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一米阳光》第084章:如何甘心?
    《一米阳光》第084章:如何甘心?(求月票)直到欧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里,范佳桐才依依不舍地收回视线,心里喜滋滋的,情不自禁地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真好!她终于苦尽甘来了,他终于就要属于她了,她终于……

    等到这一天了!

    欧阳从婚纱店里出来,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钻进了一辆黑色豪车里……

    车里除了开车的郁凌恒,副驾驶里还坐着严楚斐。

    车子融入车流,严楚斐半侧着身,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欧阳,玩世不恭地戏谑道:“喂,欧阳,你这份子钱我们到底要不要给啊?”

    “要!”欧阳毫不犹豫地吐出一个字。

    “你来真的?”郁凌恒闻言,忙里偷闲地抬眸看了眼后视镜里对他,惊讶地问。

    “婚姻岂能儿戏?”欧阳神色自若,不咸不淡地说道。

    严楚斐也挑了眉,“不是儿戏你还这么草率?

    “你觉得我很草率?”欧阳淡淡地瞥了眼大惊小怪的严楚斐,唇角隐隐泛起一抹嗤笑。

    “不能更草率!”

    “五十步笑百步!”欧阳反击,字字犀利,“好歹我会把婚礼办在前面,不像某些人,婚礼还是补办的!”

    呃……

    没错,六阿哥和魏大小姐的婚礼是补办的。

    严楚斐怒极反笑,不怀好意地瞥了眼开车的郁凌恒,笑嘻嘻地说:“那也好过连补办婚礼都没有的人!”

    无辜躺枪,郁凌恒一脸黑线,“信不信我让你俩滚下我的车!”

    严楚斐和欧阳不约而同地瞥了他一眼,双双给他一个“谅你也不敢”的不屑眼神。

    只要他的太太一天是云裳,他就不敢得罪他们俩。

    嗯,郁凌恒的确不敢得罪,所以也就只能说说狠话过过嘴瘾。

    严楚斐在车窗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双眼发光,兴冲冲地对郁凌恒和欧阳说:“既然是真要结婚,那怎么着也得搞个婚前单身派对啊,走走走,喝一杯去!”

    郁凌恒和欧阳都没啃声。

    “喂!我难得来一趟c市,你们就这样对我?”严楚斐见状,拧着眉不满地叫道。

    欧阳满脑子都是米娅,才没空搭理他。

    “想喝酒啊?”郁凌恒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不怀好意地瞟了严楚斐一眼。

    “嗯!”严楚斐点头,双眼放光。

    前段时间他的胃不太舒服,医生让他少喝酒,然后魏可就直接让他戒酒。

    所以在严太太的管束之下,他差不过有两个月都没有沾一滴酒了。

    “魏可允许你喝了吗?”

    “她又不在!”

    面对郁凌恒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严楚斐没好气地叫道。

    “她在或不在你觉得会有很大关系吗?”郁凌恒冷笑,提醒他别太天真。

    就算魏可没来c市,可有云裳这个眼线,他就算一天去几次厕所只怕魏可都能知晓。

    同样的,若郁凌恒一个人去帝都,他的动向严甯和魏可也随时会给云裳通风报信。

    她们几个女人啊,组成了一个太太联盟团,把他们几个男人是盯得死死的,休想做坏事。

    听了郁凌恒的话,严楚斐顿时像蔫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地咕哝,“什么都要管,烦人!”

    “他没人管,你想像他一样吗?”郁凌恒用眼神瞥了眼一直盯着窗外默不啃声的欧阳,似讥似讽地哼哼。

    严楚斐的嘴角抽了抽,“那我还是让严太太管着吧。”

    郁凌恒给严楚斐一个“你说你贱不贱”的嫌弃眼神。

    “喂,你想什么呢?”见欧阳半天不说话,严楚斐随手抓起夹在挡风玻璃角落的抽纸丢向欧阳。

    欧阳伸手,轻松接过。

    “查得怎么样了?”他淡淡开口,问的却是郁凌恒。

    郁凌恒撇了撇嘴,摇头道:“藏得很深啊,狐狸尾巴暂时还没露出来。”

    “婚礼之前能查出来吗?”

