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86章:对不起,我错了
    可是……

    台下的议论声让她无法自欺欺人。

    范佳桐又想,他是不是因为太紧张了所以多说了一个“不”字啊?

    嗯嗯嗯,一定是这样的!

    他一定是太紧张了,一定是……

    “佳桐,很抱歉,我不能娶你!”

    然而范佳桐的自我安慰却终究是败在了欧阳毫无诚意的道歉声中。

    范佳桐懵了。

    范佳桐的父母以及范家所有的亲朋好友也懵了。

    “你……为什么啊?”范佳桐好半晌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意识到自己没有听错之后,立马红了眼眶,恐慌又难堪地颤声问。

    “因为我不爱你!”欧阳直截了当地说道,同时将胸前口袋里的新郎胸花扯下来随手丢弃。

    范佳桐垂眸看着被丢在地上的胸花,觉得自己与胸花一样可怜,都已被他无情抛弃……

    “可是你——”主动跟我求的婚啊!

    虽然是她在背后搞了许多小动作才有这样的效果。

    “我爱的是米娅,从头到尾都是她!”欧阳淡淡地瞥了眼泫然若滴的范佳桐,字字坚定地说道。

    范佳桐怔怔地看着冷酷无情的欧阳,眼泪再也忍不住,开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她还是输了么?

    她费尽心机做了那么多,浪费了精力,耗尽了青春,得到的就只有他无情的羞辱和践踏么?

    范佳桐绝望了,是真的……

    彻底绝望了!

    他狠!

    他够狠!!

    居然当着她所有的亲戚朋友抛弃她,让她颜面扫地,让范家沦为整个c市的笑柄。

    他连拒绝她的话都说得那么直白残忍,没有丝毫的委婉,毫不顾及她的颜面,像是存心羞辱她的一般。

    他说,我不爱你,我爱的是米娅……

    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要跟她举办这个婚礼?为什么要给她希望?

    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爱的是别的女人,这让她情何以堪?

    所以,毫无疑问他就是在故意羞辱她!

    他不止是狠狠羞辱了她,甚至还让她无颜再在c市呆下去……

    范佳桐恨。

    恨得咬牙切齿,毁天、灭地……

    欧阳说完,转身就走。

    范佳桐的父亲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连忙冲着欧阳的背影大喊,“喂!欧阳你——”

    欧阳置若罔闻,大步流星走得头也不回。

    范佳桐泪如雨下,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站在台上,狼狈又可怜。

    本是大喜的事突然变成了这样,范父简直不敢相信,见欧阳不理自己,恼羞成怒之下只能将矛头指向坐在台下最前一排的欧荣毅。

    “欧荣毅!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范父大怒,冲着欧荣毅破口大骂。

    儿子如此胡闹,欧荣毅本来觉得挺对不住范家的,可现下见范父开口就指责他,顿时也不爽了。

    他起身,点头,“嗯,我儿子就这德行,你们范家有教养,我们欧家配不上,就请另攀高枝吧!”

    说完也走了。

    范父范母直接看傻了。

    儿子走了,丈夫走了,邱忆娴当然也不可能再留下来。

    连忙起身欲跟着丈夫而去,可突然手臂被人拽住。

    “邱忆娴!你们欧家这是什么意思啊?欺人太甚了吧!!”

    是范佳桐的母亲,也就是邱忆娴相交几十年的好朋友。

    其实邱忆娴一直知道自己这个朋友为人强势,还爱占便宜,之所以能跟其做几十年的朋友,只因她性格好,不愿跟其计较罢了。

    可现在,事关儿子的终身幸福,她自然是不会再让着这个所谓的好朋友了。

    所以面对好友的质问,邱忆娴难得地挺直了腰杆,理直气壮地对范母说道:“我相信我儿子不管做什么事都有他自己的分寸,今天发生这样的变故我也很遗憾,但在你们责怪别人的时候,还是先反省一下自己比较好。”

    之前曾亲耳听到范佳桐跟米娅的谈话,那些恶毒的字眼让她格外惊悚,因为她做梦都没想到,外表看起来像个乖乖女的范佳桐背地里竟是另一番模样……

    自那次之后,范佳桐在她心目中的好形象就荡然无存了。

    如此表里不一的女孩子,她自然是不喜欢让其做自己的儿媳妇的。

    前两天儿子突然说要娶范佳桐,她吓得一晚上没睡好,本来她性格就比较弱,如果娶个心肠歹毒的儿媳妇,她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得难过死?

    现在儿子临时悔婚,虽然这种做法很不道德,可是邱忆娴心里是暗喜的。

    人嘛,都是自私的,她也不例外。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每个人在做选择的时候,都会偏向对自己有利的一种,这是人之常情,再自然不过的了。

    范母闻言,气得浑身发抖,怒不可遏地指着邱忆娴,“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们桐桐哪里做得不好了?我们为什么要反省?我告诉你邱忆娴,你儿子这样对我女儿,他就是个混蛋,我们范家是不会放过他的!”

    邱忆娴脸色一沉,怒了。

    敢骂她的宝贝儿子是混蛋?

