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87章:我要睡了,再见
    《一米阳光》第087章:我要睡了,再见(求月票)他的双眼布满血丝,垂眸看着dv,甚至都鼓不起勇气去看里面的内容。

    可他又非常非常的想知道,她到底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抢救室外,欧阳像个傻子一般呆呆地坐在走廊里的长排椅上,在看与不看之间犹豫不决。

    他想看,又怕看。

    终究,他没能忍住,颤抖着手打开dv播放键……

    画面闪烁了几下,然后就出现了米娅的脸。

    她穿着大红喜袍,双手乖巧地放在膝上,面向镜头,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欧阳,我今天好看吗?”

    当意识到已经开始录像,她有些局促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一边对着镜头腼腆地微笑,一边轻声问他。

    她努力扯动嘴角的模样透着三分紧张,七分羞涩。

    是一种待嫁新娘的羞涩。

    “挺好看的对不对?我还蛮喜欢这套喜服的。你不知道,在那么多喜服里面,我一眼就相中了这套。”

    她轻轻地说着,又摸了摸裙摆,看得出来是真喜欢,爱不释手。

    接着她俏皮地皱了皱眉鼻子,“只是有点小贵。不过我想,一辈子就这一次,自己喜欢的才是最重要的,你说对吧?”

    一辈子就这一次……

    欧阳看着听着,心如刀绞。

    说完之后,她突然陷入一阵沉默,眉头微微蹙起,似是心里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画面上,就看见她的眼眶一点一点地慢慢变红,再一点一点地蓄满水雾……

    她深深吸了口气,将急欲夺眶而出的眼泪生生憋了回去,然后对着镜头努力微笑,“欧阳,今天你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我……

    “我很想祝福你的,真的!可是对不起,我……

    “我办不到!”

    她笑得苦涩又凄凉,字字深情,句句悲伤,“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无法眼睁睁看着你……娶的女人。”

    因为我爱你……

    一声“我爱你”,充满了深深的绝望。

    她的目光变得有点空洞,笑容显得有些虚无渺茫,轻飘飘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欧阳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的这些年,我时常幻想……

    “幻想我们结婚的画面,幻想你会给我一个温暖的家,幻想你会爱我一辈子……

    “幻想你会保护我,幻想你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幻想我们一家三口会永远幸福地在一起……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但女人嘛,都喜欢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努力微笑,时而悲伤,时而苦涩,时而腼腆。

    突然,她的眸光一黯,轻轻垂下眼睑,“欧阳,你说过你爱我的,可是你都不记得了,你忘了曾经对我许下的诺言,你甚至忘了我是谁……”

    她幽幽控诉,颤声微哽。

    “你的心真狠,居然舍得把我忘掉,忘得一干二净!”她苦笑,“你倒好,什么都不记得了,却把所有的罪和痛都留给我一个人承受……

    “欧阳,我累了,我……我熬不下去了……”

    她说,我熬不下去了……

    泪,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音,溢出眼眶,如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滴落在手背上。

    她搁在膝上的双手,用力绞在一起,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很显然她在努力隐忍,隐忍着心里的委屈和悲痛。

    “我想了很久,可我实在想不出该用什么办法让你相信我说的话,所以我想,我只能用这个办法来向你证明我的无辜。”她轻轻地笑着,幽幽地说:“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等我离开了,你应该就会相信我了,对吧?”

    她抬起头来,对着镜头清浅一笑,笑得凄美而绝望。

    “不管是之前你被举报,还是后来你中枪,都跟我没有丝毫关系,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从来没有!!

    “欧阳,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信我这一回好吗?最后一回!”

    她刻意咬重“最后”两个字,饱含着乞求,以及深深的绝望……

    很快,她又笑了,似无奈,又似认命,“欧阳,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多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衡量。所以这么爱你的我,又怎么可能舍得害你呢?

    “对不起,我不想你娶范佳桐,我无法看着你们在一起,我知道我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阻止,所以我选择在你跟她结婚的今天结束一切……”

    结束一切……

    她说得轻巧,他却听得心如刀绞。

    她这分明是在报复他啊!

    若她真有个好歹,他这一生也就完了。

    他会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自以为是,亦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所做的蠢事。

    将自己心爱之人生生逼死,只怕是这世上最残忍的事……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会儿看着画面上悲伤的小女人,欧阳忍不住。

    他的心,太痛了!!

    而她还在说,“我知道自己很懦弱,也知道自己很没用,可是我能怎么办呢?欧阳,我说什么你都不信,你叫我能怎么办呢?”

    我说什么你都不信……

    你叫我能怎么办呢……

    听着她充满绝望的一字一句,欧阳真是恨不得以死谢罪。

    “范佳桐真的不是好人,我不能让我的宝宝喊她妈妈,她也不会善待我们的宝宝……

    “之前我对你说过很多很多违心的话,但我说的每一句‘我不爱你’都是假的,尤其是你出事的时候,我是为了让你走,才故意说那些狠心的话伤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说出那些话我比你更心痛啊!”

