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89章:醒了么?
    欧阳惆怅,小东西不合作,难道他真要动手把他揍哭吗?

    “儿子乖,快哭,哭大声点,妈妈听到你哭就会醒过来了,快,哭吧!”

    他曲起食指又轻轻碰了碰儿子的小脸蛋,哄着求着。

    可小东西今天也不知是怎么的,眨巴着大眼睛到处瞅,就是不肯“干活”。

    欧阳后悔自己给儿子吃太饱,导致小家伙对外界的事物比奶粉更感兴趣。

    犹豫半晌,他决定在儿子的小p股上揪一把,可就在这时,眼角余光突然瞟到米娅的眼睫毛好像轻轻颤动了下……

    心,狠狠一抽,欧阳连忙朝着牀上昏迷不醒的小女人定睛看去。

    可她依旧闭着双眼,毫无动静。

    “米娅?”他微微拧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脸,满心期待又小心翼翼地唤她。

    没有反应。

    是他眼花了吗?

    可是他好像真的有看到啊!

    “小娅你醒了吗?”他低下头去凑近她的脸,紧张得屏住呼吸,声音格外的轻柔,像是害怕她明明会醒来可是自己声音太大就会把她吓得醒不来一般。

    然而他盯着她看了半晌,却再也没有发现她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难道……

    真是他眼花了?

    “小娅……”欧阳因为激动而闪闪发亮的双眼在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看错了之后变得黯淡无光,眼底泛起失望和悲伤,难受低喃。

    快二十天了,她怎么还不醒来呢?

    她对这个世界就真的已经没有一丁点的留恋了吗?

    儿子天天在她身边哭,一天哭几回,她就一点都不心疼?

    他不信!

    她或许不会心疼他,但她肯定是舍不得儿子有一点点难过的!

    欧阳突然直起身来就朝着病房外快步走去。

    似是要去找医生。

    吱呀……

    呯!

    门,开了又关。

    当欧阳的脚步声快速消失在门外,沉睡了半个月之久的米娅缓缓睁开了双眼……

    像是初来乍到的新生儿,她的大脑还没有恢复自主意识,本能地轻轻转动着眼珠子,从洁白的天花板,到身边的牀头柜,再到三米之遥的窗……

    她茫然地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醒来的这一瞬,她不知道这是哪儿,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而在短暂的茫然之后,她的大脑开始运转,然后散涣的意识慢慢聚拢……

    很快,所有的一切都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这是……医院?

    她没死?

    还是……

    她已经死了这是停尸房?

    可是现在的停尸房已经升级成有沙发有电视还有配套的卫生间了吗?

    米娅转动着眼珠子,来回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

    满心疑惑中,她试着动了动……

    动不了。

    难道她已经死了?

    不然为什么动不了呢?

    米娅觉得好混乱,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昏迷半个多月,身体没有活动过,刚醒来的米娅全身麻木,感觉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自然是动不了。

    突然——

    “啊呀……#¥%……”

    一种奇怪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米娅狠狠一震。

    她猛地转头,朝着自己的右手边循声看去……

    一个小小的人儿,裹得像个小粽子,正躺在她的身边。

    小家伙使劲儿偏着脑袋往上看,似是想要看到她一般……

    米娅的泪,立马就流了下来。

    当看到孩子的那瞬,她的四肢也逐渐恢复了知觉。

    几乎是立刻的,她想爬起来去抱孩子。

    “嗯……”

    可是四肢太久没有活动,她刚撑起来一点顿时又倒了回去,全身痛得不行,紧蹙着眉头不由得痛苦地哼了一声。

    从孩子出生,米娅这是第一次看到孩子,她难以压抑内心的激动,就觉得只有把孩子抱在怀里,她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的心才能踏实。

    她双眼含泪,顾不得痛楚,连忙又挣扎着爬起来,颤抖着双手就去抱孩子。

    她太过急切,手触碰到孩子就想抱起来,可刚一用力,手臂就蓦地垂了下去……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力气还没完全恢复,太着急只会适得其反。

    她一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一边一瞬不瞬地盯着儿子,就怕自己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不见……

    她怕自己已经思念成疾,怕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

    待感觉到自己已有足够的力气抱起孩子了,米娅才再度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起。

    当终于把儿子抱在怀里的那瞬,她的泪,开始疯狂流淌。

    “宝贝儿……”她泪如雨下,对着孩子狠狠哽咽。

    她终于见到她的孩子了,终于见到了……

    明明应该开心的,可是她的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妈妈的小宝贝儿……”

    她一边颤声低泣,一边低着头去亲吻孩子的额头,惊喜得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米娅饱含欣喜的泪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不可避免地滴落在了孩子的脸上,甚至滴落在孩子的嘴里……

    眼泪咸咸的,小家伙津津有味地吧唧着嘴,眨巴着双眼好奇地看着妈妈。

    当米娅流着泪全神贯注地看着儿子的时候,一抹清瘦挺拔的身影,静静地站在几米之遥的门口,默默地看着第一次见面的母子俩。

    欧阳跑出去想叫医生,但跑了一半就想起自己把儿子落在病房里了,他折回病房去抱儿子,却看到心爱的小女人正悠悠醒来……

    他就那样站在门口,将她从苏醒到急不可耐去抱孩子的画面尽数看在眼里。

    见到她终于醒来,欧阳的心啊……

    总算是落了地!!