    虽然性格很好,但并不代表没底线没脾气。

    邱忆娴的底线就是儿子欧阳,骂她可以,骂她儿子就不行。

    于是她嘴角一勾,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范母,“知道我们家阿阳为什么不要你的女儿么?就因为有你这种泼妇骂街的妈妈!”

    字字犀利,毫不客气。

    “你……邱忆娴你……”范母的脸,顿时青白交加,可谓是难看到了极点,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邱忆娴还说,“别说我儿子不喜欢你女儿,就算他喜欢,我也不会同意!”

    “你……你……”范母认识邱忆娴几十年,这是第一次听到她说如此霸气的话,不由一脸错愕,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邱忆娴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邱忆娴。

    突然,台上的范佳桐回过神来,在众人或同情或嘲笑的目光中,哭着往后台的休息室跑去。

    “桐桐!桐桐……”

    范母见状,顾不得跟邱忆娴继续撕,忙不过来地追过去。

    一时间,宴厅里喧闹不已,对这突然间的变故议论纷纷。

    邱忆娴抬头挺胸地朝着丈夫的身后跟去,突然一只小手挽住了她的臂弯。

    “外婆你真棒!”

    同时响起云裳谄媚的赞扬。

    邱忆娴对大外孙女笑了笑,有点小得意。

    以前跟范母相处,每次遇事都是她退让,显得她很好欺负。

    她也不以为意,只觉得朋友嘛,过来点过去点都没什么的,吃点亏也没啥。

    可范母变本加厉,她碍于情面,一直忍让,而今天她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

    感觉真爽!

    自从,邱忆娴终于明白,有些人,根本就不配自己称之为朋友!

    比如范母!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酒店里匆匆出来之后,欧阳的心里就莫名泛起一股不安。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具体形容内心的感受,反正就是一种……

    特别特别害怕的情绪!

    怕得他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都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他明明让人给她送去了婚纱,她为什么不来?

    就算她心里没那么爱他,但她爱儿子不是吗?

    为了见儿子,为了给儿子一个温暖完整的家,她没道理不来的啊!

    可没道理又能怎么办?婚礼都已经开始了,她就是没出现啊!

    难道她已经悄悄跟卓行一走了?

    不可能啊!

    他有派人在她小区盯着的,盯梢的人两个小时前才跟他报告过,说她上了趟街,此刻已经回家了啊!

    既然她在家,婚纱也已经送了过去,她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欧阳越想越不安,心急如焚,恨不得把汽车当成飞机来开。

    半个小时的车程,他硬是把时间缩短至二十分钟,不惜连闯数个红灯。

    终于到达米娅的小区,他甚至没心情把车倒进车位里,随便往路边一停就推门下车,朝着她所住的那栋楼匆匆而去。

    两部电梯均在上行,他心慌得一秒都等不及,转身就朝着楼梯间跑去,索性爬楼梯。

    三步并作两步,他一口气直接爬上十五楼。

    从楼梯口冲出来,他甚至来不及喘口气就慌忙奔向米娅的家。

    到了她的家门前,他抬手就要拍门,可手刚举起来却突然看到门边上放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欧阳的心咯噔一跳。

    强忍着心里的慌张,他蹲下去,快速而粗鲁地拆开礼盒。

    打开盒盖,一条镶满水晶的婚纱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正是他为她挑选的那条婚纱!

    欧阳狠狠皱着眉头看着婚纱,心慌意乱又百思不得其解。

    婚纱为什么会放在门口?

    她没收?

    可如果她拒收的话,婚纱店的员工会通知他的啊!

    没通知他不就说明她已经收下婚纱了么?

    可既然签收了为什么还放在门外,而且盒子都没拆,说明她连看都没看。

    呯呯呯!

    欧阳站起来就使劲儿拍门。

    “米娅,开门!”同时他冲着防盗门怒喊。

    房内静谧无声,毫无动静。

    “米娅,米娅?”

    啪、啪、啪……

    每一声呼喊,都伴随着一记拍门声,且越来越响亮。

    然而不管他怎么喊,门还是没有开。

    “米娅,我知道你在家,开门!”欧阳心里的不安在疯狂蔓延,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整个人竟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你开不开?再不开我就踹门了!”

    他一边威胁,一边用肩用力撞了一下门。

    哐地一声,他肩微疼,门却纹丝不动。

    就算他身手好,也不可能撞得开防盗门的。

    即便动静如此大,可依旧没有人来开门,除了他的声音,四周寂静得可怕。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心,越发的慌张恐惧。

    怎么办?

    没人开门,她到底是在家还是不在家呢?

    一向沉稳冷静的男人,此刻却急得方寸大乱,

    就在他想找人来开门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投向一旁的消防箱。

    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将消防箱轻轻打开。

    只见消防箱的角落,静静地躺着一枚钥匙……

    直觉告诉他,这是米娅家的钥匙!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过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如此精准地发现这枚钥匙,反正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般,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没有丝毫犹豫,欧阳拿出钥匙就快步回到米娅的门前。

    他心慌得不行,手颤抖得钥匙几次都插不进锁孔。

    当钥匙终于捅入锁孔里,他习惯性地往右一转。

    咔擦……

    门开了。

    刚把门推开一条缝,欧阳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炭味……

    “米娅?”