    她说着,笑着,泪流满面。

    “我爱你欧阳!这是我的真心话!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欧阳,其实我舍不得走,我都还没见过儿子呢……我好想他,好想看看他,好想好想……”

    说到儿子,她噙着泪的双眼泛起一抹母爱的光芒,以及对这人世间最后的一丝留恋,和深深的遗憾。

    “欧阳,我知道你对卓行一耿耿于怀,所以我把他一起带走,但你放心,像他那么坏的人肯定是下十八层地狱,今天以后,我跟他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她讨好地微笑,像是知道他会介意她和卓行一一同离开人世,所以还要特意跟他解释一番。

    突然,她皱着眉微微晃了一下,像是有点头晕……

    她连忙端正坐姿,强打精神,抱歉地笑了笑,“我说了这么多,你一定都听烦了吧?不过没事,以后我再也不会烦你了,再也不会了……”

    她幽幽低喃,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说着说着,她又垂下头去,仿若有些喘不过气,又像是累极倦极……

    她努力隐忍,最后似是忍无可忍,抬头看着镜头,眼底流露出一抹浓郁得化不开的悲伤,说:“欧阳,我累了,我想睡一会儿……

    “可是……可是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没跟你说……

    “不行了,我想不起我要跟你说什么来着了,欧阳,我想睡了……”

    她蔫蔫地耷拉着双肩,声音越来越小,无精打采地呢喃着。

    几秒之后,她坚持不住了,对着镜头露出凄美的笑容,“嗯,我要睡了,再见——啊不,不要再见,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

    她说,我们不要再见了……

    “欧阳,请好好爱我们的孩子,请你好好爱他……连同我那一份!

    “好了,不说了,我真的困了……”

    她一边轻轻地说着,一边脱掉鞋子,平躺在牀上。

    然后她双手交叠贴于腹部,缓缓闭上双眼。

    “欧阳……”

    最后的最后,她的唇微不可见地蠕动了两下,几不可闻地最后唤了他一声。

    接着,一切归于平静。

    看着牀上一动不动的小女人,欧阳心如刀割。

    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朝着死亡靠近,他无能为力,更甚至在她决定赴死的时候他毫不知情……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吗?

    双眼酸胀发涩,喉咙像是灌满了砂砾,欧阳的心痛得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在狠狠撕扯,扯得支离破碎……

    除了痛,便是悔!

    他后悔自己疏于防范,更后悔把她逼得太紧……

    怪他太自信,以为没有看到儿子她是舍不得死的……

    可原来,她的心,比他想象中更狠、更硬。

    她说他心狠……

    可明明她才是最狠的那个人!

    用自己的生命来报复他,谁能狠得过她?

    明知他失忆了不是吗?

    明知他忘了对她的感情不是吗?

    为什么就不能多给他一点时间呢?

    为什么就不能等他想起来了再做决定呢?

    她怎么就这么傻?

    就算她舍得下他,可刚出生的儿子呢?她就真的可以做到无牵无挂吗?

    欧阳将dv紧紧捧在怀里,抬头,红着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抢救室。

    他像是傻了一般呆呆地坐着,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

    米娅……

    米娅你不能死……

    你死了儿子怎么办?

    你死了……

    我怎么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米娅经过抢救,成功脱离生命危险,但陷入了重度昏迷。

    医生说,昏迷一个月内是促醒的黄金期,其次是三个月、半年、一年,而昏迷超过一年的话,促醒几率就会变得很小,很有可能一辈子都醒不来了。

    促醒方式有高压氧治疗、脊髓硬膜外电刺激、干细胞移植、体感音波、亲情诱导等……

    可经过一星期的促醒治疗,米娅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欧阳心里的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跟着一点一点地破灭……

    本是坚定她一定会醒来,可这么多天过去了,看着她依旧睡得平静安然,他的恐慌和悲伤与日俱增,除了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了。

    干净简洁的病房里,空气中除了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孩子的啼哭……

    “先给他吃两口吧。”

    邱忆娴紧紧蹙着眉头,心疼地看着哇哇大哭的孙子,对面无表情的儿子第三次说道。

    病牀上,米娅闭着双眼安静地躺着,她的身边则躺着小家伙,正瘪着嘴哭得伤心又委屈。

    为什么委屈呢?

    因为爸爸不给他奶喝。

    一连做了几天的促醒治疗都没有明显成效之后,欧阳就让母亲把儿子抱来医院,放在米娅的身边,每隔一小时就让儿子哭上几分钟。

    在十大促醒方式中,不是有个亲情诱导么,她那么爱儿子,所谓母子连心,儿子肯定能把她唤醒的。

    儿子还小,还不懂说话,那就只能让他哭。

    “等等,再让他哭会儿。”欧阳一瞬不瞬地看着米娅苍白而恬静的脸,无动于衷地说道。

    他感觉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若儿子再唤不醒她……他已经不敢想结果会是怎样。

    “他已经哭了快五分钟了。”邱忆娴手里拿着奶瓶,就等儿子点头,然后可以第一时间喂孙子。

    “再让他哭五分钟。”

    “你……”邱忆娴气结,“哪有你这样当爹的!”