    “我尽量!”

    眼看欧阳和郁凌恒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完全不搭理自己,严楚斐不死心地望着他们,“我们真的不去喝一杯吗?”

    郁凌恒目不斜视地注意着路况。

    欧阳则转头继续看着窗外。

    没酒喝的严楚斐一脸哀怨。

    看似在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实则欧阳的大脑正在急速转动……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为何要娶范佳桐,包括他的家人。

    当他提出要跟范佳桐结婚的时候,不止云裳反对,连父母也一再的劝他要三思而后行。

    似乎他的家人都比较喜欢米娅。

    可米娅明明对他那么坏啊,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她呢?

    然后他想,可能他的家人都跟他一样吧,都被她迷了心窍。

    即便被她伤了一次又一次,他还是想要跟她在一起……

    没错!

    他刚才让婚纱店的店员包装的那条婚纱,就是给米娅准备的!

    卓行一的突然出现,让他愤怒的同时,也让他恐慌……

    他怕,怕她会跟卓行一离开。

    所以他现在必须想办法,先把她永远拴在身边再说。

    为什么选择跟范佳桐结婚呢?

    第一,他知道她不喜欢范佳桐,如果他说要娶范佳桐的话,或许能激发她的好胜心,到时她气不过可能就会来抢婚。

    第二,她说范佳桐不是好人。她说得对,他只是部分记忆缺失,并非白痴,所以该有的判断力还是有的,有些事虽然还没找到证据,但他已隐隐发现了端倪……

    第三,消失半年之久的卓行一突然出现,在被他揍了一顿之后又消声灭迹了,他能藏得如此好,让他们无从找起,说明他是有人相助……

    所以,他跟范佳桐结婚,一是想逼米娅回到他的身边,二是想要把卓行一以及他背后的那个人……

    一网打尽!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是个非常好的日子。

    宜乔迁、宜嫁娶……

    嗯,今天是欧阳和范佳桐结婚的日子。

    米娅起了个大早,去买了还多很多的东西……

    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

    上午九点半,锅里的汤刚炖好,门铃就响了。

    叮铃铃……

    她走过去,将门打开一条缝,从门缝中看向外面的人……

    门外站着一个一身黑衣且戴着鸭舌帽几乎看不到脸孔的男人。

    米娅没有丝毫惊讶,把门更加拉开了些,让屋外的男人进来。

    “娅娅……”

    卓行一的嘴角还隐约能看见淤青,双眼泛红地看着米娅,颤声微哽。

    米娅神色淡漠,一边关门,一边用下巴点了点沙发,不咸不淡地吐出两个子,“坐吧。”

    关门,反锁。

    然后她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娅娅,跟我走吧!”卓行一紧跟在她的身后,急急说道。

    米娅不言,径直进入厨房,倒了两杯水。

    端着两杯水回到客厅,她坐下,同时将其中一杯水放到茶几的对面,然后抬眸看了卓行一一眼,示意他有话坐下说。

    “娅娅!”卓行一急得不行,一屁股坐在米娅的对面,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愤愤叫道:“他都已经娶别的女人了,你还留在这里有意思吗?”

    “去哪儿?”米娅捧着水杯轻轻喝了一口,状似漫不经心地淡淡问道。

    “去哪儿都行!”卓行一眼底燃起一丝希望,听她的语气似有松动,内心不由自主地澎湃起来。

    米娅轻抬眼睑,目光讳莫如深地看着卓行一,“真的‘哪儿’都行吗?”