    他的心,狠狠一跳,剑眉紧锁,一边推开门一边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无人答应。

    当门完全推开,他大震。

    第一眼,他看到屋内所有门窗关闭,均拉上了厚厚的窗帘,屋内亮着灯,与外面宛若两个世界。

    外面白天,里面黑夜。

    第二眼,他看到一个男人趴在餐桌上,耷拉着脑袋看不到脸,一动不动。

    但直觉告诉他,男人肯定是卓行一。

    第三眼,他看到主卧的门开着,里面也亮着灯……

    而他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屋子里全是碳烧味!!

    在靠近卧室和餐厅的中间位置,放着一个火盆。

    盆里的炭,烧得火红,燃得正旺……

    当意识到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的那瞬,欧阳疯了似的往主卧跑去。

    他冲到门口,目光触及牀上那一抹火红,心魂俱裂……

    米娅穿着一袭大红色的中式喜袍,化着精致的妆容,双手交叠轻贴于小腹,安安静静地平躺在牀上。

    她闭着双眼,面色柔和,唇角隐隐带着微笑,没有丝毫的痛苦也仿若了无牵挂,一脸安详。

    “米娅!米娅!!!”

    欧阳的眼,瞬时红了个透,嘶声大吼。

    他冲到牀边想要去抱起她,但立马又转身去狠狠扯开窗帘,快速将窗户打开。

    然后他折回牀边,将她扶起,“米娅!米娅你醒醒!醒醒!!”

    他摇着她,轻轻拍打她的脸,想要将她唤醒。

    可她没有任何反应。

    他吓得魂不附体,颤抖着手摸出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

    像疯了似的吼着让救护车快点来,内心已然被恐惧占满……

    活了三十几年,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害怕过,从来没有!

    看着她了无生息地躺在自己怀里,他犹如万箭穿心,痛得恨不能死去。

    双眼突然变得模糊不堪,脸颊不知何时已是一片凉意……

    “别吓我……米娅你醒醒……别吓我……米娅……”

    再开口,他发现自己双唇哆嗦,竟是语不成声。

    脑子里回放着这些日子里她是如何求他,而他又是如何逼她……

    悔不当初!

    突然,他的大脑像是被斧头狠狠劈开了一般,痛得急欲晕厥……

    他脸如白纸冷汗淋漓,一手搂紧怀里的米娅,一手攥紧成拳摁住自己的侧额。

    他头疼得快爆炸,却舍不得松开她分毫。

    剧痛维持了十几秒,待稍有缓解之后,他的脑海里突然像是放电影一般,涌入许多许多的画面……

    那些快速闪现的画面,竟全是他和她的以前!

    那些被他遗忘,他与她的爱恨情仇,统统都回来了!

    嗯,他想起来了,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他想起她把自己交给他的第一晚……

    他想起……

    自己爱她!!

    是的!他爱她,很爱很爱!

    爱到非她不可,爱到无可救药的那种!

    他明明是那么那么的爱她啊,可为什么会把她逼到这步境地呢?

    他都做了什么?他到底都对她做了些什么?!

    “小娅……小娅你醒醒,你给我醒醒!!”欧阳追悔莫及,颤抖着声音失声喊着,“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你不能死!!”

    他一边喊着,一边忙不迭地将她拦腰抱起,飞也似地往外跑。

    救护车应该快到了,他得抱她去楼下等着,他得跟死神赛跑,他得争取时间……

    冲到电梯前,他腾出一只手去死命戳着下行键,同时不停地跟她说话,“小娅,听话,醒过来,儿子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

    他的喉咙如同灌满了砂砾,每吐出一个字都像是被刀子刮过一般,痛得撕心裂肺。

    电梯终于到了,他抱着她进入。

    “对不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那样逼你,我应该相信你的,我错了……”他低头凑近她的脸,双眼通红,在她唇上哽咽呢喃,“醒醒小娅,求你了,你不能抛下儿子,更不能抛下我……米娅,你不能!!

    “你不能死,你真的不能死,你死了我跟儿子怎么办?米娅,你不是最爱儿子的吗?你忍心让他这么小就没有妈妈吗?他若失去你的话,得多可怜啊?

    “小娅,醒过来,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求你了……”

    他声声哀求,恐慌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完全不见往日的淡定从容。

    可不管他怎么跟她认错,怎么苦苦哀求,她都依旧闭着眼,没有丝毫的反应……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米娅生死未卜,医生正在给她实施抢救的时候,一段手机录音以及一部dv交到了他的手上。

    手机录音是米娅和卓行一吃饭时的交谈。

    谈话里卓行一承认了一切罪行,以及和范佳桐联盟的事实。

    米娅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被他深深误解。

    光是录音已经让欧阳心如刀割,手里捧着dv,他感觉自己正捧着一个炸弹,只要开启,就会把自己炸得魂飞魄散……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垂眸看着dv,甚至都鼓不起勇气去看里面的内容。

    可他又非常非常的想知道,她到底都跟他说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