    听孙子哭得声音都有点哑了,邱忆娴简直心疼得要命。

    其实欧阳也心疼,但为了让米娅醒过来,他别无选择。

    他想,她那么爱宝宝,宝宝在她身边哭她肯定能听到的,而只要她听到了,她就一定会醒过来的……

    这一周来,欧阳每天都这样安慰自己。

    好不容易五分钟过去了,邱忆娴连忙将奶嘴塞进孙子的嘴里,然后抱起孙子轻轻地拍,心疼地哄。

    饿哭了的小家伙喝到了奶,立马就不哭了。

    邱忆娴一边喂孙子喝奶,一边对儿子说:“阿阳,你都守了这么多天了,回去休息一下吧,今天我来——”

    “不用!”

    可她话音未落,就被儿子阻断,淡淡的语气却格外的坚定。

    他不走!

    她没醒过来之前,他哪儿都不去!

    “你这样熬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邱忆娴狠狠蹙眉,不赞同地轻喝。

    “我没事。”欧阳深深看着牀上的小女人,心脏抽搐,嘴角泛起苦涩,低低道。

    吃不消就吃不消吧,如果她醒不来,吃不消才好呢……

    欧阳觉得米娅的“报复心”好重啊!

    他之前中枪,差点死了,肯定是把她吓得够呛,所以她今天也来个重度昏迷,让他也尝尝这种心痛得快死掉的感觉……

    嗯,她肯定是故意的!

    故意不醒来,故意吓唬他,故意让他每天担心受怕,每天活在痛苦中……

    她太坏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她醒来,他就不怪她这么坏。

    嗯,不怪!

    只要她醒来,他什么都听她的,再也再也不惹她生气,再也再也不让她伤心……

    他不会再阻止她见儿子,他可以让她们母子天天在一起。

    她说,她经常幻想他能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不用幻想!

    只要她醒来,他立马就能给她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只要她醒来,不管她想要什么,他都给她!!

    嗯,只要她醒来……

    邱忆娴看到儿子一脸憔悴颓废还强撑着说没事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没事那孩子呢?你倒是能坚持,可孩子还这么小,你让他天天跟你守在医院里,一会儿又哭一会儿又哭的,他能受得了?”

    “如果他妈妈醒不过来,他哭的何止是这点?”欧阳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米娅的脸上,一秒都舍不得移开。

    他期盼着能第一时间看到她醒来,就怕遗漏什么,比如她的睫毛会不会颤动啊,比如她的眉头会不会突然皱一下啊,比如她的唇瓣会不会蠕动什么的……

    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代表她有可能会苏醒的小动作。

    “你……”邱忆娴气得无力。

    突然——

    “你做错的事,凭什么让孩子给你买单?”

    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里,同时伴随着一道冷冷的讥诮。

    邱忆娴转头,“裳裳……”

    欧阳对云裳充满攻击性的质问置若罔闻,亦没有回头,伸手轻轻牵住米娅微凉的小手。

    云裳走上前来,站在欧阳的身边,看了看病牀上毫无反应的米娅,然后垂眸看着神色憔悴的小舅。

    “你现在满意了?”云裳冷笑。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

    郁凌恒见云裳语带不善,连忙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其实米娅昏迷不醒,最难受的就是欧阳,同样身为男人,郁凌恒非常同情欧阳。

    心爱的女人变成这样,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醒来,这种痛,多么让人绝望啊……

    虽然他没尝过这种痛,但当初郁太太脑子里有血块还坚持不肯手术非要生孩子的事让他毕生难忘,那些日子他每天都活在恐惧中,所以他能理解此刻欧阳的感受。

    害怕失去心爱之人的感受!

    满意了吗?

    面对外甥女的讥讽,欧阳沉默。

    “开心了?”云裳冷冷地笑,咄咄逼问。

    本就不太和谐的气氛,因为云裳这两句话,顿时僵到了谷底。

    而欧阳的沉默彻底激怒了云裳。

    “欧阳,把一个刚刚为你生了孩子的女人逼得产后忧郁,你可真能耐!”

    云裳攥紧双手,红着眼怒不可遏地喝道。

    嗯,米娅之所以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举动,是因为患上了产后忧郁症。

    见不到孩子让她焦虑恐慌,而他的不信任让她悲伤绝望,所以她觉得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觉得生无可恋。

    欧阳看着了无生息的米娅,看得双眼泛红。

    外甥女冲他吼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刃,在他心上砍了一刀又一刀……

    他错了,错得离谱!

    只是老天爷为何如此是非不分?明明是他做错了事,为什么不直接惩罚他呢?就算要死也是他去死啊,为什么要让她昏迷不醒呢?

    所以老天爷啊,如果非要让他们天人永隔,那就让他死吧!

    嗯,他宁愿死,也不想在失去她的下半生里,每一天都活在痛苦和悔恨之中……

    “她为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