    她醒了!她醒了!她终于醒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嗯,醒了就好!!

    看着苏醒过来的小女人,看着她流着泪唤儿子“小宝贝儿”,欧阳双眼发胀,即便是堂堂七尺男儿,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米娅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家伙,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简直恨不得就这样不吃饭不睡觉,一直看着儿子直到永远才好。

    可看着看着,她突觉背脊发凉……

    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第三人的存在。

    猛地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毫无意外地撞进一双情绪复杂的黑眸里。

    米娅吓得蓦地收紧双臂,将儿子用力抱住,眼含戒备地瞪着欧阳,甚至还泛着一丝惊恐,仿佛他是毒蛇猛兽一般。

    看到心爱的小女人对自己如此畏惧,欧阳心如刀绞。

    他试图朝她靠近……

    可他刚一动,米娅就紧紧抱着孩子连连往后退,直至整个人缩到牀头的最角落……

    很显然,她是在害怕他会来把儿子抢走。

    欧阳心脏狠狠一抽。

    “轻点,你勒着他了。”

    无奈,他只能停下脚步不再向前,与她相隔着两米的距离,用嘴努了努她的怀里,柔声提醒。

    米娅垂眸一看,果然看见小家伙被自己勒得微微瘪嘴,一幅快哭了的可怜模样。

    她吓得连忙将孩子松开少许,抱歉又心疼地轻拍着孩子的小p股以示安慰。

    之前从未接触过小婴儿,米娅抱着孩子的姿势并不规范,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别扭,看起来特别笨拙。

    小家伙瘪了两下嘴,就开始哭了。

    米娅见状,顿时吓得手忙脚乱起来。

    “哦……宝宝不哭,不哭,乖……”她紧紧蹙起眉头,焦急地哄着。

    哪知小家伙竟越哭越凶。

    欧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他想上前帮忙,可又担心自己的接近会引起她的恐慌……

    “别哭了,宝宝别哭……怎么了呀?宝宝乖,不哭……”米娅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看儿子张着嘴哇哇大哭,哭得她的心都揪成了一团,忍不住也红了眼眶。

    她悲观地想,难道连宝宝也不喜欢她么?不然怎么之前都好好的,一抱在她怀里就开始哭了呢?

    “可能是尿了。”

    眼看她就要落下泪来,欧亚连忙提醒。

    “啊?”米娅抬头看着欧阳,短暂的茫然之后,苦恼地小声呐呐,“那……那怎么办?”

    怀孕的时候她自然也是看过育儿手册的,只是纸上谈兵与实际操作总归是有很大的出入,所以在心慌意乱的此刻,她肯定是不行的。

    接收到小女人求救的眼神,欧阳心里一喜,二话不说转身就朝着几步之遥的沙发走去。

    很快,他拿了一张纸尿片走到牀边。然后向她伸手,示意她把孩子给他。

    米娅见状,顿时抱紧孩子又连连往后蹭,躲他。

    她可谓是千辛万苦才见到孩子,才不要给他。

    嗯,她不给,谁也不给!!

    孩子是她的,是她的!以后谁也别想再将她们母子分开,谁也不能!!

    米娅双眼泛红,目光凶狠地瞪着想要把孩子“抢走”的欧阳,仿佛他是她的仇人一般。

    欧阳苦涩又无奈。

    “那你来。”最后,他只能把纸尿片递给她。

    米娅一把将纸尿片抢过来。

    可抢过来之后,她又有了新苦恼。

    怎么换啊?

    小家伙这么小,软乎乎的一团,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啊。

    尤其他还哭个没完,一点都不合作。

    第一次遇上这种棘手的事件,米娅急得额头冒汗。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儿子哭得她太心慌了。

    “先把他平放牀上,然后把这个干净的纸尿裤打开,再用一只手把他的p股抬起来,将有腰贴的半边放在他尿过的脏尿裤下面……”

    欧阳看不下去了,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教她。

    米娅第一次给儿子换纸尿裤,耗时半小时。

    她晕迷太久,体力本就严重缺乏,这会儿再这样折腾一下,不由累得额头都冒出汗来了。

    欧阳想跟米娅说说话,可是却找不到机会。

    因为打从她醒来,她的眼里心里除了儿子便再无其他。

    换完纸尿裤,小家伙总算消停了。

    米娅适应力强,抱孩子的姿势很快就练得比之前熟练了许多。

    “小……”

    可他刚吐出一个字,小家伙突然又开始哼哼唧唧地哭起来。

    刚换好纸尿片,怎么又哭了呢?

    米娅皱眉,连忙上下打量着儿子,查看他是不是又有哪里出现了状况。

    可看了两三遍,都没发现有何异常,米娅想了想,终于舍得抬眸看向默默伫立在牀边的欧阳。

    “他……是饿了吗?”她问。

    她想来想去,这么小的孩子哭闹,不是尿了应该就是饿了。

    “嗯。”欧阳不负责任地点了下头。

    儿子刚吃没多久,饿应该是不至于,但既然她问了,他就随口应呗。

    米娅立马问:“他的奶粉呢?我来……”

    “你没奶?”

