。

    他怕她一点头就答应了云裳她们其中某一个人的提议,所以忙不迭地出声阻扰。

    云裳转眸,淡淡地瞥了自家小舅一眼,给了他一个“没人征求你的意见”的鄙夷眼神。

    不止云裳不理他,所有人都不理他。

    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去吧去吧,米娅,如果你觉得部队实在无聊的话,就让小七带你来帝都,我可以陪你到处走走。”魏可极力怂恿。

    “我……”米娅哪儿都不想去,因为她离不开儿子。

    严甯紧接着嫂子魏可的话,“米娅,你没听嫣然说吗?你现在的状况就是要出去多走走,只有保持心情开朗,你的身体才能尽快康复。”

    产后忧郁症不可小觑,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全根治的病,得一点一点的慢慢来。

    “对呀对呀,你别一个人闷在家里,多出去转转,心情好一切都好。”云裳无视自家小舅犀利似剑的目光,对着米娅苦口婆心地劝道。

    “那我……”考虑考虑。

    “不许去!”

    米娅盛情难却,本是想先把云裳等人敷衍过去,哪知她刚一开口,就再次被欧阳冷声阻断。

    霸道得要死。

    七格格看不下去了,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欧阳,“嘿!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资格对她说‘不许’?”

    欧阳谁也不看,就盯着米娅,说:“你走了孩子怎么办?”

    米娅一愣。

    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脏噗通噗通地狂跳起来。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不会再分开她和宝宝的意思吗?

    “家里不是有育婴师么?而且还有外婆和小姨,再不够还有你呢,这么多人还照顾不了一个小孩啊?又不差米娅一个。”云裳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偏要跟他对着干。

    欧阳对外甥女的挑衅置若罔闻,就只淡淡地盯着米娅看。

    米娅看了眼一旁摇牀里睡得正香的儿子,然后转头看着云裳,果断拒绝,“宝宝太小了,我离不开。”

    只要他不再分开她和宝宝,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欧阳满意。

    云裳看到自家小舅一脸嘚瑟的样子就对米娅恨铁不成钢。

    可都是做过母亲的人,她虽然怒其不争,但也能理解米娅的视子如命。

    “那就去郁家吧,把孩子一起抱去,在郁家住一段时间,先把你的身体调养好了再说。”云裳说,反正就是不想让骄傲自大的小舅好过。

    这个提议米娅没意见。

    反正只要能跟孩子在一起,去哪儿她都无所谓。

    “不行!”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点头,就听欧阳抢先说道。

    “又哪儿不行了?”云裳没好气地冷睨着小舅,一脸嫌弃。

    面对外甥女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欧阳忍无可忍,警告性地狠狠瞪其一眼,“你是不是觉得就你郁家请得起营养师,欧家请不起?!”

    米娅又是一怔。

    欧家?

    他是要她回欧家?

    呃,她还以为他真有那么好心把儿子还给她呢,她还以为从今往后儿子就是她一个人的了呢……

    原来是她想多了。

    米娅苦恼,心道自己回欧家算什么呢?

    佣人?

    算了算了,不管算什么都好,反正能跟儿子在一起就行。

    见小舅恼了,云裳就笑了,“小舅啊,你是在装傻呢还是真不懂啊?营养师根本就不是重点好伐!”

    “那什么是重点?”欧阳冷冷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外甥女,已经是揍人的心都有了。

    “重点是郁家没有会让米娅觉得讨厌的人!”云裳无畏无惧,抬头挺胸字字铿锵。

    “欧家有?”欧阳挑眉冷笑。

    “有!”云裳用力点了下头。

    “谁?”

    “你!”

    “……”欧阳气得呼吸一窒。

    空气中飘荡着浓浓的火药味,严甯挽着魏可的手臂,姑嫂俩好整以暇地看好戏。

    眼看欧阳要动怒了,米娅暗暗着急。

    她不想因为自己害得云裳被罚,更不想他们舅甥俩感情不和。

    “你讨厌我?”欧阳直接转头看着米娅,问道。

    米娅不敢说话。

    “别怕,有我们呢!”魏可轻轻撞了撞米娅的肩,给她打气。

    米娅顿觉左右为难。

    她发现自己怎么说都不对,承认不是,否认也不是。

    “我——”

    “不想跟儿子分开就乖乖回欧家!”

    在云裳等人极具压迫性的目光中,她小声开口想要找个谁也不得罪的答案,可霸道的男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刚说话就又被他冷冷抢断。

    “你……你的意思是……”米娅瞠大双眼,惊喜交加地看着欧阳。

    他的意思是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分开她和儿子了吗?

    欧阳,“嗯!”

    云裳皱眉,“米娅——”

    “好!”在云裳开口的那瞬,米娅点头应允。

    云裳好气啊!