    卓行一沉浸在激动之中,没有注意到米娅刻意咬重的字音。

    “嗯嗯!都行!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可以!”他点头如捣蒜,以为她这是同意了,不由激动又兴奋,“我们可以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米娅放下水杯,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讽,“行一,重新开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不难!娅娅你相信我,真的不难,跟我走吧,我们一定可以的!”卓行一可谓是竭尽全力地怂恿着米娅。

    今天的卓行一蜜汁自信,觉得自己距离成功不过就是一步之遥,只要再努力一点,她就一定会跟自己走的。

    嗯,于他而言,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能不能带她走就在此一举了。

    因为今天是欧阳跟范佳桐结婚的日子。

    娅娅深爱着欧阳,现在欧阳却要娶别的女人,娅娅心里肯定是很难受的。

    而在她难受的时候,也就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所以想要她跟他走,今天就是最佳时机。

    “御优的股权我已经全部转给邓盈盈了,没钱怎么重新开始?”米娅扯了扯嘴角,冷冷嘲笑他的自信。

    “我有!”

    哪知她话音刚落,卓行一就铿锵有力地吐出一个字。

    米娅挑眉,佯装不懂,“你有什么?”

    “我有钱!”

    “呵,行一,你能有多少钱?你那点钱——”

    “我有很多钱!娅娅,你跟我走,我不会让你吃苦的,我有能力让你一辈子都衣食无忧!”

    卓行一豁出去了,只要能求得米娅跟他走,他甚至愿意把自己所有老底都交待出来。

    以前不敢说,是因为她深爱欧阳且跟欧阳纠缠不休,他现在不怕了,因为欧阳不要她了,她跟他一样身处绝境。

    所以他觉得,现在的她就只能跟他一起走了。

    他说,我有很多钱……

    米娅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没坐牢之前,卓行一只是一个公务员,他的工资就那么点,能有多少钱?

    他现在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很多钱,便说明他的钱是来历不明的。

    米娅突然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一边起身,一边问:“你饿吗?”

    “……?”卓行一没反应过来。

    “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做了很多菜,陪我吃个饭吧。”米娅进入厨房,扬声说道。

    卓行一看了眼时钟,暗忖现在十点都不到就吃饭?吃早饭还是午饭啊?

    但为了继续劝她,他毫不犹豫地起身跟着她去了餐厅。

    当米娅把做好的菜都端上餐桌的时候,卓行一有点傻眼。

    八九个菜,丰盛得让他莫名不安……

    米娅摆好碗筷,盛饭又盛汤,她贤惠的模样很快就让卓行一心里的不安随风消散了。

    像是真的很饿一般,她盛了饭就开始大快朵颐。

    相较于她的好胃口,卓行一则有点食不知味。

    倒不是她做的菜不好吃,而是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是想要劝她跟着自己一起走,自然是没有心情吃东西的。

    “娅娅……”半晌后,他忍无可忍地轻轻开口。

    “你不恨我吗?”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突然抢先问道。

    她没有抬头看他,依旧垂着眼睑自顾自地吃着饭。

    卓行一的脸色微微一僵。

    米娅缓缓抬眸,“我打破你的头,还把你推下河,你不恨我吗?”

    “恨!”卓行一的心狠狠一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字,可紧接着,他补了一句,“但是更爱!”

    但是更爱……

    语气透着深深的无奈和浓浓的情意。

    卓行一觉得米娅是个有毒的女人。

    爱上她,如同温水煮青蛙,刚开始的感觉并不太浓烈,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就不知不觉地扎进了他的心里……

    最初的时候,卓行一对米娅的感情远没有此时这般深刻,若他知道自己会这样爱她,当初就不会暗中给她制造机会接近欧阳……

    没错!

    她能认识欧阳,且成功吸引了欧阳的注意,全是他在背后搞的鬼。

    为什么?

    因为钱!