    “……”

    只要是有关儿子的,米娅都兴致勃勃,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亲力亲为,所以听说儿子可能是饿了,她下意识地想要学着给儿子冲奶粉,好尽快学会照顾儿子。

    哪知话未说完,就被男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句话给雷得哑口无言。

    她蓦地红了脸,羞也不是恨也不是。

    看到小女人的脸上泛起红晕,欧阳的心不由软得一塌糊涂,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炙热。

    并非情(谷欠),而是深深的爱念!

    米娅慌忙低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怀里的小家伙越哭越大声。

    米娅急得不行,心肝宝贝儿不停地哄,可小家伙犟得很,就是不肯消停。

    实在没办法,她只能又抬起头来看着一直守在牀边的男人,向他求救,“我……我不会……”

    “我教你。”他气定神闲,云淡风轻的语气仿若在与她谈论天气一般。

    教……她?

    怎么教?

    米娅的脸,更烫了一分。

    “来,这样抱……等会儿,手臂稍微再抬高一点点……嗯,很好,就这样。”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他已经在牀边坐下,且伸手向她,帮她调整孩子在她怀里的睡姿。

    她顿时忘了窘迫,很认真地学起来。

    学着学着,她突然看到他的手向自己的衣领伸来……

    “你干……干吗?”她吓了一跳,往后缩。

    “你衣服不解开他怎么吃?”他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心虚。

    解开衣服……

    她连忙腾出一只手去拨开他的手,红着脸磕磕巴巴地说,“我……我自己可以……我自己来……”

    他没有强求,淡定从容地直起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自己来”。

    病号服本就很宽松,只需解开两颗扣子就好。

    然而扣子解开了,他却还一动不动地站在牀边……

    “你……”她瞅他,欲言又止。

    “嗯?”他老神在在,慵懒轻哼。

    米娅用力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小声呐呐,“你……可以转过去么?”

    “不可以。”哪知他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

    “……”她错愕。

    欧阳双手揣袋,说:“我如果转过去了,万一你姿势不对,会呛着他的。”

    米娅无法反驳,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竟让她无言以对。

    “可是……”她蹙眉苦恼。

    难道要她这样当着他的面给儿子喂奶?

    哦漏!她做不到!

    他失忆了不是么,现在的他们除了有一个共同的儿子之外,连朋友都算不上啊!

    让她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敞开衣裳……

    太难为情了!

    “我们连儿子都有了,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看出她的窘迫,他懒洋洋地调侃道。

    米娅再次哑口无言。

    是啊,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她全身上下他看过无数遍,的确没什么好害羞的。

    他虽然失忆了,可她并没有,曾与他的点点滴滴还都存在于她的脑海之中,这点“露”还真的不算什么。

    米娅垂眸看了眼哭个没完的儿子,心一横牙一咬,低下头就扯开左边衣服……

    然后往孩子嘴里喂……

    孩子砸吧了几下嘴,便本能地开始(口允)……

    欧阳毫不避嫌,就那样大刺刺地看着儿子终于吃上母乳了。

    在欧阳目不转睛的注视下,米娅的脸越发的烫。

    没一会儿,米娅突然轻轻“嗤”了一声,狠狠皱了下眉。

    “怎么了?疼吗?”欧阳连忙问。

    听说宝宝第一次吃奶妈妈会很疼,因为在宝宝吸(口允)的过程中乳腺会有个疏通的过程,所以会有灼热的刺痛感。

    “有一点……”米娅几不可闻地喃喃,囧得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欧阳闻言,眉头一拧,立马说,“那别吃了,让他继续吃奶粉。”

    边说就边伸手要去她怀里把儿子抱过来。

    她急忙侧身避开他的手,连连摇头,“没事没事,书上说多吃几次就……就不会了。”

    不不不!

    不能让他把儿子抱走,若抱走了她不知道自己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到儿子……

    儿子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

    欧阳自然知道米娅心里是怎么想的,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愧疚。

    她现在防他跟防贼似的,就怕他会把孩子抱走……

    可见他之前不许她见儿子的举动给她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心理阴影。

    欧阳默默叹了口气,悔不当初。

    小家伙并没怎么饿,吸了几口,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孩子一睡着,病房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于是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顿时也变得尴尬了不少。

    刚刚醒过来的米娅心里有非常非常多的疑惑。

    比如自己不是已经会失去知觉了吗?怎么没死呢?

    比如是谁发现她自杀进而救了她的呢?

    比如他不是跟范佳桐结婚了吗?新婚燕尔他不陪范佳桐却在医院里守着她做什么呢?

    比如卓行一呢?是死是活?

    比如他之前那么坚定的不许她见儿子,现在怎么又肯让她见了呢?而且还不是只看一眼,竟还允许她抱着孩子喂奶……

    他的转变让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半晌后。

    用力抿了抿唇,米娅悄悄咽了口唾沫,转眸将病房里打量了一圈,问:“我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