    “谢谢你们,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米娅看向云裳等人,知道她们对她恨铁不成钢。低着头用力抿了抿唇,转眸看了眼摇牀里的儿子,说:“我想跟宝宝在一起。”

    欧阳抓住了她的软肋,知道她离不开儿子,所以她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小舅。”云裳怒极反笑,突然冲着欧阳喊了一声。

    欧阳心里咯噔一跳。

    “你好像休息很久了哦,也该继续为国效力了吧!”云裳说,听似漫不经心的话,实则别具深意。

    欧阳微不可见地拧了下眉,凉飕飕地瞥着笑得不怀好意的外甥女。

    小舅越生气,云裳就越开心,转头又看向米娅,说:“米娅,你今天出院了,我们四个难得聚在一起,跟我们去逛逛街呗。”

    “哦……”米娅下意识地想要点头。

    哪知——

    “你要带孩子!”

    头顶凉飕飕地飘来一句。

    米娅乖乖闭嘴。

    然后欧阳又看着云裳、严甯以及魏可,语气霸道得不容抗拒,“她身体还没恢复,不宜逛街,改天再约!”

    “那我们不逛街,喝咖啡总行了吧!”严甯冷冷一笑。

    “咖啡对母乳有影响。”

    魏可挑眉,“奶茶总可以!”

    “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云裳忍无可忍,小声嘀咕,“你才不干净……”

    “你说什么?!”欧阳黑眸一眯,眼底寒光四溢。

    感觉到危险逼近,云裳立马怂了,摇着头抵死不认,“没什么啊,我说什么了吗?没有啊,你听错了啦。”

    “云裳!你是不是觉得你靠山很多我就不敢揍你?!”欧阳脸色阴沉,很凶地朝着云裳逼近。

    米娅吓得连忙冲上前挡在云裳的前面,单手往前撑,不让他继续靠近,“你别……”

    欧阳停步,冷冷看着两个小女人。

    突然,他转身朝着摇牀走去,然而抱起熟睡的儿子就径直朝着病房外走去。

    “喂你……你给我……”米娅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朝他扑过去,想要把孩子抢回来。

    可他径直走出病房,只凉飕飕地抛下一句——

    “来不来随便你!”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来不来随便你……

    米娅别无选择。

    欧家。

    “回来了?”

    当米娅抱着孩子进入欧家大厅的时候,等候多时的邱忆娴腾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忙不迭地朝着米娅迎上去。

    “嗯。”米娅轻轻点头。

    “累了吧?来来来,给我抱抱。”邱忆娴急不可耐地伸出手去,想抱她的大孙子已经好几天了。

    米娅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进老太太的臂弯里。

    除了欧阳,别的人想抱孩子,米娅都不会拒绝。

    邱忆娴一边轻轻拍着因换了怀抱而差点醒来的孙子,一边稍稍加大音量,朝着厨房轻喊:“夏阿姨,把小米的东西拿回她以前住的房间去。”

    “好的。”夏阿姨从厨房里蹭蹭蹭跑出来。

    “放到我的房间里!”

    当夏阿姨接过米娅手里的行李袋正欲上楼的时候,欧阳突然冒出一句。

    夏阿姨停下脚步。

    同时,众人的目光像是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射在欧阳的脸上。

    欧阳理直气壮,看着米娅,说:“你以前住的房间太小了,带孩子不方便。”

    好像也是……

    “哦。”

    米娅想,他的意思可能是他俩互换房间吧……

    哪知几个小时后,米娅才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吃过晚饭之后,米娅抱着儿子就上了楼。

    不一会儿,欧阳也推开了主卧的门。

    他一进房就看到牀尾凳上摆着自己的私人物品。

    “你在干什么?”他拧眉看着正把他的剃须刀也摆在凳子上的米娅。

    “你的东西我已经帮你整理好了。”米娅站直身,指了指凳子上东西,说。

    “干吗要整理?”欧阳一脸不悦,冷冷哼道。

    “你不是要跟我换房间吗?”米娅眨了眨眼,被他问得有点懵圈。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换房间了?”欧阳没好气。

    闻言,米娅微愕,“你不是说这个房间带宝宝更方便吗?”

    “对啊!”他老神在在,淡淡瞥她一眼。

    “那既然我跟宝宝住了你的房间,你不去隔壁房间你睡哪儿?”她困惑,不解地看着他。

    “我有说我要从这个房间搬出去吗?”

    “……”米娅说不出话了。

    他他他……几个意思?

    他既然不肯搬出去,为什么又让她和宝宝住进来?

    “他晚上那么闹腾,你觉得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欧阳毫不心虚,理直气壮地说道。

    晚上那么闹腾……

    说起这个米娅就有点来气。

    宝宝晚上闹腾还不都是他养成的啊!

    本来之前宝宝的作息都很好的,晚上基本不会哭闹,可从几天前开始,宝宝晚上醒来要尿尿的话,他就会跟宝宝玩上好一会儿。

    于是几天下来,宝宝就养成了习惯,晚上醒来非得玩一会儿不可。

    米娅暗暗咬了咬牙,说:“我可以!”

    大不了一整晚不睡觉陪着儿子玩。

    “可我不放心!”欧阳冷冷吐字。

    “那你的意思是……”米娅转头四下看了看,然后指着不远处的沙发,“我睡沙发?”