    欧阳年纪轻轻就身居要职,自然会有竞争对手,明里暗里的想要给他下套的人多不胜数。

    某一天,卓行一的上级愁眉苦脸,急功近利的卓行一想升官发财,表示愿意为领导分忧解难。

    然后上级领导告诉他,上面有人想要欧阳下马……

    于是他暗中观察欧阳,发现欧阳循规蹈矩洁身自好,想要抓他的破绽难上加难。

    后来他就把注意打到了米娅的身上。

    其实他当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也就抱着随便一试的心态,哪知道欧阳就看上米娅了……

    把自己喜欢的女孩拱手让人,说心里一点都不难受那是骗人的,但这点难受很快就被升官和金钱所带来的快、感给冲散了。

    一晃眼,两年过去了。

    而在这两年里,他在不知不觉中,竟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他越来越无法忍受她跟欧阳在一起的了……

    那一刻,他猛然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爱上她了。

    当自己手上有了一定的金钱基础之后,他就开始想要爱情了……

    于是他开始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拆散她和欧阳。

    欧阳被举报,是他和范佳桐联手做的。

    他爱米娅,范佳桐爱欧阳,他们两个不被爱的人,偷偷联合在了一起。

    卓行一恨欧阳霸占了米娅两年,所以当初的举报就奔着让他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目的去的,哪知欧阳竟然有所防范,最后不止没事,甚至还将计就计把他和米娅送进了监狱。

    他知道自己坐牢是坐定了,所以在法庭上故意把所有的罪往自己身上揽,以达到感动米娅的目的。

    她的确感动了。

    于是他趁机求婚,早早就把口头承诺要到手。

    可他没想到的是,米娅出狱之后又和欧阳搅和在了一起。

    他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她越是爱着欧阳,他就越是爱着她……

    有句话说得好,叫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这简直就是他的心声。

    嗯,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

    其实他也曾试过放弃,也曾觉得她跟欧阳睡了两年根本就已经不再值得他爱,可是每每想要放手的时候,隔不了两天他又反悔了。

    反反复复的折腾,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投降。

    他爱她,就是想要她,这世上除了她,他谁都不想要。

    在欧阳中枪的时候,她像疯了一般攻击他,砸破了他的头,还把他推下崖,分明就是要将他置于死地的模样……

    不恨?

    他恨死了!

    他们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二十几年的感情,她竟然要杀他!

    老天爷知道,那一刻他的心有多么的痛……

    好在他福大命大,好在他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游泳,还好他求生意识够强……

    万幸,他没死!

    在躲藏的那些日子里,他得知欧阳没死,而她还怀了欧阳的孩子……

    那一刻,他妒忌的快发疯。

    做了那么多,失去了一切,却还是得不到她,这叫他如何甘心?

    不!

    他不甘心!

    这辈子如果得不到米娅,他就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米娅面无表情地看着情绪激动的卓行一,轻轻抿着唇,沉默不语。

    听着他说爱,她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感动,有的,只是反胃……

    嗯,他的“我爱你”三个字,让她急欲作呕。

    米娅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没有把卓行一丑陋的灵魂看穿……

    他所谓的爱,自私狭隘,充满了算计和阴谋,被他爱上是她此生最大的悲哀。

    如果时光能倒回到半年前,她一定会用石头把他敲死之后再推他下河,绝不会给他生还的机会,绝不!!

    他若在半年前就死了,那么她今天就需不着这样大费周章了……

    手突然一紧。

    看着自己的手被卓行一抓在手里,米娅的脸色微微一变,另一只手悄然攥紧,努力隐忍着想狠狠甩开他的冲动。

    “娅娅,我爱你,不管你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依然爱你!”卓行一急切地说道,认真严肃的模样恨不得举手发誓。

    “可是我想杀你,你不怕吗?”米娅淡淡地睥睨着卓行一,眼底隐隐泛着一抹寒光,不紧不慢地问道。

    “你是急了才会那样做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平日里有多善良我最清楚了。”卓行一表示不怕,近乎讨好地摇头。

    米娅闻言,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冷笑。

    沉默半晌,她轻轻开口,“行一。”

    “嗯。”