    “你也可以睡牀,但是不能超过一半。”他严肃的表情看起来特别正直。

    然而米娅却连连摇头摆手,“不……不用,我睡沙发就好。”

    她才不要跟他睡同一张牀呢!

    “随你!”欧阳淡淡一哼,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

    米娅是真的打定主意睡沙发的,可是……

    欧阳把儿子抱到牀上去了。

    “你不让他睡婴儿牀吗?”

    换好睡衣从卫生间出来的米娅见状,顿时蹙眉,不满地质问。

    她还想着自己睡沙发,可以把婴儿牀放在沙发边上,那样就能时刻看到宝宝了。

    “这么大的牀不睡干吗要睡婴儿牀?”欧阳淡淡回应,理直气壮。

    “睡婴儿牀更安全!”

    “胡说八道!睡在我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你——”米娅气结。

    她气得不自觉地加大了音量,只见欧阳用下巴点了点牀中央的小家伙,不咸不淡地提醒她,“那么大声是想吵醒他吗?”

    米娅立马闭上了嘴。

    她正恼火,突然听见他说,“你可以睡宝宝边上,但是不能盖我们的被子。”

    他说得一本正经,好似怕她会不知廉耻地钻进他的被窝一般。

    米娅一脸黑线。

    切!说得她好像很稀罕盖他盖过的被子似的!

    拜托!她现在才没那个心思好么,如果可以,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

    他若肯给她儿子,她可以带着宝宝立马从他的世界里消失,永远都不再出现的那种!

    死过一回,她已经看透,爱情根本就不是个玩意儿,所以现在她的心里,在乎的就只有孩子。

    米娅转身走向沙发,接着抱起自己的被子又折回牀边。

    她二话不说抖开被子,然后上牀。

    她说了,只要能离儿子近一点,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待米娅钻进自己的被窝之后,欧阳将灯光调暗,一副准备睡觉的意思。

    米娅将脑袋亲昵地挨着儿子,听着儿子的呼吸声,特别的开心满足。

    “我没跟范佳桐结婚。”

    就在她恹恹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的男人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她一怔,不确定到底是自己出现了幻听,还是他真的说过话。

    “聋了?”见她半晌不说话,欧阳不高兴了,在昏暗的光线中睥睨着她,冷冷哼道。

    真的是他在说话啊?!

    他说什么来着?

    他没跟范佳桐结婚?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不是已经定好在酒店举行婚礼了吗?不是连双方亲人都到场祝福了吗?

    “哦。”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中,唯有敷衍。

    “我并不是真的要娶她!”欧阳解释。

    米娅狠狠一怔,“……啊?”

    不是真的要娶她……

    是什么意思啊?

    “我以为你骗了我。”他说,想起当时的情形就懊悔不已,“你明明跟我说卓行一已经死了,可是他根本没死,你若是我,你会怎样?”

    米娅不解,这跟他不是真的想娶范佳桐有什么关系?

    但说起这事,她也是满腹冤枉。

    当时她是真的以为卓行一已经死了,哪知道卓行一居然如此命大,在那样的情形下还能死而复生。

    “我真的……”她试图解释。

    “好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哪知他却淡淡抢断。

    她默了默,瓮声瓮气地发出一声鼻音,“哦……”

    “为了儿子,不管以前谁对谁错,全部抹平行不行?”欧阳一瞬不瞬地盯着米娅的脸,问。

    心情有点小紧张。

    “……好。”米娅没有犹豫太久,点头应允。

    其实在这几年的纠葛中,他们都做错过事,都伤害过对方,到了今时今日,她已经不想计较那么多了,只想看着孩子长大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她说好,欧阳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了地。

    还好,还好她点头同意了……

    “儿子还没取名,你有好的想法吗?”欧阳心里高兴了,语气顿时也温柔了许多。

    “还让老爷子取吧。”米娅谦让,觉得老爷子是一家之主,所以老爷子给孙子起名字更合适一些。

    “也行。”欧阳点头,越发喜欢米娅的善解人意了,然后又说:“那我们先给他取个小名。”

    米娅想了想,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好听的小名儿,只能说,“你取吧。”

    “那我一会儿想想,明早告诉你。”欧阳点头。

    “好。”

    “睡吧!”

    “晚安……”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一早当米娅醒来,牀上已经不见了欧阳的身影。

    但米娅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儿子还在她身边。

    米娅觉得,只要儿子在,他去哪儿了无所谓!

    下楼之后她才知道,欧阳是被临时接到命令,总统大人要求他立马销假上岗。

    这还不算,他还调职去了外省,工作的城市距离c市最快得两个半小时的车程。

    没了欧阳在家,米娅觉得自在多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嗯,不用怕他突然发神经把儿子藏起来什么的。

    欧阳一走就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每天都能陪在儿子身边,欧家的每一个人都对她很好,让她觉得特别幸福满足。

    这日,天气晴朗,云裳约了米娅喝茶。

    米娅本不想去,但架不住云裳的软磨硬泡,只能赴约。

    哪知到了约定的地点,她却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